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上一章

 

    这根神杖一出,满大殿都闪动着七彩神光,一时间万条瑞气之冲霄汉,清音梵唱越发响亮,却又摸不到源头,象是直接从虚空之间甭裂出来,极yīn老道那席卷过去的魔幡,滔天的yīn风煞气,恶魔夜叉,鬼物生魂被这浓密得不开化的七彩神光一冲,俱都消失。

    砰!砰!几声爆响,极yīn老道首先放出的几杆魔幡被七彩神光一冲,发出了霹雳的暴响,上面黑气炸开,魔幡被打成原型,变回三寸大小,掉落地面,幡面非丝非麻,原本上面无数赤身**的魔鬼夜叉都消失不见,只有淡淡细微的黑烟缠绕,只眼看去,只不过是一杆稍有邪气的小幡而已,哪里有半点玄yīn聚兽幡这等一等一邪道法器的影子。

    极yīn老道一声尖叫,脸上肌肉都抽动起来,也不知道那根神杖是什么法宝,如此厉害,霞光瑞气一照,居然把自己的几杆玄yīn魔幡都打成了原型,完全失去妙用,再要祭炼复原,那还不知道要多少人兽生魂,极yīn老道刚刚炼化了数头火龙生魂元神,魔幡威力已经直追当年鼎盛时期,凶威大炽,正准备干一番惊天动地的事情来,哪里知道却给他来了一记当头棒喝。

    霞光瑞气有如惊涛般席卷过来,声势如cháo,极yīn老道虽然魔幡被毁,心里有如刀割般疼痛,却并未丧失理智,要不然也不会修炼到如今这等地步,连玄yīn幡都无法抵挡,自己还不收手,那简直就是跟活腻了没有什么区别。

    急忙抽身后退,大袖一卷,把掉落地面被打回原型的几杆魔幡一齐收入袖中,这几杆魔幡的材料也是颇为难得,乃是当年那位邪道高人采集那极yīn的黑风洞中亿万年聚集的yīn煞之气凝炼,所以能够直接摄入炼化人兽生魂,要是丢失,却是再也难以炼制,现在虽然被打回原型,根本却在,只要再用玄yīn魔火祭炼九九八十一天,恢复真灵,再摄入足够的生魂,还是可以恢复威力。

    “该死的,让我上哪里找到这么多的人兽生魂,这法宝也凭的太厉害了吧,单凭霞光就能把我这魔道至宝打成原型,只怕是天上神仙都难逃一击,老道我还是小心为好!免得翻了船,那就不值了。”

    极yīn老道收回魔幡,全身化为一道黑影,拼命向外逃窜,眨眼之间就到了祭台外面,见霞光瑞气并未追赶过来,微微松了一口气,才回过神来,这才记起同行的还有轩辕法王,蓝神老祖一干人等,连忙四处张望,却发现轩辕法王和温蓝新早就逃离出来,悬空站立在不远处,满脸惊骇之sè溢于颜表,尤其是轩辕法王全身血光闪动,嘴里喃喃自语,极yīn老道连忙飞身过去,想听个明白。

    “七宝妙树!居然是七宝妙树!”

    “七宝妙树!?那是什么东西,难道就是那法宝的名字?”极yīn老道飞身上前,终于听清楚了轩辕法王嘴里的嘟哝,心里疑惑,连忙发问,他可是满头雾水,从来没有听说过有一宗叫七宝妙树的法宝。

    温蓝心闪得最快,没有受到什么伤害,她凝练第二元神,灵觉感官大大增加,知道那霞光瑞气的厉害,轩辕法王嘴里嘟哝的什么她也听得清楚,也是疑惑,不过她也从来没有听说过七宝妙树到底是什么法宝,只不过如此威势的法宝,就是在天界也不是无名之物。

    轩辕法王听见极yīn老到发问,回过神来,知道自己惊讶失言,连忙到:“这法宝的形状威势有点像我记忆中的一件法宝,只是那法宝失落在太古时期,我也只知道一点模糊的端倪。”这话说的含糊,更加让极yīn老道摸不到头脑,不过看见轩辕法王闭口不言,明知道这老妖隐藏了东西,极yīn老道心里便有几分不快。

