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上一章

 

    大力熊王祭出这似幡非幡的法宝,双手一搓,栲栳大一团魔火妖云出现在头顶,身形一晃,偌大一个身躯和魔火妖云结为一体,投到白骨幡上,人隐藏于幡中,那幽幽摄魂之声由小至大,最后嘹亮起来,回荡在众人耳边,由七窍钻进肉身之内,把元神紧紧抓住,往外猛的拉扯。

    周青被蓝神的老祖的话语震慑,心神荡漾,一时也没有来得及反应,大力熊王白骨魔幡一出,又夺人心神元神,竟然是厉害至极的魔道法器,威力还在极yīn老道的玄yīn聚兽幡之上,简直和周青的化血刀有得一拼。

    “老祖我所料不差,大力熊王的来头也是不小,天杀星君的幽魂白骨幡居然在他手上,嘿嘿,只怕是大乱将至,又要起纷争咯!”蓝神老祖躲在周青袖袍之中,又有七宝妙树护体,丝毫不受影响,嘿嘿怪笑,说的话越来越不着边际,周青完全听不懂他说的什么。

    众人被魔音摄了元神,知道不好,玄武老道连忙举起八景灯,放出紫焰净火,把一干门人,天水三圣都包裹起来,大力熊王怒吼一声,幽魂白骨幡上鲜艳通红的诸多符咒变得流转通亮,幡上骨架嶙峋交错,发出咔咔之声,诡异无比。

    看见大力熊王隐藏于幡中,做势yù扑,周青回过神来,顾不得向蓝神老祖问话,扬起七宝妙树,刚要刷动,那幽魂白骨幡却向后一转,一冲而出,落入门口的迷踪仙阵之内,看似竟然是要逃走。

    周青连忙发动阵内的禁制阵法拦截,哪知白骨幡速度异常之快,上面鲜艳通红的符咒也有一种神秘的效果,竟然不被阵法诸般幻象所迷,符咒所照之处,迷眼之用的瑞气仙光全部逼开,一个起落便窜出仙府,光晕闪烁,大力熊王连人带幡消失了个无影无踪,周青用来拦截的阵法禁制纷纷落空,没有起到丝毫作用。

    周青见熊王逃脱,心里有一丝可惜,要不容易用语言激怒了这厮,那水猿又如此配合,惹得这头北极熊率先出手,两方翻脸,玄武老道再怎么大度也不好多说什么,这头熊王元神充沛强大,正是那来祭炼冥王旗的绝好材料,周青虽然暂时无法动用法相金身,肉身功力道行和大力熊王相差太远,却有七宝妙树这等法宝,自保那是撮撮有余,加上玄武老道,天水三圣,周青又渐渐掌握了仙府的一些禁制阵法,打斗开来,大力熊王定然难逃劫数。

    可惜周青刚刚炼化镇府石碑,开启仙府阵法禁制便不怎么纯熟,又被蓝神老祖一番话惊了心神,加上那幽魂白骨幡速度实在是太快,才没有困住大力熊王。

    “原来是这件法宝!难怪此人有恃无恐!贫道初始以为此人是个可交之辈,哪里知道却是看走了眼,此人表面大度无量,心眼却小,不能容物,玄武道友你们还是要小心点好,尤其是水猿道友,这厮看样子不会善罢甘休呢?”周青诸事一了,终于夺得了仙府,一干敌人又皆被赶跑,心里一阵轻松。

    大袖一挥,烟云霞光隆起,把众人包裹,场景一阵变幻,众人已经到了大殿后方的一座凉亭之中,这凉亭高达十丈,晶黄通透,颇为宽敞,内有一大圆桌,旁边隆起十几把椅子,和整个凉亭浑然一体,直似整块晶玉镂空雕琢而成。

    周青渐渐掌握了一些仙府要诀,便使出这一手挪移神通,众人也不觉得惊奇,都纷纷坐定,观看起仙府大殿后方的情景来。

    凉亭地势甚高,处于一座隆起的山峰之上,这座山峰呈铜金之sè,和仙府是一样材料,一条晶玉阔路直扑向下,两旁长满了瑶花琪草,清香扑鼻。众人远望,只见这仙府之内占地百里,高达几百丈,顶上烟云霞光围绕,shè下一道道柔和的光芒,整个仙府没有一丝yīn暗之处。

    复又细观,便发现整个凉亭之下却似一块花园盆地,九曲回廊,连绵蜿蜒,其间连接有不少金碧楼台,更有不少一样的凉亭,皆是晶玉镂空,宽敞阔大,处于金铜sè山峰之上,只是众人所处这座最为高大,却似中心,所以能够一望到边。

