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上一章

 

    扑哧!扑哧!沉闷的响声连连,周青留下一小部分神识控制肉身和火龙缠斗,所有能够用上的法宝全部祭出,想突破那火龙法宝的防御光罩,击杀这条火龙,然后赶过去给自己本体护法,自己本体在和蛤蟆抢夺镇府石碑,没有一点防御,要是让人偷袭,可真就是偷鸡不成反蚀一把米,搞不好还要神形俱灭,自己法身虽然强横无匹,也经不起法宝的轰击。

    周青一动,云霞仙子就知道情况紧急,不容多想,千万根太虚法针如暴雨般朝那火龙的防御金光乱刺,竟然发出了扑哧的声音,宛如击中败革,此时火龙完全处于防守,在金光之内连连怒吼,却是不敢吐出烈炎内丹,云霞仙子又祭起一道梭型霞光,哧溜一声,急速旋转,朝金光钻入,索头点点星火,晦灭明现,正是云霞仙子放出了自己以前拿手法宝,云霞灭神梭,这法宝攻击极强,云霞仙子又功力大进,引发上面的天火却是容易得很。

    此时周青诸多法宝已经连番而上,十二杆都天冥王旗涌出浓密粘稠的黑烟,腥风刮起,其中夹带有暗红血光闪动,和那金光一交接,金光变光华黯淡,这黑烟和血光专门污秽法器宝光,十二条蜈蚣身体弓起,巨尾连拍,甲壳上的紫sè符篆和金光交接便暴出一团紫火,金光又消融不少,任那火龙厉害无比,法宝神妙,在这么多厉害法宝的同时打击之下,也是禁受不住,防御金光被黑烟血光污秽,云霞仙子驱使神梭立马就破开了一个细小的孔洞,捆仙索犹豫一条毒蛇一般,见孔就钻,扭曲之间便进入其中。

    金光骤然散去,云霞仙子伸手一抓,那脸盆大小的铜镜法宝和一根青sè玉简便落入手中,冥王旗一张,把那头被捆仙索捆了个结实的火龙直接包裹起来,连肉身元神都被上面的都天神魔分噬,蜈蚣都没有分到好处。

    周青肉身所留神识不多,也不说话,身上法衣全力张开,真火袭人,诸多法宝围绕在身边旋转,架起遁光突破屏障,一个呼吸之间便和自己的法身会合,立于身后,祭起法宝全力守护,那云霞仙子也随即跟了上来,紧密的注视着周围的动静,五光十sè的诸多法宝所发的宝光把周青高**身包裹在中间,看不出真面目,只依稀见得周青八手连连捏动印诀,一**浩大的声浪传出,犹如滔天巨浪击打在悬崖之上。

    十二条巨型蜈蚣张牙舞爪围绕在周围盘旋守护,发出呱呱难听的鸣叫,却是威风凛凛,九口天龙伏魔剑附着与蜈蚣巨大的指爪之间,十二杆冥王旗却是不见影踪,被周青缩如了虚空之中,只待有人前来sāo扰偷袭,便可发动大阵,一时间周青周围杀机四伏,烟云涌起,声势威风,还超过了头上顶一巨型山峰的蛤蟆。

    蛤蟆与周青各施展神通,依照那石碑所现的法诀,祭炼镇府石碑,两人同时祭炼抢夺一件法器,却是少见,都摸不清楚会发生什么状况,不过这是实力的比拼,那方法力高强,便可抢先炼化镇府石碑。

    蛤蟆无所顾忌,那山峰全力放开,绿光通透,防御手段简直无人可以破开,法宝再厉害,攻击再强,也比不过那大天劫,看来是周青这边声势浩大,其实防御手段远不及这头蛤蟆。

    蛤蟆面无表情,它乃是洪荒异种,虽是蛙类,却天生强横,生有六眼,能洞穿九幽,避灾躲祸,灵智不输于人类,天敌甚少,以毒蛇巨蟒为食,通晓灵气聚集之法,成年之后体积庞大如山岳一般,有巨力,呱哇鸣叫之间声音如雷,千年前便修得神通,蜕去本源,炼化躯体横骨,重朔肉身,想那如此强横的肉身都能朔造的如此完美,可见这蛤蟆的神通到了何等地步,尤其又经过了千年苦修,渡过六大天劫,破开虚空飞升天界那是迟早的事情,所以他根本不担心自己的法力能不能强过对方那头怪物。

