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上一章

 

    “上古巫门……”

    蓝神惊讶道:“宗主果然见多识广,听宗主这么一说,弟子倒也想起来了,古老传闻,这凝聚五行元力重归混沌之法确实是上古巫门的手段,只是年代确实太过久远,yīn曹地府都没有建立,弟子那时候也未出世,只是听过传闻,不过自从轩辕皇帝诛杀蚩尤大巫之后,仙道兴起,巫门便已经灭绝,怎么到了现在,还有出现,这可是为仙道所不容啊!”

    “哦!?还有这么一说?连蚩尤都是巫门中人?”周青惊讶道,心里纳闷至极:“云中子那老鬼只稍微提级了一些,加上蜀山向辉那厮说什么异能组,我才知道身怀异能的就是上古巫门的后裔,这听蓝神说来,巫门还真是不简单啊?”

    周青暗自盘算,看着下面的云霞仙子和霓虹仙子在那里谈扯得很开心,也不打搅,只是想问清楚蓝神一些上古的情况。

    云中子的记载中,关于上古法宝器物,材料灵药,那是应有尽有,但是一些人和事物却是异常模糊,尤其是仙道的兴起和巫门的灭亡,周青现在修为参及天人造化,觉得这事情隐隐有些值得探讨的东西在里面。

    “上古巫门,天生神通,不需要任何修炼实力就不亚于任何修道之士,和上古妖族一起看管六道轮回,其实弟子知道的也不是很清楚,只是在地府干了这么多年总有一些小道消息流传下来。上古几位大巫,实力神通纵横天地,只怕和三清道尊不相上下。”蓝神皱了皱眉头,好象竭力回忆一般。

    “实力和三清道尊不相上下!?你不是在搞笑吧,上古大巫天生就有那般厉害?”周青却是不相信,十分惊讶。

    “弟子也是听的传闻,并不知道具体情况,宗主听说过共工与祝融的名号吧,这两位就是巫门的两位大巫,那后羿,夸父,蚩尤,刑天,都是巫门中人。后来不知道什么原因,共工祝融两位大巫在不周山大战,双双身损,巫门便衰落,到了最后,阐教金仙广成子帮助他的弟子轩辕在逐鹿诛杀了当时巫门首领蚩尤,巫门便灭绝,仙道兴起,关于巫门,弟子就知道这么多了。”

    蓝神把自己知道的传闻全部告诉了周青,也不知道是真是假。

    听见蓝神这么一番话,周青心里略微明白了一些东西:“这些都是上古之事年代久远,早就不可考证,也不知道是真是假,现在不是谈论这些东西的时候,刚才那五散人显然是被巫门的手段控制了神智,哼!居然还想攻击本座,跑得到是快。不过我已经知道了他们的老巢。到时候一齐算帐。”周青说这番话的时候脸sè不是很好,蓝神也不敢多问,只有怏怏站到一边。

    “原来如此,难怪云中子不提级这些事情,想那黄帝是广成的徒弟,逐鹿一站,阐教想必也做得不是很光明,有些手脚,嘿嘿,现在那国安局的异能组就是上古巫门的后裔无疑了,巫门可是和仙道有些仇怨,可惜现在各大门派早就忘得一干二净,白白让巫门的小辈的坐大了,可是现在异能组为什么对大自在宫下手呢,想不通啊想不通?”

    周青摇了摇头,刚才袭击自己的两人手段巧妙,才得以逃脱,实力对于周青开说,却是不值得一提,周青也没有放在心上。

    看见周青和蓝神说话完毕,云霞仙子和霓虹仙子两女也相互说明白了情况,霓虹仙子有知道了云霞功力道行大进的原因,不过有些事情,云霞没有经过周青的同意,也不会尽数说出。

    周青和霓虹相互见了礼数,周青发现霓虹已经是化神后期的修为,心中对大自在宫十分佩服,自己这个怪胎不算,起码在人数之上要远大于自己的天道宗。

    “恩,自己现在灵丹洞府,修炼法诀,法器法宝都不缺少,就是缺少弟子,看来要多多招收一些忠心的才是,可是现在哪里有呢,这倒是个麻烦问题,总不能就大猫小猫两三只吧,人多才是根本啊!”周青心中考虑,又实在是没有办法,只好走一步算一步,反正现在也不是耽误之急。

    霓虹仙子和云霞情同姐妹,一向说话没有什么顾忌,正想对周青这个便宜妹夫调笑几句,开开玩笑,却一见周青的丰采,神sè不怒自威,完全是一代宗师和高人的派头,心里一凛,到了最边的调笑之语又咽了回去,正正经经的相互用了标准道家的礼仪稽手。

    看得云霞心里大是疑惑:“大姐今天怎么正经起来了?”

