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上一章

 

    “上古仙人的手段,果然是夺天地之造化!我辈之人,远不能及也!”这头六眼碧睛蟾蜍看到破土而出的宫殿,却是少了几分争斗的心思,那无真老尼,昆仑一干老道俱都被这浩大的声势吸引,完全忘记了大敌当前。

    “老蛤蟆,你不在紫澜宫中享清净,跑出来干什么?莫非你也对这仙府眼馋,来分一杯羹不成?”大力雄王一眼就看见了那绿袍年轻人,连忙笑骂道,语气之间甚是轻松,两人像是熟识。

    刚才随着仙府开光,从地底冲将出来的正是周青,极yīn老道,大力熊王,蓝神老祖,玄武老道,天水三圣一行十数人,起先下到火山底下,却是发现了下面被人用绝**力封锁,开了一个虚空,把仙府封印在虚空之中,要使仙府开光,非要轰破那层封锁虚空的禁制不可。这一行十数人却是立马联手轰击,周青本不放心那极yīn老道和神神秘秘的蓝神老祖,一直都是倍加留意,哪里知道两人却是异常的规矩,并没有什么小动作,却是让周青疑惑不已。

    火山口下方百丈深处便是一片地火岩浆,起初火山时不时往外喷发把上方的海水煮了个滚沸,才造成了这偌大一个yīn冷的北海海底鱼虾密集,异物灵药丛生的景象。但进些年来,地壳变动,加上极yīn老道又时不时下来用那玄饮聚兽幡上的人兽生魂之气污秽仙人禁制,水滴石穿,时间一久,就是铁棒也要研磨成锈花针,就算是那三清道尊亲自封印,也抵挡不住那天地的变幻,时间的消磨。

    禁制松动,那火山便爆裂开来,被海水一灌,也不在喷发,只是那里面却有一层莹莹透明的宝光挡住海水,众人下到里面,只见得宝光之下岩浆翻滚,地火沸腾,上方则是海水奔涌,水火相隔不过数丈,却被宝光隔开,不能相碰,众人见次奇景,俱都啧啧称奇。心里明白,那上古仙人法力实在太强,虽是天地变动,还是有一道禁制留了下来,只要轰破这层阻隔海水的宝光,让海水于地火完全交融,便可凭那一刹那爆发出的巨大力道冲破虚空,使仙府从虚空中显现,破地而出。

    这火山下面的地肺甚是宽广,一望无涯,尽是红火一片,众人也不敢深入其内,怕待会轰开阻隔海水的宝光以后,水火交融产生的爆炸使自己来不及出逃,任你再大的神通,处于这地火海水交融的爆炸之中,也要灰灰湮灭,神形不留。

    大力熊王见众人都不肯率先出手,心中明白,都是怕对方看出虚实,互有顾忌,怕攻打禁止消耗过多真元法力,一会仙府开光便没有了资本抢夺,白白让别人拣了便宜。熊王却对仙府没有什么想法,只是想通过仙府里面的阵法通道海底,救出自己祖师所说的那位前辈好友,却是没有顾忌,抢先出手,凡事只要有人开头,便容易得多,世俗如此,神仙修道亦是如此。

    突然间大吼一声,把众修士都是吓了一跳,不知道这有北极熊发的什么疯,周青正鬼头鬼脑的算计,如何才能得到最大的利益,看如今这阵仗,自己这边人数上占了上风,玄武老道一干人等也算得上是好友,没有什么歹毒的念头。大力熊王虽然是有心结交,奈何相处才不久,不知心思如何,不可轻信,极yīn老道邪法深湛,蓝神老祖神秘莫测,自己要夺取仙府,确实不是很容易的事情。

    大力熊王把自己手上那五个骷髅组成的大锤祭起,在空中晃得一晃,便涨大了十倍大小,五个斗大的骷髅头张开满嘴深深白牙,往外直喷黑烟,鬼哭啾啾,配合这下方的地火岩浆,简直就是一地狱场景般到了人间。

    口中念念有词,不过少许,五个骷髅喷出的黑烟便把那大锤包裹成浓密的一团,却不发散,形成一个黑球,众修士不知道他弄的什么玄虚,只好暗暗提起真元法宝,静观其变。

    大力熊王手诀翻飞了三下,口中嗤了一声,配合高大的身材,形状威猛无匹,那团黑气包裹的骷髅锤突然一阵旋转,燃烧起来,碧绿磷磷的火焰冲起几长高下,夹带着无数的yīn雷朝下方宝光狠狠的砸下,众修士这才知道熊王是使用的厉害的手段率先攻打禁制。

