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上一章

 

    金光浩大澎湃,气势迫人,周青法身被一片朦胧模糊的金sè云雾掩盖,让人看不分明。

    周青知道事情紧急,奈何两人又被这条火龙缠住,脱身不得。

    本来这龙也不过是相当与返虚的高手,在周青和云霞仙子两人联手之下,也不是很难对付,只是这天生灵物,肉身强横,妖气悠长深远,所喷烈炎袭人,尤其是驱使的那件脸盆大小的铜镜法宝,竟然是异常厉害,初始拼斗还不觉得厉害之处,只是千重金光耀目。

    可是越到后来,随着那条火龙的暴走长鸣,那金光之中就隐隐蕴涵有一股极大的力道,绵密坚韧,牢不可破,竟然是一件防御极佳的法宝,周青云霞仙子两人的法宝每每一靠进金光,就被反弹而来,不着力道。

    发出的法力雷火一入金光之中,也有如泥牛入海,只是把那金光炸开了少许,却是杯水车薪,起不到什么实质xìng的效果,只有周青捆仙索一出,那金光才收敛成一团,把那火龙全部包裹在内,捆仙索和金光交接,两宗法宝的灵气想撞,竟然爆发出千重万道雷火,震耳yù聋,声势浩大,但是其余几人也在和顶端的火龙争斗,弄将出来的声势也不弱小,哪里还有余暇估计到这边的动向。

    轩辕法王不亏是积年老妖,在八只天鬼变化莫测的攻击之下,渐渐扳回了劣势,天鬼锋利的鬼爪从虚空中探出,竟然从了那条火龙的护身宝光之中出现,把那火龙抓得皮开肉绽,鲜血淋漓,痛得这头火龙鸣叫哀号,却又奈何不得,只有把一腔怨气全部撒在轩辕法王身上。

    这火龙十分愤怒,厉吼连连,御使法宝烈焰,全部朝轩辕法王一股脑乱击,轩辕法王宝贝极少,当然不敢用肉身硬抗,周身上下化为一道血有形无质的血影,连连躲闪,一人一龙围绕着水晶大柱盘旋,轩辕法王嘴里还时不时发出嘿嘿的jiān笑,连连挑逗那火龙,火龙越发愤怒,却又击打不到,身上被天鬼多处抓伤,有那较深的伤痕,都露出了深深白骨,断筋肉沫纷飞,气势渐渐的衰弱下来,只待气力妖气衰竭,便是轩辕法王送它上路的一刻,要是普通修道之士被受天鬼轮番攻击,早就肉身崩溃,也亏得这妖物乃是天生异种,只是智力究竟不如普通人类,对上轩辕法王这等老jiān巨滑的血妖,吃亏是迟早的事情。

    “你这孽畜还不受死!”周青爆喝一声,捏成印诀,连打三下,宛如平空打了一个霹雳,金光雷火都被压下,几件实用型的法宝全部放出,十二条蜈蚣翻飞,都天冥王旗全部张开,捆仙索犹如蛟龙缠绕,九口天龙伏魔剑利气纵横,一齐朝那铜镜的防御金光击打,而金身法相化为一道流光朝那通天石碑飞去,想要拦截住那飞身上前的蛤蟆。

    原来蛤蟆把那镇守大柱的火龙杀死,水晶大柱缩入地面,那石碑显现出镇府两个大字,周青心中便是明亮通透,想起了那炼器总纲中关于洞府的记载,无论是洞府还是洞天都有一样法宝来控制镇压,掌握了这件法宝,就等于掌握了整个洞天洞府,而这块通天青石碑正是镇压掌控整个洞府的法宝,初始一看,那金sè祭台和通天石碑都被九根水晶大柱围绕,看不分明,加上那水晶柱上无数法宝着实让人眼馋,众人也没有想到那么大一座通天石碑居然就是镇府法宝。

    蛤蟆架起遁光,飞上数百丈的大殿顶端,之间那殿顶之上一片金光闪烁,巨大石碑上下连接,通体青幽,细腻润滑,看不出有任何的瑕砒,只有那《镇府》两个篆文,极目远眺,那整个大殿之后花园宫室林立,连绵百里,奇花瑶草争先盛开,一些宫室之中放出了莹莹宝光,瑞气直冲霄汉,知道都是储存奇珍异宝的地方,九根水晶大柱里面储存的法宝就如此之多,那深藏在里面的法宝该强大到什么程度,数量会有多少,这头六眼碧睛蟾蜍着实不敢想象。

    这头蛤蟆却是反应飞快,咬破了舌尖,扑的一声喷出一口绿sè晶莹的鲜血,这口鲜血去势甚急,滴溜一阵便喷洒在那通天石碑之上,通天石碑体形巨大,这头蛤蟆漂浮于顶端不过是大象身上的一粒跳蚤,完全可以忽略不记,可是那血光一喷洒其上,这通天石碑竟然一阵抖动,显示出一个个斗大的金sè篆文,却是一篇炼化法宝的功法,蛤蟆心中大喜,知道自己这血祭开光之法乃是破解这石碑禁制的不二妙法。

