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上一章

 

    这九齿钉耙也着实厉害,出手便是梵唱大做,五彩毫光四放,上面地火水风四大咒文交接,又有神符古篆刻于其上,闪现明灭,还隐隐有细小金甲神人,围绕钉耙杆上,蓝神看得分明,都是天神分身,有六丁六甲,有黄巾力士。

    钉耙头那九齿深深,犹如獠牙一般,锋芒毕露,又似道家法宝,又似佛宗法器,却又带又战阵冲杀那惨烈的杀气,亦佛亦道,又非佛非道。

    蓝神也不知道来历,不过这齐门兵器居然和化血刀拼斗,短时间不落下风,显然不是凡间修士所能炼制。

    蓝神现在御使化血刀可比以前的周青要强上许多,又是yīn神元神,天鬼之身,都不是仙家手段,yīn神元神倒还罢了,只是略有邪气,不入正途,那天鬼之身可就真是价真货实的魔道手段,运用化血刀更加得心应手。

    只见蓝神那又高又大,狰狞恐怖的鬼身在虚空中若隐若现,沉浮不定,时不时探出尖锐鬼爪,又没有丝毫破空之声,完全琢磨不到方向,要不是绿衣女子有水火花篮护身,功力道行又要高过蓝神,早就被抓乱了衣裳,赤身**。

    不过绿衣女子并不慌忙,祭起水火花篮,对准蓝神出入的方向,默念咒语,彩光吞吸收放,只要蓝神鬼身一现被彩光照定,就要收入花篮之中,幸好蓝神天鬼之身可以随意穿越多重空间,好几回被水火花篮彩光锁定。硬是凭这自己真元浑厚,元神强大,肉身强横,瞬间穿越几十个空间才摆脱。双方都有顾忌,不敢拼命,俱都越打越心惊对方的法宝手段,哪里知道一个是天外来客,一个是地府yīn神,皆都不是凡间修士。

    “这小娘皮功力道行好高,只怕不在地府一般地yīn神之下,要不是老祖我有天鬼身,又得了这口太古魔刀,就算是恢复到以前的实力。只怕也要饮恨当场。”

    蓝神本来就是地府yīn神,战斗经验丰富。拼斗几个回合之后,化血刀也是越使越纯熟,血光缭绕,疾电飞驰。

    九齿钉耙却是处于的下风,只是来回横挡,以拙制巧,通体上所刻的一干神符咒文脱将出来。和血云缠斗,只是那绿衣女子真元悠长,毫不乏力,蓝神虽然占了上风,一时间也奈何不得。

    尤其是这绿衣女子气定神闲,好象未出全力一般,还不时娇笑,另蓝神心里大有疑问,何况对方还有一个没有动手。好在蓝神来去从容,就算两人一齐动手,也可以离去。

    “宗主果然是神机妙算。说有事情发生,果不其然,这个婆娘好生厉害,法宝又神奇,我还是退入禁制之中,发动天火大阵,也可以进退自如,先用禁制拖延一段时间,等宗主炼完仙丹,再来收拾这两个婆娘!”蓝神想起周青先前所言,心中一凛,越发对周青地神通起了敬畏,连想法都改变了许多。

    想法一起,蓝神不在现出身形,只是隐藏在虚空之中一心一意催动化血刀,得这全力催动,血云刀芒暴惩,放出万道血光,把个海底映照得暗红一片,九齿钉耙毫光黯淡,便有抵挡不住的趋势。

    这两宗兵器,一个是紫府天兵,一个是太古魔刀,本该斗个旗鼓相当,奈何自古便有名谚,道高一尺,魔高一丈!岂是虚言?

    “妹妹小心!”姓木的红衣女子本来只是观看两人打斗,暗暗封锁了蓝神的退路,也不上前群殴,一方面是她生xìng高傲,不屑做此事,另一方面却是怕蓝神见势不妙,飞奔逃走,天鬼之身,来去自如,没有把握拦住他。

    见蓝神突然发狠,化血刀威力巨大,还再九齿钉耙之上,红衣女子生怕妹妹有什么闪失,便祭起玉石琵琶拍了过去。

    玉石琵琶,水火花篮,九齿钉耙,这三样法器都是凡品,两女道行又高深,真元更是沉雄浩大,饶是蓝神这一击乃是虚晃一枪,法器相交,也被震得气血翻滚,现出身形来。

    化血刀一碰既收,也不继续缠斗,身形往后一闪,又将刀祭出,斩断了红衣女子布下的禁制,躲入仙府中去了。

    “姐姐,这厮好生狡猾,又有化血魔刀护身,功力道行也是不弱,我与她缠斗片刻,竟然占不到丝毫便宜,要不是娘娘赏赐的这件法宝,还要吃一大亏,现在人间修士居然还有如此人物,难怪可以夺得仙府,化血魔刀就算是神仙也难挡,刚才争斗之时,姐姐为什么使出那件法宝,否则定要这厮灰飞湮灭可。”

