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上一章

 

    “你说什么?”

    轩辕法王猛下狠手,驱使八只天鬼把大力熊王身上抓得皮开肉绽,若非那幽魂白骨幡神妙,大力熊王护身妖气真罡浑厚,早就肉身被抓毁,饶是如此,也痛得他大呼小叫,连连呼喊罢手。

    温蓝新,极yīn老道的法宝却不能进身,只在外围和白骨幡所发的万道寒烟,千条黑气缠斗,金水激荡,冰屑纷飞,煞是jīng彩好看,却突破不了冰墙的防御,只有蛤蟆祭起山峰,每一次重击都有轰隆巨响,又震得大力熊王吐了几口鲜血。

    大力熊王虽然有邪道至宝护身,但哪里能够抵挡住这几人的攻击,眼看便是xìng命不保,轩辕法王便听的偈语,心头一震,想起传说,连忙罢手发问,见轩辕法王罢手,蛤蟆,极yīn老道,温蓝新也停下手来,他们神念一探,发现方圆百里之内除了大力熊王没有别人,知道周青并未追赶过来,稍稍放下了心思,且看大力熊王如何回答。

    “轩辕道友,这就是你的待客之道?”

    大力熊王连遭打击,先是被周青的七宝妙树毁去了五颅锤,被打得落荒而逃,又咽不下心中恶气,却知道以自己的实力报复无望,也无法再重夺仙府进入万丈海眼之下,便来和轩辕法王一干人等联手,施行借刀杀人之计,哪里知道一见面就遭对方误会,要不是这件师门传将下来的法宝神妙,早就命丧当场,元神成了这一帮凶神恶煞的补品,连连吃憋,大力熊王差点被心中一口怨气闷死,却又偏偏发泄不得。

    “你这头北极熊,见风使舵,不与我等一心,只不过是想假借我等只手对付那小子罢了,老道我要重炼玄yīn聚兽幡,你正可以当作幡上的主魂!法王,还等什么,杀掉这人,就算是他和那小子闹翻来投靠我等,不过是利用我们罢了,早先除去,免得再生变数祸害。”极yīn老道见轩辕法王听了大力熊王几句狗屁不通的偈语就停下手来,很是不解,心里略有不满,但也不敢率先对熊王出手。

    大力熊王那白骨幡邪气冲天,竟然能够挡住四大高手的联手轰击,如此威力,只有自己凑齐九九八十一杆玄yīn幡,布下玄yīn大阵才有这等效果,以现在极yīn老道的实力,一人出手,恐怕还要栽个跟头。

    “极*友此言差亦!我等都是妖魔两道中人,虽然在海外享得清平,却时时隐患连连,远的不说,就是南海那无真老尼就对我等虎势眈眈,不安好心,今些年中土道门虽然道法凋零,人才不显,却广招门人,反观我海外之人,虽然道行高深,数量却远远不及对方,长此以往,必有灾祸,今听得轩辕道友一番话语,却是茅塞顿开,那小子自私自利,不肯让我下到海眼,现在已经反目成仇,便来和法王合作。”

    大力熊王掏出几粒丹药,先吞吃了几粒,尔后又嚼碎敷在伤口之上,便止住了伤势,这天鬼爪上含有极其歹毒的yīn阳之力,顺这伤势,一时三刻变侵蚀肉身,再过片刻,连元神都要腐蚀,端的是厉害非常,寻常药物根本治疗无效,看得大力熊王敷上灵丹便止住了伤势,轩辕法王心里也是暗暗惊讶。

    “熊王刚才所说的偈语是什么来路,既然要与我等合作,那就开诚布公,否则我等怎么会相信于你,不蛮你说,这偈语在我妖族之中也有流传,老祖我却是知道一些端倪,你休想用谎话诓骗于我,你口口声声说要下到万丈海眼之下救援你师门长辈好友,而你又有幽魂白骨幡这等法器,想必师门来头不小,恐怕直溯上古封神门户,于你合作联手,也不丢失老祖我颜面。”轩辕法王见大力熊王有心合作,他要施展计划,正好缺少人手,也不再动手,先似似对方的诚意在说。

