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上一章

 

    紫金八卦炉下烈火熊熊而生,炽焰滚滚,热浪滔滔,比那次天水三圣练制丹药之时威势大上了许多,尤其是这八卦紫金炉上有周天之数,聚集五行灵气,借金生水,借水生木,借木生火,周青喷出真火那滚油泼到火上,更添威猛。

    周青口中念动咒语真言,手里掐起印诀,小心翼翼的调和yīn阳坎离,真水真火,这开炉炼丹却是非同小可,又要看功力道行,又要看掌控法术真元的jīng微,好在周青虽然修行时rì甚短,却是天纵之才,得了许多奇遇,功力道行皆至化境,没有这方面的顾及,尤其是他细细观摩三圣炼丹时的状况,也有一些心得,那炼器总纲之中又记载有云中子这位金仙的神妙之法,哪里有失手的道理。

    血魔海藻被周清以符咒制住,动弹不得,还未过得一盏茶时间就被练成了一炉汁液,玄武老道祭起八景灯,漂浮在头顶三尺之上,紫光洒下,护住众人,但见的炉内真水沸腾有声,呼啦大响,八卦紫金丹炉却是纹丝不动,周青越来越纯熟,印诀翻飞之间衣带当风,飘飘yù飞,宛若神仙,真乃个有道全真。

    少时片刻,便从那做周天数孔洞之间冒出一股股rǔ白之sè的雾气,在炉上凝聚成龙虎形状,久久不散,竟然不似法力幻化之虚物,隐隐有呼啸龙呤之声。

    又过片刻,丹炉之上,又有那法力幻化的天花光雨,流光点点,花雨缤纷,洋洋洒洒,乱坠而下,瞬间又消失无踪,如雨露闪电,如梦幻泡影。

    大千世界,光怪陆离,恐怖纷呈,魔鬼夜叉,天女仙阁,俱都隐隐在天花中显现,围观的众人有八景灯的佑护,心魔不生,只觉得奇景连连,非常好看。

    玄武老道见识多广,知道炼制这度厄金丹乃是逆天行事,受天所妒,降下魔头恐吓,又降下仙女乱撒天花诱惑,似真似幻,真假难辨,只要炼丹之人一个把持不住,心神稍乱,不但丹毁炉裂,连人都要遭受波及,轻则道行全废,重则xìng命不保,灵魂永堕轮回。

    周青处于幻境之中,运起玄功,全身金光大作,头上隐现三朵青sè莲花,对一干幻象不为所动,那天花乱坠,真是个实体,却被护身青莲金光所阻,哪里下得来。

    周青就好似那维摩居士,虽有天女散花,自身却是点尘不染。

    “怪哉!这周真人居然是佛道同修,亦佛亦道,偏偏又这等融洽,真是个奇妙。”玄武老道看见青莲金光,心中疑惑,不过他却对周青的道行心xìng修为佩服不已,看得jīng妙之处,不由古心大发,抚掌赞叹,做歌曰:

    分yīn调阳交龙虎,熔汞化铅会坎离,三花聚顶得奥妙,五气朝元通自身,似佛似道又似空,不来不往不住中,世人皆知金丹好,不知六贼去时薨。

    玄武老道随意而做,众人却听得心神一动,又见周青的印诀,都纷纷点头,仿佛有所领悟,周青全力炼丹之中,又要抵抗无形魔头侵扰,哪里分得神念出来探听,突然又是一大口真火喷出,停了停手中印诀,幻象纷纷散去,炉火膨胀一下,又跌落下去,清音响起,药香之气四逸。

    “诸位道友,好生险恶,想不道这金丹居然遭天嫉妒,降下魔头,幸亏贫道还把持得住,现在母丹以成,却无大碍,只要用文火淬炼一个时辰,便大功告成,诸位道友以后渡天劫之时起码多了五分把握!”周青喘了一口粗气,浑身大汗淋漓,心里一顿乱骂。

