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上一章

 

    “八部天龙!”轩辕法王有看见了在那虚空中时沉时浮,若隐若现的八种巨物,心里大惊,“这小子修炼的是什么功法,形状如此奇怪,还有八部天龙护架!?难道这小子成佛了?”

    周青缓慢恰动印诀,金光从石碑下方涌起,没有了蛤蟆的阻碍,炼化石碑也顺利的许多,金光闪烁之间就包裹住了石碑底部一半地方,好似镏金sè火焰继续向上缠绕,七宝妙树依旧是漂浮在头顶,却光华俱收,又似一根树枝,又似一根竹枝。

    “大哥,你还楞在这里干什么,等此人炼化了镇府石碑,掌握了整个仙府阵法禁制的开启,那我们要出去就麻烦了,我刚刚炼化石碑之时窥探知晓了仙府阵法禁制的一点奥秘,开启以后极其厉害,恐怕就是天仙下凡都讨不了好处!”蛤蟆一把抓住轩辕法王,绿袍一卷,刮起一阵妖风,朝仙府门口飞遁而去,温蓝新和极yīn老道见势不妙,也跟在蛤蟆与轩辕法王两人后面,各自架起遁光,冲到门口,霞光瑞气又纷纷涌起,四人落入了门口的迷踪仙阵中。

    仙府门口的迷宗仙阵也不是什么厉害阵法,没有一点攻击手段,但要破解却非要有大神通不可,不过入得阵中,只要老老实实寻着里面霞光的指引,飞遁一盏茶时间就自然会出阵。

    这阵法原本仙府主人设置在门口是拿来迎客之用,修道之人相互拜见都是平常之时,有的是诚心交友,有的却是窥视仙府,别有用心,这迷踪仙阵正是针对这一点而设,来拜访的修道之人要进入仙府,必然要经过阵中,只要一如此阵,仙府主人就会观察到阵中之人的动静,探明虚实,以此查明来人是敌是友。

    周青催动七宝妙树威力,运转法相金身,在危机关头一举召唤出八部天龙之分身护架,惊走了蛤蟆,自己消耗却甚是巨大,要炼化那么庞大的镇府石碑尚要花费一些时间,蛤蟆正是要乘起机会拉起轩辕法王逃离仙府,以免被困。

    “紫澜真人,那八部天龙固然是厉害,不过我看却是虚影,并未凝结出真身,道友元身结合山峰那庞大的灵气,足可以翻江倒海,移山转岳,难道没有一拼之力?”四人架起妖风黑云,遁光法宝在迷阵中急速穿行,极yīn老道却是有点不解,他见蛤蟆肉身和山峰合一的威势,气势庞大,妖力惊人,但那八部天龙一现身,蛤蟆就飞遁而逃,心中疑惑,于是发问。

    听见极yīn老道发问,躲在轩辕法王袖子里面的蓝神老祖发出嘿嘿的冷笑:“这人有八部天龙护架,连神仙都不能动他分毫,紫澜道友本六眼蟾蜍之身,那八部众之间的迦楼罗,紧那罗,摩呼罗迦,都是他的客星,幸亏这八部众只能护身,不能御敌,不然紫澜道友非要吃的大亏不可。”蛤蟆自己运用**力在东海底建造了紫澜碧宫,那极yīn老道便称呼他为紫澜真人,毕竟无论是叫蛤蟆还是叫蟾蜍都有不妥。

    轩辕法王见蓝神老祖发话,见多识广,被人打散了肉身,元神居然还能使用道法,如此奇特之事,不但没有见过,就是听都没有听说过,轩辕法王帮助蓝神老祖本来就没有安什么好心,蓝神老祖元神强大,轩辕法王本想炼化,好为自己恢复法力,却又见元神诡异怕有不妥,加上时间紧迫,根本没有时间,又听得蓝神老祖许诺,便起了收服这人的念头。

    现在蓝神老祖的实力自然是不堪一击,但好歹也是海外散修界的一方霸主,恢复肉身之后实力想必也是不差,轩辕法王当年纵横无敌,统帅天下妖族,手下众多,到如今却是孤家寡人,还好拉拢了温蓝新,极yīn老道这两人,都是实力强大,却并不牢靠,也远远没有当年的威风。

