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上一章

 

    骷髅爆开,又升大蓬黑烟,均化为厉鬼恶魔形象,面目狰狞恐怖,无数白sè骨粉碎屑四面激shè,周青扬起七宝妙树又是一刷,眼前一亮,黑烟骨粉碎屑皆都在瑞气神光中化为乌有。

    七宝妙树刷动之间飘逸轻灵,不带丝毫烟火之气,完全没有别的法宝那般生势庞大,宝光袭人,带有凶狠霸道之气,周青轻轻刷来,犹如轻弹灰尘一般,潇洒从容,完全是一代高人宗师的身份。

    玄武老道一干门人都看傻了眼,轻轻两刷就把对方法宝毁去,简直也太骇人了一些吧,要是普通修道之人倒还罢了,对方可是雄居北极极乐宫中的大力熊王,一方霸主,那等法宝又是厉害至极,没有看见所发的两条惨白腥臭细线连兜率火都不惧怕吗?一干门人连同天水三圣都顾不得看玄武老道和大力熊王争斗,纷纷望向周青手里的那根似树非树,似竹非竹的枝杖,一脸惊讶和疑惑。

    此时七宝妙树光华皆收,也看不出什么厉害之处,众人也不知道是什么法宝。

    眨眼之间骷髅被毁,大力熊王又气又怒,狂吼起来:“你们想以多欺少不成!玄武老道,想不到你也是卑鄙小人!”两条惨白腥臭的细线猛然一弹,脱离兜率火的缠绕,被大力熊王吸进鼻孔里面。

    “这两道细线可是大力雄王的看家本领,乃是采集北极之地独有的太yīn元磁地气,和无真老贼尼宝瓶中的两极玄磁有些相似之处,只是更加yīn狠毒辣,被大力熊王采集而来,用邪法妖术祭炼,凶威更炽,专门污秽法宝飞剑,不管多么厉害的修道之人沾上一星半点,便要肉身溃乱,jīng气都被吸走,连元神都难得逃脱,每杀一人,这细线厉害一分,颜sè形状也淡化起来,肉眼不可看见,只有腥臭之气,如果炼到大成,便可无形无质,连腥臭俱都消失,杀人于无形,乃是最为狠毒之物,不过这两条腥臭可闻,那厮显然没有祭炼到大成,况且就算大成,你有这七宝妙树护身,他也奈何不了你!”

    蓝神老祖躲在周青袖袍之中,对这场打斗按得清楚,也不回答周青先前的问话,自顾自帮周青解说。

    周青一惊:“你到底是什么人?也知道七宝妙树!更知道yīn曹地府之事,快快道来,否则本尊将你炼化成法宝,叫你元神rìrì被神魔啃食,不入轮回,让你永生永世,求生不得,求死不能!”周青穿音给蓝神老祖,语气yīn深狰狞,表情却是宝相庄严,幸好别人听不到这话,否则定要大跌眼睛,搞不清楚这人是修罗还是佛陀。

    为了示威,周青还特意放出了都天冥王旗上来自太古都天神魔分身的凶煞之气,让蓝神老祖知道他所言非虚。

    “哎呀!小子,你到底是何妨神圣,不但有七宝妙树,还能引动都天神煞之力,可笑啊可笑!你大祸就要临头,要时候仙佛难容,神形俱灭,一点都不自知,蒙在鼓里,还要威胁老祖我!怕是不知道死字怎么写吧!喋喋!喋喋!”

    蓝神老祖感受到了都天神魔煞气,先是浑身发抖,随后一惊,最后竟然丝毫不怕周青的威胁,反而喋喋怪笑起来。“你当老祖我不认识你修习的功法吗?你和那头蟾蜍斗法之时,老祖我可是看得清楚,你本尊法身老祖我有印象!”

    “你还没有渡过天劫吧,嘿嘿,老祖我知道,你本尊法身的真正实力不在这头笨熊之下,连玄武这头老龟都渡过了两次小天劫,他的实力却是不如你,你知道你为什么至今还没有感应到天劫吗?喋喋!喋喋!”

    蓝神老祖传音突然打住,一翻话却是说到了周青的心坎之上,按理论上说修到返虚中期,就应该感觉得到自己的天劫,周青现在法身本尊的实力经过几番打斗测试,早已经是返虚中期的人物了,甚至还要超过,为何一点天劫来临的迹象都没有?周青可不相信自己的交情和老天好到了那种程度,连天劫都不放下,就算是积累了无边功德之修士,那天劫总归还是有的,只是积累功德越多,天劫威力就越小。

    周青修道以来,杀人越货,剪径抢劫,不要说是功德,只怕罪孽都是罄竹难书。

    正yù继续问个明白,却听得大力熊王又叫:“好哇,你竟敢毁掉本座的五颅锁心锤,本座与你们势不两立!”

    玄武老道屈指弹动了一下灯花:“熊王,亏你还是北极修士的头领,在我海外散修之中也是一方霸主,竟然一言不合,就出手伤人,亏你先前说得热乎,却也是心思歹毒之人,周道友说得果然不错,你居心叵测,怀有鬼胎!”

    见大力熊王收了两条细线,玄武老道也不想动手,他功力道行不如大力熊王,依仗八景灯,兜率净火的神妙,才拼了个旗鼓相当。要是真正xìng命相搏,吃亏的肯定不是大力熊王,就算有天水三圣,周青相助,死伤也在所难免,一个返虚后期的高手拼命,可不是好玩。

    见玄武老道不动手,天水三圣也不行动,只是把大力熊王围在中间,等周青发话,此地已经是周青的地盘,当然要主人发落。

    “好哇!你们一个都仗着法宝厉害来对付本座,当真以为本座纵横四海两极,就只有这点手段不成!”

    大力熊王听见玄武老道话语,怒火万丈,口中念念有词,法诀一指,手里出现一杆三寸大小的魔幡,往空中一扬,化为丈余高下,通体白骨深深,竟然没有幡面,都是骨架搭建而成,白骨之上画满了通红的符咒,又似新鲜的人血,又似鲜艳的朱砂,这白骨幡形法宝一出,幽幽细微的声音荡漾在整个大殿之中,诡异无比,众人的元神蠢蠢yù动,都要随着声音投到幡中一般。

下一章          上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