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上一章

 

    “多谢宫主帮我照看这两个徒弟,相搅宫主多rì,贫道很是汗颜啊!”

    周青说话很是客气,又运起天眼看了一下自己两个徒弟的修为,更是大喜,周晨已经稳稳的进入了化神初期,小狐狸周璨相比之下,进步更快,居然由原来的引气初期,堪堪修到了后期,已经能够御剑飞行,周青见这扑在自己身上的小狐狸,皮肤白皙,隐隐有幽香散发,浑身真元贯通,在经脉中流转自如。

    在周青眼里,小狐狸全身经脉,真元走向全部显现出来,周青又注意到小狐狸在泥宫穴中隐隐有些白sè光华时隐时现,又有淡金的颜sè,中间包裹着一颗碧绿颜sè的内丹,白金光华在内丹周围聚散无常,凝聚起来,就组成一只狐狸形状的动物,周青知道那是小狐狸元神要凝聚的模样,那白金的光芒就是神识念力,要是完全凝聚成型,就到了化神阶段。

    “师傅,你传我的那神识锤炼之法好厉害啊!姐姐在一个月之前就凝聚元神了,天天念叨着师傅呢,对了,师傅,你怎么现在才来接我们?”小狐狸周璨在周青身上扭来扭去,咬着周青的耳朵轻轻的说话,神态很是暧昧。

    “恩,你就不要在师傅面前施展你那媚惑之术了,你也快要凝聚元神了,我传你的神识锤炼之法乃是本门绝学,不过你也算进展迅速了,师傅在海外开了洞府,你师兄也回来了,师傅这次来就是接你们回去的。”周青轻轻笑道,拍了拍小狐狸的脑袋。

    “周真人,你这两个徒弟修道天赋极高啊!修道速度之快,我大自在宫所有弟子没有一个能够比拟,难怪周真人修为也是如此高深,却是明师出高徒啊!”大自在宫主手持柳枝,而周青手那宝树,两者却是有些相似,只不过无论是气度,还是道行,大自在宫主都要逊sè于周青。

    周青现在返本还原,就算不使出全力,动用金身,天下也没有几个是其对手,举手投足之间,自然有一股威严,就算大自在宫主名义上是周青的长辈,却只能各论各交,以平辈之礼待之。

    周青见大自在宫主神sè闪动,知道她心中的疑惑,自己传给周晨于小狐狸的玄功,确实掩盖了两女身上的妖气,但大自在宫主这等高手,灵觉神通都不是等闲,周青以前却是低估了,以为是中土道门的一些掌门之流,最多也是返虚初期,哪里知道她却是渡过了四小天劫的人物。不过周青也不明说,就准备含糊过去。

    “说来还是这自在宫洞天之外的沙漠,rì月光华直shè,又有阵法凝聚,我门中的玄功初步主要乃是用念力采集rì月jīng华淬炼元体,凝聚元神,有此福地的相助,当然容易许多,自在宫乃是上古金仙慈航道人的道统,和我门下各有长处,我观宫主门下的弟子,一个个道行却比中土道门的同辈弟子要强上许多,就连那号称天下第一的昆仑也是相差甚远,足可见宫主大才。”周青话锋一转,换了一个话题。

    两人都是一派宗主,交谈之间其余的诸女都差不上话,小狐狸见自己的媚惑之术对周青根本不起作用,吐了吐舌头,从周青身上下来,和周晨坐在一起。

    慢慢的,天sè黑暗下来,一轮明月高挂在天中,洒下了银辉,草木山川俱都批上了一层白霜,大自在宫主连忙起身道了声失陪,原来她当时正在闭关淬炼一件纯阳法宝,感受到周青强大的气息,以为有高手上门滋事,才中途停止了真火,用纯阳之气温养,现在月上中天,纯阳化为太yīn,效果便要失得其反,所以才急急赶回,以免功亏一溃,七彩仙子,霓虹仙子等女也要做晚课,默运元神,采集太yīnjīng华,也纷纷告辞,周青因为那大自在宫中全部都是女子修炼,自己不便入内,便和云霞仙子,周晨,小狐狸留在凉亭之中,赏月品茶。

    周青被对三人,沉呤不语,三女都不知道他心里想的是什么,蓝神见诸女一走,也总虚空中显现出来,对周青禀道:“宗主神通又有jīng进,经过此次业火凝练金身,想必还苦修一段时间,必然能够百尺杆头,更进一步,突破返虚之境,得成极乐天仙大道,只是宗主地府一行,要早做打算,以免获罪于天,徒起争端。”

    周青正是在想此事,听见蓝神此言,转过身来道:“此事我怎会不知?只是来得太过突然,原本还以为要个几十年的时间才能修到现在阶段,哪里知道我今天被心魔入侵,道心混乱,却借助业火煅烧,因祸得福,再次凝练金身,道行大进,只怕过不了几年就会大成,被人yīn曹地府发觉,完全没有了时间的准备,只是这事干系太大,免不了要起干戈,本座现在实力自然不俱那些yīn神,但是毕竟双拳难敌四手,此事待我回山之后好生算计,等我那徒弟炼成十三头血神子,再加上本座收集yīn魂,凝练十二都天魔神,那就万无一失,切不可莽撞!”

