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上一章

 

    小狐狸和周晨哪里看见这等异状,纷纷起了好奇之心,架起剑光隐在这群虫豸上方,悄悄的向钟声的源头飞去,一路上,沙地不停的隆起一个个的疙瘩,又破裂开来,黄沙翻翻滚滚,时不时有隐藏在沙里的毒蛇,蜈蚣,蝎子爬出,加入到队伍里面。

    随着钟声越来越响,敲动的频率也越来越密集,远处更多的沙丘翻滚起来,那隐藏在沙地最深处yīn暗底层的虫豸也经受不住魔音的震撼,一个个爬将起来,有那比材狼还大的巨毒蜥蜴,浑身上下颜sè斑斓,红红绿绿,妖艳可怕,更有一个个大如狸猫的赖蛤蟆,身上黄豆大小的肉疙瘩也是五颜六sè,显然是巨毒之物,蜈蚣,毒蝎子也比开始的大了许多,一个个都是jīng神充足,神气饱满,在月光照耀之下,爬行于沙地,哗啦声响,宛如海cháo一般。

    这一片虫豸队伍越来越壮大,到了最后,居然排成了宽达十几里里,长达几十里的黑sè长带,小狐狸和周晨在高空看得分明,这一条由虫豸组成的队伍隐隐像一条蛟龙巨蟒,在沙地上蜿蜒爬动,实在是诡异无比。

    小狐狸倒抽了一口凉气,浑身都起了鸡皮疙瘩,飞到周晨旁边,拉着手,急促的说道:“姐姐,可吓死人了,想不到这沙漠之中居然有这么多毒物隐藏,平时怎么一点都看不出来,就算有也不过是些小小蜈蚣,蝎子罢了,怎么会有五彩毒蜥蜴,蛤蟆等物?姐姐,你看,其中几只好象还有了灵七,只要再活个百十来年,就能和我们一样转化人身,成为妖怪呢?”

    小狐狸指了指下面虫豸大军中间几条特别肥大的五彩蜥蜴,蛤蟆,爬行跳动之间,大嘴里面隐隐有滑腻彩sè云雾吞吐,尤其是其中一条丈余来长的蜈蚣,浑身火红,周围三丈之内,没有毒物敢靠近,威风凛凛,周晨和小狐狸在高空相望,这蜈蚣周围空出一大块地方,就像是这条虫豸组成的蛟龙身上一块斑点,又是诡异,又是好看。

    “难怪,难怪,这大自在宫外的沙丘大阵,聚集rì月jīng华,比一般地方要浓厚十倍,把这些虫豸一个个都聚集起来,沾了灵气,难怪会有如此肥大,只是这钟声来得古怪,像是要聚集这些毒虫,不知道要干些什么。”

    周晨望了望天上的明月撒下的银挥,明白了这个道理,rì月jīng华,不管是对妖类,还是人类,都有极大的好处,此地这么浓厚的rì月jīng华,不怕通灵的虫豸不来定居,尤其是沙漠之中人迹罕至,也没有人类的sāo扰,却是这些虫豸的天堂。

    “姐姐,你看!”小狐狸眼睛贼亮,突然发现了下方有一块几十亩大的盆地,周围被高大的沙丘团团包围,原来两人跟这虫豸大军,不知不觉已经飞出了幻阵,来到沙漠外层。

    无数虫豸从四面八方向沙丘包围的盆地会聚,那铛铛的钟声正是盆地里面发出。

    周晨受小狐狸一指,这才注意到下面的动静,只见盆地之中用搭建了六座高达三丈的祭台,其中五座祭台上面各插有一杆高大的长幡,漆黑的幡面非丝非麻,黑气烟云缭绕,在夜风中吹得哗啦作响,但丝毫吹散不了上面的黑烟。

    五座祭台相隔都是十几丈,围绕着中间一座更为高大的祭台,上面站了两个青衣道人,一个年轻,在二十七八左右,一个中老年道士,胡须老长,漆黑发亮,周身上下青气缭绕,显然是道行高深,修得又是正宗的道家玄功。

