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上一章

 

    只听得嘶嘶之声不绝,却是极yīn老道的几杆魔幡碰上了守护那团紫金丝网状法宝的火龙,这火龙看见对方要夺取法宝,顿时大怒,张开满嘴狞牙,直喷熊熊烈火炽焰,卷起了千重的热浪,大篷大蓬的烈火之中还夹杂着一颗拳头大小,通红鲜艳的宝珠,竟然是这火龙xìng命交修的内丹。

    这条火龙全身长满了巴掌大小火红的鳞片,头上生有一对晶莹通红的倚角,粗有半个水桶,长达四五丈,也不是很大,和那水晶大柱一比,就有如一条蚯蚓一般,嘴里还时不时发出嘶嘶的声音,不象龙,反而有点蛇的特xìng。

    极yīn老道看得分明,这种异物虽然吓得到普通人,对他那种邪功高深的人物却形同虚设一般,也就没有放在心上,就用了几杆魔幡上附着的人兽生魂抵挡一下,这里法宝如此之多,抓紧时间多取两件才是正数,却是不yù和这些守护的火龙争斗。

    烈炎竟然带有炼yīn破魔的效果,几杆玄yīn魔幡上的生魂煞气被烈焰一卷一炙,纷纷发出了凄厉的鬼叫,缩入魔幡之中,烈炎余势不衰,连带这那内丹狠狠的撞击在极yīn真人收取法宝的魔幡之上,两件法宝缠斗在一起,一时之间那魔幡竟然奈何不得。

    这条火龙更是疾窜出来,绕着水晶大柱盘旋,足生四爪,锋锐闪亮,周身升起红sè云雾,两颗茶杯大小的凶睛死死的盯住极yīn老道,却又看出极yīn老道很不好惹,不敢上前进攻,只是嘴里连喷烈炎,指挥着内丹和玄yīn魔幡缠斗,守护住自己的法宝,免得被人夺去。

    “古怪,这居然是活物守护,不是禁制阵法凝练而成,居然有如此威势。”极yīn老道一次收取法宝不成功,玄yīn幡居然被这火龙施展的法力挡了回来,“哼,你这条长虫,还没有化龙就如此厉害,要是等你得成龙身,升腾九天,那还得了,正好用来增加我这玄yīn聚兽幡的威力。”极yīn真人却是看清楚了情况,顿时大喜,对这条火龙的兴趣大增,对孔洞里面的法宝反而不怎么在意了。

    极yīn老道的玄yīn聚兽幡本来就是专门残杀人兽后夺取生魂,配合地底玄yīn煞气凝练而成,每炼化一条生魂,威力便增加一分,幡成之后,更是需要生魂的滋补,极yīn老道得到次宝以经数百年,所修习的功法又是配合魔幡的玄yīn真经,使用起来早就得心应手,就算得到了别的法宝只不过是天劫来临之时的炮灰而已,对敌起来,还是这九九八十一杆玄yīn魔幡来得顺手。

    这幡每自从那位邪道高人炼制成功之后,凶威无匹,后来由于用这幡抵挡天劫,上面附着的生魂便耗损了一大半,有几杆还有所残破缺损,那位邪道高人急于飞升,也没有修补,极yīn老道到手之后,勉强祭炼修补好,恢复了不少的威力,奈何自己抵挡了一次大天劫,又损耗了不少,现在已经布置不出玄yīn大阵,急需炼化人兽生魂的补充,这些火龙正好是最佳的对象,灵力充沛,凶狠暴戾,比普通生魂强上何止百千倍。

    这里总共有数百上千条火龙,尤其是越往上去,火龙越是强悍,最顶端几条,只怕是和真正的神龙都相差不大,道行比自己不相上下,要是全部炼化,这九九八十一杆玄yīn幡就可以恢复当年的威力,甚至还要强上许多。

    “来得好!”极yīn老道心里暗叫一声,也不保留,全力出手,所有魔幡全部祭起,九九之数,每九杆魔幡围绕着一杆主幡旋转,yīn风煞气,玄yīn黑丝,牛鬼蛇神,恶魔夜叉俱都现身,黑气张开,鬼哭神嚎,火龙喷出的烈烟被yīn风一吹,顿时萎靡,全部熄灭,那条火龙见势不妙,收回内丹,也顾不得自己守护的法宝,往上逃窜,极yīn老道哪里容得它逃走,黑气当头罩下,便把这条火龙包裹其中。

