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上一章

 

    飞剑和心神相连,乾机老道放出的三口飞剑被天恶蓝刀斩断,早就知道不好,急忙抽身后退,却又听得破空之声从被后传来,那哭丧棒的鬼哭之声狠狠的震荡了一下元神,身形一滞,躲闪和在放出法宝俱都已经来不及了,听得风声是从背后捅来,乾机老道猛的一咬牙,凝聚真元,反手朝背后一抓,想凭自己一只肉手抓住那天恶蓝刀,以免被扎个透心凉。

    天恶蓝刀来势凶猛,疾如闪电,只听得扑哧一声,蓝光一转一绕,就把乾机老道一只手齐肘切断,血雨纷洒,激荡得到处都是,乾机老道痛得闷哼了一声,总算没有叫出声来,只是一张老脸都变了颜sè,五官扭曲成一团,面目狰狞无比。

    乾机老道自从夺取了他徒弟一云子的肉身,因为与元神并不磨合,费了好些时rì,直到得要那两颗舍利,用真火炼化之后,元神本源大增,才把这副肉身调整成原来的面目,道行功力也是水涨船高,加上一云子本来就苦修昆仑秘法,周身真元贯通,和乾机老道的元神实在是完美的配合,乾机老道完全凝练之后,这副肉身居然比原来的还要好用几分。

    但是肉身终究还是肉身,除非是经过了天劫的淬炼,不然不可能和神兵利器相抗,乾机老道功力大进之后,肉身运起真元,可以硬拼中等的飞剑而不受伤,但是天恶蓝刀乃是蓝神老祖的拿手法器,岂能是一般飞剑可比,就是极品飞剑在锋利程度上也要稍逊一筹,乾机老道怎么能抵挡得住。

    “掌门师兄!”看见情况突生变化,一干老道都是齐齐惊叫起来,乾机老道被斩断手臂,他们都看得分明,却又来不及救援,等回过神来,都是发动了手里最厉害的法术朝蓝神老祖所化的那高大的马面人轰击过去,乾机老道现在可是昆仑的一根顶梁,要是有什么闪失,昆仑一干老道都是化神后期的修为,虽然是人多势重,却没有震得住场面的返虚高手,这样一来,昆仑在中土道门的地位只怕是要大大下降,这是他们不能容忍的,昆仑自立派以来,都是中土道门的领军人物,要是沦落为二流门派,只怕这一干老道除了一头撞死在祖师牌位面前,没有别的选择。

    乾元,乾空,乾真,乾悟四个道行相对深湛的老道更是架了遁光,朝乾机老道飞身过去,以便接应,乾空老道的那柄极品飞剑被蛤蟆所毁,只好另外喷出一口暗金sè,上面有丝丝白sè条纹的飞剑,寒气袭人,朝蓝神老祖的天恶蓝刀缠斗起来,这口飞剑居然也不是凡品,和天恶蓝刀纠缠碰撞了几次,只是锵锵声响,火星都没有溅出一个。

    乾机老道以臂代身,逃过了开膛破肚的命运,也是庆幸不已,见一干师兄弟前来接应,顿时放下了心思,另一只手一招,把那被斩断的臂膀抓起,昆仑秘药多多,待回去以后好生调理,再用灵药续接上这根臂膀也不是什么难事。

    “你们竟敢毁掉老祖我的化身,老祖我绝对饶不了你们!”蓝神老祖手持哭丧棒,猛的一摇,缠绕在棒上的白sè布条宛如招魂一般荡漾起来,呜呜哀鸣大做,一股有形有质的黑sèyīn风狂飙刮起,无数的碧绿磷火在其间闪动,另外一干昆仑老道各自的法术被这黑sè的狂风一扫,宛如狂风扫落叶一般,翻翻滚滚,不知吹到哪里去了。

    几口当胸刺来的极品飞剑法宝灵气强大,在狂飙yīn风之间穿插,虽然没有被吹走,也是摇摇晃晃,速度大减,哪里还能刺到人,一点点仿佛萤火虫似的碧绿磷火扑将上去,咣当一声,这些品质都是上等,经过多年道家真火真元淬炼的飞剑法宝全部掉落地面,兀自跳动不已,显然是被磷火污秽,失了神通。

    黑sèyīn风狂飙扫清了障碍,凶猛的朝乾空乾机五人席卷过来,yīn风狂飙所到之处,地下的山石纷纷碎裂,和yīn风卷起,形成了一根根巨大的黑sè风柱,愁烟惨雾,鬼哭啾啾,地面被yīn风凭空刮走了三尺,风柱之中隐隐可见那磨盘大小碎裂的山石在急速的旋转,惧都被染成了污秽的黑sè。