    话不多说,一行四人架起遁光飞进了沙丘之中,进入幻阵,云霞和霓虹两女左穿又差,眼前的景sè连连变幻,周青和蓝神不紧不慢的跟在后面,神sè自如,丝毫不被幻境迷惑,其实以周青现在的手段,早就参悟了这幻阵的奥妙,恐怕和布阵之人都不相上下,就算是比这厉害十倍的幻阵都困不住他。

    蓝神是天鬼之身,只要没有禁制住空间,他就可以来去自如,也很是悠闲。

    云霞没有对霓虹说蓝神是地府yīn神的事情,而原来的天鬼之身上个鬼气被七宝妙树渡化,根本看不出什么端倪,霓虹只知道蓝神是周青的弟子,海外一个十分厉害的修士,看见周青两人在阵中闲庭信步,霓虹仙子心想:“这天道宗宗主比传闻的要厉害得多啊,就连弟子都是绝顶高手,云霞妹妹真是好福气。”

    一行四人过了一盏时间,终于飞到了一座巨大的沙丘之上,霓虹仙子拿出一根青翠yù滴的竹笛,咿呀,咿呀的吹奏了几声,沙丘的天空之上本来是烈rì炎炎,突然大风刮起,云雾缭绕,在那极远的天边出现了青山绿水,蔓回红廊,厅台楼阁,若隐若现,真就是海市蜃楼。

    “周真人,请跟我来!”霓虹仙子客气了一句,架起遁光,一冲而上,周青跟在后面,四人飞进了海市蜃楼之中,消失不见,又刮起一阵狂风,天空又是烈rì炎炎,万里无云,哪里有半点异样。

    就在四人进去后不久,不远处的黄砂突然诡异般的隆起,组成了一个身高七尺的人形模样,更加诡异的就是,那黄砂组成的人形居然慢慢变化,通体黄砂颜sè也慢慢转化为黄sè的皮肤,人形面貌也清晰起来,却是一位青年男子,莫约二十七八的样子,通身**,这男子身手从虚空中一抓,一套黑sè的衣物出现在手中,边穿边自言自语起来:“有了空间异能就是爽快,要不然每次都要赤身**回去,也太狼狈了一些!”

    说着对旁边的虚空叫了起来:“叶道川,你怎么了,受伤了吗?那五散人还有用没有,没有用就把他们的魂魄元神提出来,我们还要研究!”

    一声闷哼,一个中年男子从虚空中跌了出来,脸sè苍白,嘴角还隐隐有血迹,面相十分难看,冷冷喝道:“雷天罡,你就在这里现形,太招摇了一些了吧,万一被刚才几人发现,你以为我们还可以安然逃脱?想不到啊想不到,这大自在宫居然有这么厉害帮手,我们这次可算是亏了,要不是我们融合了周剑武那家伙的血脉,有了cāo控空间的能力,今天非要栽在这里不可。”

    “嘿嘿,刚才你不好受吧,你那天生的cāo魂之术,今天也有失手的时候,那身穿金sè法袍的修士就是最近传闻的海外散修,天道宗宗主周青,又是蜀山派的客卿长老,想不到比传闻中的还要厉害许多,真是失算,看来我们回去来是要好生计算一番,最近修道界很不太平,蜀山与昆仑双方的弟子都打斗过好几次,昆仑很是吃了一些亏啊。”雷天罡一脸的幸灾乐祸。

    “中土道门越乱,对我们越有利啊,不但是中土,就连海外修道界都不怎么太平,北海之底好象闹出了很大的动静,不过海外散修界深不可测,又是我们的禁区,修道界的事情,我们明的也不好插手,海外那一块,我们最好现在不要管,你看那天道宗主,就如如此手段,在我们羽翼没有丰满之前,千万不要轻举妄动。”

    叶道川和雷天罡两人身形一晃,也不知道是什么手段,就到了几十里开外,直到两人出了这片浩瀚无垠的沙漠,才放下心思来。

    “我刚才以控魂之术,入侵周青的神识,居然隐隐感觉到了是分熟悉的气息。”叶道川突然停了下来,竭力回忆起来一些东西来。

    “哦!什么熟悉的气息,莫非与我们要找的东西有关?”雷天罡也停下来,惊异的问道。

    “那倒不是,好像是……好象是我们巫门十二祖巫的气息,只是十分弱小,又好象是被封印一般,我也琢磨不清楚,毕竟我们的能力太过弱小了,上古族人被仙道灭杀,血脉传到我们这一代,已经是非常不容易了,幸亏现在的道门修士早就忘记了当年的事情,要不然我们早就被打得形神俱灭,永不超生了,雷天罡,我们的希望渺茫啊。”叶道川突然语气萧条。

    “什么?十二祖巫,怎么可能,自从我巫门首领蚩尤大巫被仙道绞杀以后,十二祖巫就全部身损,消散在天地之间,怎么会还有气息?你不是被天道宗主震坏了脑子吧!”雷天罡完全没有听清楚叶道川后面在说什么,就惊讶得跳了起来。

