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上一章

 

    轩辕法王眼前一花,绿影闪动,那蛤蟆就到了面前,这才看清楚面目,顿时又惊又喜:“四弟,果然是你!”轩辕法王身上金sè道袍微微鼓动,好象很激动的样子,两眼shè出了诡异的血光,朝蛤蟆打量不以,接着又啧啧的赞叹道:“四弟,你现在可是道行高深啊,想必快要飞升天界了吧,我这个做哥哥的可是远远不如你了!”语气唏嘘,意兴索然。

    那蛤蟆也甚是激动,看见轩辕法王语气萧然,连忙道:“大哥就不要感叹,想不到我们兄弟还有相聚的一天,对了,当年我远走海外,就是为了寻找龙脉山头祭炼这宗法宝,好助大哥一臂之力,哪里知道我刚锻炼出元胎,就听见大哥被蜀山剑派联合中土道门的卑鄙小人围攻,被打得神形俱灭,二哥和三哥也被杀死,我一个人孤掌难鸣,法宝又没有祭炼成功,只好隐居海外,伺机帮你们报仇,可是后来天劫临头,我便分出了心思,哪里知道这一拖就是数百年,中土道门越发兴盛,我妖族死的死,飞升的飞升,中土再也没有我妖族的立足之地,就连海外也甚是不太平,那无真老尼仗着自己有两极玄磁瓶在手,大势屠杀我妖族之人,我多次上门找她理论,却是对她那宝瓶无可奈何,落了个两败惧伤,海外都尚且如此,何况是中土,直到前不久,我终于祭炼成了这件法宝,本想多熟练一翻,却又得到仙府开光的消息,便来碰碰运气,对了大哥,你是怎么回事,怎么功力大减,连元体都是重新塑造!”那蛤蟆说清楚了自己的情况,这才注意到轩辕法王的修为,惊讶起来。

    “原来如此,我当年被长眉那杂毛用阵法困住,被那紫青双剑斩杀了元体,最后用血魔尸解**才勉强出逃了一丝元神,在海外寻找了一块冥魔之气浓厚的岛屿,辛苦了千年才勉强凝练了元神,重朔元体,由于当时受伤太重,被那紫青双剑合壁斩灭了一半的本源,就算重朔了元体,也只能恢复当时的一半道行功力,哎!”轩辕法王长叹一声,很是无奈,“这仙府开光,我想来看看能不能寻找到仙丹灵药,恢复本源,只要我恢复了当年的功力,凝练成无相血魔之身,哼哼!别说是天下道门,就是九天神佛仙人,又能奈我如何?我定要将这天翻过来,让我妖族重掌天地轮回,现在我重新出世,那中土道门早以凋零,除了祖宗留下了几件法宝以外,没有任何可威胁到我们兄弟的地方,凭四弟现在的修为,要横扫中土道门也不是难事,我们兄弟再次聚首,聚集天下妖族,一定可以完成当年未成的霸业。”后几句话,轩辕法王又恢复了万丈豪气,对着蛤蟆哈哈大笑起来,神情甚是愉快。

    突然之间兄弟重逢,轩辕法王和蛤蟆都很是高兴,蛤蟆手一挥一道禁制绿光把两人连同温蓝新都包裹其中,交谈起来,听见轩辕法王所言,蛤蟆叹道:“大哥还是豪情不减当年啊,我们当年的对头一一都飞声天界,现在中土道门的实力弱小不堪,可是这人间界却和六道轮回联系密切,如果大哥真的要完成次等霸业,势必要惊动六道轮回,自从封神一战过后,我妖族没落,那六道轮回却不由我妖族掌管,阐教建立了yīn曹地府,里面yīn神多余牛毛,且不说那十殿阎君,就是牛头马面,黑白无常,都不是我们可以对付的,何况我等的孽缘业力也在那六道轮回之中,就算大哥剿灭了天下道门,让我妖族一统这人间,只要那yīn曹地府上来干涉,只怕是大哥的霸业也是镜花水月。”

    听见一番话语,轩辕法王脸sè难看到了极点,不过他也知道这蛤蟆所言非虚,自己当年对付人间修道之士都如此困难,不但没有占到便宜,反而被打散了元体,险些形神俱灭,更何况是比人间修道之事更厉害的地府yīn神?

    轩辕法王盘算了一阵,突然嘿嘿笑了起来,对蛤蟆道:“四弟有所不知,我听传闻,我妖族大圣勾陈大帝当年传下一本天书,上面记载了远古妖族秘闻于功法,只要我等得到了手,实力岂不要陡增百倍,何必怕那孽缘业力所发发天劫,就是天上神仙都不能奈何我等,何况是小小的地府yīn神,只是现在天书落了一个小子手里,这小子功力不怎么样,法宝威力却是非同小可,我去抢夺,还损失了一只天鬼。”

    轩辕法王把事情说与了蛤蟆听,饶是这头蟾蜍定力高深,也是吃了一惊:“捆仙索!化血刀!这小子是什么来头,居然有这么多封神法器在手,那玄武老道和我还是有点交情,不过大哥去图谋他那沧浪水宫甚是失策,幸好那八景灯他还不能运用自如,不然大哥非要吃个大亏不可,现在他们搅和在一起,那玄武老道极其讲究义气,就算是我们联手,要逼迫那小子交出勾陈天书,也可能要付出不小的代价!再说那天书相传是用上古妖文书写,早就失传,就算拿到了手里,我们也无法修习,此事要重长计议,大哥先恢复功力才是正途,这里高手众多,大哥千万要小心!”