    周青驱使法身,形状庞大奇怪,蛤蟆不知道是什么东西,虽然惊讶了一下,还拼斗了一场,随后却是不以为然,周青法身庞大,但是蛤蟆要是现出原形,却要比周青不知道大上多少。

    这头蟾蜍张口喷出一团青光,竟然是仙气逼人,修的是正宗道家玄功,初始这清光就是栲栳大一团,悬于石碑顶端,浮沉之间,玄音四发,蛤蟆连打三手灵诀,青光爆裂开来,无数光雨飞洒直下,竟不见衰竭,越落越多,越落越密集,呼吸之间便宛如天河倒悬,挂成一条宽大瀑布,轰鸣之声不绝,落入石碑之上,立马融入其中,把偌大一个青sè石碑从顶端之下的三分之一染成深青颜sè,石碑太过巨大,宛如擎天大柱,就是蛤蟆用本命真元所化的青光一时之间都不能全部覆盖。

    不过可想而知,等青光将通天石碑完全覆盖之时,就是石碑被蛤蟆炼化之时!

    石碑之上流转的金sè字体也被青光掩盖,那祭炼的功法只有周青和蛤蟆两人知道了。

    就在清光继续向下渗透之时,一点金sè光闪动,石碑底部涌出大股金sè液体,也向上渗透,不过势头缓慢,却是周青也依照发诀,动用本命真元,朝石碑灌输,不过片刻是自下而上,占据炼化了石碑底部的三分之一,而这时那蛤蟆却是异常神勇,青光一路向下,把通天石碑一大半都覆盖起来,看来不出片刻,金青股光华就要在石碑之上交接,周青和蛤蟆的较量就要拉开序幕!

    一声凄惨的悲鸣,在轩辕法王嘿嘿的yīn笑声中,那头火龙身体被八只天鬼连番撕抓,全身血液大量流失,筋脉多出甭断,连一跟横骨都被一头凶恶悍猛的天鬼一把扯断,终于支撑不住,气力和妖气都衰竭下来,肉身也奄奄一息,幸好元神强大,并未受损,还可以驱使法宝反击,只是宝光弱了许多,远远没有当初的威势。

    轩辕法王见此情形,把握时机,不再拖拉,身体猛的加速,摇摆之间变化身千万,无数血影散动飘忽,时聚时散,琢磨不透,让人眼花缭乱,尤其是每条血影还如陀螺般急速旋转,发出喋喋摄魂的怪啸,另人听闻,元神都蠢蠢yù动,yù飞出体外,也不知道是什么魔音,竟然比蓝神老祖的摄魂魔音都要歹毒几分,不愧是积年老妖,虽然没有厉害法宝,魔功邪法却是层出不穷。

    吃得一记魔音,惊扰了元神,眼前有又千道血影散动,这头火龙本来就肉身接近崩溃,哪里还能吃住这邪法一击,头晕脑涨,摸不清楚方向,御使的那乌金圭缓了一缓,直接被八只天鬼突破防线,在身边完全现出身形,鬼爪连抓,偌大一条龙身被瞬间撕成了碎片!元神裹着内丹显现出来,被轩辕法王一袖袍裹住,送入口中,轩辕法王啧啧赞叹大补,收取了那乌金圭。

