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上一章

 

    两女落到海面之上,足踏碧波,如履平地,此时乃却是晚上,月明中天之时,但见天开海阔,连接一体,银辉洒下,四外茫茫,无边无际,又有海cháo之声滂湃,哗啦大响。

    美景当前,两女都便觉得夜景空明,气势壮阔,一片海茫,天地仿佛相同,都披上了一层白霜。

    美中不足的便是,此乃北海之上,两极之地寒气浓厚,海风袭来,便是yīn寒刺骨,又有子午煞气寒cháo,寻常人等根本支持不住,但只吹得两女衣群飘飞,时时露出那白藕粉臂,皮肤细腻如祟脂美玉,好象就一件单薄宫裙,里面仿佛不挂一丝,**有时外露,香艳无比。

    两女穿着如此单薄的衣裙,却丝毫不见两人有寒冷之意,显然也是道行高深的人士,周身上下宝光莹莹,又有脱俗之气,又有妖媚神sè,便诡异起来。

    那手提红花篮儿的绿衣女子咯咯笑了起来,手一挥,将花篮祭起,念了个咒语,火红花篮迎风一晃,急速扩大,转眼间变成十几丈方圆,五光十sè,毫光灿灿,绿衣女子飘飞上去,对怀抱玉石琵琶的红衣女子道:“木姐姐,娘娘真是神通广大,竟然以无边法力破开了虚空,让我等来到人间界,我们姐妹离开人间界已经两千余年了吧,听说现在人间的修道之士远远没有以前那么厉害,凋零的厉害。等把娘娘吩咐地事情办玩,我们两姐妹游历一番如何?”

    那被称做木姐姐的女子也飞进花篮里面,伸出一玉臂揉了揉自己的肩膀:“累死我了,娘娘虽然神通广大。但毕竟不是一界之主,这次悄悄的蛮着那老家伙破开地虚空,但那通道却并不稳定,要是有娘娘赐下这水火花篮和玉石琵琶两宗法宝,恐怕就是天仙也要过来呢。”

    “哼,这人间界有什么好玩的,自从封神一战后,道门修士就和我们妖族势不两立,天天喊这要要降妖除魔,现在想必更是厉害。我才不想惹这些麻烦呢,完成了娘娘吩咐的事情。赶快回去修炼,别忘记了,你我两个是所有姐妹中间修为最弱的,修炼了这么久都没有突破返虚,晋升仙位,还在边缘徘徊,要是没有法宝。恐怕是连地府的低等yīn神都打不过。这次只要完成的娘娘的吩咐,说不定娘娘一高兴,赐下仙丹,叫我们道行大进。”

    “姐姐,我却是有一点不明白,道行高深的姐妹多的是,像大姐二姐她们道行,除了肉身成圣的那几个,就是封神榜上地那些神人都奈何不得。娘娘为什么单单派我们两个修行年月最浅,道行最低的来呢?连那个看山守门地那头神圣智狼都要都比我们厉害呢。”

    “她们都突破了返虚境界,在那生死薄上消了名号。不便到人间界来,怕有引起yīn曹地府那些鬼物的麻烦,再说现在人间并没有厉害的修士,就算我们姐妹没有娘娘赐下的法宝,只怕也没有人是我们对手,我们下去找到那玉柱仙府,再到万丈海眼之下,救出娘娘的那位好友,说不定还有好处呢。”

    “玉柱仙府不是在中南山吗?怎么在北海之下?”

    “姐姐我也只跟随娘娘修行几百年,哪里知道那么多事情,好了,我们先恢复一下功力,再下去寻找那玉柱仙府,娘娘计算过,仙府恐怕已经开光,这在海中的修士想必也是不少,我刚才用法宝感应了一下,在那东海之地,竟然有数股强大的气息,与我们姐妹竟然相差不远,我们还是要小心行事,免得坏了娘娘地大事。”

    “姐姐!我们怕什么,不说他们道行不如我们,就是道行比我们高深又怎么的,别忘了,娘娘未防不测,还赐了我们那两件法宝,哼哼!就算是神仙下来了,我们姐妹联手都要他讨了好,玉柱仙府里面可是仅次于玉虚宫,碧游宫,八景宫的神仙福地,里面珍藏想必也是不少,没有人占据最好,要是有人占据,我们姐妹抢了就是。”绿衣女子面带屑。

    只见的那水火花篮儿一闪,便消失不见,茫茫海面哪里还有半点人影。

    “哦!原来这仙府叫玉柱洞啊,那乾机老道在我使用九天谱化神雷的时候说我是云中子的传人,难怪难怪,云中子的洞府不是在中南山吗?怎么跑到北海眼了?莫非有什么秘密不成?”

    “也只有云中子这等狂人才炼制这等洞府,却是便宜了我,过话又说回来,便宜我又便宜谁呢?我好歹也是它的半个传人,哎!想不到那炼器总纲居然是这位大仙手段,也不知道凌云那死鬼老道从哪里弄过来的。要是这老道还未进入六道轮回,本座去勾销生死薄之时,定要问个清楚,叫这老道看看本座现在地手段,瞧他以前混的那个衰样,简直就是给云中子大仙丢尽了脸面啊等本座到了天界,定要告诉这位大仙,不知道会不会直接气死呢。哈哈!哈哈!”

