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上一章

 

笔者梦入神机,原名王钟,八四年生,籍贯湖南常德桃源。其地正为陶公笔下的乐土,民风淳朴,鸡犬相闻,灵气浓厚,自古便养育诸多英才。
  笔者自幼年起,便不好读正书,学数理。只喜好动,十分贪玩乐。
  当时村中有几老翁,每闲暇时,便做象戏,于楚河汉界弄车马撕杀。笔者偶尔观看,又得老翁告之戏法,顿生兴致。
  觉其虽为楸枰争斗,做纸上谈兵,不如真个沙场惨烈,马革裹尸。却也勾心斗角,大有趣味。深入其中,竟然惊心动魄。遂迷之,数年之间,居然横行乡里,所向无敌。
  尔后于十五少年之身,角逐全国大赛,但终是功力尚浅,名落孙山。便心灰,转攻学业。另勤炼招法,准备卷土重来。苦读古谱《梦入神机》,《橘中秘》,《适情雅趣》等等。尔后撰文笔名,就是由此而来。
  学业闲暇消遣时,笔者偶读还珠楼主前辈之《蜀山剑侠传》,惊为天人,尔后更喜神魔志怪,仙侠异人,转读《西游》,《封神》,《红楼》。略为痴迷。不想却是一心二用,种了祸根。
  又数载,学业尽,笔者不肯把大好光阴消磨于经济之道,委身名利场中。遂携技游江湖。不想草莽之中,多有异人,泱泱中华,更是藏龙卧虎。笔者却因分心,技艺未能炉火纯青。是以屡经大赛,却不上不下,更不妄谈登临绝境了。早年雄心,也消磨一尽。
  业已到壮年,却一事无成,无颜回乡,遂以网络消磨岁月。细细念及往事,突记《红楼》,感叹曹公雪芹之身世,心境。愈加悲凉。
  笔者又念及消遣所读之神魔志怪,其中有多喻人,喻事,通史之处,堪堪想来,居是博大精深。遂有感,将读神魔志怪之心得,做半卷笑谈,谓曰《佛本是道》,聊以自慰。望能当看官茶余饭后闲谈之资。
  ;

下一章          上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