    “该死的云中子,怎么没有说明炼制这丹药还有诸多魔头侵袭,还得我一边要控制火候,一边还要运起元神玄功,手忙脚乱,心力憔悴,要不是爷爷我功力jīng深,肯定抗不过去,哼!等老子飞升之后,定要找你麻烦不可。我就说,这金丹是渡劫之物,非同小可,怎么会炼制时间如此之短,如此之容易,原来还有这一劫数。”

    听见就要大功告成,只差临门一脚,众人都是异常欢喜,纷纷相互道贺,这次仙府开光,受益最大的当然是周青,其次便是他们,得了许多极品法宝,还附带有祭炼之法,现在又有金丹送上,一个个都觉得成仙有望,哪里还有不高兴的道理。

    “不好!”周青心里猛的一惊,脱口而出,手上法诀一缓,紫金八卦炉下的真火猛的跳动了一下,吓得众人心里也跳起,眼看就要成功,要是火候失控,功亏一篑,那可真是哭都哭不出来,还好周青及时镇定心神,调节火候,那丹炉也没有出现什么异常情况。

    “周道友,何顾突然吃惊,莫非炉中丹药出了什么问题不成?”红发老祖三人也心惊胆战,水猿连忙问道。

    “那倒不是,只是我刚才感觉仙府之外的禁制天火大阵无故岂动,怕是有厉害人物上门生事,那蓝神在外巡视,想必是抵挡不住,不得以才开启了禁制!待我仔细分神查看!”周青随即有默运元神,他的一丝元神分身和蓝神的元神附着一起,不分彼此,蓝神看到的东西,周青也看得到,是以马上发现了状况。

    “莫非那蛤蟆又上门来捣乱!”玄武老道发问,他隐隐知道得了天鬼之身的蓝神厉害,又有禁制阻拦,也不在意,哪里知道又听得周青疑惑道:“噫!?居然是两个yīn人,好高深的道行,从哪里蹦达出来的,比那蛤蟆也要厉害三分,天下竟然有这等厉害人物,难怪蓝神抵挡不住,要用天火大阵来困阻,贫道现在淬丹,分不出身来对敌,为了稳妥起见,还是麻烦诸位道友出去压阵。”

    周青说话之时,两个女子还困在阵中,也未拿出法宝,蓝神老祖不停的喝骂调戏,周青元神一探,听得清清楚楚,暗自好笑。

    “哦,居然还有道行高深之士来捣乱,只怕也是窥伺仙府而来,我等倒要见识见识。”水猿扬起铜锤,和玄武老道一干人等都飞了出去,整个炼丹大殿之中就剩下周青一人,一边慢慢调动真火淬炼,一边分神观察情况,两个女子身上妖气强大,护身法宝又厉害无比,居然能在天火大阵中坚持,并不狼狈,还略显游刃有余,倒让周青心中更加奇怪。

    天火大阵的威力他是知道的,要是周青自己全力施展开来,就算是天仙被困在其中,也要烧掉一层皮,蓝神老祖如今的功力道行,和周青相差不多,要不动用法宝,单对单,周青还真拿拥有天鬼之身的蓝神没有一点办法。

    “夫君,发生什么事情了。”云霞仙子花了几天时间祭炼完捆仙索和那铜镜,又演练了一番,自觉已经熟练,便听得仙府之内有破空之声,以为有什么情况,又担心周青的安危,赶紧过来,发现玄武老道一干人等俱都不见,周青慢吞吞的炼丹,没有出什么状况,松了一口大气。

    “来了两个女子,异常厉害,不过还好,被困在天火大阵之中,蓝神应该可以应付过来,我又叫玄武道兄前去压阵,他有八景灯,门下弟子又实力大增,加上三圣也跟了过去,这么多人联手,就算是两女脱困出来,也不是对手,不必担心,我交代蓝神把她们擒下,问问来历,这等高手,却是罕见,元神又强大,正好拿来祭旗,我将来要去幽盟地府,正好早做准备。”

    “哦,咯咯!既然是女子,夫君可就不要辣手摧花了,擒住问清楚来历就好,既然对方实力强大,来头恐怕不小,多结仇怨总是不好,我出去看看,玄武道友是天生慈悲心肠,必然不会伤害她们,免得和蓝神起了冲突,却是不好。”云霞仙子见周青语言狠辣,动不动就要拿人元神祭旗,连忙娇嗔道。