    周青这一闭关就是好几天才勉强消化了镇府石碑之中的各种信息,心里暗暗自得了一番,最后哈哈大笑起来,冲出金碧楼台,他元神已经全部恢复,真元沉雄浩大,震得仙府之内地空间嗡嗡作响。

    云霞仙子还在祭炼捆仙索,并未出关,也没有听到周青这般狂笑。

    “呵呵!周真人终于出关了,恭喜恭喜啊,老道那沧浪水宫许久未回,也不知道出了什么事端没有,还望周真人开炉炼丹,老道我拿了丹药就要告辞了!”玄武老道也听见声音,连忙飞将出来。自从他救了云霞仙子之后,和周青的关系rì渐深厚,加上他xìng子梗直,想到什么就说什么。说话也没有什么顾忌,这几天可是急坏了他。

    那沧浪水宫虽然禁制厉害,但想想轩辕法王那一帮人地手段,不一定破不开,玄武老道心里担心,根本没有心思炼功,又不舍得金丹,像热锅上的蚂蚁,等着周青出关。

    “嘎嘎,这仙府果然是福地。灵气之充足比我们那天水岛要高上十几倍,老猿我修行几天。居然快赶上一年的苦功了!”天水三圣听见周青的大笑,也飞了出来纷纷向周青道贺。

    水猿满脸喜sè,虽然水叉被大力熊王所毁,但却得了一件更好地宝贝,功力又大有进步,舞动着一把金光闪shè的大锤,配合它那高大威猛的身材。真是相得益彰。

    “既然猿道友在我这洞府修炼神速,那就留下来好了,反正这莫大一个仙府,方圆百里,我们夫妻二人居住也甚是寂寞,不如三位道友搬来居住,闲暇之时还可以品茗论道,清闲自在,岂不快哉。”

    周青听见水猿嘎嘎怪叫。连忙笑道,此三人最初见面之时险些当了周青冥王旗下的冤魂,现在却成了好友。周青这些天来揣摩了这三人的心xìng,都是可以结交的修士,索xìng拉来充当打手,只待rì久天长,时机一到,把三人收入门下也不是可能,更何况,自己还要外出,仙府却是没有人看管,虽有禁制,但威力要大减,周青得罪了许多人,实在是不放心,天水三圣都是修炼狂人,正是看守仙府的最佳人选。

    听见周青这番话语,三人心里一动,相互对望了一眼,犹豫起来,仙府灵气浓厚,仙药奇珍又多,自然是修行的胜地,更重要的是周素道法高深,实力强大,仙府禁制又极其厉害,根本怕人来sāo扰,可以安心修炼,但又舍不得自己创下的那分基业,更何况寄人篱下,隐隐觉得不是什么好地事情。

    见天水三圣犹豫不绝,周青早就成了人jīng,哪里知道三人的念头,也不说话,只是把手里地七宝妙树轻轻刷动,神光闪动,霞瑞飘飘,宝相庄严,俨然是一得道高人,神仙下得凡尘,单凭卖相,就可以唬到任何人。

    想那西方极乐佛陀讲经,神仙菩萨,罗汉佛祖见其宝相,无不心生崇敬,周景这一手借助七宝妙树之力,也有几分神似。

    “周道友真乃个有道之士也!”玄武和一干妖怪门人心里暗暗赞叹。天水三圣又听得周青语气诚恳,又见得周景宝相,心里又是一动,闲暇之时于道友品茗论道也确实是一件快事,考虑了一阵,纷纷点头,红发老祖开口道:“周道友既然诚心相邀,我三人当然却之恭,待我去收拾一下天水岛中一些事物,便来相搅道友!”

    “哈哈,哈哈!”周青又笑了起来:“红法道友说这番话却是见外了,见外了哇!修道之人,怎能如此拖拉,好不爽快,将来如何脱去业力纠缠,飞升逍遥!”

    三人惧都一震,仿佛恍然大悟一般,朝周青施一礼:“多谢真人指点!”

    “敢当,不敢当!”周青也连忙还礼,几人相视一笑,皆生出知己的感觉。

    “恭祝宗主神功大成,破关而出,定当一统三界!”蓝神突然从虚空中甭出,落到周青面前,连忙下拜,搞得众人面面相觑,不知道是怎么回事情。

    “这不是那只天鬼吗?道友,这是怎么一回事情!”玄武老道连忙发问。

    周青连忙解释了一番,除去了地府那一截不说,玄武老道知道这天鬼是蓝神老祖以后,心里又是大大惊讶了一番,本都是海上修行的道人,应该相互打个招呼,但是现在这种情况却是异常微妙,双方都尴尬得紧。

    周青连忙打叉,手一挥,众人已经被挪移到一座金碧大殿之内,当中放一金紫sè丹炉,比沧浪水宫之中那座还要高大几倍,炉腿粗壮,和众人一般高大,上有无数图案孔洞,按九宫八卦排列。

