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上一章

 

    周青将蓝神老祖的元神收入袖中,只是眨眼之间的事情,众人只听得外面雷火闪动,轰声连连,然后就是蓝光一闪,也没有看清楚什么端倪,不过都知道周青开启了洞府禁制拦截轩辕法王一干人等,后来却没有了动静,大力熊王脑袋之内转达着念头,知道周青刚掌握洞府,开启阵法禁制远不纯熟,却是有机可乘。

    “地府!?yīn神!?”周青听见蓝神老祖yīnyīn发话,初始一楞,摸不到头脑,随后不易于炸雷惊醒在耳,心神翻起滔天巨浪,本来运转真元调息恢复一些的元神又一阵齑乱,差点走火入魔。

    “你是什么人,怎么会知道这些事情,你不是普通的修道之人,肉身被毁,元神还这般凝练,居然可以使用诸般法术?听你口气,你是地府yīn神?”

    周青连忙镇定了心神,不动声sè,分出一丝神念和蓝神老祖交谈起来,这家伙来历古怪,但被周青收入袖中,却不怕它有什么古怪,只要稍稍有所异动,九rì金乌法衣就回自动的爆出太阳真火,将其包裹炼化,周青不相信它能够逃不出自己的手心。

    原本打算把这元神炼化入冥王旗中,有蓝神老祖这般强大的元神,炼化入旗中,想必可以将里面一头太古都天神魔的分身化出形体,那就可比轩辕法王的天鬼还要厉害许多,自己却是多了一个厉害的打手,其中一杆冥王旗上的神魔刚刚吞噬了数头火龙的元神,躯体暴涨,离化出形体却是只有一步之遥。

    尤其是那都天冥王旗是自己亲手祭炼,那都天神魔和自己同体而生,只有纯粹的力量,没有意识,也不会反噬。自己有了七宝妙树,再也不需要任何其它的的法宝。

    “七宝妙树一刷,破尽世间万法!”周青却知道这宗法宝当年的号称,还真想似似威力如何。

    八部天龙众乃是周青把自己的法相金身运转到了及至,驱使七宝妙树无意之中召唤出来的,除非自己的玄功有所突破,否则要再度召唤,周青却还真没有把握,所耗元气太大,有如脱虚一般,幸好周青法体的肉身各自dúlì,不然现在休想动弹分毫,不过周青的肉身也委实不弱,经过葵水jīng英,九黎圣血,金蚕骨架血脉,这些天材地宝的淬炼,早就强横无比,远超一般修道之人,就是不动用金身,也是返虚级的人物。

    “哼!本宗刚才拼斗,却是伤了元气,现在要闭关恢复,熊王所提之事,以后在说!”

    周青知道玄武老道是个好好先生,耳根子极软,不过周青哪里不知道大力熊王的花花肠子,大力熊王见风使舵,不值得结交,何况那蓝神老祖说海底有强人,周青当然不会让他放出来,现在强人太多了,蛤蟆,轩辕法王,极yīn老道,无真老尼,哪一个不是雄霸一方的高手,并且都和周青多少有仇怨。

    “怎么强人都在海底?白起交代我的事情也是在东海海眼找一人,白起要找的人,功力道行想必和他自己也相差不了多少!”周青想了想白起的手段,以一人之力,斩杀四十万天兵,这是何等手段,就是周青现在得到七宝妙树,对上白起,也没有任何悬念。能够居住在海眼之下,起码都是天仙一级的人物,周青让大力熊王放个天仙出来,不是自己找抽吗?

    周青现在好不容易得到了仙府,正是要在海外开创一派基业之时,强人太多,可是没有好处。

    周青语气尖酸刻薄,饶是大力熊王脸皮极厚,也是经受不住,不禁恼羞成怒,玄武老道也有几分尴尬,突听得周青游丝般的声音传了过来:“玄武道友,这熊王居心叵测,贫道刚刚掌握这仙府,阵法禁制都没有来得及熟悉!”言下之意很是明白,玄武老道若有所思,想想大力熊王刚才的行为,了解的点了点头。

    水猿,红发老祖,青神子也看见了玄武老道的表情,不动声sè,对大力熊王心里也没有什么好颜sè。

    “道友这是什么意思,老熊我虽然不才,但海外同道都要给几分薄面,道友得到仙府,实力大增,但还闲势力单薄了一些,还是不要过于嚣张的好,得罪道友太多,恐怕不是一件好事情。”熊王看见周青和蛤蟆,极yīn老道结下了梁子,便出言威胁。

    “真是笑话!连老猿我都知道天道造化,仙府有缘者得之,周道友有了这份仙缘,其余的事情却用着熊王cāo心,我看熊王你说什么救援师门前辈是假,图谋仙府是真吧。”水猿却是听不惯了熊王这番话语,冷笑连连。

    大力熊王好歹也是熊霸一方水域的人物,周青倒还罢了,功力道行伸不可测,又掌握了仙府禁制阵法,熊王憋了一肚子怨气,却也不敢发作,现在水猿又来讽刺,哪里还受得了。

    天水三圣在海外散修名头固然不小,却也比不上大力熊王,就是玄武老道,要是手里没有八景灯,大力熊王也不会把他放在眼力,更不用说是水猿了。

    大力熊王气上加气,爆怒一声:“泼猴找死!”