    极yīn老道玄yīn魔幡被毁,虽然在仙府得了几件法宝,相比之下,不但没有占到便宜,反而还亏输了许多,心里便是老大的不快。此时又听得蓝神老祖嘿嘿冷笑,心里更是以为这厮在嘲笑自己,便有了几分想法。

    “道友所说不差,我本命真元刚要把那小子轰成齑粉,却被八部天龙吞噬,幸亏我肉身和这神峰合一,灵气元力护补,饶是如此,也吃了大亏,没有几年的苦修,只怕是恢复不过来!”

    蛤蟆点头继续飞遁,只见得远处突然一亮,以经穿出了迷踪仙阵,仙府那高大的门户出现在众人眼前,两扇高达几百丈的厚重巨门向外敞开,金光闪现,整做仙府好象是一种金黄sè材料建成,浑然一体,光滑润泽,似金非金,似铜非铜。

    周青此时却是心如明镜,和蛤蟆拼斗之间,周青出使了全力,还是落如下风,乃是平身以来最为艰苦的一仗,上次和乾机老道一仗,虽然凶险,毁掉了第二元身,连肉身都差点崩溃,但周青却是智珠在握,这次这头蛤蟆不知道比当时的乾机老道要厉害百十千倍,虽然不象乾机老道手里有打神鞭,那山峰也厉害无比,乃是蛤蟆仿照翻天印所练制。

    周青那炼器总纲中也有翻天印的祭炼之法,自己也练过一方,材料不行,威力也不堪入目,所以才会被哀牢山尘空老道毁去,真正的翻天印所用的材料也是和蛤蟆一般,用镇压龙脉山峰淬炼,却是当时原始天尊成道之时用被共工撞断掉的半截不周山练制,不周山乃是天柱,灵气之强简直匪夷所思,原始天尊炼制之后便传与门下弟子广成子,由于所用材料是天柱,所以号称番天。

    蛤蟆当然再寻找不到像不周山那样的材料,不过也用了十数座用于镇压海底地脉灵气的山头,更用自己的心血元神每rì在地火岩浆之中淬炼千年之久,乃是神炼之术,对敌之时能和肉身元体合一,借用其灵气,实力何止陡增一倍,要不是周青全力运功,引动了法轮之中隐藏的七宝妙树,早就被那蛤蟆轰成灰灰了。

    周青手中印诀翻飞,本明金光全部已经全部把石碑包裹,饶是周青现在道行高深,本源充沛,一下输出这么多本命元气,也是吃消不起,身体微微颤动,好似立足不稳,噗的一口真火喷出,洒在已经被金光全部覆盖的石碑之上。

    此时这通天石碑全部都被染成了黄金般的颜sè,光华大作,真火喷于金光之上,如遇燃油,篷起大片大片镏金sè火焰,整座石碑急速缩小,溜溜转动,不出片刻,一座通天石碑已经幻化成三寸大小的青sè石牌,周青身行一晃,法身又回到肉身之中,守护的八部天龙虚影纷纷消散,那三寸大小的青sè石牌滴溜溜落下,进入了周青肉身的眉心之中。

    周青终于炼化了这镇府石碑,掌握整个仙府的阵法禁制,在众多的高手虎视耽耽之下,夺得了这座仙府。

    “哼哼,想不到啊,想不到!我居然也有了自己的洞府,那法轮之中居然藏有准提道人的七宝妙树,嘿嘿,有了这宗法宝,我还要什么打神鞭,捆仙索,化血刀,尤其是我这功法和七宝妙树配合完美,就如炼化了一般,可不像捆仙索那般只能施展出一丁点的威力,噫!这是如家包换的七宝妙树,莫非这法轮还真是准提道人所留,我继承的是准提道人的道统,可又怎么会召唤出八部天龙这种佛教守护之神?”