    这事情叙来繁复,不过是眨眼之间的事情,此时浓密的霞光瑞气全部把方圆十几里的祭台全部包裹,也不扩散,连周青,云霞仙子,玄武老道都是包裹其中,只见得宝光莹莹,七彩神光翻滚,如云海一般,看不到一点里面的情况,霞光瑞气渐渐上升,自上而下,象一个圆球,向上挤压,本来是蛤蟆的青光和周青的本命金光争斗,现在却是换成了七彩神光瑞气和青光争斗。

    不过这七彩神光瑞气却是明显比周青本命金光厉害得多,往上一冲,逼得蛤蟆的本命清光直往后退,还未过一盏茶的时间两者就逼到了石碑zhōngyāng,两者成了分庭抗礼之势。

    轩辕法王脸sè异常的难看,七宝妙树所发的神光瑞气根本无法突破,对周青造不成任何的伤害,现在只有巴巴的看着两人争斗了。

    “七宝妙树怎么会落在那小子手里?这法宝一出,恐怕连天上那帮子神仙都要小心了,哼,七宝妙树啊七宝妙树,连我妖族大圣孔宣都抵挡不了法器,今天我总算见识了,可惜啊,落到这小子手里恐怕是明珠暗投了,这小子功法古古怪怪,厉害归厉害,可是火候还浅,四弟还是有希望!”轩辕法王抬头凝视顶端的蛤蟆,暗暗感叹,其实他心里面却也没有底数,轩辕法王这头血妖成道年代久远,当年又统帅天下妖族,知道许多失传以久的秘闻。

    当年封神一战,妖族大圣孔宣威风无匹,五sè神光之下仙神难逃,阐教十二真仙俱都不是对手,就连和三清道尊同辈的昆仑散仙陆压道君都望风而逃,最后却还是败在七宝妙树之下,轩辕法王对蛤蟆的处境实在是没有什么乐观的意思,却又插手帮不上忙,只有心里暗暗诅咒周青这小子功力弱小,发挥不出威力。

    “蓝神道友哪里去了?”极yīn老道突然想起还有一位,却不见人影,四处张望有没有发现,连忙发问,蓝神老祖神神秘秘,在海外散修界也是一方霸主,实力不在极yīn老道之下,七宝妙树席卷过来的霞光虽然凶猛厉害,但极yīn老道可不相信他逃不出来。

    听得一问,轩辕法王也有点奇怪,温蓝新却是不动声sè,她现在只关心轩辕法王手里面乾机老道的元神,其余人的生死于她无关,可是轩辕法王这头老妖本事见长,手段又层出不穷,无论是法宝法术温蓝新都奈何不得,玄牝珠凝成的第二元神也未必对付得了八只天鬼,更别说从这头老妖手里抢夺元神了。

    轩辕法王也惊讶温蓝新修的是魔道,却会昆仑法术,知道两人必定有不寻常的关系,乐得用元神为诱饵,拉到一个打手。

    “几位道友,快帮我杀了这老贼尼!”轩辕法王正在观察蛤蟆于周青的缠斗,七宝妙树的神光渐渐往上渗透,蛤蟆本命青光好似不支,节节败退,蛤蟆虽然厉害,但远远比不上当年的孔宣,要不是周青刚刚得到七宝妙树,运用还不纯熟,蛤蟆也不可能以一人之力抗衡这件当年威风通天彻地的太古法器。

    蓝神老祖突然从穿处的虚空显现,朝轩辕法王这边冲将过来,全身蓝雾飞舞,一双大手连扬,几道yīn雷碧火在身后炸来,把从虚空中追赶出来的一条匹练似的白气炸得一歪。

    可怜蓝神老祖可算是霉运盖顶,也不知道惹翻了那路煞神,仙府开光,前来抢夺,至少不济还可以得到几件不错的法宝,哪里知道出来就被无真老尼和一帮昆仑老道偷袭,毁去了肉身,连辛苦炼制的天恶蓝刀和哭丧棒也被收走,幸好他不普通修道之人,元神还可以运用道法,与生人无异,刚刚和轩辕法王,极yīn老道拉上关系,准备报仇,却又被七宝妙树神光照shè,勉强逃了出来,又被躲在一旁窥伺的无真老倪定上,查差点被两极玄磁瓶收走,成了人家炼丹的药材。