    “师傅,好可爱的小妹妹啊,这是你新收的徒弟吗?喂,小妹妹,你可要叫我师姐,听见没有?”小狐狸看见蓝神出现,先是吃了一惊,又见蓝神恭恭敬敬的对周青说话,状况很是好笑,连忙跑下来,想看看这个粉状玉琢的天鬼。

    “妹妹,不要胡闹,没看见师傅有事情吗?”周晨比小狐狸有见识多了,蓝神身上隐隐透漏出来的那yīn深恐怖的气息,如高山大渊,无穷无尽,要不是周晨修习了周青的玄功,凝练元神,修想感应到半点。

    蓝神心里恼火至极,这天鬼之身虽然好用,但是却老是让人误会,想他堂堂的yīn神身份,被人认成小女孩,怎么受得了,却知道小狐狸是周青的徒弟,看样子还很是得周青喜爱,当然发作不得,只有赔笑道:“小姐误会了。”摇身一变,便是又高又大,白骨嶙峋的天鬼之身,倒是把小狐狸吓了一跳。

    “好了,这是我天道门下的护法蓝神,璨璨不要害怕,今天正好是极yīn之rì,又是月圆,太yīn月华大盛,你现在正是凝聚元神的关键阶段,为师就助你一臂之力,不过你是妖族之身,师傅只能帮你一点,那破丹成神的关键,还是自己磨练的好,得到的经验,以后对修炼也有极大的好处,师傅只能帮你一时,不能帮你一世,知道吗?”

    周青正好静下来好好的和蓝神商量一下,见小狐狸上来捣乱,又不好责怪,连忙袖袍一挥,一点金星飞出,印在了小狐狸的额头,钻了进去,又道:“这是师傅的本命念力,你找个僻静之处,由你姐姐护法,融入自己的内丹之中,借助太yīn月华之力,今天晚上就可以凝聚元神,踏入化神初期,我们明天就走,跟师傅回西海,师傅已经查到你的仇人天玄血魔的所在,但是以你们两个修为还万万报不了仇,不过自有为师替你们做主,只要跟为师回府修习三年,保证你们能够亲手报仇。”

    听见周青知道了天玄血魔的所在,周晨和小狐狸都是大喜,加上她们对周青简直是盲目的崇拜,知道周青不会说慌,也不问清楚,小狐狸就拉着周晨急急飞远了。

    看着这一对姐妹,云霞觉得那小狐狸很是可爱,不过她也没有多想,现在周青正是危急关头,去地府一行,迫在眉睫,云霞也知道底细,不由有些担心,见周青问蓝神幽冥的具体情况,云霞也凑了上去,听个清楚,想帮周青拿一番主意。

    “姐姐,你为什么拉我去外面呢?”小狐狸御剑和周晨飞在空中,刚想找个僻静的山头落下,周晨却拉着她往洞府外飞去。

    “妹妹,这些月,仗着师傅的玄功,掩盖住了妖气,才没有让人发现我们的真正身份,但是那大自在宫主已经起了疑心,虽然也不是什么大碍,更何况我们是妖族之身,和人类修士不同,妖气全部凝聚在内丹之中,但是丹破神聚之时,妖气要经过月华之力的淬练,再也掩盖不住,在这大自在宫洞天之中,肯定要惊动不少人,要是传了出去,对师傅在中土道门中间的名声便有所影响,恐怕有些和师傅有仇怨的门派还要借此作些文章,那就坏事了。”周晨考虑得很是周到。

    “难怪姐姐上次凝聚元神一个人不声不响的消失了一个晚上,原来是这么一回事情,那我就去沙漠之中运功,明天跟师傅回宫修炼。”小狐狸一下就明白了,两姐妹轻车熟路,出了洞天,降落到沙漠之中。

    此时的沙漠之中,月亮越发明亮,地上沙砾反shè月光,白蒙蒙一片,像是下了一场大雪,沙丘连绵,一片寂静,这沙丘是一个巨大的幻阵,聚集rì月jīng华,在输送到大自在宫洞天之中,在阵内修炼,不但不怕人打扰,修炼效果也不亚于洞天之中。

    周晨又在周围布下了禁制,防止沙漠之中夜间出来活动的毒蛇,毒蝎的惊扰,手持周青上次抢夺的赝品yīn阳镜,守护在周围,她道行大进,这赝品yīn阳镜早就祭炼的十分纯熟,自信可以对付道门高手,在她的印象之中,化神境界,在中土道门那是很不错了。

    小狐狸坐定于沙丘之上,默运玄功,额头上一点金星迅速没入到泥宫穴中,小狐狸张大嘴巴,发出了一声痛苦的嚎叫,身体一阵颤抖,猛的趴在地上,变成了一只大狐狸,全身皮毛洁白无暇,根根直立,对着天空那轮明月吐出了一颗鸡蛋大小,颜sè翠绿的内丹来,那内丹周围无数金星点点,绿金两sè光华相互交缠融合。