    “好一座炼制仙丹的八卦紫金炉!”众人都啧啧赞叹。

    其实这座丹炉乃是云中子仿造他师伯太上老君地丹炉打造,耗费了无数jīng力与天材地宝。端的神妙非凡,直追原品。

    “蓝神,本座现在要开炉炼丹,你没有天劫。也用不到,洞府虽然隐藏在虚空之中,又有厉害阵法禁制守护,按理说不应该出什么问题,但本座心里却有一丝jǐng兆,你主母现在祭炼法宝,本座又要专心炼丹,分不开身,你出去查寻一下四周,顺便收集生魂。好让本座祭炼冥王旗,这北海之下很是有一些魂魄强大的生灵。”

    周青暗暗传音给蓝神。顺便把一点出入洞府地法诀传了过去。

    这洞府共有十万八千道大型禁制,个个都厉害非常,封锁虚空,就算是蓝神有了随意穿行空间地能力,也是不能出去。

    蓝神应了一声,身形一闪便没入了虚空之中,周青打开八卦紫金丹炉。把血魔海藻连一干药材都放入其中,又注入了真水,喷出了真火,众人都盘膝座定,观看了起来。

    “姐姐!看来我们来迟了,玉柱仙府真被人占据了,娘娘来时曾说,仙府在地底岩浆之下,用天火大阵包围。现在火山全灭,显然是早已开光!”两女出得水火花篮,到达北海底。看清楚情况。

    “哼,要紧,仙府还再这里,只是被人缩进了虚空之中,且看我手段!”那姓木的红衣女子念了个咒,将怀里的玉石琵琶祭起,瞬间惩大的千百来倍,狠狠朝虚空砸去。

    “呔!大胆贱婢!竟敢如此放肆!”

    蓝神刚出来,就见巨大的玉石琵琶朝自己砸来,来势凶猛异常,却并不在意,他附身天鬼,又得了周素所赐的冥yīn丹,经过几天的修炼,实力大增,虽然没有恢复到以前的状态,也差多有个七七八八,这人间界,除了周青,他相信没有人是对手,全身真元凝聚,头顶出现一只蓝sè大手,硬抓向那玉石琵琶。

    “这是谁家地小娃娃,真是可爱,都有如此实力,姐姐不要伤了它,抓住他就好,好好打打屁股,年纪小小,就会骂人了呢?”

    绿衣女子手提水火花篮,看见蓝神的模样,眼睛一亮,仿佛母xìng大发一般,连忙娇声叫喊起来。

    这水火花篮也真是神妙,毫光放shè之间,当真是水火不侵,只是不知道和周景地避水神珠相比,哪个避水地效果更好。

    见出来地是一位可爱至极的小娃娃,那姓木的女子也不忍伤了他,力道连忙收了几分,饶是如此,那玉石琵琶乃是一宗上古奇门法宝,威力之大,直追封神法器,这姓木的红衣女子功力又高于蓝神,哪里是蓝神真元幻化的大手能够抵挡得了的。

    只听得砰的一声巨响,蓝sè大手被玉石琵琶拍了个粉碎,蓝神倒飞几步,脸sè一阵苍白,竟然一交之下伤了元气。

    “这是两个女子从哪个旮旯里面冒出来地,居然这般厉害,老祖我怎么从来都没有听说过。”心里大骇。

    本以为自己道行大进,纵横天下,哪里知道一出门就吃了一憋,蓝神心里知道多么郁闷,又听得绿衣女子的调笑叫喊,要打自己屁股,顿时怒火万丈,狂吼一声,变身成天鬼原型,青面獠牙,一闪身就没入了虚空,下一刹那,一只笆斗大小的鬼爪出现在绿衣女子的面门之前。

    “噫!你不是小孩,居然是天鬼!”绿衣女子见异变突生,却并不慌忙,水火花篮瞬间飞起,花篮口正对鬼爪,巨大的拉扯力道发出,竟然要收了蓝神。

    蓝神吃过无真老尼两极玄磁宝瓶的大亏,心有余悸,现在见这水火花篮居然更甚一筹,吓得尖叫,祭起化血刀,血光如疾电,一绕撩,便斩断了拉扯的力道,收回鬼爪,不敢现身,化血刀血光大盛,哧溜一声朝那女子腰间斩来。

    “妹妹,这是化血神刀!那水火花篮挡它不得,快快放出娘娘的法宝!”血光一现,姓木的红衣女子便认出了化血刀,连忙一边出言叫喊,一边祭起了玉石琵琶帮忙阻挡一下。

    咣当!化血刀正好斩在玉石琵琶之上,红衣女子全身一震,琵琶被劈得倒飞回来,得这一缓,绿衣女子从虚空中抓出一杆又一人多高地奇门兵器,宝光大放,迎向化血刀,两宗兵器缠斗起来,这才看清楚这兵器的样子,杆长丈于,通体有五sè毫光,顶端一个把头,上有九个齿,竟然是一钉耙。

下一章          上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