    想那前辈仙人留下这洞府,也知道终有一rì会开光重现世间,这座仙府如此浩大华美,任何人也不会让它永久埋没,终究会有一个主人,只要依照上面所留的功法炼化了通天石碑,蛤蟆就能够在一瞬间掌握这仙府,随时开启仙府之内的所有阵法禁制,成为这仙府真正的主人。

    饶是这头蟾蜍功法jīng深,渡过了六大天劫,元神心智凝练,如钢铁一般,想到得到仙府之后的好处,心里还是起了一丝涟漪,竭力定住自己的心神,蛤蟆眼中绿光大盛,十二个瞳孔宛如轮转般转动,这是他的独门绝迹,六转重瞳,只要一刹那便可把任何事物的特xìng映shè于神念之中,此时用来记住这功法,简直是再好不过的法术。

    呼啦!一阵急速破空之声传来,金光闪现之间已经到达了蛤蟆背后,周青现出身形,八臂挥舞,各捏法诀,一把巨型的金sè大剑从蛤蟆头顶出现,当头劈下!

    “你是何人,身形如此奇怪!”蛤蟆六转重瞳一开,四面八殛都看得清楚,周青形状凶猛奇特,来势不凡,尤其是那金光大剑之中蕴涵了一股极其恐怖的气息,不同于任何法宝,邪门法宝yīn读狠辣,多是用yīn魂练制,鬼气深深,yīn风惨淡,仙家法宝灵气纯正,而这金光巨剑大如门板,完全看不出是什么材料炼制,气息琢磨不透,蛤蟆心里隐隐有一种感觉,自己只要挨上一记这大剑,必定要永堕轮回,不得超生!

    蛤蟆不敢怠慢,自己六转重瞳大开,灵觉大开,心中的感应都异常正确灵敏,虽然不明白为什么一件法宝都能够使自己心神震撼,却来不及细想,祭起山峰,和那金光大剑硬拼了一记,两件法宝所发撞击之声竟然非金非铁,也非木石,沉闷入耳。

    咣当!金sè巨剑被山峰荡开,周青巨大身躯也立足不稳,倒飞十丈,才停住空中,手里印诀却是不停,各种法术全发,如暴雨般向蛤蟆打去。

    只见那闪电银蛇乱窜,通红雷火翻滚,根根乙木灵气组成的青sè巨木相互撞击,庚金之气凝结的万口飞剑,晶莹通透,斗大粗细,由水元力凝结成的冰锥,土黄sè的戊已神雷,周青竟然在被撞飞的一瞬间发出了自己威力最大的五行道法!

    他的法身凝聚,不知道比修道之人强横多少倍,根本在法宝撞击之间没有受到任何的损伤,施展任何法术凝聚天地灵气,五行元力的速度要比修道之人快上十倍,所发的法术威力之大,简直是匪夷所思。

    周青也甚是命苦,身上有好几件封神法器,当年的威名震摄天地,神魔皆服,却都是剪径打劫而来,没有正宗的祭炼之法,发挥不了百分之一的威力,要对付这头六眼碧睛蟾蜍那是远远不够,其余那都天冥王旗,铁背蜈蚣,虽然拿手,也恐怕对付不了这蛤蟆手中的山峰,周青眼力异常的毒辣,蛤蟆手中的山峰虽然不起眼,但里面蕴涵的那庞大灵气却让周青知道必是一件绝顶法宝。

    想来想去只有自己法相金身凝聚成的八种法器最为拿手,可惜都是空壳,只有这柄巨剑上次吸收了西域五散人凝聚的业力,能够发出一些神通妙用,加上周青上次在六道轮回之中抓出了云霞仙子的三世孽缘记忆,其中的业力也全部灌注其中,威力已经在是自己所有法宝中间隐隐排在了第一。

    “米粒之珠!也放光华!”蛤蟆一山峰荡开了金光大剑,就见那威力浩大的五行法术铺天盖地朝自己打来,却是又气又怒,自己施展六转重瞳记住了炼化石碑的功法,刚刚要祭炼,却被不知道哪里钻出来的怪物偷袭,这怪物也是厉害,那巨剑法宝也不知道是什么东西,吃自己这山峰一击居然没有碎裂,实在是奇迹。

    蛤蟆一口真元喷出,山峰刹那间扩大了千倍,急速旋转起来,生到自己的头顶,碧绿光华流转,把自己护在其中,一干雷火,五行道法全部击打在山峰之上,却被山峰弹开,纹丝不动。

    这山峰乃是蛤蟆花费了千年时间祭炼,效仿上古法宝番天印,功防一体,准备用来抵挡第七次大天劫而用,周青所发的法术威力虽然巨大,却也奈何不得。

    蛤蟆立于山峰之下,也不和周青争斗,运起玄功,依照那功法炼化石碑,只要得要仙府,控制所有的阵法禁制,再转过头来对付敌人岂不是易如反掌,反正自己这山峰能够抵挡天劫,也不怕被人破开,自己躲在里面安心祭炼就是。

    周青四只神眼一扫,也牢牢的把那功法映入神念之中,知道自己暂时奈何不了那头蛤蟆,只有也依照功法祭炼石碑,希望自己能够争夺到手。

下一章          上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