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上一章

 

    “管它这北海海眼之下封印了什么凶神恶煞,总之与我无关,我虽然有避水神珠,能够勉强下去,但现在麻烦事情太多,不想多惹事端,乘早离开这个是非之地,等我功力大成,凝练几件拿手法器,再去那yīn曹地府消了生死薄,到时候三界不管,五行不入,永享这长生福地,那是何等的逍遥,胜似上天做那大罗金仙。”

    周青与云霞仙子两人走到了一做金碧大殿之前,只见那高大几十丈的大门紧闭,宝光莹莹,沉重厚实,门上还有无数海碗大小的铜钉做周天星辰之数排列,闪闪发光,又有烟云紫气隐隐缭绕,大门两边自上而下贴了两条宽大的金sè符篆,上面绘有无数水火风雷,做海cháo澎湃之声,似是厉害的封印阵法,比那沧浪水宫的禁制还要厉害几分,不愧是上古阐教真仙的藏宝之所在,法力神通,都不是普通仙人可以比拟。

    周青捏了几个咒印,用手虚空抹了一抹,顿时巨大沉闷的咯吱之声响起,大门缓缓打开,里面霞光耀目,彩霞万道,周青两人走了进去,大门又缓缓闭上,两人入得殿来,被无数宝光照shè得看不清楚,周青默运元神,镇府石碑从眉心祭出,旋于空中,玄音响彻,大殿里面万道光华皆都隐去,所有法宝都露出了本来面目。

    “哦!”云霞仙子发出了惊叹,这大殿甚是广阔,浑然一体,乃是整座翠绿晶莹的玉山镂空,放于仙府之内,四周都是一片碧绿,光滑鉴人,几十根数丈方圆的玉柱把空间分割开来,中间还有云霞幔帐相隔,又隐隐透明,如云似雾,每根晶玉大柱之下都摆了数十条白玉大案,上面放满了宝剑宝刀,弓弩箭矢。

    另外,还有大斧,短钺,长戟,长鞭,水火双锏,大锤铜鼓,紫金葫芦,白玉净瓶,羽扇,剪刀,宝镜拂尘,玲珑宝塔,长幡大旗,印章霞衣,花篮,紫玉符录,等无数法宝。

    周青看得眼花缭乱,走上前去,突然看见其中一口血sè短刀,觉得眼熟,手一招,刀落到手上,“这不是化血刀吗?怎么有两口!”看这双头狼的刀柄,周青大声惊讶起来。

    “原来如此,虽然是化血刀的样子,却失了jīng髓,里面并没有太古魔阵!”随即周青回过神来,发现这里面大部分都是云中子在炼器总纲中记载的封神法器,不过全部都是赝品,每一样都不完整,不是失了最重要的部分,就是没有原样的材料,根据记载很多封神法器都是采集天地间独一无二的材料炼制,告诉你制作方法,也是学不来。

    “哎,却是空欢喜一场,云中子果然是狂人,居然想炼制出所有封神法器,这种事情就算是三清道尊齐来,恐怕联手都做不到,可惜啊,浪费了这么多上好的材料,每一样法器都缺了jīng义,都没有完工,有的甚至连用都不能用,实在是遗憾,这家伙就不能给我留几件厉害法宝吗?非要我自己炼制不成。”

    周青明白了情况,到整个大殿翻看了一片,硬是没有找出一件完整的法宝来,不过他却没有在意,明白云中子的意思,这位金仙却是炼器狂人,封神一战,仙魔神妖皆出,厉害法宝层出不穷,云中子起了兴趣,想一一都炼制出来,奈何就算是他神通广大,每一件法器都有自己的秘传,他如何能尽数得知,只有留将下来,希望得到他仙府的后辈能够替他完成心愿。

    周青可没有这个疯狂的想法,他现在也不缺法宝,带着云霞仙子游览了几座大殿以后,根本木什么收获,云中子还留下不少玉册书籍,上面全部都是炼器心得,修炼功法居然一个字都没有,简直另周青抓狂,大呼云中子这人变态,洞府里面连自己的衣钵都不留,留下一些未完成的太监作品。