    “妹妹,刚才确实是姐姐我疏忽大意,那厮又是天鬼之身,逃跑极快,我怕打草惊蛇,这仙府说不准还有厉害人物。我们要小心为上,那万丈海眼,只有通过玉柱仙府才能到下,就连我们姐妹的神通,也有所不及。可惜,娘娘虽然和天上居多仙人有交情,奈何那些个正神看管严密,悄悄借了几件法宝,却不曾借得龙神的辟水神珠,要不然我们姐妹直接下去就是,接出娘娘好友,要对付这仙府之人还不是手到擒来。”

    “咯咯!姐姐不要说这等子闲话,我刚才也没有出得全力,这厮躲入仙府禁制之中,我们姐妹只好辛苦一点了,杀将进去,管它多么厉害的阵法禁制,娘娘交代的事情完成,我姐妹怎有脸回去?”

    “妹妹说得不错,刚才那厮想必就是洞府主人,要不然也不会有那等太古魔刀,我们闯将进去,见到那厮便使全力击杀,娘娘虽然另有交代,我如果此行不甚顺利,可以去崆峒山洞天拿着娘娘地令牌,寻广成一派的弟子帮忙,听说那天界金仙广成子地徒弟,当年和娘娘有些恩怨,只是不知这些年来神通如何,能堪驱使?”

    “姐姐何必说这些丧气话语,那厮就仗化血魔刀厉害,可是娘娘赐给姐姐的这件法宝虽不是封神法器,威力也不输于那口魔刀呢,就算有大阵禁制又是如何,莫非我们姐妹惧怕不成,去崆峒找人帮忙,娘娘也说是到了万不得以的时候,免得歉下人情,到时候反目之时,却是不好。”

    当下两女不再交谈,祭起法宝,一齐闯进虚空。

    蓝神见壮,也不现身,只是继续隐藏,发动了天火大阵,玉柱仙府禁制虽多,但周青只传了他开启外围天火大阵的方法。

    两女一跃入虚空,便见得朦朦胧胧,天地一片未开的混沌,知道这片空间尚未被开辟,清浊之气混合,但见得这玉柱仙府方圆百里,金碧辉不,庄严宏大,沉浮不定,隐现朦胧,又有霞光万道,瑞气紫霞纷飞。

    看得大门只上的牌匾,架起遁光,一冲而上,突然瑞气散去,四周无端出现了八根通天神火大柱,按照八卦方位把两女围困在其中,每根大柱之上盘绕的四十九条火龙虚影张开血盆大口,齐喷斗大雷火,更将身躯缠将上来,一时间阵内烈焰熊熊,炸雷滚滚,千万道龙影纠缠。

    这火真是厉害,有词为证:

    熔金化铁焚肝肠,绝龙岭上太师亡!

    两女见火凶猛,面sè凝重,不敢托大,全力祭起水火花篮,玉石琵琶,九齿钉耙,这三样法宝上面所刻神符篆咒都有避水火之功效,奈何这火却是普通凡火,护身宝光渐渐被天火炼得稀薄起来。

    蓝神见得好处,嘿嘿怪笑,现出身形:“两个贱婢,不知死活,快快报了来历,乖乖让我禁了元神,听候发落,否则我全力发动天火大阵,将你们炼得神形俱灭!”

    两女见蓝神口里调笑,虽然形式险恶,却不慌忙,只是脸上冷笑,奈何蓝神因为天火大阵地阻隔,只见得烈火之中有宝光,知道两女用法宝护体,却并位见到面目,以为两女苦苦支撑,说不出话来,便更加得意,调笑喝骂之声越发大了起来,其间更夹杂了不少污秽语言,只待两女真元耗尽,天火将法宝炼化,便停了大阵,捉来享用。

    这个时候蓝神老祖只希望周青慢点出来,天火大阵的厉害之处,他可以是晓得,那次是因为周青元神虚弱,油尽灯枯,加上阵势未成,才让蛤蟆一干人等逃了出去,现在却是完全把两女困在中间,威力何止大了十倍。

    “妹妹,这厮实在是可恶!你多花点力气撑住,看姐姐手段。”红衣女子听见蓝神的污秽语言,心里大恼。

    绿衣女子点了点头,全力打了几手印咒,宝光又盛,把滔天雷火排开了不少。

    姓木的红衣女子吐出红润香舌,那香舌之上沾了一片细小绿叶,一寸来长,还有叶柄!

    旋极伸出玉手取下,捏在手心,念了咒语真诀,晃得一晃,那叶片突然惩大,化为蒲扇大小,通体翠绿,脉络分明,叶柄也是翠绿颜sè,竟然是一片芭蕉叶做的扇子,只是扇面之上自然生长有无数古朴符咒,不是人工绘制,浑然天成。

下一章          上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