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上一章

 

    “三藏真经!?莫非那藏谈天之书就是封神榜?”云霞仙子突然开口问道:“那生死薄就是渡幽吧!那说地一书呢?”

    “主母说得不错,正是如此,谈天之书就是封神榜,生死薄就是渡幽之书,三界六道,yīn阳五行,只要是生灵,莫不在其中,宗主与主母的名箐应该都在其内,只要用判官笔勾销,便算是真正跳出三界六道,yīn阳五行,才算是真正逍遥于世间,无劫无量,至于主母所说的说地之书,却是最神秘的一本,传说落到了一个叫镇元子的仙人手里,自成一界,号地仙界,也不入六道之中,称做地仙之祖。”

    “哦,真是奇妙啊,除了天界还有地仙界?”云霞仙子和周青俱是一惊,完全颠覆了他们心中的概念。“以我们的修为也算是地仙了,知道可以去不?”

    “宗主,地仙和天仙都是一般修为,还没有渡过全部天劫的修士最多只能算是散仙,天地一般,只是清气上升便为天,浊气下沉便为地,其实都是一体。至于地仙界在哪里,弟子也不知道,只是听说那地仙之祖镇元子的法力不输于三清道尊,西方极乐的佛陀。”听见云霞仙子发问,蓝神老祖苦笑道,一双小脸无比可爱。

    “何况弟子也不知道那地仙界在何方何地却是隐约传闻那地仙之界妖族聚集,却是兴盛得很,往往有那神通广大。却又飞升天界的绝世妖王,便到了地仙界,至于怎么去,可能宗主修到了天仙之境。便自然知晓,弟子只是一yīn神,知道地东西却是不多,还望宗主不要怪罪。”

    蓝神异常老实,说话也必恭必敬,完全屈服在周青罗卜加大棒的手段之下,周青那三颗冥yīn丹乃是牛头yīn神在yīn曹地府收集了数百年的材料,才炼制而成,知道花费了多少工功夫气力,却是便宜了蓝神老祖。

    “本宗主赏罚分明。你并没有用谎言欺骗本座,不但无罪。反而有功,本座观你周身上下无一法宝,本座争夺仙府得罪了不少对头,个个都是绝代妖怪,尤其是那轩辕法王,曾经统帅天下妖族,虽然被毁去元体。至今未复原,但和那头六眼蟾蜍汇合一起,以那蟾蜍的神通,只怕很快就恢复功力,还有极yīn老道,温蓝新,都是高手中地高手,尤其是那大力熊王被本座所伤,迟早也和那轩辕法王搅和在一起。要来一起找本宗的麻烦,你虽然有天鬼之身,却是威力够。本座今天便赐予你一件厉害法宝,只要你祭炼到运用自如的地步,就是天上真仙,也奈何你不得。”

    蓝神连忙叩谢不已,心里却是有几分不信,天上真仙都奈何不得,只怕是周青手上的七宝妙树才有资格,蓝神可不相信周青会将七宝妙树赐与他,多半是大吹牛皮,不过自己打造了好些年头的天恶蓝刀,哭丧棒皆被毁掉,还真缺法宝对敌,天鬼之身来去无影,但用近身攻击,终究有几分危险。

    周青左手一抓,一把两尺通体暗红,薄如蝉翼的刀身抓在手中,却是周青开始用来发家至富的法宝化血神刀,化血刀被周青封印许久,现一出世,便一声长鸣,无边的凶煞之气滚滚而动。

    七宝妙树感觉到了熟悉的凶煞之气,悠然一动,神光瑞气一冲,整个楼台静室之内便是缤雨点点,天花乱坠,和那晶玉墙壁地面相映成辉,庄严绚丽,宝相纷呈,真乃个方寸灵山之地。

    化血刀被七宝妙树所发神光照定,煞气全失,刀身黯淡,血光也收,像是遇到客星一般,不敢动弹,高下立判。

    周青不yù去管两宗法宝的争斗,一扬手,红光shè出,化血刀铿锵一声插入地面,在蓝神老祖面前颤动已。“此刀曾杀灭仙魔无数,乃太古数一数而地魔兵,煞气之重,世所罕见,希望你不要辱没了此刀的威名。”

