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上一章

 

    云霞仙子收了定风珠,听得玄武老道说话:“好厉害的妖女,好厉害的芭蕉扇,要不是刚好有定风珠这等相刻之物,还真要吃个大亏,只是蓝神道友此等歹毒的法器,有伤天和,还是要慎重使用的好!”

    玄武老道看着地上的一摊脓血,那绿衣女子的衣服明显是一件法宝,却被化为脓血的尸身一污秽,宝光全失,成了凡品,接着连本体也被脓血化去,俱都变成丝丝暗红血雾在虚空中四散而发,腥臭之味越发浓厚,另众人烦闷yù吐。

    玄武老道吞吃了一颗丹药,用法力膨胀了的高大身躯也变会原来矮小的样子,一身道袍可大可小,倒没有被撑破,看见暗红腥臭的云雾飘飘荡荡,连忙大袖一挥,卷了一阵细风,将血雾聚拢,祭起兜率火,烧了个一干二静,彻底消除了隐患。

    蓝神老祖身躯一阵喀喀暴响,又变成女童模样,立在云霞仙子身后,他躲在虚空中,突然发刀,一举斩掉绿衣女子的手臂,惊跑了敌人,心中十分得意,本想继续追击,却被云霞仙子喝住,很是不解,以他天鬼之身,加化血刀的威力,肯定可以缠住那女子片刻,只要周青赶到,七宝妙树一刷,任凭那女子道行再高,法宝再厉害,也只有束手就擒的份。

    “主母为何不追击,这两个妖女来得蹊跷,神通法宝这般厉害,完全不是人间手段,宗主现在仇敌甚多,应该斩草除根才是呢!”蓝神说话小心翼翼,生怕惹得云霞仙子不高心。

    蓝神这一手太yīn狠残忍了一些,一个娇滴滴的女子瞬间就化为脓血,饶是云霞仙子修为大增,毕竟是女儿家心xìng,也是见不得这等惨状,本想训斥蓝神几句,又见蓝神说得有几分道理,知道自己一时怜惜,给周青放走了一个对头,便冷哼一声,板起脸面,让蓝神讨了个没趣,这家伙本来就是地府yīn神,视人命如草荐,和他讲不明白。

    化血刀非常歹毒,不管是多厉害的修道之人,只要被刀身砍中,不出三个呼吸,肉身就被化成脓血,任何灵药奇珍都没有用,只有用兵解元神遁去,不然元神被脓血一污,便也要跟着融化,等脓血化为血雾,便可收入化血刀中,更添凶威,次等歹毒的法器,正和蓝神的口味。

    玄武老道用兜率火炼化了血雾,蓝神就有几分不悦,却也不好发作,又见云霞仙子给他脸sè,更是不堪,可是更加不敢发作,现在听得玄武对自己说教,满口慈悲,终于忍受不住,脸上嘿嘿冷笑,玄武老道看见蓝神面目狰狞,不由得叹了口气连连摇头,蓝神这下更是气不打一块出,他本是地府yīn神,后来又在南极光明镜中逍遥数百年,谁敢管他,这次倒了八辈子霉运,被迫效忠于周青,本来就留了一肚子怨气,幸好周青给了他天鬼之身,又给了化血刀,怨气才散了一点。

    碍于周青的关系,对云霞仙子的脸sè倒还罢了。可是玄武老道也来说教,他却是忍受不了,以前蓝神纵横四海,除了蛤蟆以外,就连极yīn老道,大力熊王都不放在眼力,哪里会理会玄武老道。

    怒从心头起,恶向胆边生,蓝神心头一怒,杀心暴涨,收入体内的化血神刀蠢蠢yù动,就要冲出体外,给玄武老道来上一刀。

    “蓝神,你要干什么!”

    一记炸雷般的声音在蓝神元神之内响起,却是周青感觉到了蓝神的杀机,连忙用玄功透过元神喝止,吓得蓝神一个哆嗦,杀意全失,身形一闪,遁入到仙府之中,找个僻静的楼台默运元神,修炼去了。却是周青告戒于他,等周青事情一了,就和他去yīn曹地府勾销生死薄,实力越强大越好,地府情况蓝神最为熟悉,没有他的带路,周青也不方便行动,也不能过多的难为于他。

    “诸位道友,还请进来,金丹就要开炉,居然出了数百粒之多,还亏得这紫金八卦炉之神妙。”

    周青的声音在虚空中响起,众人听说金丹出炉,都是异常欢喜,激动得不说多话,架起遁光就冲进仙府,就连刚才玄武老道门下几个伤了元气的修士,都好象忘记了自己的伤势一般,跑得比谁都快。