    “贼子修走!”巨大如羊脂白玉般的两极玄磁瓶从虚空中冲出,拦住蓝神老祖,被炸开的两极玄磁气也掉过头来,从后面包cāo,一围一扫,拦腰卷来。

    无真老尼和乾空老道从瓶中冲出,无真老尼扬手就是一道佛光霹雳,雷声震吼,一串龙眼大小的佛珠朝蓝神老祖当头盖下,檀香四溢,乾空老道放出一口飞剑,幻化成百道青光,配合两极从后面扫来的两极玄磁把蓝神老祖下放的去路完全封死,此时的蓝神老祖可是上天无路,如地无门。

    轩辕法王见次情景,暗叹一声,蓝神老祖这下可是在劫难逃了,救援都来不及了,极yīn老道也是恨极了那无真老尼,不由分说,把余下的玄yīn幡全部放出,虽然几杆魔幡被七宝妙树打成原型,却不是主幡,其余的还是能够使用,威力也委实不弱。

    “老贼尼!老祖和你拼了!”迎面把两颗三yīn神铅灭阳弹全部打去,这神弹威力极大,范围也广,爆发开来,蓝神老祖自己都难免要受波及,实在是蓝神老祖现在心中对无真老尼的怨气之深,可谓是顷尽五湖四海之水,都洗刷不清,才存了拼命的念头。

    极yīn老道刚把魔幡祭起,三yīn神铅灭阳弹就爆发开来,一**气浪夹带这绿油的磷火铺天盖地袭来,哪里看得清楚东西,整个仙府都好象震动了一下,哇哇的惨叫从绿火中传出,轩辕法王三人连忙催动护身法宝挡住。

    “道友救我!”细弱游丝的声音传进轩辕法王的耳朵,轩辕法王正催动护身法衣筑成了防御血光抵挡歹毒磷火,刚才的爆裂威势太大,轩辕法王也不知道蓝神老祖使用的何等东西,就是当年的乾天火灵霹雳子都有所不及,正在思索,突见圈外蓝光闪动,也不怕毒磷火焰,一条人影对轩辕法王急促的叫喊。

    轩辕法王心神一动,放开一丝防御罩让人影进来,正是蓝神老祖的元神,此时的蓝神老祖可谓凄惨无比,元神淡薄,只剩一点点薄薄的蓝雾覆盖,时隐时现,像是要消失一般。

    “轩辕道友快用真元护住我的元神,我的护身蓝雾被炸散,支持不了多久!”蓝神老祖连连叫喊,声音尖锐,轩辕法王心神一动,大袖一挥,把蓝神老祖元神卷起,包裹其中,再输送了一道纯净的妖力过去,让蓝神老祖恢复一些。

    “多谢道友援手,我感激不尽!可恨那老尼太过jiān猾,居然见势不对钻进了两极瓶中遁走,饶是如此,也受了重伤,没有几年的时间休想恢复过来,那道士居然还要jiān诈,我还没有出手就缩入瓶中,连伤都没有,实在是可气,道友只要帮我恢复元体,灭杀无真贼尼,我以后唯道友马首是瞻!”蓝神老祖一边运功疗伤,一边对轩辕法王发话,稳住这头老妖,蓝神老祖现在处境是相当不乐观,要是现在轩辕法王起了歹意,要炼化它的元神,可谓是易如反掌。

    三yīn神铅灭阳弹的余势已经衰竭,极yīn老道和轩辕法王三人大袖一甩,吹散了毒磷碧焰,却看见周青御使的神光一路直上,蛤蟆本命真元所化的青光瀑布倒转,七宝妙树所发神光已经炼化了整个三分之二的镇府石碑,情况完全反转过来,青光还在节节败退。