    “不蛮法王,这偈语正和北海海眼封印之人有关,我就知道法王必定知道底细,那小子法宝神妙,也不知道是什么来路,连我这幽魂白骨幡都抵挡不得,要对付或降伏此人,只怕是要得到偈语中的宝贝才可以。”大力熊王对轩辕法王笑道,两人一唱一和,却听得旁边几人一头雾水。

    “晤!这熊王知道诛仙四剑却不知道七宝妙树,不过也是,就连老祖我也是还未化出形体之事偶然得到的信息,知道也不是很多,封神之战,秘密不止凡凡,除了三清道尊,恐怕没有人知道周全,嘿嘿,不过正好为我老祖所用。”轩辕法王心里暗子快速盘算。

    蛤蟆却是忍不住问道:“大哥,那偈语到底是什么意思,好象是什么法宝,你说在我们妖族之间有所流传,我却怎么从未听说过?”

    “四弟,你可知道上古三大凶煞之阵?”轩辕法王也不隐瞒,“蜀山的两仪微尘倒还罢了,没有混元一气太清神符的镇压,就如空壳一般,不值一提,要不是当年长眉那牛鼻子设计对付于我,我也不会栽个跟头,都天神煞大阵唯一的传人就是那小子。”

    “莫非是诛仙剑阵?难怪,可是大哥枉费心机了,诛仙四剑这等凶煞之物怎么可能留在人间,怕是熊王在大放厥词吧!”蛤蟆听见轩辕法王解说,心里大大吃了一惊。

    “这是我师门流传下来的秘闻,这次实在是那小子太过欺人,以我一人之力无法完成师门重托,只要诸位帮忙,得到好处,定有诸位一份,法王要完成大业,我还帮得上忙,我们几人联手,中土道门哪里能够抵挡,等实力壮大之后,再来找这小子不迟,夺了仙府,救出我师门前辈,想必事情就清楚了,此地却不是说话的地方,待到了安全地头,我再向诸位细细解说如何!”

    大力熊王见轩辕法王缓和松动,随即打蛇随棍上,众人见有天大秘密,也不再动手,几人架起遁光,边飞边做打算,目的却都相同,去蛤蟆洞府潜修一段时间,再去找无真老尼的麻烦。

    看见蓝神老祖嘴里嘟哝,骂骂咧咧,周青扬起七宝妙树又是一刷,这次周青稍稍加大了一点力道,蓝神老祖尖叫几声,在地上如葫芦般滚动,饶是这封闭的楼台宽广,在蓝神老祖翻滚了几十劝,晕头转向之时,就听得砰的一声,蓝神老祖那有若实体的元神撞到了晶玉墙壁,摔了个七晕八素,不知道东南西北,恐怕是真的成了轻微脑震荡。

    “夫君啊!这家伙怎么这么奇怪,元神如此凝练,有如实体一般,完全不是人间的修道之士?”云霞仙子还是忍不住笑意,心里也很是奇怪。

    “这家伙知道yīn曹地府一些情况,上次我惹下了事端,只怕会有些麻烦,这家伙既然知道情况,我自然要拷问个清楚,也好有所防备,免得到时候吃亏,我现在虽然实力大增,但要应付地府那些yīn神无常,只怕是还有欠缺!”周青要逍遥自在,自然要防患于未然。

    云霞仙子微微一笑,却对周青有十足的信心,和周青携手而立,看看他怎么整治蓝神老祖。

    “小子!你敢!”蓝神老祖清醒过来,周青对他这般连番羞辱,更加恼羞成怒,仿佛失去了理智一般,状若疯虎,周身缭绕的蓝雾聚化成若干凶厉鬼物形状,正好扑将上来。

    周青收了七宝妙树,双手连扬,十二杆都天冥王旗飞出,插入晶玉地面,发出金铁交鸣的铿锵之声,都幻化成丈余高下,十二头天古都天魔神分身由于最近吞噬了不少jīng魂元神,都跃跃yù出,有一位蟒头人身,脚踏两条黑龙,两臂缠绕两条青sè巨蛇,浑身长满巴掌大小漆黑鳞片的魔神,居然可以脱离长幡三寸之远,发出了那仿佛来自远古洪荒,天地初开之时低沉的咆哮。

