下一章          上一章

 

    “诸位道友千万小心,这是移山转岳之大神通,快快用紫府仙雷轰击,否则被压将下来,我等都要粉身碎骨,万劫不复!”那无真老尼看见那方圆十里大小的蛤蟆当头压下,范围之大,避无可避,连忙叫喊起来。

    无真老尼口中虽然急叫,好似乱了方寸,手底下却是不慢,连连翻动印诀符咒,不过手诀缓慢,像是挽着什么千斤重物,两极玄磁瓶口骤然朝上,正对那通体晶莹的巨型蛤蟆,shè出一道三丈大小的白光,这白光发散开来,照shè在蛤蟆身上,便现出了原型。

    昆仑众老道一看,哪里是一蛤蟆,分明就是一巨型山峰,这山峰沧蓝翠碧,也有方圆十里大小,只是上面怪石嶙峋,石峰尖锐,通体有无数碧绿的符录流转,山峰地部却是平坦一片,金光闪闪,好象有不少斗大的金sè蝌蚪字体飘浮游动,无匹的压力罩住了下方一干人昆仑道人,夹带着万丈的威仪,这一群化神后期的老道被这威势威仪一压,都是气喘乎乎,真元流转之间都略有阻滞晦涩,法术只能发挥出平时八成的威力。

    “这是什么法宝!”乾机老道见那蛤蟆被降魔白光一照,现出了原型,心中由傻变惊,又听得无真老尼说什么移山转岳大神通,心里隐隐升起了一个念头:海外果然能人无数,相比之下,中土道门已经没落了,这次前来抢夺仙府,可能是个错误,自己昆仑派的jīng英全部在次,要是损失惨重,那昆仑的千年基业将要毁于一旦。乾机老道心中已经萌生了退意。

    移山转岳之大神通,那是快要飞升了的仙人才有的本事。有此等厉害人物前来插手,乾机老道就算人多势重,又有无真老尼这等高手,也是没有什么把握抢到仙府,何况是下面还有一群厉害至极的妖怪。

    两极玄磁瓶上的白光和压将下来的山峰相交,死死的撑住了山峰下压的趋势,随着无真老尼的手诀越来越缓慢,几斗大的瓶口shè出的白光越来越浓厚,在头顶三十丈处行成了一张厚厚的屏障,稳稳的托住了山峰。

    “噫!老贼尼本事见长啊!”那个声音又是悠然响起,显得轻松自如,“看来不给你这贼尼点点苦头吃,你还要在那里大吹法螺,说些什么难听的话语!”这语气更加唏嘘,充满的调侃的味道,无真老尼正全力运功,听见这话语更是气得面红如血,却又不能分心开口说话,只是手挽的符诀咒印更加艰难。

    一旁的几个中年尼姑见师傅吃力,又听见对方调侃,皆都喝骂起来:“无耻妖孽,出手偷袭,定叫你不得好死!”一个个把手上的念珠法宝祭起,梵唱大做,亿万道佛光夹带着雷火金光朝山峰轰击过去,其中一个年纪稍轻的尼姑对昆仑一干老道喝道:“你们还不出手,在等什么,难道让山压下来,大家都做肉泥不成?”语气凌厉,好象喝骂自己的儿子一般,听见这等口气,几个脾气暴躁的老道恨不得立马就一雷球轰杀这尼姑。

    不过大敌当前,又不知道敌人的路数,见山峰下压的趋势越来越凶猛,无真老尼头上冒出了蒸腾的热气,身体微微颤抖,那两极玄磁瓶发出的佛光也微微的黯淡起来,都知道大事不好,还不全力对敌,真要应了那年轻尼姑的话语。

    一干老道也顾不得对方难听的语气,齐齐大喝一声,空中如龙蛇翻绞的数十口飞剑瞬间转了个方向,停了下来,剑尖齐齐朝上方一虚挑,那完全凝聚成型的紫金雷球嗖的一声,直接撕破了空气和上方的海水,后发先至,以雷霆万均之势轰击在山峰的底部。

    “哦!还有上清紫府仙雷,昆仑派的人也来插上了一脚,哼!你们这些名门正派的人物,在中土祸害就罢了,如今还要来计算打扰我海外的清净,不过你们这些小家伙,道行实在是太弱了啊,上古大名鼎鼎的昆仑阐教,难道如今就剩下这些大猫小猫不成?要是你们这三十几个小家伙都修到了返虚,所发的雷火我自然要忌惮三分,可是如今。。。嘿嘿!”