    辛好周青发现了一座储存丹药的大殿,和储存炼制法宝材料的地方,那些仙丹功效强大,淬炼肉身,强大真元灵气,补充元神,各有奇效,炼器的材料之多,应有尽有,想那云中字用无数珍稀材料建造了这方圆几百里的仙府,就可见一斑,周青和云霞仙子初始还十分兴奋,后来看得麻木了。

    “夫君,我看这里的所藏,就算是天界可能都没有这么丰富,真是匪夷所思,难怪引无数人来窥伺,夫君还是赶快使法力将仙府移走,要不然走漏了风声,我看只怕天界的天仙,地仙界的妖王,地府的yīn神都要齐来。”云霞仙子担心得不得了,如此多的仙丹宝藏,不出事才怪了。”

    “说得不错,但我现在还要凝练一下金身,现在法力恐怕还不足够移动仙府,仙丹虽多,但我这金身到了第二阶段,不是凡体,里面蕴涵了业力,仙丹一入体,就被业力所染,根本没有一点作用,只有用自身修炼,锻炼神识,凝聚业力,待功候一到,自然可以破开无尽虚空,随意往来于三界。”

    “倒是你,这些仙丹很有用处,我帮你选用几粒,上次在六道轮回之中帮你消除了不少业力孽缘,想必一直修到返虚后期都没有四重小天劫的困扰,就算以后的九重大劫,有我在你身边,还有这么多上古法宝,更本是儿戏一般,更何况,只怕大天劫还位将临,我就帮你在地府消了名号,我们要守住这份基业,实力越是强大越好。”周青嘿嘿冷笑:“六道轮回又怎么的,还想控制我不成,就算是老天爷,也不能管到我。”

    云霞仙子听见周青一番话,心里很是幸福,两人相互调笑一阵后,周青选了几颗仙丹,帮云霞仙子护法,待云霞仙子完全化开了药力,凝练元神之既,自己就在一旁运起玄功来。

    冥冥之中,周青金身显现出来,还是身高六丈,四面八臂,眉心四只神眼大开,扫shè青冥黄泉,四方八殛,周青把自己全部神念放出,铺天盖地一般,瞬间便覆盖了整个仙府,一草一木,一玉一石都看得极其清楚,周青神念透过仙府,往无尽的虚空放shè,越放越远,不知道多少亿万里,终于轰隆一声,周青的法身消失犹如神念油尽灯枯,崩溃开来,只留下海碗大一颗洁白无暇的舍利,漂浮在空中,舍利周围无数黑影黑雾缠绕,时淡时浓,时聚时散,时而形成不少面目狰狞的天魔夜叉,舍利大放光明,那些聚散的黑雾黑烟形成的魔鬼夜叉,都围绕舍利盘旋,纷纷叩首,仿佛朝拜一般。

    这些黑雾黑烟正是周青凝练金身所吸收的业力,无论是神仙还是佛祖,只要沾上一点,就乖乖的被打入六道轮回,比任何歹毒法器还要厉害三分。

    昏昏泱泱,朦朦胧胧,又过了不知道多久,虚空中出现点点金光,金光越聚越多,渐渐又凝聚成了金身,此时的金身,颜sè似金非金,隐隐有肉质皮肤的纹理,又有古铜的颜sè,再也没有飘虚的感觉,完全是实体,八只手上持拿的莲花,净瓶,尖枪令牌,法轮权杖,弓箭阔剑一阵般动,犹如长鲸吸水一般,把业力吸了一大半,剩下的业力被法身张开四张大口,吞入了体内,和法身融合,海碗大小的舍利也飞回到金身,从头顶没入。

    金身捏了个不动印诀,化为一道金光和周青肉身融合,从入定中醒来,周青浑身舒畅,玄功又进了一层,金身法相到了第二阶段,每凝聚一段时间,储存了足够的念力,吸收了足够的业力,就要打散重组一次,直到仈jiǔ七十二次,便是大成,进入到化身亿万的境界,和神仙无异,每一次打散重组,都要消耗全部的神念,受不得半点搅扰,周青在仙府之内,有禁制守护,却是更本不用担心。

