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上一章

 

    西海之地离西域并不是很远,周青本来就是计划去大自在宫,结果被乾机老道和密宗显宗的法王喇嘛半路剪径,被迫跑到了西海之上,这才惹出了这一系列的仙缘,说到底周青还要感谢乾机老道的成全呢。

    现在周青牛得不得了,加上乾机老道已经身死,根本不怕人来找麻烦,何况就算素昆仑和密宗那一帮人来找麻烦,能否在蓝神化血刀下活命都是大不可能。

    “有实力就是好啊!现在谁敢来惹我,本座就拿他的魂魄元神来祭旗,什么中土四大宗师,就如土鸡瓦狗一般。”

    周青心里大大感叹,和云霞仙子嚣张的架起遁光,也不像以前那样躲在就天罡风中,而是大摇大摆的在下面飞行,只见山川河流一遍阔野,房屋如蚁。

    不过西域之地,海拔甚高,高山连绵,人迹罕至,有时那高山尖峰直插天际,山间之上白雪凯凯,甚是壮观,云霞仙子痛心大发,每有那极高的山峰出现,就拉着周青故意把遁光降低,朝山尖顶上撞去,到千钧一发之际,又堪堪插身而过,遁光刮起大风吹得白雪扬气,有的甚至雪崩连连,轰隆之声大作,十分刺激,周青也不管她,也不帮忙,只是一边飞行一边欣赏景sè,却是悠闲无比。

    蓝神从虚空中显现出来,变回孩童模样,时隐时现,保护在云霞仙子周围,虽然云霞仙子现在的道行可谓是上参天道造化,更本没有什么危险,但是样子还是要做的,蓝神知道,周青这位宗主虽然平时不怎么做作,心里却十分在意自己这主母的,不如拍拍马屁,想必比直接拍周青马屁还要强上许多。

    果然,周青看见蓝神这般忠心,虽然明明知道他是故意做作,还是心里舒畅,赞赏的点了点头,蓝神得了周青一个眼神,知道以后必然有诸多好处,要是能够让周青多赐下几粒仙丹,再苦修一段时间,那恢复自己全盛时期的功力绝对不是难事,自己在生死薄上没有名字,根本不用担心天劫,却是可以毫无顾忌的提升功力,不过现在蓝神对周青心里畏惧家上敬服,就算是实力大增也起不了反抗的念头,他可知道周青法身和气宝妙树的厉害,周青诸多手段一点一滴在他心头牢牢扎下了根,和周青玩心计,蓝神确实还要差那么一点点。

    ‘夫君,前面好像就到了昆仑山门之所在,要不要去察看一番。”云霞仙子玩得兴起,现在道行大增,又有捆仙索等一干上古法宝,那里还会怕一干昆仑化神期的老道。

    “宗主,主母说得没有错,那群昆仑老道道行不高,却凭的嚣张了一些,居然敢跟宗主结仇,不如弟子杀上门去,一一收了生魂元神,好让宗主祭旗!”

    蓝神听见云霞仙子所言,那昆仑派的山门就在不远处,顿时恨的牙根痒痒,他现在的状况,可谓全部是拜无真老尼和一般昆仑老道所赐,要不是那三十几个化神后期的昆仑老道牵制,就算蓝神不敌无真老尼的两极玄磁宝瓶,也可以从容走脱,不至于毁去原体,险些神形俱灭,虽然因祸得福,归附了周青,不但仇恨未消,还因为实力大进,报仇的心思更加炽烈。

    “恩!?”周青听闻蓝神此言,思索了一阵,又摇了摇头,却是不语,云霞仙子也不再玩耍,和蓝神一起飞到周青身边,也帮着说话,“夫君,那些昆仑老道确实是手段卑鄙,也和我们结下了仇怨,反正迟早要找他们结算,何况蓝神以前吃了大亏,也要报大仇,你就让他先去查探,反正顺路,也是一举两得之事。”