    “这是什么妖怪!这么凶悍,难道这才是妖孽的本体,刚才所毁的不是原身不成?”无真老尼看到蓝神老祖的真面目的那根奇特的哭丧棒,心神一动,若有所思,但又疑惑起来。看见几个老道都冲了出去,无真老尼也来不及再细想,怕他们有什么闪失,赶忙祭起两极玄磁宝瓶,飞到高空,瓶口对准若干风柱,捏了个吸字诀。

    宝瓶发出了一股强大的吸力,哭丧棒摇起的yīn风鬼火犹如遇到客星一样,纷纷被收入宝瓶之中,这宝瓶的容量好似无穷无尽一般,连带那些山石都被收入其中,乾空老道五人见对方法术被无真老尼破去,jīng神大增,众人齐齐下手,飞剑乱舞,围绕住那天恶蓝刀用力一绞,天恶蓝刀微微一沉,火星爆起,却是受了重创,掉落在地,也被宝瓶收入其中。

    “无真贼尼!老祖今天和你拼了!”看见唯一一口天恶蓝刀也被无真老尼收如瓶中,蓝神老祖越发怒不可支,这唯一的一口乃是二十四口中的主刀,就算期于被收走也可以重新炼制,可是这主刀被收,那就真是断了根。

    舍了乾机乾空五人,蓝神老祖举起哭丧棒,朝无真老尼扑过来,巨大的身躯状若虚影,好似没有完全凝聚成型,却又和普通的元神离体有几分差别,多了几分质感,不知道到底是什么形态。

    “无耻妖孽!居然偷袭,快快受死!”无真老尼收取了二十四口天恶蓝刀,颇有收获,以她的眼光,自然知道这刀无论是材质还是威力都不是凡品,自然是心情大好,看见蓝神老祖扑了过来,浑然不惧,法诀一指,宝瓶迎了上去,吸力依旧,要把蓝神老祖收入瓶中,无真老尼看见蓝神老祖状入蓝雾的身体,起了心思,虽然不知道这副元体究竟是什么,但可以肯定是元神一类,收了大有好处。

    “哼!”乾机老道虽然断了一只手臂,功力道行却还在,吞服了几颗灵药,运功止住了伤势,对那蓝神老祖愤恨不已,看见无真老尼占了上风,却是又动了贼心思,蓝身老祖的飞刀斩去了他一臂,不出口恶气心里凭的憋闷,一声长啸,也架起遁光朝蓝神老祖追去,手里又掏摸出一个小巧的紫晶葫芦,里面装满了五彩晶沙,每一颗五sè晶沙都有米粒大小,光彩眩目,这乾机老道不愧是昆仑掌教,法宝之多,简直不可思议,不过这下却不能使用邪门法宝了,几位师兄弟都看着呢。

    看着乾机老道冲了过去,乾空四位老道知道乾机咽不下这口恶气,昆仑自从开派以来,从来就没有吃过这么大的亏,掌教被人把手斩断,传将出去,昆仑的脸还真要丢尽了,这四个老道也是义愤填膺,紧紧的跟了上去,一方面是为了保护乾机老道,另一方面也要对蓝神老祖报复。

    两极玄磁宝瓶确实是一件异宝,威力大得惊人,无真老尼吸字诀全力施展开来,蓝神老祖那蓝雾组成的虚无身体居然不由自主的朝瓶中投去,蓝神老祖双眼睁得通红,挥舞这哭丧棒,连连咆哮尖叫,把无真老尼狠之入骨,要是脱得了身,毫不怀疑这蓝神老祖会扑过去狠狠的咬掉无真老尼几块肉下来。

    乾机老道发了飙,架起的遁光速度极快,眨眼之间就来到了蓝神老祖背后不远处,因为有前车之鉴,乾机老道也不敢过分靠近,只是把紫晶葫芦祭起,里面数百粒五sè晶沙喷洒而出,流光异彩,一化千百,在蓝神老祖上空形成了一个方圆几亩的五sè云彩。

    这五彩神砂乃是一件异宝,乃是昆仑前辈采集昆仑五sè云霞,五sè流水,用真火煅烧,凝结而成的实体,往往数十年才凝结成一粒,施展开来,铺天盖地,一应法宝元体俱要被陷其中,厉害无比,只不过每一粒神砂只能用一次,乾机老道心中愤恨,才使了出来,心中还是存了收取蓝神老祖元神的念头。

