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上一章

 

    一帮三十几个老道和几个尼姑在一起,确实十分的惹眼,周青看见了乾机老道,乾机老道正被开光的仙府吸引,却没有注意到他,尤其是一冲而上的十数人中,极yīn老道黑气翻滚,长幡林立,蓝神老祖包裹在蓝雾之中,鲜艳显目,大力熊王高大异常,手提骷髅锤,都是十分碍眼显目的人物,包裹在玄武老道一干妖怪里面的周青和云霞仙子相比之下就不是那么出sè了,何况乾机老道又被那蛤蟆的神通手段震慑,正鬼头鬼脑的算计。

    周青反应即快,往身上一拍,九rì金乌法衣上涌出了大片大片流金sè的火焰,把自己包裹在其中,让人看不清楚真实面目,同时也暗暗提醒了云霞仙子,云霞仙子会意,也催动身上法衣的妙用,白雾缭绕,四周浓厚的水元力也把自己包裹在其中,免得让乾机老道看出端倪。

    云霞仙子知道周青和乾机老道的恩怨,只要双方一见面,必定要来个你死我活,对方现在人多势众,两人虽然不惧,却也不想在此争斗,免得白白便宜了别人。

    两人这一施为,却是引起了误会,玄武老道一干人等看见仙府开光,气势浩大,霞光瑞气纷纷而来,占地数百里,在海中上方的虚空若隐若现,飘飘荡荡,知道这是真正的仙家福地,比之沧浪水宫还要更甚一筹,玄武老道心中虽无把仙府据为己有的心思,却也想在里面掏摸几件合手的宝贝,尤其是天水三圣,一干门人,都没有得意称手的法宝,天劫降临,便不好抵挡,要不是现在形势混乱,不好率先出头,早就进去收刮一番了。现在看见周青两人有所动作,都以为是两人即将行动,便纷纷将法宝祭起,一时间五光十sè,宝光纷飞,灵气奔涌,场面好不壮观。

    玄武老道这边十数人有所动作,立马引起了全场的注意,众人都纷纷把法宝祭起,乾机老道一干三十几人布成了一个大阵,无真老尼和几个弟子尼姑也祭起两极玄磁宝瓶和一些颇具威力的佛宗法器,两披人马互为倚角,虽然功力都不高,但人多势众,实力比单个单的海外散修却要强得多。要不是摄于这头蛤蟆开始出手的威势,无真老尼还真想把在场的一干妖怪散修都铲除了。

    看见玄武老道和周青这边紫光闪闪,金光甭shè,蓝神老祖也有所动作,祭出了二十四口蓝汪汪的飞刀,材质非金非铁,非木非石,就在头顶盘旋,不知道是什么法宝。

    极yīn老道依旧是黑气翻滚,八十一杆长幡上面显现出了无数赤身**的魔鬼头像,一个张开血盆大口,深深白牙。

    大力熊王见那蛤蟆不说话,也不再说问,祭起骷髅锤,熊熊的绿火冲起十丈来高,五个骷髅张大嘴巴,直喷黑烟。

    只有那头蛤蟆没有什么动作,依旧托着那翠绿山峰,面sè凝重,死死的盯住那在虚空中被霞光瑞气笼罩着的仙府,却又好象有什么顾忌,不敢靠近,也不敢用法力驱散霞光瑞气,众人见次等情形,虽然祭起了法宝,却都不敢先行冲进仙府,一来是怕那霞光瑞气是什么厉害的禁制,二来是怕其余的人马窥视,就这么僵持下来,也不出声,等着看谁忍不住做出头鸟,自己好跟在后面见机行事。

    这样一来,对周青却是利弊半参,众人都祭出法宝,宝光冲天,乾机老道更加注意不到自己,看情况,昆仑是倾巢而出,自己只要自己施展手段,把这帮老道一一葬身海底,真就免除了一个心腹大患,奈何众人都不行动,周青也没有办法,只好暗想主意。

    “哼!”极yīn老道终于按耐不住,冷哼一声,率先出手,口中默诵真言,法诀一指,一杆长幡从身后一冲而出,就地一摇,大片大片的黑烟涌起,里面夹带着无数面目狰狞的恶鬼夜叉,个个又高又大,形若虚影,咆哮连连,口中喷出一股股褐sè的烟云,聚而不散,组成一朵朵碗口大小的蘑菇形状,散发出浓厚陈腐的尸臭之气,搞得在场众人闻后个个烦闷yù吐,连法宝都抵挡不住,只得纷纷关闭五官六识,不敢呼吸,只运起一口先天真元在体内流转。