    周青心里又惊又喜又有点后怕,一rì之间不但得到这海底仙府,还得了七宝妙树这宗法宝,饶是他心智坚定,清醒过来之后细想以有如在梦中一般。

    “要不是这七宝妙树受了我法身气息的吸引自动冲出,我岂不要被那头蛤蟆打的神形俱灭,我什么时候养成了这个习惯?要财不要命一般,莫非是半路剪径打劫的事情做多了,习惯成了自然?下次可不能这么冒险了,仙府虽然好,自己的小命更重要不是?”周青想想心里却是一阵后怕。

    脑中的念头一**转动,诸多疑问周青始终想不出一个眉目来,突然一阵头晕,元神出奇的衰弱,周青全身乏力,气力好象被抽空了一般,双腿一软,差点瘫软在地。

    周青连忙强做镇定,细细运气真元调息起来,知道自己刚才和蛤蟆斗法,已经消耗的过多的本命元气,刚才又强行催动七宝妙树的威力,显现出八部天龙众护架,已经快到了油尽灯枯的地步。

    空中紫光闪现,多多兜率紫火从虚空中迸裂而出,天水三圣,玄武老道,云霞仙子一干人都现出身来,原来刚才周青和蛤蟆斗法,玄武老道和天水三圣及时赶到,帮云霞仙子抵挡住了极yīn老道的魔幡一击,随即两人斗法越来越积累,声势浩大,玄武老道知道自己帮不上忙,又怕众人受到波及,变驱使出全身的法力神通,用兜率火烧开虚空,把众人转移到介子空间之内。

    “周道友果然福泽仙缘深厚,得到了这仙府垂青!可见那冥冥之中,自有定数!”玄武老道朝周青恭喜,张口就是一同玄之有玄的鬼话,听得周青直皱眉头。

    水猿,红发老祖也是满心欢喜,他们这次下海本来就是为了抓捕血魔海藻炼丹,碰巧遇到仙府开光之事,居然得了好几件极品法宝,现在仙府又落到与他们交好的周青手里,想必还有一些好处,加上周青帮答应帮他们炼制渡厄金丹,抵挡天劫之事也多了五成的把握,至于这仙府被周青所得,他们却是一点都不妒忌。

    “只要渡过了天劫,飞升天界,何等的逍遥自在,人间的东西再好有什么用?不然这仙府的原主人为什么不留下,还是要飞升。”红发老祖和青神子心中皆是一般想法。

    大力熊王看见事情突出异变,心里大为后悔,刚才云霞仙子差点命丧极yīn老道之手,以他的功力道行自然来得及救援,却冷眼旁观,没有动手,乃是周青处于下风,极yīn老道和轩辕法王又是一伙,要是让蛤蟆得到了仙府,而自己又得罪了对方,那自己的计划非要泡汤不可,他只是想借助仙府之内的阵法到达万丈海眼,放出自己祖师的那位好友。

    根据记载,自己祖师的那位好友神通广大,就是天上神仙都奈何不得,要是救出了他,好处想必是不少,活人可比这死的仙府要强,再说放出那位前辈,以他的神通,就算是哪一放得到了仙府,也可以强抢过来。

    现在周青得了洞府,大力熊王却是失算,盘算了几瞬,便飞遁过来,也对周青拱手道贺,以为周青刚才急于争斗,没有想到这一层,何况就算是周青对自己有了想法,以自己海外霸主的身份,也不至于反目成仇,自己只要好言相商,要玄武老道相劝,卖自己一个面子却是没有什么问题,只要救出了那位前辈,到时候还不是由得自己。

    这大力熊王却是心中存了不良的念头,表面上却是大方至极,哈哈大笑,显示出一副粗况的模样,他却不知道周青也不是善良之辈,云霞仙子和玄武老道一干人一现身,就知道了是什么事情,玄武老道论道行功力还在大力熊王之下,他都来得及救援,大力熊王没有理由帮不上忙,周青攻于心计,哪里会不明白这头北极熊的见风使舵之术。

    对大力熊王的道贺,周青便是语气冷淡,也不挑明情,只是神态况若有若无,要不是他元神正处与虚弱,玄武老道一干人又在面前,周青早就想一七宝妙树把这头北极熊刷死,再炼化元神给自己的都天神魔做为补品。