    随着那人的说话,山峰底部那一个个斗大的金sè蝌蚪文字一齐飞快的游动起来,另人眼花缭乱,只见得喀嚓一阵乱响,山峰猛的往上一台,又以比刚才快数十倍的速度猛的压下,那上清紫府仙雷轰击在上面,暴出了亿万雷火紫光,几个尼姑的佛珠法宝也爆裂开来,和雷火紫光参杂在一起,威力更甚,把那巨型山峰都炸得摇摇晃晃,无真老尼更是一口jīng血血喷出,把个洁白无暇的白玉净瓶上喷了个点点朱红,宛如桃化,煞是好看。

    得无真老尼jīng血一催发,两极玄磁瓶威力也是大增,一收一发,颤动连连,本来在火山口盘旋的一青一白由瓶中yīn阳两极玄气形成的两条龙形,仰天就是一声长鸣,身形涨大了百十来倍,两条体长数十里的巨龙飞到上方,身体把这巨型山峰缠绕个了结实,和那浓厚的白sè屏障拖住山峰下落的趋势,得这一阻,山峰底部无数雷火猛炸,爆发出的威力全部轰击在山峰底部的金sè蝌蚪文字上面,下方一干老道尼姑看来是豁去了xìng命也要毁去这山峰。

    “哼,好厉害,人多势众还是好啊,要不是我炼成了这件法宝,还要吃亏,神山,给我破开!”

    嗡!一声沉闷的暴响,被两条巨龙死死缠住的山峰绿光大盛,翠绿sè流转的符录更加的明显,上面尖锐嶙峋的石峰穿透出来,把青白两条巨龙刺了个千创百孔,这庞大山峰再如陀螺班的旋转起来,一转一带,把两条由yīn阳玄气形成的巨龙绞了个烟消云散,灰灰湮灭。下面的雷火虽然凶猛无匹,却始终炸不开金sè蝌蚪文体形成的防御金光,吃得这山峰一旋转,连同下方的白sè屏障俱都绞散弹开,往下方掉落,搞得一干老道灰头土脸,差点被自己所发的雷火反噬。

    山峰被两条巨龙一缠,又被雷火一炸,虽然没有受损,好象也气力衰竭,迅速的缩小,向不远处的一座山头上落去。

    “乾元师弟,这件异宝被我们打落了,趁此机会你和乾空师弟两个把他它收来,等那发出法宝的妖孽一现身,诸位师兄立刻用飞剑法宝轰击,务必不要让那妖孽在度拿会宝物。那妖孽失去了这法宝,必然不敢嚣张!”

    乾机老道看见那缩小落下的山峰,心中放心了一大半,还初始听得无真老尼所言,还以为对方真有移山转岳的大神通,可以随时驱使三山五岳攻击镇压,现在看来,那不过是法宝的作用,看见如此神妙的法宝,乾机老道心里却是起了贪念,但是又害怕冒险,便要两个师弟前去查探收取,自从打神鞭被周青抢走,乾机老道变没有了可以镇压山门的法宝,虽然一干师兄弟都不知道。

    乾机老道蛊惑显宗*喇嘛,密宗四**王设计围杀周青,却被周青逃脱,还一股脑捞走了所有的法宝,乾机老道拼命才抢回两颗舍利,虽然如此,乾机老道转回昆仑之后,炼化了舍利,道行功力大增,便起了心思,想震慑威压住矛山和龙虎,再联合对付蜀山,周青做了蜀山的客卿长老,乾机老道便发誓连带蜀山一齐剿灭,好报自己肉身被毁之仇。

    奈何丢失了打神鞭,现在派中虽然有几件厉害法宝,却不能稳压蜀山的紫青双剑,龙虎的天师剑,龙虎宝印,只有按兵不动,借助这次仙府开光,拿道几件上古法宝,便报仇有望。

    “掌门师兄说得及是,想那妖孽在大的本事,也不可能受得住我们三十几个师兄弟的联手轰击,想必全靠这件山峰异宝,现在妖孽想必已经受了重伤逃遁,来不及带走法宝,正好取来,用来匡扶正道,一面再度落入妖人之手。”十几个老道催动法宝,联手逼开了那山头的海水,看这乾元与乾空架这盾光过去,其余老道看见那那人久不现身,任由那缩小的翠绿山峰落到山头之上,都是沾沾自喜,大吹法螺。

    无真老尼喷出jīng血催动宝瓶,伤了元气,吞吃了一颗丹药,正运功恢复,一干尼姑也紧张的守护在身边,也无暇顾及昆仑这帮老道的动向。

    乾元乾空两人刚刚飞到山头,就见地下落了一三寸高下,通体碧绿,小巧异常的山峰,正是刚才那座,不由欢喜异常,乾元对乾空赞道:“果然是好宝贝,大如须弥,小如介子,实在是神妙异常,可惜我却是看不出什么宝贝,上古法宝,我昆仑皆有记载,这山峰似的法宝却是不知道是什么来路,师兄可否看得出来!”

