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上一章

 

    周青修习的功法和手里的七宝妙树完全配合,跟本用不着祭炼,就如天生和自己连为一体般,运用起来当然是如意通灵,圆润无暇,比起落在周青手里的其余几件封神法器可谓是强上不知道多少,虽然由于自身功力道行问题,也不能发挥出七宝妙树当年纵横天地的威力,但控制这法宝力道方面,周青却掌握得恰倒好处。

    正因为如此,周青便对其他法宝没有了什么兴趣,有什么法宝能抵挡住这七宝妙树的一刷?周青心里志得意满,就算不动用法相金身,但凭自己肉身和手中的七宝妙树,周青就不惧怕天下任何高手。

    “晤!现在我只要施展全部实力,恐怕就是那头蛤蟆和轩辕联手也不是我对手吧,不过加上了极yīn老道,事情还是有点棘手,极yīn老道的洞府也在这北海,和我这仙府相差不远,要不要先灭了那厮,再做打算?反正那厮被我的七宝妙树毁去了几杆玄yīn幡,布置不出玄yīn大阵来,还不是随我拿捏?居然收去了我九口天龙伏魔剑,不连本带利讨回来,本尊还真不甘心。”

    周青心里思付,在架起遁光急速飞行奔逃的极yīn老道突然打了寒颤。

    其实周青还是看上了他手里面其余的几杆玄yīn聚兽幡,想把上面附着的人兽生魂来祭炼太古都天魔神,使其化出形体,这蓝神老祖说话不着头脑,但周青却是隐隐听出了一些端倪,为了应付突发事件,周青觉得自己的实力越强大越好,这样才能逍遥自在。

    周青打杀了牛头yīn神,虽然yīn曹地府暂时没有什么动静,但是迟早会要找到自己头上,到时候来他个四五个,甚至六七个yīn神来找麻烦,就算是有打神鞭在手,周青只怕也打不了那么多,yīn神的实力可跟天上仙人都相差不了多少,人间结交的修士完全帮不上忙。

    “恩,看来这蓝神老祖对地府好象很熟悉一样,得从他嘴里敲有用的东西来,要是这家伙不识抬举,本尊就把他的元神来祭炼都天神魔!只要十二头太古都天神魔全部给本尊化出形体,管他什么yīn神无常,就是阎王来了,也奈何本尊不得!”

    周青面目露出了一丝狰狞的神sè,看得云霞仙子皱了一下眉头,不过她也不多问,周青这人比她厉害多了,心机更是深沉,要做的事情都有他的道理,云霞仙子只要能够永远留在他身边就足够了,不想别的东西。

    周青这一刷之下只使蓝神老祖打了跟头而已,也没有伤及到他的元神,要不然蓝神老祖早就魂飞魄散了,七宝妙树这种法宝,神妙无匹,别看只是轻轻一刷,真施展开来,就连一座山都要被打个粉碎,可刚可柔,刚时如山岳罩顶,柔时如轻风拂面,端的是仙家异宝,睥睨天地。

    “小子,你给我记住了,老祖我不会放过你的!你赶快帮老祖我献出肉身,让老祖我附身,你大难将要临头,只有老祖才可以帮你躲避灾祸。否则定然神形俱灭,不得超生。”

    蓝神老祖从地下爬将起来,身体周围蓝雾飘飞,依旧是把面目掩盖,看见云霞仙子掩嘴轻笑,越发恼羞成怒,只是周青手里的七宝妙树不是他能够对付的,只好在嘴上讨点便宜,不知道是有什么依仗,蓝神老祖一点都不惧怕周青对付与他,和在轩辕法王手里的态度井然不同。

    “哦!我倒要看看你要怎么不放过本尊!怎么要本尊神形俱灭,只剩下元神都这么的嚣张的,本尊还是第一个看见,希奇啊希奇!”

