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上一章

 

    蓝神老祖也没料到这群正道人事会突然出手,他久居南极光明境中的千丈冰层之下,乃是海外散修高手中最神秘的一个,众人都不知其来历,也不知他是什么道法手段,也是活该他今天衰神附体,霉运当头,单独一人,乾机这群昆老道无真老尼俱都不是什么好鸟,无真老尼也算得上是海外的顶尖高手,四十几人对付一人,又是偷袭,那蓝神老祖没有被轰杀,也算是异数了。

    看见自己三十几人联手的法术飞剑居然只轰掉了蓝神老祖半边元体,那鲜血五脏皆是诡异的蓝sè,饶是一干老道心智坚定,见多识广,也不由得楞了一楞。

    蓝神老祖受此重创,有张长长的马脸扭曲狰狞,厉声尖叫起来:“无真老贼尼,老祖今天要你们死啊!吃了你们的魂魄!”

    “哼!你这妖孽,死到临头还说大话,昆仑道友!赶快下手把妖孽的元体全部毁去,叫它形神俱灭,再也不能危害世间!”无真老尼手诀连翻,指挥着那两极玄磁瓶中的白气和二十四口蓝汪汪的飞刀缠斗。

    这道白气乃是宝瓶中的两极玄磁,一应金铁法宝飞剑碰到,都要吸附到宝瓶之内,就算是功力高深之辈,也只能勉强cāo控自己的飞剑抵御玄磁的吸力,御使起来要比平时困难十倍,蓝神老祖正是因此吃了大亏,不然也不会让昆仑一干老道轰破了护身蓝雾,毁掉半边元体。

    无真老尼一开始就看见蓝神老祖祭起这二十四口蓝sè飞刀,便知道不是凡品,动了收取的心思。

    听得无真老尼一叫,一帮昆仑老道与几个尼姑都回过神来,各自念动咒印,准备发出威力最大的法术,这蓝神老祖实在是强大了一些,这么多人的联手攻击都没有能将他轰杀,尤其是鲜血内脏都是蓝汪汪一片,马面人身,众人都感到无比的诡异,一种极其不舒服的感觉荡漾在心头,都想一下除掉这个怪物。

    蓝神老祖尖叫连连,摄魂魔音从口中喷出,元体受了重创,自己辛苦修炼的二十四口天恶蓝刀又被两极玄磁吸住,运转呆滞,眼看那帮老道的法术就要轰击过来,身边还有几口飞剑在朝自己乱刺,蓝神老祖手忙脚乱,身形连闪,连带着内脏大肠都晃动起来,蓝sè的血液向四面飞洒,幸好那仙府开光,方圆百里的海水全部被一股无形的力道隔开,要不然在水压之下,就算蓝神老祖再大的神通也要饮恨当场。

    摄魂魔音一出,几个指挥飞剑刺杀蓝神老祖好叫他腾不出手来的昆仑老道被魔音入耳,顿时元神受激,心魔蠢蠢yù动,都是暗叫一声不好,各自运起神念封住六识,以免魔音再度入体,手上的飞剑也就缓了一缓,终于让蓝神老祖缓过了一口气。

    幸好还是蓝神老祖受了重伤,摄魂魔音又是仓促而发,威力降低了一大半,不然就非要叫几个化神后期的老道吃个小亏。

    “不好!”无真老尼一声梵唱,震散了摄魂魔音,见蓝神老祖缓过气来,暗叫一声,她倒不是怕蓝神老祖的反击,只是怕蓝神老祖突然逃跑,那以后必然要来报仇,自己虽然不惧,但是也要增添许多麻烦。

    乾机老道和她的想法也是一般无二,他昆仑可没有无真老尼这等高手支撑门面,要是让蓝神老祖脱逃,自己昆仑可就永无宁rì了,尤其还有蜀山那等门派在那里虎视耽耽,乾机老道心里马上惊出了一身冷汗,他本身就是返虚高手,加上有炼化了两颗舍利,也踏入了高手的行列,蓝神老祖的摄魂魔音对他效果不大。

    乾机老道口诵真言,从怀里掏出一根树叉状的法宝,长约三寸八分,比针粗些,形如树枝,上面有九个分叉,亮晶晶直发乌光,偏偏又给人一种骨制的感觉,隐隐有血腥味散发而出,一看就是邪门法宝。

    看了看周围一帮老道,乾机发现没有人注意到他的行动,便把那法宝对准蓝神老祖,口叫一声:“疾!”这宝贝化为一道极细的乌光朝蓝神老祖无声息的刺了过去。

    蓝神老祖受了重伤,好不容易发出摄魂魔音争得了几分主动权,连连催动真元驱使二十四口天恶蓝刀,想挣拖两极玄磁的束缚,然后逃走,等恢复了元体,再上门寻仇,至于仙府开光之事,就顾不了那么多了,先保住xìng命要紧。