    云霞仙子开始因为蓝神手段狠辣,对他很没有好感,但是这些天来,蓝神刻意讨好,手段层出不穷,又是一副娇小的孩童模样,云霞仙子虽然明明知道他是天鬼之身,也不禁起了几分母xìng,不在给他脸sè行事,蓝神见起到了效果,更是拿出手段,说得可怜兮兮,云霞仙子对他的印象大为好转,更何况蓝神又是自己的弟子,现在竟然帮他说起话来,蓝神顿时大喜,知道自己这位主母远远没有宗主jīng明,很是好说话,便下定决心,以后还是要多多讨好才是。

    “蓝神,你说我在西海之地布下的禁制的如何?”见云霞仙子帮忙说话,周青也不好开口一下就拒绝,却是反问道。

    “宗主法力无边,阵中有阵,生死幻灭,诸天神雷,天界净火,皆在其中,神仙入得阵中,恐怕都难逃公道。”蓝神语气恭维,虽然有几分夸大,却也大半是实情。

    “我布下的禁制都如此厉害,想那昆仑几千年经营,直阐教以来,每一代都高人辈出,几千年的布置的阵法禁制,哪里是一时之间破解得了的,进些年虽然凋零,人才不显,但底子还在那里,出来还罢了,要说杀上老窝,我都没有把握,你先不要急,这昆仑派掌教元神落到轩辕老妖手里,恐怕老妖不会轻易杀死,肯定要用歹毒手段逼问一些昆仑秘密东西,到时候,两者一冲突,我们再得鱼嗡之利岂不是更好。”

    “何况极yīn老道,轩辕法王,大力熊王,蛤蟆这几人联手,在海外势力大增,虽然不赶来找本座的麻烦,但无真老尼却是待不下去,肯定要和昆仑联手,说不定现在就在昆仑也说不好,我们静观其变就是。”

    “宗主英明,弟子却是被蒙了心智。没有看清楚形式,既然如此,就让无真贼尼多活几天,到时候弟子一定将她的元神捉来献给宗主。”蓝神一听,知道自己鲁莽,恨恨的朝云雾缭绕的极远处连绵的雪山看了几眼,那里有极其细微的淡淡灵气波动,外人察觉不出来,但蓝神这等高手却是洞悉入微,知道那里就是昆仑的山门隐藏之处,恨恨看了几眼,跟着周青王雪山外一望无涯的戈壁沙漠飞去。

    “云霞,怎么你们大自在宫建在这等荒漠的不毛之地吗?”周青望这脚下金黄的沙漠,狂风时不时刮过卷起漫天黄沙,有时却是风势全无,炽烈的太阳在上方照shè,黄沙反shè回来,地下防佛是金子熔铸一般,虽然环境恶劣,却是别有一番景sè,和海中的情况大不相同。

    “恩,这荒漠广阔无垠,就算是在现在,也人迹罕至,十分清静,正好适合修道,听说当年祖师用无上神通在荒漠之中开辟了一个空间,米又经过十几代祖师的经营,里面却是青山绿水,比蜀山洞天还要更甚一筹呢,加上这沙漠之中,白天太阳真火浓厚,夜晚却是太yīn之气充足正好采集rì月jīng华修炼,正适合引气期的弟子淬炼形体。”

    “恩,难怪,上次所见,你们那些年轻的弟子都有引气后期的修为,比那些中土道门年轻的弟子要强上许多。”周青点头。三人渐渐飞到了荒漠中心,高大的沙丘隆起,蜿蜒千里,比一般的小山还要高大许多,周青啧啧赞叹。

    “好阵法,居然有这么大的手笔,又不引人注意,又可以聚集rì月jīng华,尤其是这阵法还是极其厉害的幻阵,一般修士闯了进去,恐怕是东南西北的琢磨不到,好一个一箭双雕的手段。中土那些道门就算有这般的心思,也没有这么大的地方来布置阵法。”周青本来就是阵法大家,又得了云中子的洞府,前些rì子更是亲手布置海底洞府,苦心钻研,运用开来,现在对阵法的领悟,只怕还在自己的修为之上,天下无人能出其左右,一眼就看出了这些沙丘布置的形式和奥妙,以及能够产生的手段。