    乾空笑道:“师弟与我同出一门,你看不出来,为兄当然也看不出来,不过看这样子,好象是最新炼制,实在是另人不解,想刚才那妖孽,怎么有这等本事,炼制出这等神妙的法宝?”言语之间微有疑惑。

    “什么法宝不去管它,拿回去再慢慢研究,我们不要在这里绕舌了,赶快回去布再度布下阵法禁制再说,定要把一干海外妖孽斩尽杀绝,免得还来危害世人!”乾元舔了舔嘴唇,大红的酒糟鼻微微耸动,象是犯了酒瘾。

    乾空也不再多说,袖袍一拂,一道青光朝那小小山峰卷去,然后两人架起遁光准备返回。

    “噫!?怎么回事?”只听得嗤啦一声,乾空的袖袍好象受了万斤巨力的拉扯一样,被连在一起的青光扯了一块青布下来。

    两人定睛一看,却是袖袍发出的青光缠绕在翠绿小峰之上,由于用力过猛,那小山峰却好象是异常沉重,没有拉动。

    “这山峰怎么这么重,我这一下可是有几千斤力道,就是一块大石也要轻松拉起,莫非这小山峰还真有山峰那么重?”乾空又随即摇了摇头:“那有山峰那么重的法宝,就算是有,趋势的主人也那将不动,还怎么用来祭出打人,待我再度似似!”乾空这下不敢用袖袍再似,伸出手来,运起真元,一把抓住那翠绿sè的小山峰。

    “起!”乾空老道一声大喝,用上了十分的力道,那山峰还是纹丝不动,反倒是地下的山峰颤抖了一下,发出了轰鸣的声音,好象要崩塌一般,乾元老道看乾空一脸涨得通红,心下十分诧异,也上来帮忙,两人运足了全身的真元气力,脚下的山石纷纷碎裂,小小翠绿的山峰还是没有一丝动摇的迹象。

    看见两人在那里如蜻蜓撼石柱一般,乾机老道心中一紧,暗叫了一声不好,刚要出言把两人喊回。两人突然面前一花,多了一个人,这人生得十分是年轻,只有十仈jiǔ岁的样子,身穿一身碧绿的大袍,双手背于身后,面貌十分的俊郎,只是一对眼睛也是碧绿的颜sè,仔细一看,每只眼睛里面竟然有六个瞳孔,形成一个六角星似的图案,十分诡异吓人。

    “哦!昆仑的小家伙也看上我这件宝贝了啊!行,这件宝贝也是我刚刚才炼制成功,只要你们拿得动,就送与你们!”这诡异的年轻人说话之间老气横秋,声音也略带几分苍老和冷冰,和刚才和昆仑一干老道,无真老尼斗法的那那人声音一般模样,两者正是一人。

    “妖孽!你还敢现身!”昆仑一干老道自然听出了声音,看见这诡异的年轻人突然出现,都是吃了一惊,他们都以为那妖怪法宝被打落,自知不敌,逃之夭夭,毕竟这世界上能够抵挡住三十六个化神后期高手联手而发的法术,还不受伤的人他们不但没有见过,连听说都没有,更何况还有无真老尼这等高手和一干门下同时出手,加上两极玄磁宝瓶的威力。

    两极玄磁宝瓶不输于中土四大道门任何一件镇山法宝的宝物,虽然不及昆仑的打神鞭,却还要胜过紫青双剑,龙虎宝印一筹。

    几十口寒光闪闪的飞剑朝那诡异年轻人飞刺过去,有几口飞剑上面还缠绕着细细的闪电,发出了噼里啪啦的响动,乾空乾元也放弃了拿动那翠绿小山峰,乾元扬手就是三十六杆令旗交织成的大衍神阵在上方盘旋,大阵里面烈焰熊熊,劈头盖脸烧了下来。

    乾空往自己后脑勺一拍,嘴巴一张,一口似刀非刀,似剑非剑的奇形勾状兵器从口里喷出,无声无息朝那年轻人双脚斩去。

    两人法术一出,便抽身后退,沿着十几师兄弟在海水中开辟的通道遁回,再用真元神念遥遥指挥阵法法宝轰击。反应之快,确实另人称道。

    那年轻人一楞,见无数剑光法宝朝自己轰击,上方还有一大阵发出熊熊烈火,把自己上下左右的退路俱都封死,也不敢怠慢,这群老道的道行在他的眼力确实是不值一提,不过法器飞剑无一不是上品,且数量众多,他也不敢用肉身硬接。

    张口就是一团寒气朝头顶喷出,和上面大衍神震发出的火焰相撞,来势汹汹的火焰被那寒气刹那间就冲散,寒气倒转,冲进大衍神阵之中,把那阵法冲了七零八落,布成阵法的三十六杆令旗被齐齐折断,掉在了地上,趴嗒一下裂开,竟然被冻成了粉末。

    乾元老道跌跌撞撞连推三步,脸上惊骇的表情,一口气吹散自己得意的阵法!这还是人吗?哪里有这么厉害的东西?