    击杀这头火龙,面前的水晶柱也缩回地面,轩辕法王看见祭台那边的动向,蛤蟆虚空座于石碑顶端,本命真元所化的瀑布青光,一路直下,和周青所发的金光相互交缠挤压,此时蛤蟆已经炼化了整个镇府石碑的三分之二,周青占据另外三分之一,青光明显威势浩大,居高临下,泰山压顶一般,周青本命真元所化的金光节节败退,退缩了不少,却时不时猛一发力,将其逼开少许,看似韧xìng极佳,一时半刻却又奈何不得,只有僵持在底部某处,慢慢蚕食,有得金光阻碍,蛤蟆要炼化石碑那要不少时间。

    到了后来,青金两道光芒虽然相互排挤,却又不交接,两方碰撞之处空出了一圈,时不时两者还分出一条光芒,相互试探,宛如一条青sè巨蟒,一条金sè大蛇,都在吐着信子争斗,只要哪一方一个支持不住,露出破绽,就会遭来对方致命一击,不过那条青蟒明显占据优势,时不时化出血喷大口,锋利獠牙,凶威无匹,轻灵的仙气之中透漏出凛凛凶煞威风。

    轩辕法王见多识广,周青虽然被包裹在宝光之中,看不清面目,但云霞仙子紧张的守护在一旁,轩辕法王却是知道和蛤蟆抢夺石碑控制权的是何方神圣,不由暗暗心惊:“四弟是洪荒异种,天生就强横,更是在海中苦修的千年,论神通法力只怕不在当年的我之下,这小子居然能够支持这么久,四弟虽然占了上风,却一时间还奈何不得,这小子怎么会有如此神通?难道一直隐藏了实力?”

    轩辕法王想不出头脑,本来准备上前攻打,却又看见数件厉害至极的法器纷飞,灵力庞大,杀气蒸腾而上,显然还有埋伏,那十二条巨型蜈蚣盘旋呱燥,身上紫sè符篆闪动,盘旋飞行之间遁寻轨迹,显然也不好惹之物,云霞仙子也是一位返虚高手,虽然不如自己,拼起命来也麻烦无比,轩辕法王不一定能够全身而退,搞不好还要吃大亏。

    “周青这小子论jiān猾狡诈,还在老祖我之上,肯定有什么后续手段,老祖我还是不冒险的好,此处强敌云集,尤其是那蓝神老祖和无真贼尼,一帮昆仑老道都没有现身,只怕还在暗中窥视,想拣便宜,四弟又和那小子斗法,分不出手段来!老祖我万一受伤,岂不是白白便宜了别人?不如这样!”轩辕法王眼珠乱转,心中定了条毒计,不进反退,朝另一跟水晶大柱飞去。

    血雨飞洒而下,轩辕法王祭出天鬼,把一头和温蓝新争斗的火龙撕扯成碎肉,温蓝新虽然有第二元神,却是毕竟火候未到,却是没有杀到顶端,只是和下面一条御使着一杆玉尺的火龙缠斗,那玉尺长三尺九分,通体洁白无暇,晃动之间白光丝线飞撒,穿透力极强,其间还有破邪妙用,温蓝新仗着万魔幡抵挡,没有大碍,却奈何不了对方,第二元神也不能靠近,就僵持了下来。

    “你干什么!”温蓝新见轩辕法王出手,怒目圆睁,连忙收了那杆玉尺,把火龙元神卷入万魔幡中,见轩辕法王并不动手,便脸sè缓和了一些,轩辕法王现在实力在她之上,温蓝新虽然不怕,也不想动手。

    轩辕法王不想多说废话,立刻道:“你不是想要那老道的元神吗?和老祖我联手,把那小子的阵法破去,让我四弟炼化了那石碑,掌握整个仙府,到时候老祖我便将老道的元神给你,随便你怎么折腾!”