    这两个道人站立在中间高大的祭台,居高临下,夜风吹得道衣飘飞,很有一些仙风道骨的气质,不过那年轻道人神sè高傲,隐隐有浮躁之气显于脸上,手持一口一尺高下的铜钟,嘴里不知道念的些什么咒语,另一只手有节奏的虚空敲打,铜钟就发出铛铛响声,漫山遍野的虫豸大军也跟着铜钟的响声,有节奏的爬来。

    中年道人手持一把木剑,木剑之上用朱砂绘制了不少通红的符咒,面前摆有一张长一丈,宽三尺的紫檀木案,紫檀木案之上摆放了香炉,纸符,烛台,钵盂,令牌,铃铛,葫芦,如意,等法器。

    雕龙绘凤,粗如儿臂的彩sè大蜡烛燃起拳头大小的紫sè火焰,夜风吹来,那火焰虽然摇摆不定,却丝毫没有熄灭的意思,反而随风而涨,很是奇异,白玉香炉之中烧了三柱拇指粗细的紫sè檀香,香气浓郁,随风扩散,另人闻了昏昏沉沉,就连爬进山谷的毒虫闻了,也行动缓慢,变得有些痴呆。

    周晨和小狐狸看见此等诡异的情景,连忙收摄了剑光,悄悄的降下,小狐狸和周晨都有剑光护身,虫豸不能靠近,两人在周围一沙丘之上隐藏起来,细细看着下面的动静,时不时有那狰狞的毒虫从两人不远处爬过,小狐狸刚想发出剑光斩杀,却被周晨一把拉住。

    “妹妹,不要轻举妄动,下面两个道士很可能在祭炼法器,那年轻道士的道行都与我们不相上下,更不用说那中年道士了,我也看不透,不过显然要远远高过我们,偷看别人祭炼法器,却是道门中的大忌,我们不要引祸上身,先回去告诉师傅,再做打算不迟。”

    “姐姐,那中年道人一身清气缭绕,修炼的显然是道门工夫,但是聚集这么多毒虫,显然不是正当手段,只怕有什么图谋,我们先看看再说,反正他们又没有发现我们!”

    周青那一丝本命念力何等的强大,小狐狸融入元神之中,好处之多,简直无法想象,论神识念力,还在他姐姐之上,一眼就看出了那中年道人周身的青气,又看见那年轻道人手里的铜钟,做淡淡的紫sè,上面雕刻有无数的花鸟鱼虫,古朴篆文,异常jīng美,敲动之间摄人心神,又能招引虫豸。

    “真是一件好玩的法宝啊!要是我也有一件就好了,天天招着虫子玩,哼,师傅现在那么厉害,怎么小气起来了,连见面礼都不给。”

    小狐狸两只眼睛骨碌乱转,不知道在想些什么,其实周青确实给两人准备了厉害的法宝,只是突然遭遇心魔,业火炼神,等诸多事情,又要计划地府一行,一时间也没有记起来。

    周晨知道好奇心非常重,坚持想看看下面两个道士到底在祭炼什么法器,舍不得就此走开,周晨也捻不过她,只好由着小狐狸。

    看见漫山遍野爬过来的巨毒虫豸,一个个都汇聚到沙丘盆地之中,祭台下面密密麻麻,五颜六sè,狰狞无比,张牙舞爪,要爬上祭台,涌到那敲钟的年轻道人身边,可是被檀香一熏,一个个都筋软身麻,掉下祭台,砸到同伴身上,竟然相互撕咬起来,打成了一片,没有一只毒虫能够上得了祭台。

    那年轻道人面露喜sè,还是不紧不满不敲打铜钟,微笑道:“幻灵师叔,这里果然是rì月jīng华浓厚之地,这些毒蛇,虫豸才能生长得如此肥大,哎呀,师叔,你看!那几条五彩蜥蜴,都快要成妖了,师叔,还有,你看,你条蜈蚣!”