    周青可不管蓝神老祖是什么来头,就是玉皇大帝,三清道尊,西方佛陀落到他手里,照样没有什么好果子吃。看见蓝神老祖如此有恃无恐,周青心里奇怪,也不继续追问,决定给这家伙先吃点苦头,让他知道厉害,自然会老实回答自己的问题,免得到时候偷jiān耍滑,反而误事。

    “极*友!怎么回事,莫非你刚才也伤了元气?”几人架起遁光在海中飞遁,蛤蟆道行高深,真元浑厚,虽然受了创伤,也无大碍,祭起山峰,碧绿光华把一行四人包裹在其中,向自己的老窝飞去,看见极yīn老道叹息一声,神sè萎靡,轩辕法王不禁发问。

    “四弟,你元气尚未恢复,还是慢点,此地以不是北海范围,那小子得到仙府,也要整顿一番,想必也不会追赶上来,就算那小子追赶上来,没有了仙府阵法禁制帮忙,就凭我们四人,任他是神仙下凡,法宝神妙,也要将他击杀当场,就凭他那还未成气候的八部天龙,终究支持不了多久。”轩辕法王见蛤蟆颇为吃力,便叫他慢了下来。

    “大哥所言及事,我也想不到那小子居然藏有奇兵,使得我功亏一篑,不过那根树枝竹杖到底什么法宝,居然有如此威力,我却是从来没有见识过,又似道家法宝,却能够呼唤出西方佛门净土的八部天龙众,实在是另人匪夷所思,大哥见多识光,看出什么端倪没有?”蛤蟆放慢了速度,心中不解。

    “那法宝也真个厉害,贫道的玄yīn幡也算得上是邪道一等一的法宝,居然被那树枝的瑞气一冲,便效用全失,毁去了生魂,只留得本体,再要祭炼,让老道我哪里去找那么多生魂过来!再者又说,我那极yīn岛却在北海,和那小子的洞府相隔不远,我又收了他九口飞剑,已经结了仇怨,非要找老道我报仇不可,老道现在法宝尽毁,却是不知如何是好。”极yīn老道真是为难。

    “哦,原来极yīn倒友担心的是这个,不过那北海之地确实不能再待,不如到我那东海紫碧宫之中,处于海底五千丈深处,就算那小子来找麻烦,也要他有来无回,反正我那洞府甚大,灵气也充足,不像北海这般yīn冷,生灵也多,足够道友祭炼玄yīn幡了。”

    “四弟说得不错,嘿嘿,那蓝神老祖被无真贼尼毁掉了元体,现在连元神都落入了那小子手里,我和小子打过交道,论心狠手辣还在我之上,蓝神那是死定了,他那南极光明镜中的洞府便空了下来,虽然有几名妖类守护,俱都不成气候,我们正好夺来,里面有不少灵药法宝也可以增加实力,那小子要打点仙府,一时间抽不手来和我们为难,正好我们可以乘这段时间收服海中的妖类,凝练法宝,无真老尼最为可恶,不过她那两极玄磁宝瓶却是仙家法器,威力巨大,如今我们四人联手,便可将其击杀,夺了法宝,却是一件好事。”

    轩辕法王考虑深远,一下就想出了一箭双雕之计,极yīn老道,蛤蟆,纷纷点头,都觉得可行。

    “无真老尼却和昆仑搅和在一起,要对付她只怕还有点困难,中土道门虽然凋零沦落,却是人多实众,先人也留下了诸多法宝,尤其是恐怕还有隐藏实力,还是小心为好!”温蓝新却是考虑周全,也另有心思。

    “哼,连中土道门第一大派昆仑掌教的元神都在我手上,还有什么顾及,中土道门人多不假,但我们只要收服了四海修行的妖族,也不会若于他们,就他们那点狗屁道行,只怕还不够看,借此机会,老祖我正要聚集四海妖族,灭掉中土道门,完成我当年兄弟四人未完成之事!”

    轩辕法王老jiān巨滑,哪里不知道温蓝新想的什么:“老祖我也算是你的前辈,我不管你和这昆仑老道是什么恩怨,等我们一统四海妖族,击杀无真老尼,便把这老道的元神交于你手,任凭你发落。”

    温蓝新现在实力不如轩辕法王,更别说是那头蛤蟆了,:“哼!那玄武老道,大力熊王也是四海妖族一员,莫非你还要把他们都收入麾下不成,他们现在却是和那小子走得极近,以你现在的实力,只怕还对付不了他们吧,莫非要我等上千年不成?”