    “夫君说得不错,这沙丘连绵千里,只要到了中心的阵眼之处,就可以通知姐妹打开封闭空间的通道,接我们进去,否则就算是那些道行高深的修道之人不被幻境迷惑,找到了阵眼,也休想知道我们山门所在。”云霞仙子说玩,就要拉着周清飞落到下面的沙丘之中。

    “等等!”周请及时拉住云霞仙子,蓝神也稍微的皱了一下眉头:“宗主,西北方三百里开外天地元气波动得厉害,显然是有人打斗,要不我们去看看,此地乃是主母的山门范围,恐怕和主母有些关系。”

    蓝神现在功力和周青相差不多,两人同时感觉到了异样的状况,云霞仙子仔细运起神念,突然脸sè一变:“果然,里面有人使用的乃是我门中的道法,肯定是宫中姐妹和人打斗。”说完,也顾不得周青,朝打斗地点赶了过去,周青蓝神也跟在后面。

    三百里地,虽然眼睛观察不到,但以三人的全力驾驶遁光的速度,却是呼吸之间的事情。

    狂风大做,卷起漫天黄砂,方圆十几里地的地方根本看不清楚人影,只隐隐听见剑气呼啸,又有一个清脆的女子娇喝之声,又有青白红紫各sè的光华飞来飞去,显然是有修士在相互拼斗法宝,带动的天地元气卷起阵阵狂风,有那拳头大小的石头都被刮了起来,漫天乱打,火星四溅,非常骇人。

    突然几声怒吼和娇喝,五道光华直冲天际,在高空中拼斗起来,周青看得分明,却是一杆量天尺,一对白玉钩,一把拂尘,两对金饶,这五宗法器联手拼斗一个罗伞形状的法宝。

    那罗伞祭在空中,华丽无比,彩光缭绕,上面还镶嵌又八颗鸽蛋大小的宝珠,分shè出光华,和那五宗法器交缠,这法宝的品质显然要高出那些个尺,勾,拂尘,金饶许多,以一敌五,居然不落下风,只是一时之间脱身不得。

    “这是霓虹大姐的八宝天罗伞,岂有此理,谁那么胆大,居然在这里围攻我们大自在宫的人!”云霞仙子看见罗伞,一眼就认出了端倪,不过看见那罗伞并不落下风,稍微放心了一些。连忙祭起定风珠,黄光一照,狂风立止,黄沙地面现出六个人影来,其中一个女子身穿彩衣,浑身香汗淋淋,也声得异常美貌,和云霞仙子各有千秋。

    周青看清楚了另外四人,三道两僧,却是熟人,正是那次被周青打得落慌而逃的西域五散人。

    看见风沙一止,霓虹仙子突然遇到这等变故,心中一惊,看见定风珠祭在空中,她知道不是此物不是自己门派所有,以为对方又有强援,本来双拳难敌四手,自己仗着道行高深,八宝天罗伞又是仙家法器,才勉强拼了个平手,要是又有对头到来,自己却是无法抵挡,心神一松,手上缓了一缓,八宝天罗伞光华便黯淡了一些,西域五散人面目狰狞,居然对外围的变化毫不所动,仿佛失去了理智一般,只知道拼斗,根本不顾忌自身的安危,个个装若疯虎,勇猛无比,全力催动真元,五样法器一齐击打在闪面之上,爆出烟花般的流光。

    砰砰几声,无样法宝都弹了回去,八宝天罗伞也落将下来,霓虹仙子一脸苍白,伤了元气,西域五散人受伤更重,一个个大口喷出鲜血,不过他们却是丝毫不在意,又是齐齐怒吼,把法宝收回体内,和肉身和一,不顾好歹又扑了上来。这般**,还真是不要了xìng命,也不知道双方有什么深仇大恨。