    举起骷髅锤一摇,五个骷髅便自动飞出,在空中幻化成栲栳大小,张开深深白牙,怪哮连连,犹如巴猿夜泣,声音惨烈无比,摄人心神,口里面还喷出一道道匹练似的绿sè妖火和大蓬大蓬的黑烟,这妖火不同平常火焰,不但没有高温,反而冷气彻骨,其中夹杂着两条肉眼看不见的惨白细丝妖光,腥臭逼人,端的厉害非常。

    嗨!水猿不没有料到大力熊王不顾身份,对他突然出手,骷髅怪啸之声一出,心神晃动,黑烟绿火已经到了面前,不过它究竟也是一方高手,虽然功力道行远不如大力熊王,却也不会支撑不了一个照面。

    大吼一声,水叉一挑,一片晶莹的水幕升起,挡在面前,cāo控水流正是他的长处,何况他的水猿之身有进化过一次,更加如意灵动,以水克火,正是天地至理,这碧绿妖火虽然来得古怪,终究是火焰一途,尤其是眼前这水幕不是普通流水,乃是天水三圣多年采集天一真水练制的防护法器,用来抵挡天劫之用,防御不同凡响。

    果然,那碧绿妖火和黑烟一烧到水幕之上,便前进不了分毫,只是把晶莹的水幕染成了漆黑的颜sè,竟然有结成冰块的趋势。

    “这厮果然强悍,不愧是雄居北极的霸主,老猿我不是对手,可是要一招收拾老猿,就是那头蛤蟆都办不到!”

    水猿见天一真水结成的水幕虽然被污秽,还是挡住了攻击,妖火黑烟均被阻隔在外,心里一松,便要使用凌厉的手段反击,突然腥臭逼人,全身无比烦闷,心里生起jǐng兆,知道不好,凭这灵觉神识的指引,水叉往胸口一压,只听得砰的一声响,如中败革,水叉像被什么东西缠绕住一样,水猿这才运起全部神念灌注于双眼之上,只见两条惨白如毒蛇般的细线,顺着水叉朝自己的双手爬行过来,腥秽之气更加浓郁。

    眼看就要上手,施展法术手段俱都来不及,水猿知道不能让这两条毒蛇般的细线沾身,连忙双手一松,放弃了自己独门兵器,猛的向后飞跃。

    水叉落于地下,一摔就碎,化为千万粒圆滚水珠,四散滚落,只是这些水珠皆成灰白,不复原来那般晶莹,也是腥气扑鼻,显然被污秽。

    水叉被毁,那两条白线却不罢手,一卷一弹,继续朝水猿胸口袭来,同时碧绿妖火黑烟冲破了水幕,也当头朝水猿盖来。

    这等动手打斗之事,叙说当然繁复,其实不过是一念之见,此时水猿两手空空,却是无法抵挡。虽然刚才击杀几头火龙,得了几件不错的法宝,但都未来得及祭炼,与普兵器无异,也起不到什么作用。

    红发老祖青神子只见水猿挡住熊王邪法,正要反击,却连连后退,心下奇怪,又见水叉被毁,才看到那两条惨白细丝,刚要救援,一道紫火便凭空烧来,却是玄武老道见的水猿危机,祭起了兜率火。

    绿火黑烟被兜率火一烧,纷纷化为乌有,只有那两条惨白腥臭的细丝,竟然不怕兜率净火,两相缠斗起来。

    得这一缓,水猿逃出圈子,和红发老祖青神子会合,团团围住大力熊王。

    “大力熊王,你在本尊面前偷袭水猿道友,莫非当本尊透明不成!”周青观看玄武老道和大力熊王斗法,心里暗喜,此时他元神虽然未全部复员,不能动用法相金身,肉身却能够行动自如。

    扬起右手,七宝妙树一刷,瑞气霞光一闪,只听得砰!砰!砰!砰!砰!五声爆响,大力熊王祭起的五个骷髅被打了粉碎!

下一章          上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