    “这是。。。。”蓝神看着面前插住地暗红短刀,以及那双头狼刀柄,目瞪口呆,璇极便认出了这口宝刀,他万万没有想刀周青居然赐他这件法宝,起先被周青控制元神,心里还有几分堵塞,现在完全是烟消云散,有了化血刀,就算是当奴隶都没有什么大不了的,这法宝果然是天上真仙都奈何不得,蓝神心中大喜。

    “多谢宗主赐我此等法宝,弟子以后定然肝脑涂地,宗主定当一统三界六道,三十三天!”蓝神老祖连连叩头,看样子却是心悦诚服,周青暗自用那一丝神念查探蓝神元神的波动,却并没有发现异常,知道自己是手段起到了效果,以后只要循循善诱,不怕蓝神死心踏地。

    “无真老贼尼,老祖我现在有了这件法宝,你那两极玄磁瓶又能耐我如何,定叫你碎尸万断,收了元神,再好好折磨啊!”蓝神老祖心中想起自己所受的这般遭遇全部都是因为无真老尼所为,怨气又生,一双俏小玲珑的小脸现出了几分狰狞,说不出的不伦不类。

    “启禀宗主,弟子落得这般情况都是无真那老贼尼所害,希望宗主能够让我报仇,弟子定然死心塌地,从此敢有二心。”蓝神看见周青眼里有几丝jīng光闪动,知道自己刚才的表情引起了周青地怀疑,吓得连忙解释,把自己的情况解说的一遍。

    “什么?你又毁掉了乾机老道的肉身,元神还被轩辕法王那老道收走,这下昆仑定要遭殃可,好!好!好!你却是帮了本座一个大忙,本座赐你这口宝刀也对了头。”周青连声叫好,昆仑大败,实力大减。如今周青自然是不再惧怕,但中土道门之间关系千丝万缕,虽然拉上了蜀山这个垫背,还是有些麻烦。现在唯一的知情人都死翘翘了,周青心中大定。

    “晤?好象还有一个知情啊,那个叫凌若水地刁蛮女,要是她来找本座的麻频,本座少不得要辣手催花了,收了元神魂魄来祭冥王旗便是,都是土鸡瓦狗,不砍一击啊。”周青索然无味当对手太为弱小,看来也是一件无趣的事情。

    “无真老尼既然和昆仑搅在一起。那是自寻死路,轩辕法王那一伙凶神恶煞自然不会放过他们。你既然帮了本座不少大忙,虽然是无意为之,本座也自会帮你做主,这口化血刀是本座无意之间得到了手,并没有祭炼之法,过本座摸索出了一些控制之法,也一并传于你。”

    都天神煞大阵就是从刀中参悟。现在对这阵法的领悟到了极高地境界,要不是那金身法相和化血刀冲突,周青早就控制自如了,现在把一半祭炼法诀传给了蓝神,也能够发挥出诸多妙用。

    周青本来想把那化血刀交给大徒弟廖小进的,可惜那廖小进功力弱得可怜,根本发挥了威力,而蓝神却是同,本是yīn神。道行高深,又得了天鬼之身,配合化血刀。杀伤力陡增十倍不止,周景禁制了他的元神,手上地七宝妙树又是化血刀的客星,根本不用担心蓝神有什么异心,周青现在结怨多多,正需要有这等厉害的打手。

    “恩,自己虽然法宝多多,也有几件封神法器,却还是够,那两只狐狸知道怎么样了,我有了洞府,自然要接过来修炼,也算是开宗立派了。”周青心里盘算,蓝神叩谢之后变化成天鬼本体,景面獠牙,白骨深深,又高又大,直接躲进虚空中祭炼化血刀去了。

    问清楚了情况,周青刚得了镇府石碑,还没有来得及消化,元神也未恢复,正好需要时间来静修一番。

    云霞仙子虽然功力大进,素霓仙剑也是颇为神妙,但对付起绝顶高手来还是不行,这次要是玄武老道及时想救,险些成了极yīn老道那玄yīn幡上的一缕冤魂,周青可不想再出这样的事情,便把捆仙索交给她防身,开始在水晶大柱顶端击杀那头红龙,得到的脸盆大小的铜镜却是一件专门防御地至宝,十分厉害,又有相应的法诀,便叫云霞仙子一起祭炼,有诸多法宝防身,就算是再碰到极yīn老道一干人等,自保便是没有问题,甚至还可以抽空敲上一闷棍也不得而之,毕竟捆仙索这等上古仙器也不是吃糠咽素地。