    “雷天罡,我看你才脑子坏了,十二祖巫虽然都已经身损,但只要聚集了足够强大的魂魄和元神还是一样可以召唤出来,你以为以我们的手段能够干出什么事情来,不说天上那帮子神仙,就算是现在的修士,我们都对付不了,可惜啊可惜,那召唤十二祖巫的方法早就已经失传,要不然我们乘现在修道界混乱,借助西域五散人的能力,多多抢些元神魂魄回来,说不定可以凝聚出祖巫分身来。哎可惜,可惜!”叶道川连连感叹,对现在的形式很不乐观。

    “是啊,可惜,我巫门凋零,从蚩尤大巫身损之后,就出来一个白起大巫这个通天彻地的人物,可惜还是被仙道镇压,也不知道现在身在何处,要不是上次长平之地突然塌陷,我发现了线索,也不会找到大自在宫来。”

    “白起大巫虽然厉害,但以一人之力怎么能够抵抗怎个仙道,可惜当年白起大巫杀戮天兵,凝聚了那么多魂魄,又驱使秦皇大帝铸造十二金人,想把十二祖巫召唤出来,奈何没有正确的方法,还是功亏一篑,可惜啊可惜。”

    “天罡!我一直不明白,那徐福只是一介术士,怎么有那么大的神通,能够和白起大巫抗衡,莫非其中有什么猫腻?”

    “哼,徐福哪里是什么术士,你那一支族人不知道这个秘密,我们这一族当年有一位祖先记载过关于徐福的诗句,我才发现徐福的真正身份!”雷天罡面sè很是难看。

    “什么诗句?徐福到底是什么人,你我都是巫门中人,没有必要蛮我吧,你就别卖关子了,这次我们好不容易发现白起大巫的一点线索,希望很是渺茫,要知道,我们现在可不是不死之身,没有那么多时间呢。”叶道川见雷天罡故意卖关子,心里急噪起来。

    “《龟蛇盘,能在火里种金莲!》现在你知道是那术士徐福是谁了吧。”雷天罡见叶道川着急了,不敢再卖关子,连忙说出实话来。

    “原来是他,难怪难怪,哎,仙道势大,我们巫门现在凋零如此,连这人间的修士都对付不了,还谈什么其他的,就算那天道宗主周青有十二祖巫的凝聚之法,那又如何,你可看见了,不说他,就连他旁边的那个小孩子都万万不是我们能够对付得了的。”叶道川叹息道。

    “那倒未必,我看修道界风起云涌,很不太平,那天道宗主周青和蜀山搅和在一起,昆仑派岂能放过他,昆仑虽然一直实力不显,但几千年大派,总有厉害之处,何况昆仑还是继承上古阐教的道统,那可是我们巫门的死对头,两方死伤,对我们都有好处,何况只要他们打斗不惊扰普通人,我们也没有理由去管,按兵不动,先寻找白起大巫的线索。”雷天罡打起了如意算盘。

    “这西域五散人是修道之人对我们大有用处,我们不便出面和修道界的修士打交道,他们正好可以替我们完成,你说这西域五散人好好的在西域不待,跑到中土来兴风作浪干什么,中土道门的人奈何不了你们,莫非我们异能组也不行,哼,自作孽,不可活!”

    雷天罡和叶道川嘀咕一阵,便彻底不再说话,身连晃,消失不见,却没有注意到就在两人离开不久,身后的虚空中突然紫光一闪,现出一条一寸来长的紫sè蜈蚣来,这蜈蚣摇头晃脑,身体扭曲一阵,迎风一晃,居然缩小成米粒大小的紫sè光点,一冲天际,根本别想看出什么动静来,这正是螳螂捕蝉黄雀后,一山更比一山高。

    “巫门的小朋友啊,你们给你的祖先丢脸了啊,就这点手段,也和想和仙道的人斗,哎,真是天真啊,原来白起那厮是巫门的大巫,难怪难怪,徐福居然是真武荡魔大帝,恩,恩,巫门的小朋友,今天给我的惊喜很是不小啊,居然让我知道了这么多秘闻,叶道川小朋友,真以为本座会这么轻易的放你们走,那么点点异能,也想逃过本座天眼的扫shè。”

    周青坐在一座紫檀木搭建的凉亭之内,手一招,天际飞来一点米粒大小的紫光钻进了袖袍里面。

    “宗主神通广大,料事入神,慧眼洞彻三界,那些小小的巫门手段怎么蛮得过宗主的神通。”

    蓝神在一旁大拍马屁,蓝神是天鬼之身,哪里会不知道雷天罡和叶道川的空间隐藏之法,要不是周青暗中及时制止,蓝神早就用化血刀将两人斩杀了。

    周青不理会蓝神的马屁,径直站起身来,看着凉亭下面莺莺燕燕,云霞和自在宫的一帮姐妹在那里说话打趣,微风拂面,周青观看起大自在宫洞天的景sè来.

    这洞天的空间相对于蜀山来说那是要远远超出,翠山连绵,中间多有亭台楼阁,还有一座座占地方圆十几里的红sè宫殿漂浮在翠山之上的高空,组成了一个大型阵势,天上郎rì高悬,柔和的阳光洒落下来,四季如chūn,难怪云霞仙子当时看见蜀山洞天一副不以为然的神sè.

下一章          上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