    得这一缓,三十几口飞剑法宝已经轰击在了那年轻人的身上,这年轻人所穿的绿袍突然暴出一团绿光把自己包裹在内,法宝飞剑的连番轰击切割只能把那绿光微微的轰散了一些,却不能透过绿光直接轰击在年轻人的肉身之上。

    众多昆仑道人正要加大轰击的力道,换更厉害的法术,突闻一声轻喝:“起!”本来在地上纹丝不动,好象生了根似的翠绿小峰突然飞起,朝那些连翻飞舞的飞剑法宝猛的一顿乱砸。

    首当其冲的是乾空老道那口奇形勾状兵器,被山峰一砸,咣当一声掉落地面,成了一团铁饼似的东西。

    接连又是叮叮当当一阵声响,十几口飞剑受到了一样的待遇,地上又多了十几块铁饼。

    众老道大惊,知道厉害,连忙收回飞剑法宝,关闭了海水中的通道,生怕那翠绿山峰又飞过来。

    没有了这么多法宝的轰击,绿光也收回,年轻人现出身形来,托这那翠绿的小山峰,一冲而起,脚下的那座山头轰然崩塌,把海水搅得异常的浑浊。

    无真老尼刚刚运功恢复,看着上面漂浮的绿袍年轻人,又看了看他手中托起的翠绿小山峰,脸sè异常的难看:“你果然炼成了这件法宝,两极玄磁瓶再也不能克制于你,哼!昆仑道友,我们走!现在我们不是这妖孽的对手,免得做无谓的伤亡!”

    昆仑一干老道听见此言,都是面面相覤,不知道头脑,怎么说着说这就要走了呢?要是无真老尼一走,这帮昆仑老道就是在这海底行动都困难,别说抢夺仙府了,不被这一帮凶神恶煞吞吃了就不错了。乾机老道心里着急,却又没有什么办法,看来人的手段和那古怪的山峰法宝的威势,乾机老道就知道打斗起来讨不了好,就算自己人多势众。

    “这是东海紫澜宫中的一妖孽,乃是一只得道数千年的六眼碧睛蟾蜍,已经渡过了六大天劫,手段法力无人能敌,初始我还以为这妖孽已经下去,哪里知道却躲在一旁窥视,这妖孽数百年前就多方作恶,还跑到我南海来涂炭生灵,我自然要斩妖除魔,替天行道,但是仗着这两极玄磁瓶才把这妖孽击伤,自己也受伤不轻,数十年才恢复过来,再这数百年之间,这妖孽摄于贫尼的法宝才不敢有所动作,哪里知道今天这妖孽居然炼成了这等凶猛的法宝,我那宝瓶再也不能克制于它。”

    “它那山峰不是普通的法宝,乃是这妖孽用**力生生截断了海底数十座镇压龙脉灵气的山头,再移到地火岩浆之中煅去杂质,用法力符咒搀杂自己的心血祭炼千余年,可大可小,大于山岳,小于介子,同上古法宝番天印有异曲同工之妙,不过这法宝太重,和真正的山峰一般。这妖孽想必才祭炼完工,不能运用自如,我们现在走,他为了抢夺仙府,不然不敢阻难。”

    “想走!哼!你这老贼尼,打这斩妖除魔的口号,这么多年不知道斩杀了我多少妖族同胞!看那南海,现在无一妖族修行,都是被你生生打得神行俱灭!我妖族也是生灵,一心清修,何其无辜,你现在还贼心不死,邀动中土修士前来暗算,今天说什么也要除了你这一帮祸害!”这年轻人冷冷笑道,两只眼睛十二个瞳孔发出了清幽冷淡的光芒。

    话还为落音,突生异变,众人脚下连绵千里的山峦剧烈的抖动起来,十几道人影夹杂这各种护身宝光一冲而上,九个巨大的火山同时爆炸,然后变是祥光万道,瑞气千条,玄妙的仙音玉墼响彻了整个海域。

    所有的山峦剧烈的抖动了片刻,一座占地方圆百里的宫殿破地升起,金庭玉柱,银字瑶阶,光华闪烁,被亿万道霞光瑞气包裹其中,只能隐隐的看得真面目。

下一章          上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