    年轻道人看着下面那条一丈来长,火红的蜈蚣,和一条粗大的毒蛇在争斗。

    这条毒蛇全身张了一圈圈紫sè的圆环,把长达数丈,乌黑的身体分成了一节一节,粗如小树般的身体很是肥大,相比之下,那火红蜈蚣就小了不少,两毒物争斗,其余的毒虫纷纷不敢靠近,空出一块地方来,只见那火蜈蚣浑然不俱,身体一卷一弹,凭空蹦起半丈来高,眨眼之见,一道红光就落在那大蛇身上,两鄂锋利尖锐,一下就刺破了大蛇的脑袋,不过片刻,那大蛇像是被抽空了一般,迅速干瘪了下去,只留下一张蛇皮。

    原来这火蜈蚣乃是最为巨毒之物,两鄂所含热毒,只要咬到血肉,注入其中,一时三刻,所有的血肉筋骨就会化为汁液,被蜈蚣吸收一空。

    这火蜈蚣把毒蛇吸食一空,浑身更加通红,仿佛要滴出鲜血来一般,凶威大盛,居然仰天发出了一声极为难听,尖锐刺耳的鸣叫,肉眼可以看见一道道细微的月光随着这火蜈蚣的鸣叫溶进了它的身体之内。

    “姐姐,这蜈蚣只要还这般吸食太yīn月华,不出三月,就会凝成内丹,进化成妖物,尤其是天生异赋,力量上比我们狐族要强大许多,只是智力弱弱罢了。”小狐狸毕竟心智还未成熟,看见这等情景,非常欢喜,悄悄的传音给周晨。

    “妹妹,小心一些,不要动弹,我们慢慢看!”周晨连忙传音提醒。

    中年道人自然也看见了这等情景,也是喜上眉梢,“地灵子师侄,等师叔凝练了这五毒神幡,少不了你的好处,把落魂钟拿紧了,敲打不要停,还等个一时片刻,等下面毒虫相互残杀,养出那凶残的,才更添威力!”

    中年道人把捏了个手诀,右手拿朱砂木剑,挑起一条黄符,在烛上化去,又端起翠绿钵盂,钵盂里面装了半钵清水,把符灰和清水混合,中年道人又抓了一把香灰撒在里面,又从葫芦里面倒出一粒丹药,也熔进了清水里面。

    “起!”朱砂木剑一挑,把翠绿钵盂祭在空中,中年道人同时吹了一口清气,迅速拿起令牌在玉如意上一敲,翠绿钵盂翻盖过来,里面融化了灵丹的符水化为大蓬大蓬的雨雾纷纷落到了下面的虫豸身上。

    雨雾一沾身,这些本来就凶xìng大发的毒虫更加凶猛,撕咬残杀更加激烈,不出片刻,就死了一大半,其中几只肥大的蛤蟆,蜥蜴,包括那条火蜈蚣,不但没有损伤,反而更加厉害,那年轻道人摇动铜钟,更有源源不断的毒虫四面八方涌来,一下就补满了空缺,又残杀一阵,盆地之间的毒虫不但没有减少,反而越来越多。

    “啧啧!师叔,你是怎么知道这里有这么多毒虫的?”叫地灵子的年轻道人看见下面越聚越多的毒虫,啧啧赞叹,看见幻灵祭出符水之后,闲暇了下来,连忙问道。

    “师叔这五毒神幡早在数十年以前就炼成元体,可惜要聚集无数毒虫生魂才能发挥威力,可惜一直没有找到那么多毒虫,这次你幻空师伯从蜀山回来,说了一些情况,什么海外散修,天道宗宗主周青做了蜀山长老,尤其是那从不离西域的大自在宫门人也出现在蜀山,却是惊醒了师叔,大自在宫洞天开辟在这无尽荒漠之中,有设立了阵法聚集rì月jīng华,毒虫想必是有不少,想那大自在宫全部是女子,毒虫对她们根本没有用处,与其浪费,还不如让我来祭炼法器,想不到啊,想不到,这些毒虫数量之多,还远远在我估计之上。”

    顿了顿,看着无数毒虫残杀,幻灵道人又叹息道:“可惜啊可惜,你手上那落魂钟不是真品,威力有限,要不然一敲之下,方圆千里的虫豸都要被引来,那我这五毒神幡威力却是更大。”

    “那我们多换几个地方就是了,反正时间充足,师叔和师傅,师伯们现在都诡异的很,这么急着炼制法器干什么,莫非要和别人打斗不成?”地灵子一听,突然想起了一些事情,正好趁幻灵老道今天高兴,从他嘴里得到一些消息出来。