    “夫君,你怎么一运功就这么久,都差不多一个月了!”云霞仙子焦急的在旁边守护,看见周青收功,连忙出声盘问。

    “恩,这次凝练法身,收获甚大,连肉身都淬炼了一次,法力大进,足够移动控制仙府移动到西海,但要穿越空间,恐怕还是够,先不管它,我果然没有猜错,你的道行功力却是大进,离返虚后期只差一部之摇,天劫居然都没有降临,下次再碰到极yīn老道,你就用捆仙索拿住他,打个半死再说。”周青和云霞仙子呵呵直笑,两人感情又进了一步。

    接下来十多天,周青先是拜访了一下玄武老道,说明了一下情况,玄武老道听说周青要般家,自然是异常高兴,天水三圣还在闭关修炼,一直没有出来,周青把他们叫出关,也说了一下,他们自然是举双手赞成。

    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把周青累得差点脱虚,终于把整个仙府移动到了西海之地,安放到沧浪水宫下面五百丈深处,仙府一搬,北海之底居然无缘无故出现了一个方圆十几里的空洞,漆黑深幽,不可见底,和仙府大殿之前的那金sè祭台一般大小,周青才知道仙府里面的那座金sè祭台正是通往海眼的通道,现在一般,就漏了出来,有人要下去,除了硬抗,没有任何捷径可以走。

    周青也不想下去一探,在海眼周围布置了几个隐藏阵法,又探了探极yīn老道的原来居住的极yīn岛,和周青结怨之后,极yīn老道还没有来得急回老窝,周青在方圆十几里的极yīn岛上收刮了一阵,极yīn老道却是穷得要死,什么东西都是随身携带,除了岛上大大小小的魔道禁制阵法以外,什么都没有留下,不过周青得了仙府珍藏,就算极yīn老道留下了什么法宝,也是丢过一边,看都不看。

    突然间起了心思,周青觉得还不保险,和玄武老道一商量,和云霞仙子,天水三圣,蓝神几人联手,硬是把整坐极yīn岛也移到了沧浪水宫周围,更在极yīn岛上布置了不少大型阵法,又把原来三圣的天水岛也移了过来,周青还不满意,动起避水神珠,在两海周围联手移来了不少岛屿,座座岛屿都体积庞大,连接在一起,摆了无数大阵,把沧浪水宫和玉柱仙府围成了铁桶一般,用周青的话来说,就算是神仙下凡来攻打,也管叫他进得来,出不去。

    为了相互之间更好的照应,周青发挥自己阵法宗师的手段,在沧浪水宫和玉柱仙府开辟了一条通道,只要哪一方出了事情,对方刹那之间就知道情况,随时可以赶过来援助,更为了安全起见,周青动了大手笔,把从蜀山哪里学来发生死幻灭两仪微尘大阵都用上了,彻底掩盖了形迹,把个玄武老道和一干修士看的目瞪口呆,心里又满心欢喜。

    “周道友,你这般施为,还真是让老道大开眼界,这般手段,还真是铁打的江山。恐怕天上仙宫防御手段都不过如此!”听见玄武老道感叹,周青只是和云霞仙子相视一笑,并不说话。

    整个洞府布置完工之后,也过去了两个多月,周青时常注意北海眼的情况,奇怪的却是,一点动静都没有发生,周青便不去管它,反正现在这般情况,根本不怕任何人来生事,就算是蛤蟆,轩辕法王,只怕是连门户都难得摸到。

    闲了下来,周青每天便和云霞仙子默运元神,锤炼神识,捕捉自身业力,只待第二次凝练法身,便再履中土,把两个徒弟从大自在宫接过来以后,就和蓝神一起下幽冥黄泉。

    这天,周青探开天眼,分出神识,整个西海三千丈以上的任何情况,无不显现在元神之内:“恩,现在神念比以前要强大了许多,都只能探片整个西海,传说之中西方极乐的佛陀在刹那一间就可以扫片三界,这是什么神通,该要多大的神念啊!”周青摇了摇头。

    “噫!?谁在西海之上就这么公然打斗?还是从西方那边来的啊!我倒要好好看看!”一群影子出现在周青神念之内,分明是十几个张了金sè翅膀,碧眼金发,口生獠牙,皮肤白皙,的吸血鬼在追击一团包裹在五彩光遭之中的人。

    “这不是极光罩吗?吗的,赶追杀我徒弟!莫不是活腻鸟!蓝神!快给本座出来!!!!”周青恍然大悟。

下一章          上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