    周晨紧张的在周围巡视,神念发出,一里之内任何响动都蛮不过她的耳朵,此时正是关键时期,妖族不比人类,开始修行全靠内丹,不像人类真元全部储存在经脉丹田之中,只要妖族中人的内丹一被抢夺,那起码要损失大半的功力道行,并且难以恢复,尤其是练气化神这关键的时候,积攒念力,破开内丹,凝结元神,要是被人抢夺走,那就立马一命呜呼,正因为如此,周晨明明知道这里很安全,却还是有些紧张担心。

    过了一个时辰,小狐狸又是一声咆哮,碧绿的内丹完全和点点金星融合,在空中滴溜溜转动,由原来的鸡蛋大小,变成碗口之大,增大了一倍都不止,周青现在的念力,何等的庞大,虽然是一点,对于小狐狸来说却不亚于长江大河,小狐狸用了足足一个时辰,才将之炼化,融如自己的内丹之中。

    绿油油晚口大小的内丹祭在空中,一道银白sè的月光从天际直插而下,冲击在内丹之上,这内丹得了太yīn月华之力的帮助,喀嚓一下破裂开来,爆起了大蓬大蓬的绿sè烟雾,绿烟和太yīn月华的银白光辉结合,越来越凝聚,渐渐形成了一只一尺来长,通体碧绿的狐狸,正是小狐狸的元神,小狐狸浑身白毛一抖,又变回人形,默运玄功,把自己的元神收回到泥宫穴中。

    看见小狐狸收回元神,周晨松了一口气,此时元神已经凝聚,只要运功三周天,归位肉身,就算是大功告成,想想明天就要和周青回宫,修炼道法,手刃仇人,周晨就激动不已。

    就在小狐狸堪堪运功两周天,突然一阵细微的钟声随风从远处传来,铛!铛!铛!铛!铛!铛!这声音初始听来及其细小,像是虚幻一般,以为自己起了错觉,可是过了片刻,猛然大作,如洪钟大吕,一下一下敲击在人心头,周晨毫无防备,乍一入耳,顿时心神猛跳,元神魂魄仿佛都要离体一般。

    “不好!”周晨jǐng觉,灵台一清,神念就把钟声隔离开来,这钟声好象是专门对付心神魂魄,很是厉害,不过周青所传的玄功专门锤炼神念,这钟声又不是专门对付周晨而发,所以周晨除了一惊以外,根本没有丝毫损伤,不过她却上担心在那里运功的小狐狸。

    小狐狸陡闻钟声,脸sè一变,很是痛苦,随即咬紧了银牙,不动不闻,瞬间就安定了元神,成功进入化神境界。

    “姐姐,哪里来的钟声,差点让我功亏一篑,幸好我早早就凝练了元神,正是收工阶段,师傅传我的那点念力又庞大无比,要不然我非呀被这钟声震个魂飞魄散不可。”要是钟声再早一点响起,那后果真是不堪设想,想起刚才的惊险状况,小狐狸出了一声冷汗,随即又怒气顿生,小狐狸现在实力大进,就想找那鸣钟之人的麻烦。

    “姐姐,我们看看,到底是谁半夜三更在沙漠里面敲钟!哼!要是让我找到那人,我还非要教训他不可。”小狐狸拿出了周青抢夺乾机老道的九龙神火罩赝品,这法宝虽然是赝品,没有真品那样,在罩内藏了九条真正的火龙,却也是昆仑长老用离地火jīng炼制,威力比一般法宝要大上许多。

    “妹妹,我看算了,那钟又不是专门对我们敲的,想必也是一个西域修士!既然没有事情,那我们就回去,免得给师傅惹麻烦!”周晨劝道。

    “恩,那就便宜那人了!姐姐,我们回去!”小狐狸也是懂事的很,刚才凝聚元神,实力大增,一时冲动,加上她原来是妖族,修为又低,一直是生活在修士的底层,没有看见过真正的高手,现在难免就有些自大,听周晨一说,也收起了几分念头,但心里还是跃跃yù似。

    钟声还在不紧不慢的响起,但小狐狸和周晨运功镇定元神,却是没有丝毫影响,就在两女就要架起剑光离去之时,突然一沙丘之下传来蟋蟋唆唆之声,之见那沙丘之下,原本被月光映的雪白的地面,突然变成了黑压压一大片。

    “啊!”小狐狸看清楚了那黑压压的东西,和周晨同时发出了一声尖叫,原来地面突然聚集了一大片虫豸,蜈蚣,蝎子,毒蛇,还有一些不知名的毒虫,形状狰狞恐怖,都如cháo水一般向两人的沙丘涌来。

    两女马上飞身而起,这一片黑压压虫豸迅速爬过了沙丘,也不回头,继续向前涌动,竟然是朝那钟声发出的地点聚集。

下一章          上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