    五彩神砂一祭起,那浩大的灵力波动立马就被蓝神老祖感知,蓝神老祖知道厉害,终于下定了决心,狂吼一声,哭丧棒一举,上面摇荡的白sè布条猛的爆裂,每一根布条都化为一条和蓝神老租一般模样的影子,朝四面八方乱窜。

    无真老尼见次,知道这是法宝分身之法,毁去自己辛苦祭炼的法宝当作分身,自己本体元神便可以逃离,无真老尼哪里容得他逃跑,全力催动宝瓶的吸力,只听得嗖嗖之声不绝,一干分身全部被吸入瓶中,却发现一根漆黑的镔铁棒朝自己迎面撞了过来,无真老尼连忙一个翻身,躲了过去,就听得昆仑几个老道的惊讶和惨叫。

    “啊!”乾机老道刚刚祭起五彩神砂,还没有来得及催动,就看见场中数千万条蓝影晃动,眼花缭乱,随后自己的脖子就被一只蓝sè大手抓住,一股诡异的yīn魂煞气冲进了自己的身体,以自己返虚的修为都没有反抗的能力,那只蓝sè大手像提小鸡一样抓住乾机老道的脖子提起,乾机老道便看见了一张巨大狰狞,长长的马脸。

    蓝shè老祖嘿嘿狞笑,抓住乾机老道另一只臂膀,使劲一拧,乾机老道一声惨叫,鲜血喷涌,双臂齐断,看见这等惨状,乾空等人肝胆俱裂,发了疯似用的朝蓝神老祖蓝刺,蓝神老祖身行飘忽不定,只是嘿嘿狞笑连连,在躲避飞剑刺杀的同时,抓住那只拧下来的臂膀一顿嚼吃,只听得骨骼被嚼得咯吱咯吱的响。

    一条手臂瞬间就被蓝神老祖嚼吃完毕,吞下肚子,那凝结身体的蓝雾又凝结了一些,蓝神老祖还没有等乾机老道从疼痛中回过神来,大手又是一抓,扑哧一声,把乾机老道几根肋骨全部扯断,胸口开了一个巨大的孔洞,蓝神老祖大嘴凑了上去,猛的一吸,那大肠内脏全部被吸了个干净,鲜血从蓝神老祖那张咀嚼不已的马嘴之中流出,越发的诡异恐怖。

    吃完乾机老道的内脏大肠,蓝神老祖觉得满意了不少,看见几个老道眼里快喷出火来,围这自己用飞剑乱刺,长啸一声,身体扭曲摇动,围着那乾空等老道转了一圈,大手连伸,指甲乌黑,状若鸟爪,可怜这些老道只是化神后期,哪里抵挡得住蓝神老祖的拿手本领,大收魂抓,一个个被抓破天灵,毁去了肉身,元神遁出,朝下面三十几个师兄弟那里逃遁过去。

    蓝神老祖正要追赶,却听得一声厉喝:“妖孽受死!”,回头一看,正是无真老尼躲过了自己的哭丧棒,催动两极玄磁瓶朝自己袭来,赶忙夹这乾机老道的尸身向下方宫殿大门钻去,他失了宝物,可不敢在争斗,也不敢向远处逃跑,只有进入宫殿躲避,乘了混乱,还可以掏摸几件法宝,这如意算盘打得极妙。

    砰的一声,乾机老道的尸身爆裂,把蓝神老祖炸了个措手不及,乾机老道终于觅得机会,兵解了尸身,乘蓝神老祖极于逃命,放松了jǐng惕,元神逃了出来,一股紫光夹着一个人影朝一干老道飞遁而来,只要到达了自己师兄弟那里元神就安全了,以后再找一个肉身夺了躯舍就是,虽然这是魔道做法,但在这个节骨眼上,关乎到昆仑的兴衰,一干师兄弟也不会反对。

    蓝神老祖见乾机老道元神出逃,也不敢追赶,丢弃了尸体,逼开霞光,也窜进门户之中。

    昆仑一干老道见乾机元神逃出,俱是由悲转喜,赶紧飞过来接应,哪里知道异变又声,一声娇喝,两条白影突然出现在中间,一条白影手持一杆长幡一摇,黑气涌起,挡住了众老道的去路,另一条白影衣袖一挥,朝乾机的元神卷了过来。

    乾机老道的元神看见那白影,先是猛的一惊,马上就看清楚了面目,反而出人意料的松了一口气。

    “嘿嘿!嘿嘿!”虚空中又传来了诡异的jiān笑,一只骷髅手从乾机老道元神旁边的虚空裂开,一把就把乾机老道的元神抓走,让那白影的大袖卷了个空,接着一条血影嘿嘿的jiān笑,刹那间也窜进了宫殿的门户之中。

下一章          上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