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上一章

 

    无论是与蜀山洞天,还是周青的海底仙府相比,这大自在宫洞天却另有一番趣味,虽然也是翠山连绵,仙禽纷飞,巍峨耸立有数百座大山,但却泾渭分明,东边数十座被一层薄薄的琉璃彩光笼罩,里面只见得里面奇花灵药无数,周青甚至看见了几朵脸盆大小的紫sè灵芝,那粗如儿臂的黄jīng在流泉旁边的石板之下虬结,更有大红朱树生在悬崖峭壁之上,上面结满了红姗姗的果子,隐隐还有一些似蛇非蛇,似龙飞龙的长虫守护,浑身长满了白sè鳞片,头生有晶莹的独角,周青暗暗赞叹。

    而其余三方却是一点灵药都没有栽种,尽是以景sè取胜,各有异样,有的大山怪石嶙峋,直插天际,有的却是古木参天,飞瀑流泉,石桥斗拱,有那无数的黄羊,麋鹿,火红皮的狐狸,在山脚之下饮水,更有多数大山漫山遍野都开满了各sè鲜花,五彩争艳,碗口大小的彩蝶飘飞,有的山头全部生长着灰绿sè的艾草,清风一吹,艾草微带药味的清香就扑面而来,煞是好闻,有那肥大的玉兔在青草之间打滚,更多的是人间自然的景sè,少了几分仙家的飘渺,却多了几分人味。

    “恩,这开辟大自在宫洞天的慈航道人还真有几分人味,不像起它仙人开辟的洞天,全部都是仙气十足,连那鲜花等物都做晶玉之样,少了几分生气。”周青看见那开满鲜花的山头之见,时不时有两三个身穿宫装的少女采摘鲜花,戴在头顶嬉戏,知道这些全部都是大自在宫的弟子,又是暗暗羡慕。

    “在这大自在宫洞天之中,既可修道长生,又可感受世俗之乐,既没有那冰冷清净的仙道修行,又不染那污秽不勘的凡尘,似仙非仙,似俗非俗,各取其长,深得我心,这慈航道人真是高明啊!难怪门下弟子都有这般修为,却是心中无杂念,又不力求jīng进,自得其乐,正合天道无为的要旨。”

    周青看到这些少女在花丛中嬉戏,乐淘融融,心里突然起了感慨,此时云霞仙子和霓虹,七彩,等几个姐妹,不知道说了些什么话语,都是童心大发,各自摘了些细小的花草,编制成花圈,带在头顶,相互打闹嬉戏,一点都不像修为高深的修士,一片天真,就如一群少女一般。

    “夫君,你快看看,我这个样子好看吗?”

    云霞仙子和几个姐妹打闹的片刻,七彩仙子霓虹仙子等女看了看周青,也不知道都说了些什么,云霞仙子满脸通红,围绕着凉亭追打起几女来,刚好看见周青走了出来,连忙听下脚步,笑盈盈的对着周青道。

    云霞仙子脸蛋红扑,娇笑如花,周青突然心里涌起了异样,不知道是什么感觉,一直以来,周青都是修道杀戮,提升实力,世俗的情感早就淡薄之至,人类的情感也渐渐消失,杀戮果断,丝毫不顾忌什么,今天突然观大自在宫诸女,一种久违的世俗感觉又涌上心头,百感都涌上心头,心魔蠢蠢yù动,长久凝聚在法身之内的业力居然有逸出的趋势。

    “不好!”周青心里大惊,知道自己刚才道心动摇,直接影响了金身法相的凝固,要是金身崩溃,业力散发,侵入到自己本命舍利之中,神识被业力污染,那自己可就要落个堕入六道轮回,永不超生的下场。

    顾不得云霞仙子,周青手一晃,七宝妙树祭在头顶,宝树上七sè琉璃光华大作,照定周身上下,周青双手捏动印诀,金光闪动,现出这尊法身出来,头顶那碗口大小的舍利光华黯淡,远远没有以前那么通明,法身之间那金sè身躯之上,隐隐有黑气流转,却是凝聚融合的业力因为道心不凝,脱去舍利的压制,散法出来,幸亏周青自觉及时,默运玄功镇压,不然业力散发开来,不但自己,就连这大自在宫洞天的诸女都要落个不超生的下场,实在是恐怖无比。