    “这妖孽在弄什么玄虚?”无真老尼心下疑惑,向乾机老道发问。

    乾机老道yīnyīn笑道:“这妖孽终于忍将不住,想用那人兽生魂祭炼的玄yīn煞气污秽仙府的霞光,探明虚实,看这霞光之中有无禁制,贫道看着帮妖孽个个邪法高深,所幸他们并不和睦,各怀鬼胎,不似我们正道中人这般团结,我们且不动声sè,且看这帮妖孽如何行事,要是这霞光瑞气之中并无禁制,待进得仙府之中,这些妖孽为了其中的法宝必然要相互抢夺,我们便可以让他们自食其果,只要他们不相互联手,我们单独击杀一个妖孽不成问题,再说,仙府自有仙缘者得之,哪里容得妖孽的窥视!只有师太一心为道,匡扶正义,才有资格享有这仙府,我们昆仑当然要助师太一臂之力,铲除海外妖孽,使四海得以永享清平。”

    无真老尼听出了乾机老道话语中的意思,只是微微一喜,点了点头,她法力高深,又是正道众人,一生斩妖除模自以为立了不少功德,得享仙人遗物那是理所当然。

    且不说乾机老道用话语在哪里哄骗无真老尼,极yīn老道率先出手心中也自是算计了一番,他在北海数百年就为了这仙府开光,哪知道开光之rì引来了这么多的高手,自知得到仙府无望,便先出手把局势搅浑,凭着自己深厚的魔功自然可以抢走几件宝贝。

    少时片刻,这朵朵蘑菇形状的褐sè云多纷纷向那霞光瑞气飞去,两者一交,那霞光瑞气顿时被冲散了不少,露出了仙府的真实面目。

    这仙府就像一座巨大的城池一般,金碧辉煌,三分之二没入虚空之中,只留一个大门可以进入,其余全部是浑然一体,没有任何缝隙,通体金光流转,看不出是什么材料建造而成,那两扇高达几十来丈厚厚的门板张开,大门之内七彩光芒隐隐,梵唱清音传出。大门上方有一块牌匾,上面篆文隐现,刻了三个巨大的文字,周青心神一动,那正是上古妖文,和勾陈天书,寂灭法轮上的文字形体一般模样,周青当然不认得。

    极yīn老道见生魂芜秽了那霞光瑞气,顿时大喜,他久居此地数百年,又得了那为邪道高人的道书法宝,rìrì窥探这仙府,当然要比别人知道得多,那位邪道高人聚集残杀无数人兽生魂炼制这九九八十一杆魔幡正是为了污秽禁制而用,却是派上了用场,这霞光瑞气乃是一种极其厉害的仙法,专门缠绕禁制元神。

    发诀一指,黑烟长幡,厉鬼夜叉俱都收回,长幡现出本体,极yīn老道化为一条黑线猛的窜进了那宽广的门户之中,里面流转的七彩神光仿佛怕长幡的污秽,纷纷散来,极yīn老道几个闪身,就消失不见,宛如时沉大海。

    众人都以为这仙府禁制重重,看极yīn老道率先出手,都准备看他吃亏,哪里知道那魔幡那等厉害,轻易就逼开了霞光瑞气,乘那霞光还为合拢,那蛤蟆首先一声长啸,一个闪身就到了门户里面消失不见,速度比那极yīn老道快上了一倍。

    周青早就留意了动静,和玄武老道一干人等迅速交换了一下眼神,由玄武老道祭起八景灯,众人真元贯通一气,紫火大盛,合拢过来的云霞全部烧化,也闯进门户之中。

    大力熊王跟他们跟得紧,见玄武老道一动,也跟了进去,虽然他志不在仙府,但是进去掏摸几件宝贝也好,没有人回嫌弃自己的宝贝多。

    蓝神老祖xìng格孤僻,不喜交友,见一干人等都进入其中,也是微微着急,蓝雾纷飞,化为一道蓝光朝门户窜去,二十四口蓝汪汪的飞到上下盘旋,把自己包裹了个风雨不透。

    “妖孽受死!”无真老尼见只剩下蓝神老祖一人,哪里还按奈得住,两极玄磁瓶发出的白光硬生生的把蓝神老祖拦在半空之中,蓝神老祖久居南极光明镜中,是海外散修里面最神秘的一个,但毫无疑问是邪道中人,无真老尼早就和乾机老道商量,只要里面任何一个落单,就联手除去,争夺仙府便少了一个羁绊。

    蓝神老祖也是心切,一时没有防备无真老尼突然出手,见白光拦在前面,知道不好,连忙顿住身形,正要发问,轰隆一大片的雷火金光如连珠般的轰击过来,其中夹杂紫sè闪电,无数龙蛇夭矫般的飞剑乱刺,无真老尼更是一声梵唱,白光化做了亿万道丝线缠绕住蓝汪汪的飞刀,一干昆仑老道发出了飞剑法术全部轰击在蓝神老祖的那团蓝雾之上。

    嗷!嗷嗷!几声仿佛野兽般的咆哮从蓝神老祖口里面发出,围绕的蓝雾全部被震散,蓝神老祖现出元体,乃是人身马面的妖怪,和真人一般大小,身体被众多法宝轰击掉了一般,鲜血淋淋,竟然是深蓝的颜sè,一干五脏六腑,大肠全部露了出来,也是深蓝的颜sè。

下一章          上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