    “古怪古怪,这西域五散人怎么像疯子一般,神智不清呢,莫非中了什么**之法,被人控制了行动。”周青看见西域无散人的模样,心中疑惑,云霞仙子祭起铜镜,金光浓厚把霓虹仙子包裹在其中,五散人人宝合一撞在上面,连个波纹都没有起上半点,此时的云霞仙子,哪里是西域五散人能够对付得了的。

    还好云霞仙子并没有想杀掉五人,运起玄功,金光一弹,把五人弹出了十几丈开外,五散人一个个跌坐在地,翻滚了几圈,异常狼狈,又喷了几口鲜血,不知死活的扑了上来,云霞仙子又是屈指一弹,铜镜金光暴shè,任五散人如何冲撞,也是纹丝不动,五散人连连发出了野兽般的咆哮。

    “云霞妹妹?!你怎么会在这里,你不是去中土了吗?”

    霓虹仙子这才看见了云霞,又是惊讶又是欢喜,霓虹也是眼光高明之人,云霞这一手明显要高出她几辈,这才注意到了漂浮在天上的周清和蓝神,心中微微明白了一些,调笑起来:“七彩妹妹回来说了,妹妹解开了孽缘,找到了如意郎君,上面的就是最近传闻的天道宗宗主周真人吧?妹妹真厉害,才隔了不久,连孩子都这么大了,没有理由啊,才一年都不到,这孩子怎么就有仈jiǔ岁的样子?”

    霓虹却是把蓝神误认了,却又回过神来。

    “大姐瞎说!”云霞满脸通红,又不知道如何解说,便叉开话题:“这五散人怎么这么大的胆子,就在这里围攻大姐,莫非真的不怕死?”

    “主母不必动手,这五人被人cāo控了神智,随时可能自暴元神,待弟子擒来!”蓝神一看,知道这是讨云霞仙子欢心的大好机会,连忙飞身下来,小手一搓,头顶之上冒出了一只方圆亩余大小的蓝sè大手,五指如钩,直接向发疯的五散人抓了过去。

    “弟子的幽冥收魂爪专门对付鬼物,就是他们自爆了元神,也能够把魂魄抓将出来,主母再好生拷问就知道情况了。”蓝神嘿嘿怪笑。

    “这孩子,好高深的道行,就连师傅都没有这么厉害啊!”霓虹见蓝神元神幻化的大手,骇得说不出话来。

    “噫!居然有人搞鬼!”就在蓝神大手就要抓到五散人之时,地下凭空冒出一股朦胧的烟云,看不出是什么颜sè,仿佛混沌一片,组成了两只和蓝神一样大小的手掌,一只手掌对上了蓝神的幽冥收魂爪,另一只手抓起五散人朝地底钻去,之间那黄砂地面犹如是水做的一般,混沌大手包裹着五散人直接墨入了其中,连波纹都没有冒一个。

    砰!蓝神一把抓散了另一只混沌大手,混沌之气分化开来,化为了金木水火土等各种元力,融入虚空之中。

    周青看见那混沌之气所化的大手,心神一动,突然一股诡异的神念仿佛蛛丝一般迅速钻进了周青泥宫穴之内,迅速吞噬着周青的意识。

    “找死!”周青冷哼一声,庞大的意念一动,把那股诡异的神念打了个粉碎,扬手就是一道雷光朝远处的沙丘炸去,轰隆一声,沙丘甭开,黄砂飞溅,哪里有半个人影。

    周青皱了皱眉头,蓝神飞了过来,惊讶的道:“宗主!这是什么道法,居然可以将五行元力重归混沌,弟子却是从来没有见过?”

    “这不是道法,这是上古巫门的手段!”周青冷笑道。

下一章          上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