    温蓝新冷哼一声,却不说话,轩辕法王也不多说,向极yīn老道飞了过去,温蓝新紧紧跟上,却是默应了此事,极yīn老道现在可以是得意连连,一根水晶大柱上了数条火龙被全部炼化入玄yīn聚兽幡中,魔幡威力大增,yīn黑煞气翻滚,使来灵活圆通,只要还炼化几十头火龙生魂元神,这魔幡就可以完全恢复当年的凶威,至于还顺便得了几件上好的法宝,收获颇为丰富,也不虚此行了。

    面前水晶大柱刚刚缩入地面,还没有看清楚情况,身后两道破空之声传来,极yīn老道正好想要似似自己魔幡的威力,转身便祭起一杆主幡,细如毛发的玄yīn黑煞丝扑天盖地朝来人激shè,先给对方一个下马威再说。

    腥臭陈腐的尸臭之散发,褐sè烟云纷飞,只一杆主幡就有如此威势,这玄yīn幡威力果然大上了许多。

    “道友不要误会,我等没有恶意!只是有事情相商!”轩辕法王见极yīn老道催动法术,连忙大声呼喝,他来意是拉拢极yīn老道,想与之联手,有极yīn老道这等高手帮忙,事情就好办了许多,周青身边只有一个云霞仙子守护,虽然有诸多厉害法器,却没有人cāo控,威力就要小上许多,尤其是极yīn老道的旋yīn幡也是顶尖魔道法器,威力也不小于周青那边任何一件。

    极yīn老道听见轩辕法王呼喝,也不再催动魔幡威力,停在空中,对着轩辕法王和温蓝新两人问道:“两位道友到底有何事!”轩辕法王身边的虚空有数个鬼影连连晃动,时隐时现,不是虚物幻象,却是实体,极yīn老道也是邪道中的大行家,自然知道这九子母天鬼的厉害,自己祭起玄yīn幡虽然不惧,但有些麻烦,对方口气有没有恶意,极yīn老道不想做没有必要的争斗。

    “道友先看看看我四弟和那小子的情况!”轩辕法王直接便把话题导入了正轨,极yīn老道闻言才注意到通天石碑和祭台那边的情况,略微一扫,便明白了什么事情,心里有些后悔,自己只顾炼化火龙,没有过多注意其他的动向,晚了一步,两人都在争夺,石碑上的功法已经隐去,极yīn老道知道自己已经失去了争夺仙府的大好机会,不过有那头蟾蜍在,极yīn老道却是有自知之明,知道自己就算是上去抢夺,也是枉然。

    看了看蛤蟆头顶上高悬的山峰,极yīn老道也觉得不冤,那蛤蟆神通广大,自己要去争夺不但没有把握,还结下了仇怨,未免就有些不值。

    “原来是轩辕道友!”极yīn老道收了魔幡,打了个稽手,轩辕法王当然威震天下修道界,无人不知,虽然那一辈的修道之人或者妖怪飞升的飞升,有的被天劫劈死,没有留下几个,但事迹却是流传了下来,极yīn老道也听说了一些,它也是邪道中人,对轩辕法王便有几分佩服,再手既然争夺仙府已经无望,不如结交一下。

    当下两人一拍及合,轩辕法王许了不少偌言,答应得到仙府珍藏之后如何如何分配,极yīn老道也有一份,如此好事,极yīn老道不存在不答应的道理。

    其余几人,那玄武老道在和一头火龙争斗,玄武老道不伤其xìng命,难度大增,相互缠斗正酣,天水三圣也在争斗,至于八位玄武老道的门人,也在酣斗,大力熊王虽然和周青走在一起,却状态不明,肯定是两不相帮,有了极yīn老道已经足够,轩辕法王也不想在拖时间,越早帮蛤蟆得到仙府越好。

    云霞仙子见轩辕法王三人架起遁光朝这边飞来,心知不好,但是周青现在和蛤蟆的争斗正处于下风,更加分不出手脚,连肉身之内的神识也全部退出,只剩一个空壳,暗暗扣紧了周青给她的两颗三yīn神铅灭阳弹,心里安定了不少,对着前来的三人娇声喝骂道:“好不要脸的贼子,居然趁火打劫!”