    “那是自然,这仙府也不知道是什么仙人所有,居然这般宏伟壮阔,我们兄弟联手,正好夺了这仙府!”

    温蓝新被蛤蟆用禁制包裹在内,看见两人嘀咕,早以不奈,却又破不开那蛤蟆的禁制,暗暗心惊,天下居然有这等高手,不过也算是自己的前辈,温蓝新倒是不甚担心,心里算计着怎么从轩辕法王那里把乾机老道的元神抢夺过来。

    蛤蟆和轩辕法王嘀咕了片刻,终于注意到温蓝新的存在,起初他以为这女子是轩辕法王的手下,便没有注意,现在突然觉得这女子身上散发出一股自己熟悉的气息,便看了温蓝新一眼:“玄牝珠?原来你是我三哥的传人,哎,要不是二哥三哥当年和大哥闹僵,也不会被中土道门各个击破,死于非命,落了个凄惨的下场!”

    “此事不要再提,当年要不是老三和那个龙虎山的女子弄出事端来,居然要劝我改邪归正,我也不会和他反目,哪里知道那女子最后因为老山的关系被龙虎山清理了门户,老三也被围攻杀死,我知道消息却是已经来不及了,不过这次我再度出世,游历了一趟中土,却是意外发现了有个龙虎山弟子和老三当年的那个颇为相似,可能是转世之身,便给了点好处给她,也算是帮老三一点小忙了。”

    两人嘘唏不已,却听得外面轰隆之声传来,原来是在场的几位高手看出了水晶柱和那通天石碑的端倪,用强力手段轰击每根水晶柱上的禁制,只见雷火连连,霞云纷飞,缭绕在一根根巨型水晶柱上的烟云被轰得四散而飞,完全显漏出了本体,却见得每根又高又大的水晶柱通体碧透,不知是什么材料,都有数百丈高下,却还是没有支撑到大殿的顶部,越发衬托出大殿的宏伟庄严。

    这九根水晶大柱从顶端到底部却开了数个空洞格子,每个格子里面都是宝光隐隐,庞大的灵气波动翻滚,显然是有强大的法宝存放于其中,离地最近的九个孔洞里面的宝物却是清晰可见,有通红的阔剑,五彩葫芦,铜镜,宝鉴,丝网,有的甚至就是一团云霞,不过每件法宝旁边都漂浮这一根青sè玉简,显然是法宝的祭炼使用之术。

    只是每个孔洞旁边都又一条火龙的虚影盘旋,显然是守护法宝的禁制或灵物一类,看起来极其不好惹,尤其是越往上去,那孔洞之内的灵气波动就更加激烈,宝光也是刺目耀眼,到了顶端的孔洞,那孔洞之内的法宝散发出的宝光简直就是一团炽烈的光芒,照得原本金碧辉煌的大殿更加的堂皇,九根水晶柱上的数条火龙越发的jīng神,有顶端几条虽然被宝光掩盖,看不清楚身形,却传来了浩大的龙呤之声,其气势不亚于在场任何一位高手。

    咕咚一声,极yīn真人吞了一口口水,眼方绿光,如此多的宝物,只看水晶柱底部一些相对品质稍差的法宝,对于现在修道界来说件件都是极品,尤其是还有祭炼之法,等天劫来临之时可就是一件极好的炮灰,看顶端的几件法宝发出的威势,比自己的玄yīn聚兽幡都要强上几分。

    极yīn真人不管许多,祭起玄yīn幡,朝离自己最近一根水晶大柱地层的一个空洞里面的一件紫金sè丝网壮的法宝卷去,同时分出几杆魔幡,围困住那条守护法宝的火龙。

    见极yīn老道出手,玄武老道,天水三圣,大力熊王,蛤蟆,轩辕法王,温蓝新纷纷出手,各自收取自己看上的法宝。

    周青和云霞仙子却是没有动手,这些底端的法宝虽然都是极品,周青却不缺少,那牛头yīn神留下的诸多法宝也不在这些法宝之下,只是那顶端的几件却颇另周青眼馋,只是越厉害的法宝守护的火龙就越强大,周青不敢妄动,先摸摸情况,轩辕法王和那头蟾蜍居然是兄弟,着实让周青心惊肉跳,现在都忙着收取法宝,轩辕法王也没有老找周青的麻烦,装做相互不认识一样,周青却知道轩辕法王那厮不会和自己甘休,委实是心急如焚。

下一章          上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