    一分一合,极yīn老道一口真元喷出,黑气消散,魔幡皆都现出本体,只见其中一杆主幡的漆黑的幡面之上,出现一条和刚才一般模样的火龙,被摄入了魔幡之内,连连挣扎,只是旁边无数赤身**的夜叉恶魔都扑将上去嘶咬,这火龙被魔幡束缚,又不能动弹,只得双目圆睁,声嘶力竭的惨叫,声音却又被魔幡的禁制阻隔,只听得隐隐的哀号。

    极yīn老道随即又是一口魔气喷出,所有幡面上便爆出了熊熊的魔火,刹那间便把火龙炼化,溶入那主幡之中,那杆主幡顿时暴长,颜sè更加漆黑浓郁,显然是威力有所增加。

    那火龙虽然强悍,也不过相当与化神修为罢了,极yīn老道何等修为,全力出手之下,那火龙当然抵不住,炼化了火龙,极yīn老道当然不会放过那件法宝,连那根青sè玉简收入自己的介子空间,也不细看,身形腾起,朝上面一个孔洞一yīn雷轰了过去。

    这些红龙好象各不相干,只要不动它们守护的法宝,它们便不闻不问,盘踞于孔洞之中,甚是奇怪。

    且不说极yīn老道在这边大占便宜,那边却闹出了事端,这水晶大柱本有九根,在场众人却有数十人,轩辕法王,那蛤蟆,温蓝新各都占据了一根,大力熊王也是一方霸主,手段了得,自然也占俱一根,天水三圣焦不离孟,孟不离焦,三人却是同时占据了一根,玄武老道的七八个门人弟子形成两披,各由一个返虚修士带领,联手和守护宝穴的火龙争斗,不出片刻已经斩杀了几条,得了几件法宝,品质皆是上乘货sè,都是乐不可支,只是越到上面,那火龙越发厉害,形体上也大了许多,已经不似初始的模样,皆都有些神通,有几条居然可以御使自己守护的法宝来争斗,以这几人功力道行便吃力了不少。

    这样一来,九根水晶大柱都有人占据,周青和云霞仙子一时犹豫,却没有争夺到,玄武老道,天水三圣,大力熊王和自己是一伙,周青也不能去上前分一杯羹,轩辕法王和那蛤蟆温蓝新也不能去碰,不然那三人突然翻脸,周青可是没有把握对付那头蛤蟆,至于极yīn老道那凶人,虽然是一个,但是那玄yīn幡太过厉害,现在又连连炼化了几头火龙,凶威大盛,乐得这老道怪叫连连,巴不得找人来打一场,似似威力,周青也不想去触那个霉头。

    周青无法,只有暗暗观察其余这些人的道法手段,反正自己也不缺那些法宝,天水三圣三人联手,自然是厉害无比,头几条火龙被进化了的水猿几水雷便轰击得晕头转向,随后内丹元神尸身都被青神子和红发老祖收入囊中,这些火龙浑身灵气充沛,炼制法宝丹药都是上好的材料。

    玄武老道却是最为心慈,只是驱使八景灯上的紫火,以火克火,把火龙围困在其中,再用禁法制住元神,不伤其xìng命,想以后驯化做为守护山门洞府的灵兽,这样一来,进展却是缓慢了下来。

    那头蟾蜍最为凶悍,那翠绿小山峰祭起,几头火龙一个照面就被砸了个稀烂,肉身模糊,连内丹元神都没有留下,那蛤蟆也不可惜,径直收取了法宝,不出片刻便杀到了顶端,和一条体积庞大,巨型的火龙争斗,那火龙盘绕在大柱之上,张牙舞爪,驱使这一件圆环似的法宝和蛤蟆争斗,这法宝金光闪烁,声势浩大,每次和山峰相撞都发出了震天巨响,连这水晶大柱都连连摇晃颤抖,像是要倒塌一般,看得周青心惊肉跳。

    轩辕法王却甚是省力,八只天鬼放出,锋锐的鬼爪直接在虚空中出现,撕裂了火龙的身躯,也杀到了顶端,和一条驱使着一根乌金圭的火龙争斗,却是处于了下风,奈何不了那火龙。

    温蓝新放出第二元神,万魔长幡上的魔神相,也轰杀了好几头火龙,得了几件不错的法宝,大力熊王道行高深,也杀到了顶端,和一条驱使着一块紫sè玉板的火龙缠斗,战况激烈,光影爆出,轰声连连,烈焰绿火翻滚,打了个不可开交。