    “不错,这次蜀山得到了他们先人留下来了许多法宝飞剑丹药,实力大进,那昆仑派掌门又好象出了什么问题,生死不知,两派已经发生了多次摩擦,只怕不久就要大规模拼斗,嘿嘿,你幻空师伯这次和蜀山灵虚道人约好,两派共同进退,为了准备,连师叔我都不得不炼几件防身法宝啊。这里离大自在宫很进,我们还是不便惊动人家,免得引起注意,何况西域之地,昆仑也在附近。”幻灵老道放下朱砂木剑,捋了捋长须,很是得意。

    “哼!,那昆仑有什么好顾忌的,我们崆峒修养这么多年,师叔,师傅,几位师伯,都是返虚高手,,听说那昆仑只有乾机一人是返虚级数,难道我们崆峒还怕他不成,我看只要等师叔凝炼了五毒神幡,联合师傅,几位师伯和师叔,杀上门去,剿灭昆仑,干脆连蜀山一齐剿灭算了,我崆峒一只独大,岂不是更好。”

    这地灵子满脸骄横,很是狂妄,一副老子天下第一的模样:“大自在宫全部都是女流,能有多大道行。师叔顾忌什么,不来搅扰最好,要是来搅扰,我非要她们吃吃苦头不可。那昆仑也不怎的,那个叫凌飞的弟子在我手下支持不了一柱香,就连蜀山未来掌门虚剑空,要不是手上有子午宙光盘这等法宝,恐怕败得还要惨些,幻空师伯回来也说了,那大自在宫的云霞天主,也不过是化神中期的样子,师侄我还不放在眼里。”

    “哎!这年轻人,不知道好歹!也罢,难怪掌门师兄要我带他出来磨练磨练心xìng,劝是劝不进去了,还是要让他吃点苦头才是。”幻灵老道心中微微叹气,也不再言语。

    这地灵子修道天赋甚高,身具仙根,并且从小就修炼崆峒祖师广成子传下来的独门心法,是崆峒掌门最为得意的弟子,又灌了无数灵丹下去,才二十五年就修道了化神中期,只是从小就受娇惯,自视很高,除了自己的几位师长,谁都瞧不起,这次修道界隐隐动荡,明眼人都看得出必有一翻动荡,崆峒掌门借次机会,便把地灵子派下山,一方面是磨练一下他的xìng情,另一方面是让蜀山等门派看看崆峒低辈弟子的丰采。

    这崆峒掌门又怕他惹出什么麻烦,便把崆峒镇山之宝雌雄宝剑又赐于了他,又叫幻灵老道照看,还可以打听一下修道界的最新情况。

    地灵子下山以后,刚好碰到蜀山和昆仑两派的地辈弟子冲突,昆仑自从一云子被乾机老道夺舍身死以后,就数凌飞最为出类,昆仑诸多长老又竭力培养,实力更是大进,但却被地灵子一个回合就击伤,连法宝都没有出,后来地灵子与虚剑空切磋,虚剑空道行自然要低上一筹,虽然有子午宙光盘护体,还是被雌雄宝剑击败,不过地灵子下手很有分寸,却没有受伤,另蜀山一干长老刮目相看,丢了很大的面子,于是地灵子越发不可一世起来。

    眼看玉兔西沉,月光没有先前那般明亮,盆地之内的虫豸都堆了起来,源源而来的毒虫也没有以前那么多,幻灵老道对地灵子到:“罢了,时辰以过,太yīn月华之力消散,也可以动手了,大自在宫我们现在不便起冲突,也不想惹麻烦,这可是你师傅的意思,等我们攻破了昆仑,取了打神鞭,那事情就好办了。”

    地灵子答应了一声,不过语气很是不以为然。

    看见地灵子桀骜不训,幻灵也没有办法,不再说话,又拿起朱砂木剑,运真气,踏罡斗,木剑一挑,五张灵符齐齐飞起,剑诀一引,把灵符点燃,手一斗,五道燃起的灵符化为五道火光shè进了周围祭台那漆黑的长幡之中。