    心神一动,沉浸于镇府石碑之中,整个仙府之内的情况莫不在掌握之中,玄武老道一干人等都在祭炼得到手的法宝,这仙府之内灵气浓厚得吓人,仙府之内又是豪光大放,心魔不生,清净自在,对修炼大有裨益,一个个都不想放过这个机会,祭炼完法宝之后纷纷运功,只待周景事情办玩,便出来观看他练制度厄金丹。

    当下整个洞府一片寂静,众人各自祭炼法宝不提,云霞仙子见周青这般体贴于她,心里自然是乐滋滋,只不过两人虽然名为夫妻,周青却一直没有提双xiu之事,云霞仙子毕竟是女儿家,也自不好启齿。其实周素以童身入道,不垢不染,如今虽未证得菩提,却是无碍。

    废话不谈,且说周青把那镇府石碑中的信息一一消化与神念之中,意识庞大,纷纷而来,终于知道,整个仙府乃是用大衍神铁,太乙金jīng,首山赤铜,息土之壤,天界星河晶沙。。。。等上万种珍稀材料用天火铸造。

    尤其是那首山赤铜,更为珍稀,传说上古之时黄帝公孙轩辕的佩剑就是用此打造,平常炼制飞剑法宝只要加入一点,威力将陡增几倍,云霞仙子的灭神梭之内也含有此物,过少得可怜,威力都着实不小。

    “乖乖,就是上古神仙,也不可能如此奢侈吧,用炼制法宝的珍稀材料建造洞府,这该需要多少奇珍啊,用山来堆?这人怕是个疯子吧?等于洞府等于是一件最为庞大地厉害法宝啊,发财了,发财了,恐怕就算是天界,也没有如此奢侈的洞府吧!”周青心里起浮跌宕,自己都不知道是什么心情。

    “想当年,老子的队伍,十几人来,七八条枪。。。。”周青随即有乐可知,嘴里念念有词,想自己开始修道,简直穷得像样子,犹如乞丐一般,现在却等于是金山银山一堆堆,相差之大,犹如在梦中一般。

    “本座靠杀人越货起家,现在终于是到了顶点,嘿嘿,只待本座练好手段,便悄悄下到yīn曹地府勾销了生死薄,到时候三界不管,五行不入,无劫无灾,真乃个逍遥也。”

    “噫!怎么回事?这是怎么回事,怎么会如此相似,莫非我还真是洞府的正主,冥冥之中还真有天意成?”周青正分析洞府之内的十万八千道大型禁制,除了最外围的天火大阵禁制以外,其余诸天神雷禁制,地火水风禁制等等数百道,都和自己那炼器总纲中的极其相似,却又jīng妙了许多。

    正当周青惊讶之时,北海之上,那极高的高空,九天罡风四处激荡,呼啸猛烈,万物不存,更在那罡风之上的极远处,便是无穷无尽地虚空,繁星点点,幽远神秘。突然间一点虚无之处急剧波动起来,渐渐形成了一个空洞,漆黑深远,知道多深,过了许久,漆黑空洞之中出现了红绿两道光芒,似是从极远飞行,却是来势急盛,迅速扩大,最后如匹练一般,又飞行了许久,红绿两道光芒终于冲出漆黑空洞,眨眼之间穿过罡风层,停留在北海上空。

    红绿两道光芒散去,出现两位女子,一女子身穿红衣,怀里抱一玉石琵琶,宝光莹莹,不似凡物,另一女子身穿绿衣,提一红花篮儿,两女都是绝代妖娆,不可方物,却有妖媚之sè。

    怎见得美貌?却是有诗为赞:

    娥眉分翠黛,檀口起朱唇。玉指挥丝索,金莲踏地尘,婀娜当场里,香风更逼人巫山夸丽姿,落水得全真,俱都是妖类,玉石琵琶jīng。

下一章          上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