    呱哇!呱哇!呱哇!三声蟾蜍鸣叫发出,惊天动地,毫不亚于刚才两颗三yīn神铅灭阳弹的爆炸之声,蛤蟆被逼无奈,终于现出了原型,之间一只擎天巨蛙漂浮在空中,体积身形有方圆十里大小,和初始那座山峰所化的虚影一般模样,六只眼睛都有方圆几亩大小,绿幽幽一片,犹如六口碧绿的深潭,深幽诡异。

    “乖乖!”极yīn老道看了蛤蟆现出了原型,喉结滚动,暗暗吞了一口口水,“这厮原来这么强悍,我当时还想和这厮拼斗一番,幸好后来天劫降临,才搁下了这个念头,不然还不要吃个大亏!”蛤蟆现出原型,身上散发的不在是轻灵的仙气,而是那凶横霸道,悠远深长,简直无穷无尽的妖气,滚滚压力自上而下,狂风夹带这妖气刮来,吹得众人衣衫飘飞,身形不稳。

    大力雄王早就击杀了顶端的那条火龙,冷眼旁观,云霞仙子危机之时也没有出手救援。

    蛤蟆张开大口,上面的山峰一压而下,竟然和蛤蟆庞大的肉身合一,原本晶莹通透的身体也被染成了碧绿的颜sè,全身又膨胀了一圈,光滑的身体隆起无数水桶大小的肉疙瘩,密密麻麻,看得人鸡皮直冒。

    一团几亩大小碧绿妖光喷出,和自己的本命青光融合,那本命青光顿时威力增大了数百倍,青光覆盖的石碑顶端还有无数粗大的电光缠绕,以万均之势向七宝妙树的神光砸下,看来蛤蟆是存心在瞬间分出胜负,七宝妙树威力之大,根本不是以他一人之力能够抵挡,只有和山峰融合,借助里面庞大的灵气,以法宝对法宝,或许还有胜机。

    两着相碰,周青一时不甚,神光瑞气被迅速逼退,青光势如破竹,一路直下,看得轩辕法王,眉开眼笑,心里感叹:“四弟果然勇猛无匹,七宝妙树落到那小子手里真是不值!”

    眼看形势已经无法逆转,轩辕法王和极yīn老道,温蓝新三人同时飞身上前,只待七宝妙树的神光一闪,便发全力轰击周青,叫他神形俱灭,轩辕法王和温蓝新是垂涎周青身上的诸多封神法器,尤其是七宝妙树,有了它,轩辕法王飞升以后横扫天界都不是不可能,极yīn老道则是想收了周青的元神重新祭炼魔幡,也算是报魔幡被毁之仇。

    就在蛤蟆的青光压下之时,突然一声龙呤,浓密翻滚的霞光瑞气全部散去,玄武老道云霞仙子等人全部消失,天上那散花的仙女也俱都不见,只有周青那高大的法相金身耸立,七宝妙树漂浮在头顶,周青八臂捏成印诀,不动既动,默证虚无,天人相会,身如菩提,诸部天龙俱都现身。

    虚空裂开八处,一高大天神虚影出现。

    又一金龙虚影出现。

    一高大夜叉出现。

    又一虚影出现,却是笼罩在云雾之中,似人非人,似神非神,带着妙音与浓郁的香气。

    又一极其丑陋的魔鬼虚影出现。

    又一大鸟出现,头生一巨大肉瘤,翅膀上闪动各sè宝光。

    又一人,头生一独角。

    又一物,似人非人,人头蛇身。

    这八物,希奇古怪,都是虚影,但体形皆都庞大无比,直追那头蛤蟆。

    蛤蟆发现正催动本命清光直追而下,已经却发现神光瑞气全部消失,以为周青没有抵抗能力,顿时大喜,连忙依照法诀炼化石碑,却发现自己的本命清光突然被八种极其古怪的力道吞噬,再也收不回来,蛤蟆发现异样,看见那八位高大的虚影,吓得一声呱蛙鸣叫,庞大身躯一抖,变回人形。

    “大哥!我们快走,乘这小子炼化石碑之间,我们赶紧离开!”

下一章          上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