    “嘿嘿!小丫头,小小年纪就修到了返虚境界,元神还这般凝练,正好做本真人玄yīn幡上的主魂!”极yīn老道哪里会把云霞仙子放在眼里,不过却对那几件威力浩大的法器有所顾忌,见云霞仙子喝骂,扬手就是一杆长幡从身后飞起,卷起一道匹练似的黑气,先试探一下。

    黑气卷过,腥风刮起,云霞仙子见极yīn老道出手,不敢怠慢,全力祭起两件法宝,青霓剑与云霞灭神索,青光闪现,星火点点,和黑气一交,破魔符咒闪现,天火燃起,黑气被一烧而散,上面附着的几个生魂炼化成袅袅青烟。

    “极*友!我们全力出手!”看见蛤蟆和周青还在哪里缠斗不修,双方你来我往,竟然悠闲起来,轩辕法王知道那是蛤蟆摸不到周青的底细,留了一手,怕周青豁出去的反击。

    极yīn老道也不再留手,八十一杆魔幡全部放出,黑煞滔天,yīn风滚滚,魔幡飘飞,夜叉恶魔一起现身,其中还有数条火龙,都是被极yīn老道刚刚炼化,云霞仙子知道这老道要布成阵势,连忙将两颗神弹齐齐打去。

    “嘎嘎!嘎嘎!”两颗神弹刚刚弹出,速度飞快,疾如流星,却有一道蓝影速度更快,一只蓝sè大手嗖的伸出,不知道捏了什么法诀,那两颗三yīn神铅灭阳弹竟然没有爆炸,被蓝sè大手一把抄在手中,蓝神老祖从远处现出身形,怪笑起来。

    云霞仙子见神弹被受走,瞬间骇得花容失sè,咬牙之间又强行镇定下来,知道自己不容散失,也不说话,只是驱使法宝护住周青肉身和法身。

    “原来是蓝神道友!”蓝神老祖依旧是包裹在蓝雾之中,看不出面目,但是这等形象却是只此一家,别无分号,极yīn老道一眼就认出,对方抓走神弹,想来也是对自己没有恶意,和轩辕法王耳语几句,便拉拢起来。

    “老祖和你们合作,不过你们帮老祖我杀了无真老贼尼,这小子也要交给老祖我,我要拷问一些事情!”蓝神老祖嘿嘿怪笑,轩辕法王和极yīn老道对望一眼,点了点头,几人一拍及合。

    有蓝神老祖帮忙,轩辕法王温蓝新都不用出手,在周围戒备,还有无真老尼和一干昆仑老道未现身,大意不得,极yīn老道也不布阵,就是使劲摇起魔幡,念动法诀,所有生魂恶魔全部出动,尸臭之气滔天,褐云盖顶,连没有在范围之类的温蓝新和轩辕法王都退去了老远,蓝神老租直接幻化出一只蓝sè大手硬抓那飞舞盘旋的蜈蚣。

    两人何等功力,云霞仙子一口鲜血喷出,苦苦支撑,那十二条蜈蚣被大手缠住,挣扎不脱,九口天龙伏魔剑激shè而出,却被魔幡一卷,便被收走,失去了人御使的法宝,确实发挥不了多大的用处。

    极yīn老道长幡又是一转,压力浩大,朝云霞仙子卷了过来,云霞仙子满脸绝望,连拼命都来比及,对方功力实在比自己要强上许多,眼看就要卷入幡中,被生魂吞噬,一道紫光烧来,挡住了黑云,却是玄武老道及时赶到,用兜率火挡了一下。

    正值危机关头,周青法身头顶的虚空中突然暴出一声沉闷的响动,寂灭法轮象是受到了什么力量的吸引从介子空间直接甭出,金光大作,梵唱之声响遍了整个大殿,周青法身之上的高空一片明亮,出现了无数飞天仙女虚影,纷纷向下面撒落五彩花瓣,花雨缤纷,宝相庄严。

    寂灭法轮急速转动,一道七彩神光一冲而出,凝结成一根菩提树枝模样的神杖,这杖长三尺七分,有七节,每节都各有颜sè。

下一章          上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