    看得玄武老道的几个门人和一条火龙争斗得甚是辛苦,周青问道:“几位道友,可要贫道帮忙!”那几个妖怪修士却是被火龙的烈炎围困,尤其是这头火龙还驱使了数十柄通红的飞剑来回穿刺,长尾在这几人的防御光罩上乱砸,爆出了一团团斗大的火焰,这几人完全处于被动的防守,这头火龙好象很是得意,连连长鸣,攻击更加猛烈,几个修士都书苦不堪言,哪里还有时间答话。

    周青也知道这几人情况危机,刚才说话探问只不过是为了让这几个修士放心,自己没有抢夺的意思,免得这几位心存缔结,和云霞仙子架起遁光,眨眼之间便到了战场上方,看见烈火熊熊,形式危机,云霞仙子放出青霓仙剑,分化开来,十几万根青sè的太虚法针朝那火龙常常的身躯激shè,犹如下了一场青sè的暴雨,根根太虚法阵上符咒转动,寒光闪烁,那火龙知道这法宝厉害,连忙驱使那几十口飞剑急速舞动,交织成火网,朝密麻的法针迎了上去,几位修士顿时压力大减,飞剑法宝和火龙喷出的烈炎缠斗,一时间也没有什么危险。

    周青看那火龙有点慌乱,心里暗喜,从手腕上摘下一个紫sè的手镯,这手镯四面尖锐,生了许多勾爪,仔细一看却是由十二条蜈蚣首尾相咬,连接而成,正是周青的得意法宝,将这手镯抛出,紫光滴溜向火龙奔去,这紫光极其微弱,也不怕火焰,火龙忙于争斗,也没有注意,待紫光靠近,突然分化开来,十二条蜈蚣猛然增大,把火龙死死缠住,都是张开锋利的嘴爪,咬破撕裂了皮肤鳞片,大势吸食jīng血,这条火龙被蜈蚣一咬,全身由火红变为淡淡的蓝sè,竟然中了巨毒,动弹不得,转眼就被蜈蚣吸成了空壳,一条龙形的虚影包裹着一颗内丹冲出,想要飞逃,被周青张开一杆冥王旗,收入其中,直接被旗上的都天魔神吞噬,成了补品。

    那十几口飞剑被几个修士收走,相互瓜分,都是异常的欢喜,这些飞剑可比他们自己的法宝好上了许多,对于周青收了那条火龙,却是没有一点意见,不是周青两人帮忙,自己开要栽在这火龙嘴里,当下对周青的感激又多上了几分。

    上面还有几条更加厉害的火龙,这几个修士却是没有办法对付,只好作罢,跟周青客气了几声,一齐聚集过去,帮另外几个修士对付起火龙来,周青和云霞仙子当然不会客气,两人联手,那上面几条火龙虽然厉害,也能御使法宝,但周青捆仙索一出,云霞仙子祭起青霓仙剑,三条火龙片刻之间就成了蜈蚣和冥王旗的补品,只是最后一条火龙强悍了许多,祭出的法宝也异常的神妙,乃是一面脸盆大小的铜镜,发出千重万道金光,周青两人虽然占尽了上风,一时之间却也奈何不了那火龙。

    突然一声长啸,所有的声音都被盖过,那蛤蟆祭起山峰,扑的一声把那火龙的乌金圭打了个粉碎,山峰飞舞落下,把那头火龙砸成了一团肉泥,血雨飞洒,一根水晶大柱上的火龙被蛤蟆屠杀个一干二净。

    火龙一死,突然那水晶大柱轰隆直响,缩入了地面,这一方原本被烟云霞光封锁住的金sè祭台变得清晰明朗,那通天青sè巨型石碑上光华闪烁,出现了两个金sè篆文。

    周青这回可是认识了,这两个金sè篆文正是《镇府》两个大字,那蛤蟆一楞,突然脸sè狂喜,又是一声长啸,朝那石碑扑了过去。

    周青心里顿时清楚,不由大急,自己被火龙缠住,不得脱身,一声狂吼,周青终于现出了法相金身。

下一章          上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