    玄武老道进得殿来,就看见一粒粒龙眼大小的金sè弹丸做周天之数排列,共有三百六十五颗,周青取出一紫晶玉瓶,全部吸入其中,给在场众人都倒了九粒,九大天劫,一次一粒,多用也没有效果,玄武老道收入自己储药的葫芦里面,倒出一粒细细赏玩,才发现这金丹的和以往丹药俱都不相同。

    虽然是龙眼大一粒,但入手沉甸甸,坚硬无比,通体金光流转,就有如金子所铸一般,但重量何只重了十倍,小小一粒,怕不是有几十来金,尤其是轻轻摇动,里面还隐隐听得有汁液响动,仿佛是中空,也没有一丁点药香的气味,不像是丹药,倒有点向法宝一类。

    玄武老道知道此来非常之丹,当然和平常丹药不同,客套几句,急急忙忙领着门人走了,他离开沧浪水宫这么多天,难免有些着急,周青也不挽留,两人相互告知对方一些洞府的阵法禁制情况,好rì后登门拜访。

    天水三圣当然不会回去了,周青帮他们一人安排了一个幽静的楼台静室,又送了几粒牛头yīn神的丹药,三人当然是大喜,红发老祖的天劫快到,三人都要闭关修行不提,自然不会逗留,道了谢,各去静室运转玄功不提。

    不到半rì,一干修士走的走,闭关的闭关,怎个仙府终于安静下来,周青送了一口大气,举步朝仙府内部的几座金碧大殿走去。

    仙府最里面的那几座金碧大殿乃是怎个仙府的储存法宝和丹药的地方,甚是广大,连绵数里,玉柱华表耸立,通明晶玉大道铺于地下,周青却没有来过,也不知道里面究竟储藏了什么厉害法宝和神妙丹药,周青有了七宝妙树,对任何法宝都提不起兴趣,但好歹是自己的东西,怎么着也要点查清楚。

    “夫君,现在事情已经告一段落,我离开师门已经许久,很是想念门中的姐妹,夫君现在实力大增,昆仑乾机老道又已经身死,根本不用顾忌昆仑,不如陪我去自在宫一趟,看看师傅和姐妹。”

    云霞仙子和周青携手走在晶玉大道之上,两旁奇花盛放,瑶草散香,玉兔麋鹿竟相嬉戏奔走,顶上明媚柔和的光线洒将下来,怎个洞府一年四季都是chūn意昂然,非常诒人。

    “恩,我那两个徒弟被你七彩姐姐带走,不知道现在怎么样了,现在我有了仙府,要开宗立派,肯定要接过来修炼,只不过现在还不到时候,今天那两个妖女也不知道是什么来路,道行高深,连我都有所不及,居然还有芭蕉扇这等仙家法器,不是人间手段,很可能是从蓝神所说的地仙界过来的,看来仙府开光,却是惊动了不少厉害人物。”

    “这两个妖女,恐怕还有帮手,我要是不在,对方再杀上门来,虽然有禁制,但天水三圣的道行,也抵挡不住,轩辕法王,大力熊王,极yīn老道,温蓝新,那几人联合起来,你我二人双全难敌四手,蓝神自然也要带走,不能看守洞府。”

    周青自己一分析,暗暗心惊,居然不知不觉惹下了这么大的麻烦,要是在以前,周青早就找个地方藏匿起来,躲得无影无踪,和对方玩游击,打闷棍,现在家大业大,反而有了几分顾忌。

    “恩,也是,可惜我一时心软,没有让蓝神追击,不然夫君就少了一个心腹大患。”云霞仙子心里颇为懊悔。

    “那倒不是,那两个妖女既然来上门生事,必定已经知道了仙府的事情,就算杀了她们,她们的师门也会得知,这仙府是上古真仙云中子所留,什么牛鬼蛇神,修道门派想必都知道一点端倪,我这次虽然是占了大便宜,恐怕从此以后不得安宁,尤其是大力熊王提到这北还之眼封印了一个厉害人物,蓝神也知道一些,可惜不清楚,我也不想去一探明白,免得平白吃亏。”

    “那怎么办,难道要放弃这好不容易得来的仙府不成?”云霞仙子也知道周青树敌众多,名的暗的敌人一大堆,现在看似平静,却是在风尖浪口之上。

    “这玉柱仙府也算是我的师门,怎么可能放弃,嘿嘿,玉柱仙府有似法宝一般,可以随意移动,我现在虽然没有控制洞府像蓝神那样随意穿越多重空间,但移动仙府的实力还是有的,换了地方就是了,正好移到玄武老道那沧浪水宫之下,一来避人耳目,二来相互之间也有个照应。去西域那是肯定要去的,那几个密宗法王居然在半路剪径,我不去计较有番,怎么对得住他们?”

下一章          上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