    周青只是嘿嘿一笑,正待和云霞仙子调笑两句,突然心神一紧:“不好,那两个妖女居然有这等宝贝,正是天火大阵的客星,你快点拿我定风珠去,玄武老道肯定抵挡不住,我炼玩丹药就来。”

    姓木的女子吐出芭蕉扇,周青就以感知,此扇原是昆仑山上一株仙树芭蕉,自鸿蒙开辟便以生长,独有一叶片,后被一厉害仙人彩去,练成法宝,一扇之下,神仙都要吹得昏飞魄散,威力不在任何封神法器之下,那云中子在震府石碑中留下了许多信息,正好补全了炼器总纲的记载,周青却是认得这件宝贝。

    “幸好我有定风珠啊!那帮密宗和尚这要可帮了我大忙了,我要怎么感谢他们呢?恩,反正我要去西域接我两个狐狸徒弟,顺便就超度了他们吧。”周青手要掐动法诀,不能动弹,张口一吹,虚空破裂,定风珠显现出来,云霞仙子见周青说得紧急,也不再调笑,抓起珠字,往外面飞去。

    “最近好象很不太平啊,牛鬼蛇神纷纷现身,这两个女子是怎么来的,居然有芭蕉扇这等宝贝,修为居然比那蛤蟆还要高,恐怖得厉害,要是拼斗起来,我恐怕只有现出法相金身,再祭出七宝妙树才有把握对付一个,人间居然不可能有这等厉害修士,莫非是从蓝神口中的地仙界所来?”周青又舍不得这炉丹药,好不容易抓捕到了血魔海藻,自己虽然不用担心天劫,但可是收买人心的大好东西,再说也要为自己的徒弟着想。

    红衣女子见蓝神嘿嘿yín笑,哪里不知道他心里想的是什么念头,扬起芭蕉扇,使起全部真元气力,就往那虚空一扇,凭空刮起一阵怪风,顿时只见得昏云漠漠,元气震荡,又是在尚未开辟的虚空之中,清浊之气相互交缠,混乱无比,混沌之气被绞成千万根亩余粗细的龙卷,往外甭shè,这风乃是神风,并不普通,卷在里面的混沌之气被分解开来,有火有水,有金有木,有土有电,各根粗龙卷之中喀嚓之声爆响,电闪雷鸣,火光耀人,宛如天地初开之景象。

    熟话说,火仗风势,但此时正好是恰恰相反,天火大阵的熊熊烈焰被风一吹,竟然全数熄灭,那成百上千条红龙虚影来没有来得及发出命叫,就被卷入龙卷之中,被混乱的元力绞成了粉末。

    组成天火大阵的八根通天神火大柱一阵颤动,蓝神控制的真元狂涌而出,还是杯水车薪,毫不济事,通天神火柱没有法力的加持,经受不住神风的摧残,自动没入仙府之内,如此厉害的大阵,竟然被一扇破去,蓝神老祖目瞪口呆,眼看着无数根粗大龙卷朝四方八殛席卷过来,吓得尖叫,连忙躲进虚空之中,哪里知道其中几根龙卷仿佛锁定了他的元神一般,也紧紧跟在身后,蓝神全力发挥了自己天鬼之身的实力,瞬间穿越了几十个空间,才勉强把那风柱龙卷甩开,弄得筋疲力尽。

    蓝神老祖虽然强大,但也没有能力完全控制天火大阵,要是云中子在此,就算是那芭蕉扇再厉害,也不可能破开天火大阵,人不同,天火大阵的威力当然不同。

    “乖乖,这两个娘皮居然有芭蕉扇,这扇子应该早就不在人间了,怎么会又出现,要不是我有天鬼之身,恐怕今天就遭了毒手,这两个娘皮来得蹊跷,又如此厉害,莫非真不是人间修士?我最近霉运当头,还是躲着点好。”蓝神惊魂未定,随即又惊醒:“糟糕,宗主让我巡视洞府,现在禁制被破,要是让两个娘皮杀上门去,搅黄了宗主炼丹,那宗主恼羞成怒下来,我不要遭殃!”想起周青的手段,两相一权衡,蓝神咬了咬牙,还是把鬼身一扭,钻将出去,伺机用化血刀偷袭,来个围魏救赵,只等拖延到周青炼丹完毕。

    “两位姑娘,为何来惊扰我等的清修!”