    “哼!算计到本尊头上来了,当我是白痴不成,迟早要你这头狗熊给我祭杖,七宝妙树,我还没有似似威力呢!”周青心里暗暗发狠。

    见周青对大力熊王神情不冷不热,玄武老道等人都是一楞,随即便醒悟过来,眼神变带了几分鄙夷的神sè。周青要的就是这个效果,暗暗运功恢复元神,脸上依旧是皮笑肉不笑,大力熊王见周青对他次等神态,心里冷笑,脸上也是不动声sè,云霞仙子受了点伤,吃了几颗丹药,躲进介子空间里面运功去了。

    “周道友,你炼化镇府石碑,想必也掌握了这这仙府的诸班阵法禁制,我为祖师好友而来,还望周道友开启通往海眼的传送阵法,成全于我,老熊我感激不尽!”大力熊王语气委婉诚恳,却不似做作,所要求的也不是什么为难的事情,玄武老道等人虽然刚才鄙夷大力熊王的行为,但毕竟还是同道好友,既然云霞仙子安然无恙,也不好过多的责怪于他,见周青不说话,玄武老道以为周青心存缔结,便想上前劝说两句。

    “呔!想跑!”周青心神一动,突然一声大喝,他已经掌握了镇府石碑,虽然里面蕴涵的庞大信息还未来得及消化,却对整个洞府的禁制阵法的触动有几分敏感,刚刚运功,元神已经恢复了许多,正想如何拒绝这头jiān猾的北极熊,甚至激怒对方,打上一架也不所谓,七宝妙树在手,周青当然有信心。

    此时的周青手持七宝妙树,身穿九rì法衣,宝相庄严,很有几分出尘的飘逸,七宝妙树宝光全收,就像一根普通的树枝竹杖,大力熊王感觉不到丝毫的灵气波动,他也不知道这法宝是什么来头。

    蛤蟆于轩辕法王刚穿越了迷踪仙阵,看见仙府的大门,就听见周青一声大喝,俱都知道情况不妙,连忙飞出仙府,却见轰隆之声不绝,却是周青发动了禁制。

    八根通红的火柱突然冒出,正是在火山之下出现的那阵法,每根火柱上盘旋的四十九条火龙交织成一片火网,把四人围困其中,这些火龙全是虚影,却不似水晶大柱之上俱是实体,烈焰滚滚,放出的竟然全部都是天火。

    “大哥小心,这是天火大阵!”蛤蟆见状,呱呱两声,现出原型,祭起山峰,乘八根火柱还未成型,一举砸开火网,脱困而出,极yīn老道轩辕法王,温蓝新三人相继冲出阵法。

    九条龙朝轩辕席卷过来,疾速如电,轩辕法王躲闪不及,势必再要跌回阵中,尖叫一声,八只天鬼出现,挡住八条火龙,轩辕法王,大袖一挥,竟然把蓝神老祖的元神当作法宝丢了出来,挡住另一条火龙,化为血光瞬间遁走。

    天鬼阻挡了一下,却是遁入虚空中得以逃脱,只是苦了蓝神老祖的元神,哪里有天鬼那般本事,被火龙一卷,吓得尖叫起来。

    周青洞若观火,看得分明,心神一动便收了阵法,大袖一卷,蓝神老祖便从虚空跌落入袖袍之中,那般强大的元神,周青当然不会让天火白白炼化。

    “周道友!开启阵法,熊王下到海眼救出师门好友这也是情理之中事情,也不是为难之事,何不结了这个善缘,大家都是修行之人,rì后也好相见!”玄武老道对周青劝说。

    周青正要说话,却听得游丝般的声音传进耳朵:“不要答应那头熊,海眼镇压之人神通广大,放将出来要大祸临头!”却是蓝神老祖被周青抓住,心里坠坠,怕对方炼化自己,连忙开口,表示自己还有利用的价值。

    “你怎么会有三yīn神铅灭阳弹,莫非你也是地府yīn神出逃?”蓝神老祖悄然发问。

下一章          上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