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上一章

 

    见周青抓出天鬼,蓝神老祖也是识货之人,虽然被周青用魔火烧得伤么元气,不过这人狡猾至极,自然保留了一点手段,周青也是知道,亦不想过分相逼迫,免得这厮被逼狗急跳墙,一时发傻,干个自爆元神之类的事情。

    虽然在周景阵法之下,普通修道之人的元神行动不得,根本不可能自暴,但蓝神老祖却是地府yīn神,周青把握不准,却是不能把他做普通修道之人来看,免得落得个竹篮打水,一场空,先从这厮嘴里套出霏用的东西来。

    只要蓝神老祖附上天鬼之身,周景自然有更好手段来控制他,只要稍微有异心,便叫他求身不得,求死不能,连想死都不成,乖乖的做周青的打手和奴仆。

    一边是魔火炼魄,神形俱灭,一方面是天鬼之身附体,功力大进,除非这人是傻子,周青相信蓝神老祖会做出正确的选择。

    云霞仙子初始以为周青只是用魔火逼供,见蓝神老祖被炼出原形,心里也是大大惊讶的一番,旋急又乱于丝麻,以为周青打杀牛头yīn神之事被yīn曹地府察觉,随即又稍微看出了端倪,心里便安定了许多,看见周青唤出天鬼,知道周青要收了蓝神老祖,心中便是更加惊讶。

    “我这夫君,转世三世,还是这般大胆,比之当年还要更甚一筹呢,收yīn神马面做奴仆,那是地府阎君才有那个资格。这般行事,却是逆天而行,怕是会种下恶果。”

    不过云霞仙子自从见到周青以来,周青所做的每一件事情都是超乎平常。惊天动地,先是毁去昆仑掌教肉身,再打杀牛头yīn神,在众多高人妖王手里夺得仙府。云霞仙子现在也不怎么见怪了。

    周青眼观八方,灵觉超常。云霞仙子地反应自然看在眼力,知道她心中担心,便传音过去:“此事你不用担心,我却是自有主张,想那六道轮回乃是三界枢纽,这这人既然是yīn神。知道甚多,只有这个办法才能一点一滴把情况尽数套出。那天鬼之身上被我下了九万九千道玄冥符咒,又搀杂了道门手段,就是天仙附于其上,也要乖乖听我号令,何况我夺得仙府,正是开宗立派之时,手下却是没有高手。这人正好为我所用。”

    此时的天鬼,依然是那副粉状玉琢的娇憨小女孩模样,想想蓝神老祖一个yīn神以后就要变成这个样子,云霞仙子就感觉好笑,觉得是一件异常好玩的事情。

    “天鬼之体?!”蓝神老祖尖叫起来,周青降低了魔火,他便稍稍恢复了元气,要是普通元神被这一炼,起码要炼掉一魂一魄。变得痴呆,这蓝神老祖居然只是萎糜,元神之强。可见一般。

    “不错,这正是yīn阳幽魂之力凝炼地天鬼之身,你现在元神虽然与生人无异,却毕竟有所不妥,法术想必也发挥了全部威力,更有诸多禁忌,而这天鬼之身随时穿越空间,这可是仙人才有的能力,只是攻击闲低,但是配合上你的强大的元神,正好弥补此缺点!”

    周青面目无表情,不过云霞仙子怎么看都觉得周青向是一个引诱小女孩的狼外婆。

    “小人乃是轮转王座下看管黄泉道上幽魂的马面yīn神,那次地府被一厉害妖怪侵入,打穿了六道轮回,更打杀了无数yīn神无常,小人被打散了元体,跟着被破坏了六道轮回逃入人间,地府众人以为我已经神形俱灭,也没有追查于我,我便躲于那南极光明镜中恢复元体,逍遥自在,没有管束,也不想再回去了。”

    “我本yīn神之身,那生死薄上无我名号,就算是修习道术邪法,也没有天劫降临,这次海底仙府开光,小人来是想图谋几件上古法宝,一来是恢复当年的实力,二是好积攒能量,破开虚空,到天界当个真仙,也好过在那见天rì的黄泉地府永做yīn神。”

    “我等yīn神地位最低,虽是神位,那封神榜上也无我等名号,一味任人驱使,怎比那真仙逍遥?就算是晋身真神位,得以上得封神榜,留下名号,也有天人五衰之时,再需转世轮回,终究是无望窥进那大罗金仙之境,得成无劫无量之金身。”

    蓝神老祖自然分清楚了形式,只是紧守元神,不让魔火入体,周青见他说话,自称小人,显然是已经臣服,也没有过多为难于他。

    蓝神老祖这一番话透漏出了诸多信息,周青听的和云霞仙子面面相视,向被打开了另一窗口,依稀看见得一个新鲜世界,对望一眼,俱都惊奇不已。

    周青问道:“那看管六道轮回的yīn曹地府和等深严,不说十殿阎王,就算是那众多无常yīn神,多于牛毛,就是神仙去了,也是脱身不得,有什么妖怪如此厉害?还有我修习道术,到了如今地步,就是大天劫也应该降临多次,为何如今一点天劫地动向都没有?你身为yīn神,虽然不是直接掌管六道轮回的孽缘业力,却也知道情况,难道本尊也像你一般,在那生死薄没有名号?”