    “啊呀!”蓝神正在周青旁边,丝毫不知道周青突然发难,法身现出,一股漠然能御的大力就把他冲出了凉亭之外,连连翻滚,最后落入了一片鲜花丛中,压倒了一大片花草,爬将起来,满脸惊骇的神sè,周青在他元神之内烙下了烙印,要是周青有什么不测,他也非要步其后尘不可,蓝神只有暗暗祈祷,希望周青不要出事。

    云霞仙子还不知道是怎么回事,就被一股柔和的力道送出了凉亭,好歹周青在紧要关头,守住了一丝神识清明,没有伤到云霞。

    “夫君,你怎么啦!”云霞仙子见突然声出这等异常状况,也知道情况不妙,不由得哭喊起来,可惜凉亭之内,宝光莹莹,有七宝妙树守护,任是你道行再高,也是休想靠近半分,连个人影都看不到根本看不到一点情况。

    “妹妹不要着急,妹夫自有神通,又有异宝守护,肯定没有问题,想必是练功出了叉子,正在调息,可惜师傅正在闭关,不然一定能够看不情况。”七彩仙子和周青打过交道,隐隐有些感觉,所谓旁观者清,比起云霞急上心头,失了理智,七彩仙子却是更加清醒一些,霓虹,彩霞,等几位姐妹却是面面相视,她们自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看见云霞在哪里哭喊,却是连忙安慰。

    蓝神在一边脸sè很是难看,心里波涛奔涌,来回走动,踏倒了一片花草,急得向热锅上的蚂蚁一般。

    “云霞不要哭闹!你夫君乃是福大之人,不会有事,你且在一旁镇顶心神,修得惊慌,伤了元神,凭白坏了道基!”那漂浮在远处山顶之上的诸多宫殿中间一座主殿突然响起梵唱清音,祥云飘出,一个妙龄少女缓缓踏云而来。

    这清音入耳,有如清泉流水,洗涤尘垢,使人心平气和,云霞一听声音,神sè镇定了不少,抬头便看见了踏云而来的少女,连忙扑了上去,口称师傅,七彩,霓虹等女也纷纷行了大礼,见这边出了异常情况,一些在远处嬉戏玩耍的自在宫弟子也纷纷架起飞剑冲到面前,见那妙龄少女,也是行了大礼,口称宫主。

    蓝神心如猫抓,更本没有注意到什么状况,被清音入耳,才回过神来,朝那踏云而来大自在宫主看了一眼,这宫主身穿淄衣,头盘长发,面容不可方物,圣洁出尘,竟然把在场诸女的容貌全部都盖过,年龄乍一看有如十七八岁的少女,再仔细一看,又仿佛不像,实在是看不出来。

    蓝神修为高深,冷静下来以后,看出这宫主的修为居然和自己相差不远,比那海中的一些散修,如极yīn老道,无真老尼还要高出一筹,不过蓝神却被自在宫主手上的事物吸引,并没有过多的注意她的修为功法。

    自在宫主手拿一根柳条,柳条之上三三两两的点缀着几片柳叶,翠绿鲜嫩,就好象刚从树上折下来的一般,以蓝神的修为都感觉不到丝毫的灵气波动,仿佛就真是柳条一般,蓝神现在的修为只追当年全盛时期,心神感觉超强,隐隐知道这柳条不是凡品,不过自在宫主是云霞仙子的师傅,蓝神当然不敢冒犯用神念细细查探。

    “师傅,我夫君到底怎么了?”云霞仙子急急拉着自在宫主的手,还是显得很焦急。

    “为师正在闭关,突然感觉到异常,才破关而出,何况你夫君的修为神通还在为师之上,我怎么知道,不过我刚才用周天易数卜了一卦,算出无事,你大可放心。”看见凉亭之内宝光莹莹,自在宫主也看不出什么端倪。