    玄武老道冲出仙府,便看的漫天风柱龙卷如cháo水般而至,幸好这里是虚空,不是海底,要不然不知道要闹出多大的生势,两女手持法器,漂浮在虚空之中,风柱龙卷纷纷绕过,身上衣裙都不曾飘动一下,端的异常奇异,看见次等情景,随后而来的一干修士都张大的嘴巴,那龙卷风柱绝对不是人力所能抵挡,但众人都答应了周青,要是让龙卷将仙府撼动,惊扰了里面炼丹的周青,那损失可就大了。

    玄武老道首先一声大吼,瘦小的身体膨胀起来,变得威猛无铸,咬破舌尖,一口jīng血喷在八景灯上,旋极把灯祭起,紫光大做,把整个仙府包围在其中,其余修士见玄武老道拼了命,也纷纷效仿,把自己得意法宝用jīng血催动,纷纷祭起,融入紫光之中。

    数十个返虚高手联手,法宝又是仙家奇珍,威力可是非同小可,无数风柱龙卷接二连三的撞击在紫光之上,狂风闪电,水火雷光,轰隆之声连连,硬是突破不了紫光的防御。

    “大哥!这风!!!!好生厉害!!比之九天罡风还要厉害数百数千倍啊!”水猿被风柱撞散了宝光,脸sè苍白,其余修为弱小的修士真元不济,法宝吃得神风一绞,纷纷落下,都元气大伤,口喷鲜血。

    “姐姐,再来一扇,这帮牛鼻子就受不住了,噫,那盏灯火发出的紫光好生厉害,神风居然吹不熄灭!”

    “那是传说之中的八景灯,乃太上老君之物,芭蕉扇虽然厉害,也奈何不得,可惜这人的功力太弱了啊!又不会用灯的法门,怎么会是我们的对手!”红衣女子扬起芭蕉扇,又是一扇,风势爆涨,玄武老道也禁受不住连番撞击,连喷三口鲜血,还是无济于事,紫光黯淡,八景灯也落了下来。

    正当危机时刻,黄光大盛,莹莹而发,云霞仙子终于赶到,祭起定风珠,这定风珠平时并不显眼,只是鸡蛋大小一颗明珠,但一遇这神风,光华漫天,宛如凭空升起了一颗小太阳,黄光所到之处,那风柱龙卷纷纷散开,竟然没有丝毫的抵抗能力,见云霞仙子出手就挽会的形势,又救了一干人等,玄武老道虽然神sè萎靡,伤了元气,还是恭身道谢。

    “定风珠!”红衣女子如临变故,见得异状,有看见祭在高空的那颗珠子,大声惊讶起来。

    “主母不必慌忙,弟子前来救驾!”蓝神从虚空中探出,祭起化血刀,一道血光朝正在惊讶的两女斩来。

    两女都惊讶之间,化血神刀又来得快速,来不及躲闪,匆忙之间红衣女子祭起玉石琵琶抵挡了一下。

    蓝神这一刀乃是蓄势而发,哪里挡得住,一刀便砍掉了玉石琵琶,眨眼之间便到了两女面前。

    “姐姐!”绿衣女子躲闪不及,下意思的用手臂去挡,扑哧一声,血雨飞洒,绿衣女子手臂被血光一撩,齐齐折断。

    “妹妹快遁出元神!”红衣女子大叫,一爪抓破了绿衣女子的天灵,一个又似狐狸,又似狼的元神飞了出来,被收入袖中,红衣女子朝蓝神扇了一扇,也不恋战,祭起法宝,破开虚空,跑了个无影无踪,蓝神正好追击,却被云霞仙子喝住。

    绿衣女子的尸体突然血光腾起,眨眼之间便化为一团脓血,腥臭逼人。化血神刀威力,却是显现了出来,一个个修士看见如此歹毒的法器,纷纷摇头。

下一章          上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