    最为奇特之处却是那连接金碧楼台的九曲回廊之下,生长了不少奇树异花,有花生得奇大,朵瓣肥厚,远望不似真物,以为是晶玉雕琢,但下方之下却有玉兔麋鹿奔走,蝴蝶翩飞,又有数道清泉溪流蜿蜒其间,众人目力非常,便看其间澄澈明朗,五sè鹅卵晶砂沉淀溪底,又有碧绿水藻飘荡,更有sè彩斑斓奇鱼游动,灵气充盈,仙气盎然,俱都不似凡物,常有肥大玉兔来溪边饮水,便和奇鱼嬉戏,见得如此通灵,众人啧啧称奇,赞叹周青仙缘浑厚,得此神仙福地。

    这花园盆地占了仙府一般地方,再望后望,便是一片金幢碧殿,宫室连绵,宝光隐现,瑞气万道,丹气药味隐隐而发,知道是藏宝之地,众人只是羡慕,也无异常心思。

    “哼!修道之人谁没有一个半个仇家,那熊王虽然道行高深,要找我三人来寻仇,讨得好去,也不是易事!”红发老祖冷哼一声,水猿差点吃一大亏,他自然是异常恼怒。

    “贫道刚才已经开启了仙府部分的防御禁制,把整个仙府隐入虚空之中,就算有歹人闻得异动,下到北海之底,也休想找出半点端倪,诸位道友同样是仙缘不浅,得了不少法宝好处,正好在我这仙府安全之地祭炼一番,贫道刚才和人争斗,伤了元气,还未复员,也正要修炼调息一番,尤其是红发,水猿,青神三位道友,火龙守护的几样法宝都是仙品,祭炼纯熟之后,对上那熊王的幽魂白骨幡便多了几分把握。”

    周青眉心动弹一下,青sè镇府石碑落于手中,打了几手印诀,便听得轰隆一阵响动,众人都觉得地动山摇,可惜众修士都处于仙府之内,要是在外就会发现,原本一半露于其外,金碧辉煌的仙府全部没入虚空之中,整个北海底又恢复了平静。

    原来周青掌控仙府之后,接受石碑之中蕴涵的庞大信息,惊喜的发现这仙府浑然一体,有如法宝一般,也不知道是用一种什么材料建造,可以随意移动,并且只要主人法力强大,甚至可以穿行空间。不过以周青现在的法力,最多只可以cāo纵仙府没如虚空隐藏,至于要穿行空间,四处移动,就算是动用法相金身,也是不够。

    “这不就是一座活动的城池?只要我法力足够,把整个仙府当成法宝压到昆仑山,那昆仑老道还怎么抵挡?不用不用,以我现在的实力,根本就不用再惧怕昆仑!”这一断时间发生的事情太多,周青一直没有机会停下来好好细想,尤其是袖子里面还有一个神秘的蓝神老祖,周青也要盘问清楚。

    “诸位道友,这仙府之内却有专门炼制丹药的地方,想必效果也不会差于玄武道友的陨石元母丹炉,等贫道恢复元气,就开炉炼制度厄金丹!”周青却是没有忘记此行下到海底的根本目的,那血魔海藻还在介子空间里面躺着呢。

    众道人都是喜笑言开,有了金丹,又得了许多法宝,收获之大,简直难以想象,一个个向周青打了稽首,纷纷飞遁开来,各自找了一幢金碧楼台,晶玉凉亭,布下一点阵法,防止动物打扰,祭炼起自己的法宝来。

    周青也找了一个封闭的楼台,此时云霞仙子已经恢复,从自己的介子空间中出来,脸上宝光莹莹,显然是功力又有增长,周青用了两颗舍利把云霞仙子从化神中期一举提升到返虚境界,但那两颗舍利的主人本来就是修炼的罗汉金身的高手,舍利强大,云霞仙子一时之间也不可能炼化,融入自己的元神,还残留了一部分,借这次受伤,一举全部炼化,功力道行已经和红发老祖相差不远了。

    “这是什么东西?”云霞仙子跟着周青进入楼台之中,见周青大袖一抖,一团蓝雾飞出,在空中时聚时散,凝聚chéngrén形,不禁奇怪的问道。

    “这是。。。”周青刚想回答,却又摇了摇头,对于蓝神老祖,他还真不清楚。

    “小丫头,好大胆子!居然敢对老祖我这么说话!”蓝神老祖凝聚成型,听见云霞仙子发问,顿时大怒,包裹身体的部分蓝雾幻化成栲栳大小的一双鸟爪抓来。

    “我说你糊涂了吧,也不看看这是谁的地盘!”周青扬起七宝妙树轻轻一刷,把蓝神老祖刷了跟头,在地上翻滚了几圈,异常狼狈,看得云霞仙子扑哧一下笑出声来。

    ;

下一章          上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