    “玄武老道生xìng淡泊,对我们没有威胁,倒是大力熊王那厮好象野心勃勃,也不是安分人物,只怕有所图谋,那小子jiān猾狡诈,不会真心结交与它,再说大力熊王的洞府远处北极,我们当然有机可乘,那小子只会在一旁观看,不会做无谓的打斗。以我们现在的实力,只要不和那小子对上,要收服四海妖族,是轻而易举的事情。”

    “至于无真老尼,也不过是我们砧板上的鱼肉而已,只要击杀了熊王和无真老尼,炼化她们元神,老祖我就可以恢复当年的道行,甚至有机会凝练成无上血魔之身,到时候再来对付这小子不迟!”

    “这小子是个人物,只要能够为我所用,不要说席卷天下,就是飞升之后霸据天界,都不是不可能,可别忘了,开辟天界之时,我们妖魔两道都有前辈飞升,只是当年封神一战,仙道得胜,势力坐大而已,我们只要剿灭的天下道门,收取各大门派修道之人的元神魂魄,夺了他们的洞府法宝,要飞升,也不是难事,各大门派都有先人留下抵御天劫的法宝,我们抢夺之后,还怕什么天劫!”

    “就是如今,我四弟也不是渡过了六大天劫吗?极*友要祭炼玄yīn幡,海中生灵魂魄那要收集到几时?中土道门修道之人的魂魄元神不是更好,其中化神期的修士多于牛毛,昆仑这次就出动了三十几位化神后期的老道,除了昆仑,还有矛山,龙虎山,蜀山等大门派,剿灭了他们,足够极*友炼制出十套,甚至百套玄yīn幡来!”

    轩辕法王这一番话说得洋洋洒洒,极其具有煽动xìng,不愧是当年统帅天下妖族的人物,极yīn老道听得心神激荡,就连温蓝新都心里觉得可行,毕竟轩辕法王,蛤蟆,极yīn老道的实力摆在这里,就凭如今中土道门表现出来的实力,一举灭掉其中一个门派却是没有问题。

    :可惜长平地底那批yīn魂无故消失,不然我现在实力大增,联合四弟,极yīn老道,想必可以全部收服炼化,六十万强大军魂,神仙都绕道走啊,哎,可惜可惜!”轩辕法王突然想到了这一桩事情,觉得有点诡异,但又摸索不出端倪。

    “哈哈!哈哈!不愧是轩辕法王,当年天下妖族统帅,竟然有如此雄心壮志,实在是另我佩服。”众人都被轩辕法王一番话打动,正在思付事情有几分把握,却吐听得极远处一个洪亮声音传来,蛤蟆立马惊醒,听出了声音的主人。

    “大哥,这是大力熊王,难道那小子真的追了上来,要击杀我等不成,这可是两败俱伤之事!听大哥所言那小子jiān诈狡猾,怎么会做损人不利己的事情?”

    呜啦!又一阵怪啸,海水激荡,一道丈于长的红白交织匹练激shè过来,刹那间便在四人不远处停住,显现出身形来,正是和周青翻脸,逃出仙府的大力熊王。

    “幽魂白骨幡!这厮居然有这件宝贝,难怪赶追击过来,看来那小子是真要对我们下杀手,乘那小子还未到,大家齐下杀手,灭了这王八蛋!”轩辕法王看见大力熊王身后那白骨搭架成的幡形法宝,认出了来历,急促的大声叫喊起来。

    “轩辕道友且慢!”大力熊王听见轩辕法王叫喊,知道对方误会,连忙叫喊起来,可惜已经迟了!

    极yīn老道,温蓝新,蛤蟆,轩辕法王同时祭出法宝砸了过来,大力熊王展开幽魂白骨幡,黑气滚滚,万道寒烟,方圆里许海水冻成了冰坨,硬挡了一击,哇的吐出一口鲜血,身上被天鬼抓出了几个窟窿,要不是法宝神通,这一击就丧了命。

    “我和那小子翻脸,和诸位道友合作!”

    “这厮在拖延时间,我们毙了他!”轩辕法王不相信。

    “轩辕道友,你可听说这首偈语!非铜非铁亦非钢,曾在须弥山下藏,不用yīn阳颠倒炼,岂无水火淬锋芒!”

下一章          上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