    “乖乖!真是凶猛啊,只要再加一记补药,这头神魔就能够脱旗而出,在方圆十丈之内随意行动,虽然不是很理想,也比现在要强上许多啊!”周青看见这头魔神异常凶猛,心里大喜,知道自己这天来的工夫没有白费,杀了那么多的海鱼,又炼化了数头火龙的元神jīng魄,已经小有成果。

    魔神在冥王旗上凝聚成型却是初步,要脱将出来,非要无数生魂元神jīng魄不可,初始脱将出来的魔神却是不能够离开主旗十丈开外的地方,随着吞噬的jīng魄元神的增加,魔神活动的范围就越大,神通也越来越厉害,到了最后,三界六道,寰宇广宙,三十三天之外,无所不达,也无人是其对手。

    当然,要到达这个地步,周青就算是把长平地底二十万猛鬼军魂给其中一头当作补品都是不够,除非杀尽三界六道的所有生灵,使宇宙重回洪荒,十二太古都天神魔才回彻底现出形体,恢复天地初开时的状况。

    就算是初始脱将出来的魔神,只怕神通功力都不在现在的周青之下,当然是周青不动用七宝妙树的情况。

    法诀一指,变是血焰翻滚,魔火黑云夹杂,把蓝神老祖团团围住,周青催动了魔火,先炼炼这个不听话的蓝神。

    “哎呀!小子,你好狠毒!”被血焰魔火沾身,蓝神老祖尖叫起来,不敢动弹,连忙摊坐在地,捏了一个印咒,湛蓝亮光shè出,有如圆球,血焰魔火纷纷排斥在一尺开外。

    “哼,本尊看你能够支持多久!”周青见壮,连打几手印诀,一口元气喷于旗上,魔火顿时陡然增大十倍,烧得蓝光圆球渐渐稀薄,更有无数条血丝盘绕起上,钻了进去。

    “哎呀!哎呀!!。。。”蓝神老祖被魔火炼魂,终于忍耐不住,大叫起来,嘴里哪里还有力气咒骂,护身蓝雾也被炼化,千万条血丝犹如蚂蝗一般密密麻麻盘绕在元神躯体之上,大吸jīng气。

    蓝雾散开,蓝神老祖终于现出了本体面目。

    “你是yīn神马面?难怪你对yīn曹地府如此熟悉,怎么会如此之弱?”周青和云霞仙子俱都一楞。

    “知道老祖我是yīn神,还不放开老祖,你惹下了滔天大祸!”蓝神老祖声音虚弱,有气无力,语气却是很强硬。

    “哼!别说你是地府yīn神,就是阎王,地藏王,落到本尊手里,本尊一样将炼化,你还不老实,本尊也只好将你神形俱灭了!”周青又加大的魔火,烧得蓝神老祖来回翻滚,叫声响亮凄惨,原来刚才都是假装的,周青和yīn神牛头打过交道,虽然奇怪蓝神这个马面为什么这么弱小,却明白这点魔火不可能把他烧成那样。

    “好了,小子,我服了,老祖我服了,不要再炼了,再炼老祖我真的就化了!”蓝神老祖再也忍受不住,狂吼起来。

    周青却不理它,反而又喷了几口元气,把魔火加大,终于伤到了蓝神老祖的元气,气息微弱:“尊主!小人服气了!小人真的服气了!”

    “嘿嘿!”周青把魔火减弱了一些:“服气了就好,快说吧,莫要浪费本尊的时间!本尊为什么没有天劫降临!还有,为什么本尊要大祸临头,yīn曹地府的情况,你身为yīn神跑到人间来做什么,居然还称佛做祖起来。”

    停顿了一下,周青又把魔火降低了一些,“只要你一一道来,归附与我,本尊不但大发慈悲放你一马,还让你重朔元体,给你个厉害的肉身!”

    这个是萝卜加大棒的手段,为了证明自己所言不虚,周青一挥手,轩辕法王的那只天鬼出现在蓝神视野之内。

下一章          上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