    极yīn老道怕禁制反击,见大力熊王出手,乐得探听一下虚实,也不相帮,只是把九九八十一杆玄yīn幡祭出,黑气翻滚,护住自己元体。

    蓝神老祖依然是包裹在蓝雾之中,没有什么动作,只是玄武老道见熊王出手,两人刚才相交,谈得颇为投机,便上前帮忙,八景灯一举,兜率紫焰爆出一道匹练似的紫火,不分先后,也朝下面的禁制宝光烧了过去。玄武老道这一动作,红发老祖三人也不好意思就这么看,留下水猿护法,以免人偷袭,和青神子两人也发出了自己威力最大的法术,一团团斗大的水雷朝下方乱砸,他们两个虽然自己炼制的法宝,却都是一防御为主,要论攻击还比不上这一通乱砸的水雷。

    周青也装模做样的出手,一边要云霞仙子密切的注意极yīn老道的动向,一边自己分出部分神念监视蓝神老祖,周青总觉得这蓝神老祖神神秘秘,有几分的不妥。

    一扬手,一团绿油油拳头大小的球体漂浮在空中,也没有什么真元法力的波动,和一般法宝大不相同。

    这是周青从那牛头yīn神那里得来的三yīn神铅灭阳弹,只有三粒,每粒只能使用一次,也不消耗真元法力,和现代的手雷是一个xìng质的货sè,不过威力极大,就是地府yīn神都曾受不起,乃是那牛头在幽冥之地中千百万年前遗留下的人兽骨骼中,采出一种毒磷用三yīn神火凝练而成。周青存心似似威力,便使了出来。

    好象知道这东西的威力,周青注意到蓝神老祖包裹住的蓝雾微微的颤动,像是惊讶的意思,心中更是大奇,你蓝神老祖再厉害也不过是人间的修士,怎么知道yīn司之神的独门法宝?

    说时迟,那时快,大力熊王的骷髅锤已经击打在禁制宝光之上,出人意料却没有爆出任何的响动,一丝丝坚韧柔和的青光从禁制上shè出,和骷髅锤缠斗在一起,五个骷髅头吐出的yīn雷碧焰只能把那绵密的清光稍稍的炸散,但是那禁制宝光源源不绝的补充上来,倒也没有收到效果。

    玄武老道的兜率紫焰随即烧了过来,不愧是三清净火,那清光被紫火一炙,有如滚烫泼雪,消失了一大半,清光居然颇有灵xìng,知道疼痛,还发出了咯吱咯吱的乱叫,像是向下面的禁制求援。

    宝光禁制微微的颤动了一下,又是几道粗大的七彩光柱抵挡住了紫火,虽然在紫火的炙烧之下慢慢的消融,却极其缓慢,玄武老道也不敢过多的消耗真元催动兜率紫焰,双方僵持不下。

    而大力熊王却有几分不妙,他的功力道行要比玄武老道高上许多,但是法宝却相差太远,被那七彩光柱和清光一夹击,运转便有几分滞涩,别说破开禁制,就是保住自己的法宝不被卷走都有几分困难。

    而红发老祖和青神子发出的水雷只不过把那消散了不少的清光又炸开了少许,帮大力熊王缓解了一些压力,对七彩光柱一点作用都没有。

    随着禁制与几人的缠斗,下方的岩浆奔涌更加激烈,发出了哗啦哗啦的响动,缠斗一阵,那禁制宝光好象感到了几分的不耐烦,忽然开了九个方圆丈大余小的孔洞,彩光把海水全部隔开,下放的岩浆猛的冲了上来,形成了八根通天神火柱,高有三丈余,长圆有丈余,按八卦方位:乾、坎、艮、震、巽、离、坤、兑每条火柱上面隐隐还有数十条火龙缠绕其上,把一行数人全部围绕在其中。

    众人心神一动,见到如此异阵,都是大惊不好,正好周青发动了三yīn神铅灭阳弹,轰击在和玄武老道缠绕不已的数道七彩光柱之上,这雷弹威力果然无穷,众人只觉得眼前暴出一片碧绿的光华,不可见物,轰隆之声不绝,不管是七彩光柱还是清光都被这碧绿光华扫得不见影踪。

    那禁制宝光也被炸塌了一大片,像是发生了连锁反映,地肺之中一忘无涯的禁制全部消失。无数海水蜂拥压下,那八根通天火柱刚刚要发动,却是失去了禁制灵气能量的支撑,齐齐没入了虚空之中,众人看见周青轰塌了禁制,都齐齐飞上不提。

    上面无真老尼昆仑老道和那头蛤蟆打得火热,下面众高手各施手段,也没有注意到上方的情况,直到仙府开光,才汇聚到一起,发现了对方,见大力熊王对自己打招呼,蛤蟆只是微微一笑,也不答话。

    周青却是一眼就看见了乾机和一般昆仑老道,心中大惊。

下一章          上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