    “尊主,小人现在是元神之身,受不得魔火地祭炼,还望尊主大发慈悲,收了魔火,让我附上天鬼之身,再细细为尊主道来,我看尊主修习的金身,和那纵横无敌,打穿六道轮回的妖怪还有几分相似,才有先前的不敬之语,还望尊主大发慈悲。”

    蓝神老祖连连叩首,象极了一个乖宝宝,完全没有先前那种嚣张跋扈的神态。

    周青也不管他所说是真话还是假话,听得多了。自然分辨得出来,也不怕蓝神老祖耍什么花招。

    伸手便是一招,血焰魔火,黑烟血丝借都收回旗中。那十二头都天魔神又显露出来,面目狰狞,看见中间围绕的蓝神老祖元神,一个都争先咆哮,直yù脱去旗面,扑将上来分食,甚至原先那头功力深厚地魔神,一双缠绕青sè巨蛇地大手抓到了蓝神老祖面门前三尺之出,手上漆黑鳞片哗啦而动,指抓锋利尖锐。身上的恐怖气息另蓝神老祖直打哆嗦,差点尖叫起来。太古都天神魔乃是万魔始祖,虽是分身,气息也令蓝神老祖十分不舒服。

    周青正是要威慑于他,让蓝神老祖不敢有异心,只要他附身上天鬼,一切就掌握,见蓝神主动提出。周青哪里有不答应的道理。

    又将七宝妙树执于手中,朝天鬼便是一刷,只见得一道神光瑞气如醍醐灌顶,照于天鬼身上,周青口中念念有词,神光瑞气一收一发,那天鬼原本呼呼大睡,神态虽然可爱,毕竟有了深深鬼气。似人类。

    待神光收尽之后,神sè便舒展开来,全身鬼气yīn煞尽收。头顶出现诸多小孩幻相,正是轩辕法王祭炼天鬼之时禁拘地女童魂魄,原本和那自身的yīn阳之力结合,永世不得超生,却被七宝妙树上的神光分离了出来,得意解脱,纷纷像周青叩头,周青又是一刷,神光便包裹着众女童魂魄,进入六道轮回,直接转世投胎去了。

    “尊主真是大慈悲,又有**力,小人原本要附于天鬼之上,这些魂魄和yīn阳之力结合,甚是难缠,与小人元神相冲,小人只有用真火慢慢炼化,费时颇长,要须九九八十一天,想不到尊主弹指之间就以做到。”

    蓝神大拍马屁,心里简直匪夷所思,这周青怎么看都不是一个善良之辈,怎么会有如此善举,浪费功力帮这帮魂魄超脱。

    其实周青得到七宝妙树之后便琢磨其中各种妙用,此时正好拿来一似,七宝妙树运用神妙,不但可以破尽万法,还可以渡化冤魂,其间还有诸多妙用,周青正要一一摸索。如此一举两得之事,傻子才会放过。“这也算是积累的功德了,虽然本宗主不在乎什么功德,但没有总比有要好吧。”

    蓝神老祖心里暗喜,元神一晃,一道蓝光便进入天鬼身躯之内,只待掌握天鬼体内的yīn阳之力,凭着自己的几宗地府秘法,周青不见得奈何得了自己,只要缓得一缓,就穿梭虚空遁去,就算是神仙,要追击到自己,只怕还要花费一番工夫。

    不过蓝神老祖却没有存报仇地念头,周青这人越发神秘诡异,时正时邪,琢磨透,法力又高强,法宝厉害得更是吓人,又看了看几头都天魔神,蓝神老祖只想离得越远越好,免得再受魔火炼魂之苦。

    周青嘿嘿一笑,连打几手印诀,随着印诀翻飞,天鬼身上显现出密密麻麻点点细小的符咒,蓝神老祖突然动弹不得,连元神都运转不动,被极其古怪的力道禁制,别说遁走,就算是生死都掌握在自己手里。

    “尊主,你作了什么手段,怎么小人都动弹不得,连法力都没有了。”蓝神老祖心里知道不好,连忙发问。

    此时地蓝神老祖附身天鬼之上,正是一个女孩地模样,声音也如黄鹂清脆,稚嫩的童声明显,另周青心里发笑。

    “要激动,本宗主这是在帮你,你元神受过魔火祭炼,却是容易恢复。”

    周青说完,不再管它,张口喷出一口素sè元气,又咬破手指,一点jīng血夹杂着自己地元神分身落到蓝神老祖头顶之上,便钻了进去,溶入了蓝神老祖的元神之中。

    蓝神老祖只感到自己元神里面多了一件莫名的东西,却又捉摸不到,偏偏又不能动弹,不知道周青要做什么手脚,魔道里面却是有一种搜魂**,能够得到元神魂魄的全部记忆,但是被使用之人三魂气魄要全部丢失,不管是转世轮回多少次,永久是个白痴。