    长幡受了灵符一引,黑气大盛,翻翻滚滚,聚而不散,幻灵老道又拿起灵牌,在玉如意上击打了五下,复又换起铃铛一顿乱摇,法诀一指,砰!砰!砰!砰!砰!五声轻微的爆裂,五杆长幡之上同时分出万道黑七,如天罗地网,刹那之间就把盆地之内的几头凶猛的毒物摄入幡中,接着长幡之上爆出了漆黑的火焰,幻灵老道连连念动咒语,不出片刻,黑sè火焰散去,每杆长幡之上映上了一条毒物,活灵活现,刚才几头最为凶猛的火蜈蚣,五彩蜥蜴,蟾蜍,大蛇,蜘蛛都在上面,却是被炼化了魂魄。

    “哈哈,哈哈!这几条毒物魂魄果然凝炼,是好材料啊!”幻灵老道见成功炼成五毒神幡,很是高兴,收一招,五杆长幡便成尺余长短,落在手中,看见下面无数毒虫还在撕杀,幻灵老道又将五毒神幡祭在高空,只见神幡之上黑气shè出,其间又夹带有五彩烟云,巨毒之气罩下,一翻一绞,只听得嗖嗖之声不绝,盆地里面无数虫豸被五彩烟云一罩,顿时气绝,连身体都溃烂,发出了另人头晕的恶臭,随后,这些毒虫的魂魄,连同溃烂的身体也被吸入幡中。

    一个呼吸,盆地之中无数虫豸就全部死亡,被五毒神幡炼化,得了这么多毒虫,神幡威力更大,五彩烟云也向外膨胀,朝周晨和小狐狸这边涌了过来。

    “妹妹,不好,我们走!”看见五彩烟云涌了过来,又见下面毒虫那等惨状,周晨知道这东西歹毒无比,沾上不得,连忙拉起小狐狸,架起剑光,冲上了天空。

    “噫?有人偷看!”幻灵老道老脸一红,自己虽然是刚刚进入返虚不久的高手,但祭炼法器之时,被人偷看都没有发觉,实在是丢进了脸面,其实是周青教给两女的神识锤炼之法的功效,元神念力俱都内藏,不泻一丝气息,要不然,不要说幻灵老道,就是地灵子也轻易可以察觉到两女。

    “两个贱婢修走,居然敢偷看炼器!”地灵子很是恼怒,看见周晨小狐狸都是女子,道行看样子也不高,和自己相差一截,居然潜伏在周围,自己都没有发觉,哪里还能够忍耐,扬手就是一道雷电,朝小狐狸劈去。地灵子很是自负,以为这两女还不值得他动用法宝。

    听见地灵子当场辱骂自己贱婢,又发雷电打来,小狐狸大怒,周晨也有几分火气,只是对方实力强大,两人动手那是自取其辱。

    周晨那起yīn阳镜,朝那雷电一晃,一道白光shè出,把雷电打散,停在空中:“两位原来是崆峒道友,非是我等偷看,而是我妹妹在沙阵中采集rì月jīng华,被道友的钟声所惊,险些走火入魔,丧了道基,才赶来查看,见两位道友炼器,才在一旁等待。道友怎么如此辱骂我等,这恐怕不是修道人的行为吧。”

    周晨说话却是很有道理,首先就扣上了一顶大帽子,说对方惊扰了小狐狸炼功,实力不行,口头上先占了道理再说。

    “噫,yīn阳镜!哎,也是赝品!”心里疑惑了一下,看见两女一身宫装,幻灵老道收了五毒幡,上前问道:“两位可是大自在宫门人?”

    小狐狸死死的盯住地灵子,心里很是气愤,不过也不敢发做,周晨见幻灵老道问话,不似地灵子那般骄横,连忙道:“我们姐妹是天道宗弟子,因为师傅上门做客,所以也跟了过来,道长是崆峒长老,辈分极高,道长钟声惊扰了我们姐妹,而我们姐妹也有不妥之处,既然双方都没有损伤,那我们姐妹就此告辞。”

    周晨拉起小狐狸就要飞走,却听得地灵子一声爆喝:“大胆贱婢,你们是什么东西,也敢对我师叔这么说话,既然知道我师叔辈分高,就应该行叩拜大礼,就这么想走,恐怕是太容易一些吧,先不说我那钟声有没有惊扰你妹妹,单凭你们偷看我师叔炼器,就是大罪一条,按道理也要将你们擒拿,叫你们宗主上我崆峒领人!”