    蓝神老祖缓得一缓,法诀一指,二十四口天恶蓝刀威力顿时大增,蓝光如疾电,几分几合,便把两极玄磁的白光斩断,还未等白光再度缠绕上来,蓝神老祖一声厉吼,大蓬蓝雾又凭空涌起,把自己半边元体包裹在内,狂风刮起,就要架风飞遁。

    也该是蓝神老祖今天凶神罩顶,乾机老道恶毒非常,蓝雾刚刚涌起,那法宝所化的乌光就shè了进去,随后蓝雾边包裹了起来,众修士之听得一声惨叫,然后就轰隆炸雷之声连连,宛如凭空打了几个霹雳,震得空气都嗡嗡作响。

    乾机老道见自己的宝贝凑到效果,心中大喜,他这乌鸩刺歹毒异常,里面蕴涵有玄都yīn雷,只要打入人体,就会爆炸开来,任你道法如何高深,肉身如何凝练,都经受不住,只有元神飞逃。

    乾机老道架起遁光,飞速靠近,手里扣了一件网兜状的法宝,只有巴掌大小,污秽不堪,上面好象有不少凝结了的血迹污块,又是一件邪门法宝。心中有一番恶毒的念头,蓝神老祖这般强大的人,元神定然非同小可,自己这七煞修罗网是一件邪门法宝,专门污秽收取元神,只要等那蓝神老祖的元神一出来,就收入网中。

    飞遁之时,乾机老道扬手就是一片密麻的紫sè雷火,掩盖住众人的视线,好方便收取元神,任你再强大的修士妖怪,被轰掉了元体,刚飞遁出来的元神那是非常的弱小,没有一点抵抗能力,乾机老道自负收取以后用秘法炼化,便可得到蓝神老祖的全部修为,到时候。。乾机老道想到此处,心里面乐不可支。

    众人见乾机老道冲了出去,扬手就是一连串的紫府仙雷,都以为是乾机老道的法术厉害,只有无真老尼眉头一皱,心里隐隐觉得有点诡异,但又说不出是什么,那乾机老道的乌鸩刺隐秘异常,无真老尼又在御使两极玄磁气收取天恶蓝刀,哪里发现得了。

    白sè的两极玄磁气一翻一缠,就把要随着蓝神老祖飞遁的天恶蓝刀吸住,天恶蓝刀失去了真元的御使,哪里还能抵挡得住,一口口陆续被收入瓶中。

    “奇怪!明明是二十四口飞刀!怎么收到瓶中就只有二十三口,还有一口哪里去了?”无真老尼收了天恶蓝刀,心中嘀咕,突然一惊,连忙叫喊起来:“乾机道友小心,那妖孽还有反扑!”

    蓝雾瞬间被玄都yīn雷炸散,乾机老道称雷火挡住了众人的视线,便把《修罗七煞网》祭起,在空中迎风一晃,腥风刮起,化为半丈方圆大小的一张渔网,劈头盖脑的朝还未完全散开的蓝雾罩下。

    突听得无真老尼的叫喊,心中一紧,乾机也是身经百战的人物,只是一时被贪念蒙蔽了心智,感觉不到危险,无真老尼那叫喊声中特有的佛力梵唱入耳,乾机老道从贪念中清醒过来,也顾不得收取元神,就地一闪,喷出一口晶莹的飞剑,往背后一撩。

    锵锵两声金铁交鸣,一道蓝光疾如闪电,对那飞剑一绕,飞剑便断成两截,掉落地面,蓝光余势不衰,朝乾机老道腰间斩来。

    见那蓝光来得如此凶猛,乾机老道不敢怠慢,又放出三口飞剑迎头敌住那蓝光,两方交缠,蓝光现出原型,正是还未收取的一把天恶蓝刀。

    乾机老道微微松了一口气,心里却丝毫不敢放松,只是转过身来,念动咒语,想乘雷火紫光没有消散,赶快收取蓝神老祖的元神,以免众师兄弟看出端倪。

    砰!一声巨响,乾机老道那修罗七煞网一涨,寸寸断裂,化为一丝丝黑气消散无踪,乾机老道也连退三步,见法宝被人破去,知道不好,连忙准备逃回阵中,再做打算。

    还未等乾机老道架起遁光,一根长五尺,粗如儿臂,上面绑满了白sè布条的哭丧棒从蓝雾中冲出,蓝雾也凝结起来,聚成一个高大的人形,有三丈来高,马面人身,和刚才的蓝神老祖有几分相似,只是体形大了许多。

    哭丧棒一出,一片厉鬼嚎哭的声音响起,夺人心神,就连乾机老道都把持不住,元神跳动,头脑一个发晕,又是三声金铁交鸣,天恶蓝刀斩断了那三口飞剑,疾飞过来,朝乾机后背捅下。

下一章          上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