    “莫非。。”蓝神老祖心里大骇,对周青连连求饶。

    周青收了印诀道:“本宗主已经在你元神之内烙下了本座的神识印记。平时最你运用道法法宝没有影响,但只要本尊心念一动,你就神形俱灭,当然。你只要忠心于本尊,本尊自然不会难为于你,还要赐你法宝丹药,让你实力大进。”

    搜魂**周青却是会,但这一手却是搀杂了元神祭炼之术,等于把蓝神老祖当成了法宝来祭炼,和炼制十二头铁背蜈蚣是一样地道理,虽然有蓝神老祖的元神冲突,能完全控制他地行动,但却能够掌握他的一举一动。只要他有什么诡地念头,周青心念一动。就可以引爆自己那一丝意念,毁掉蓝神老祖的元神。

    蓝神老祖知道了情况,心中大骇,却不得不低头,现在自己什么东西都掌握在对方手里,连要自杀都办不到,还能有什么念头。好死不如赖活着,何况这人身上的法宝多多,又掌握了仙府,这么控制住了自己,自己却是可以捞得好处。

    周青单手一抓,三颗漆黑发亮,龙眼大小的丹药出现在手中:“你既然是yīn神,这三颗丹药用六道轮回中的yīn魂炼制,对补益你元神。恢复实力大有好处。”

    蓝神老祖见果然有好处,心里沮丧顿时消失了不少,伸出粉嫩胖嘟嘟的小手接了过去。观察了一阵,突然叫了起来:“这是冥yīn丹,炼制需要一千三百多种药材,其中数百种只有我yīn曹地府才有。宗主怎么搞到手了的,对了,那三yīn神铅灭阳弹也应该是地府yīn神炼制地法宝,小人就曾经祭炼过几粒。”

    蓝神老祖突然想起这桩事情,又是一惊,周青在他眼里越发神秘起来。

    周青当然不会告诉他自己用打神鞭敲爆了牛头yīn神之事:“本宗主的事情,你无需知道,只要乖乖回答刚才我的问话,事后,本宗主还要赐你几件得意法宝防身。你以后也是我门派众人,自称弟子即可,蓝神老祖这名字也不必再用,叫蓝神道人吧。”

    周青这番话说来,还真有一番派头,自我感觉良好,找到了当掌门地感觉。云霞仙子只是捂嘴轻笑,也不说话,看蓝神怎么回答。

    蓝神连连点头,虽然疑惑,但不敢再问:“弟子知道的也不是很多,只知道当年阎罗王座下地黑白无常去查一件事情,说是有个妖怪修炼了几百年,得了无边的神通,和仙人无异,但却没有引发天劫,生死薄上也有那妖怪的名字,并跳出六道轮回,便把他勾来盘问,哪里知道却是惹了煞神回来,那妖怪是头猿猴,手持一根铁棒,凶猛无比,到了yīn曹地府便洒起泼来,一棒捅穿了六道轮回,然后就是一顿乱打,许多yīn神一照面就被打杀,我只被妖风轻轻扫了一下,就被打散了yīn神之体,险些丧命,我隐藏在轮回只中,观看这妖怪和十殿阎王争斗,十殿阎王连手都是对手,被抢了生死薄,消了自己的名号,后来惊动了地藏王,两人争斗起来,那妖怪现出法身,虽然和宗主形象不同,但气息却是一般模样。”

    “哦!那妖怪法身是什么样子?”周青和云霞仙子犹如听故事一般,但周青那一丝元神知道蓝神并未说谎,便问道。

    “那妖怪也是金身,只是有二十四头,十八只手,各手都有些加持神仵等奇门法器,和地藏王争斗了许久,最后地藏王被那妖怪一加持神仵撩翻在地,跑了个无影无踪,我知道不好,便逃了出来,后来的事情却是知道了,但是现在六道轮回依然存在,只怕那妖怪也没有讨到好处。”

    “哦!有这等事情?不过上古妖怪,神通广大,上古封神一战可以证明,有妖怪有如此神通也不希奇,只是我的金身和那妖怪有相似之处,又没有渡过天劫,莫非待我有得神通之后,也要被勾去盘问不成?”

    “天劫是由六道轮回中的业力自动引发,业力越重,天劫越大,我观宗主以无上神通凝聚地金身,却隐隐有恐怖气息蕴涵其中,这气息正是业力所发,只怕是宗主将自身的业力全部凝聚其中,不发丝毫,当然没有天劫,但那生死薄上却定有宗主的名讳,只要宗主再进一步,比要引起yīn曹地府注意!”

    “哦,那有何解救之法?”周青听了却不惊讶,蓝神这般说话,定有方法对付。

    “只要宗主乘现在还未被发觉之时,悄悄潜入地府,在生死薄上消了自己的名号,便可超脱三界六道,成仙做祖,就是三清道尊,九天神佛也不得而知,这生死薄是当年封神一战流传下来的三卷天书之一,西方极乐又称之为三藏真经,一藏谈天,一藏说地,一藏渡幽。”

下一章          上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