    地灵子听见两女不是大自在宫的人,有听见周晨最后一句话暗含讽刺,以他眼高于顶的脾气,哪里还能忍受得住,不过他也不是一味蛮干,说话也是有理有据,立高了牌坊。

    “你……”周晨听见地灵子喝骂,顿时气急,也不多说,拉着小狐狸就往后飞,受了极大的委屈,想赶快去找师傅告状。

    “哼,想走,念你们初犯,本想废了你们的道行,放你们一马,可惜你们还是不知道好歹,那就拿你们上崆峒,要你们宗主来领人。”地灵子扬手就是一道剑光,分化成数百道,拦在两女面前,又看了一眼幻灵老道,见幻灵点了一下头,知道自己师叔同意自己的做法,更是jīng神大震。

    “你,欺人太甚……”周晨和小狐狸大怒,小狐狸祭起九龙神火罩,周晨祭起yīn阳镜,并且各自咬破舌尖,喷出了一口jīng血,两人知道要速战速绝,只要冲破了剑光的阻拦,遁进幻阵之中,应该可以甩开地灵子,至于幻灵老道,自持身份,却是不会追赶小辈,要不然传了出去,那崆峒的脸面就亏大了。

    “就是死也不能让对方把自己擒拿上崆峒!”周晨自付,要不然让周青去领人,那真要丢尽了脸面,天道宗从此以后别想在修道界抬起头来。

    “不要伤了他们!擒下就可以!”幻灵老道对地灵子吩咐。

    两宗法宝得jīng血一助,威力大盛,冲击在剑光之上,剑光竟然对冲散了少许,想不到两女竟然一个照面就不惜自损元气,喷出jīng血,地灵子也是一楞,幸好他这剑光乃是雌雄宝剑分化,威力极大,乃是广成子当年炼魔的飞剑,虽然不如真正的番天印,落魂钟,威力也是浩大无边,不过他刚到手,远远不能运用自如,饶是如此,地灵子心神一动,剑光把宝光压了下去。

    当然,地灵子却是没有用全力,想存心羞辱戏耍一下二女,玩弄对方一番,再将她们擒下,哪里知道小狐狸和周晨喷出jīng血之后,竟然是异常果断,又连连喷了三口鲜血,同时娇喝一声:“爆!”两宗法宝便爆裂开来。

    轰!一声巨响,两宗法宝被引爆,威力何等巨大,在地灵子没有出全力之下,剑光也被炸开了一条口子,周晨拉着小狐狸化为一道光影逃回阵中,只见两女宫装之上血迹斑斑,显然也是受了震荡,受伤不轻。幻灵老道虽然可以拦住两女,但他却是身份在此,万万不能出手。

    “站住!”看见地灵子要追击,幻灵老道马上喝住:“前面是大自在宫的幻阵,进去之后难得出来,想不到这两女居然如此果断,一个照面就自损元气,引爆法宝,既然她们也受了伤,又毁了法宝,此事也抵过了,我们赶快回崆峒,那天道宗宗主周青就在里面,他的修为不在我之下,要是出来计较,很是麻烦。”

    “哼!师叔此言却是长他人志气,那天道宗主周青我也听幻空师伯说过,也就是返虚初期的样子,并且蜀山灵虚那老家伙也说了,他并没有什么法宝,那灵虚还送了他一快紫龙银石呢,不出来最好,要是出来,师侄虽然不是返虚高手的对手,但师叔定然可以将其打败,一个小小的海外散修,怎么比得上我中土道门,此地虫豸丰富,正好师叔可以借此再让五毒幡增加威力,要是就走,说我崆峒还怕了他天道宗呢。”

    地灵子这番话说得有些道理,幻灵老道在师侄面前也不能丢了面子,也是点了点头,继续把剩余的毒虫卷进五毒幡之内。

    “你们两个怎么啦,璨粲,不要哭了,有什么事情师傅帮你做主!”看见小狐狸和周晨全身染血,元气大伤,周青大惊,袖袍一拂,一股浩荡柔和的真元迅速把两女治好,周青如今,功参造化,别说两女只是伤了元气,就是两女肉身毁了,周青都有办法重朔。

    小狐狸扑在周青身上,哭哭啼啼的说了经过,周青顿时大怒:“呔!崆峒是什么东西,也敢来欺我门人!”

    推荐朋友小说:作者

下一章          上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