    自在宫主的周天易数卜算之法,很是微妙jīng深,在云霞仙子的印象之中却是从来没有出过差错,云霞仙子听闻,这才放下了一半的心思,紧紧的盯住凉亭。

    “真是痴儿,不过却是有福之人,一人得道,鸡犬升天,我这徒弟将来的成就恐怕还在我之上呢,各有缘分,天意迢迢,却是丝毫勉强不得啊!”自在宫主心里暗暗感叹。

    过了片刻,凉亭之内的宝光突然一收,刹那间就被朵朵红莲花形状的火焰覆盖。

    “糟糕,这是红莲业火,神仙都难逃,莫非我的卜卦出了问题?没有理由啊?”自在宫主看见红莲花形状的火焰,脸sè大变,居然脱口而出。

    云霞仙子见师傅都惊讶起来,更是心神猛的楸紧,这红莲业火她也见过,那次周青用来吓唬**喇嘛,不过那次却是假的,没有丝毫业力蕴涵其中,周青也跟她说过此火的威力,现在她修为大涨,见识也是水涨船高,知道这是价真货实的业火,见周青深处其中,被业火焚身,顿时六神无主。

    自在宫主连忙把在场的弟子喝走,手上柳条一刷,一股淡薄透明的烟**露朦胧的罩住凉亭,更是拉着云霞等女飞出了老远,她生怕凉亭之内的业火爆发开来,被业火粘上个一星半点,那一世苦修全部付与流水。

    云霞仙子见师傅都没有了主意,更是大骇,猛一咬牙,甩掉了自在宫主的手,朝那凉亭冲去,如今的云霞仙子,在周青的帮助之下,功力道行大进,和自在宫主相差不远,突如其来之下,自在宫主哪里能够抓得住她,都是齐齐惊喝起来。

    “云霞回来,你这是送死啊!”看见云霞仙子眨眼之间就要冲进凉亭之内,自在宫主将柳条又是一刷,笼罩在外面的烟**露挡在了前面,把云霞阻了一阻,云霞正要施展法术破开,突然听见周青在业火之类哈哈大笑几声,连忙停了下来,知道周青没有事端,转急为喜,就看见周青手持七宝妙树,身后金身也消失不见,所行之处,业火纷纷钻进体内,毫发不伤,周青笑完,从业火里作歌而出。

    歌曰:遂人曾钻火中英,炼体成圣合天真,如今吾道胜一筹,业火煅神始归真,烧尽尘垢全无染,返本还原不坏身。

    到此处,周青脱去心魔,烧尽尘垢,终于再次凝练了金身,只差一步就得成天仙大道,进入那练虚合道的仙人境界,单论功力道行,人间再无敌手。

    “看来是时候了,不能再进了,此地事情一了,便去yīn曹地府勾了生死薄,免得到时候引起注意,那就麻烦了。”周青暗暗想到。

    蓝神见周青无事,还道行大涨,也是松了一口起,身形悄悄的没入虚空之中。

    “没有事情就好,没有事情就好!”云霞仙子见周青出来,猛的扑进他怀里哭将起来,周青无法,只好由她,过了好一阵子,云霞仙子才知道自己失态,连忙脱去身来,对周青小声道:“还不去拜见我师傅!”

    周青依言,朝自在宫主打了稽手,以晚辈之理见相见,慌得自在宫主连忙还礼道:“不敢不敢,既是道友,无分高下,平辈相交就是。”遂后消了烟云玉露,和众女走入凉亭之中,相继坐下,过了片刻,便有弟子各上了一盏茶。

    自在宫主看了在周青手里的树枝,眼里有些疑惑,正要开口询问,突然剑气呼啸而来,在凉亭外面落下两女,也是身穿宫装,看见周青,都是大喜,正是周青的两个狐狸姐妹徒弟。

    ‘师傅!‘小狐狸周璨扑进了周青身边撒起娇来,周晨见过了自在宫主和七彩仙子等女,在周青身边座了下来,又看见云霞仙子和周青很是亲密,不由脸sè有几分不自然.

下一章          上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