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上一章

 

    “师傅,他们还说要废了我们道行,把我们擒拿上山,让师傅去接人呢?”周晨在旁边实话实说,语气很是委屈。

    周青一听更是大怒,突然道:“你们也算不错,及时自爆法宝逃了出来,要是崆峒废了你们道行,本座非要让崆峒上上下下都神形俱灭不可?”周青却不是在说大话,现在他确实有这个实力。

    “就算是如今,本座也不能放过他们,他们要擒你上山,本座就以其人之道,还置其人之人,擒了那地灵子。也叫他崆峒掌门来领人。”

    “宗主不必动怒,那幻灵老道不过是一返虚修士,要是宗主亲自出手,岂不是自降身份,两位小姐受了委屈,弟子这就去帮两位小姐出气,说是要他们神行俱灭,还是把他们元神取来,全凭两位小姐一句话!”蓝神见周青大怒,连忙拍马屁。

    “夫君,蓝神说得不错,如今夫君也是一派宗主,出去对付小辈确实是将了身份,依晨晨和璨璨所说,那幻灵老道也自持身份,没有动手,让蓝神去也好。否则夫君亲自动手,传了出去,却是要遭人口舌。”云霞听见蓝神的话语,思付片刻,觉得有道理,便对周青道。

    “晨晨,璨璨,你们过来,我给你捆仙索,你去把那个叫地灵子的狂妄之辈拿来,蓝神也跟着去,要是那幻灵老道护短动手,你就拦住,弟子之间动手,长辈却是不好插手。”

    云霞仙子手一扬,一道金光落入了周晨手里,周晨和小狐狸一楞,看着手里那金光闪动,灵力浩大磅礴的捆仙索,一时成痴呆状态。

    “要是让蓝神去,自然手到擒来,但是未免失了夫君的威风,夫君在海外开宗立派,正要来中土道门扬威,免得人家小看,你们两个去拿了那地灵子,也是有理有据,就算是传到哪里,都只会弱了崆峒名头,增加夫君的声威,却是一举两得之事,我这就传你两使用之法。”

    云霞仙子这一番话说来自有威严,毕竟是久居大门派,知道中土道门的一些潜在规则,在处理门派对外事物方面,却是比周青要强上许多。

    “主母英明,但是那地灵子有崆峒所传的雌雄双剑,乃是广成子当年炼魔的至宝,厉害至极,两位小姐道行还低,就算拿了捆仙索,一时之间也运用不自如,要是弟子不出手,恐怕两位小姐难免要吃亏啊!”

    蓝神见云霞仙子处理事情虽然妥当,但有些纰漏,连忙很是恭敬的说出,周晨和小狐狸对于蓝神的马屁很是舒服,闷气也消了许多。

    “哼!他崆峒有宝贝,我天道莫非就没有不成,这件事情却是师傅一时疏忽,才让你们吃了亏,蓝神说得不错,捆仙索却是不够,法宝毁就毁了,昆仑造的那些个赝品威力有限,师傅给你们准备了几件法宝,本来等璨璨炼出元神就给你们的,可惜发生了这档子事情。”周青手一扬,两道霞光脱手而出,各自覆盖在小狐狸和周晨的身上。

    只见五彩霞光一闪,小狐狸和周晨两女身上原来那血迹斑斑的宫装突然化为了青烟消散,取而代之的却是两件异常漂亮的法袍,小狐狸身上是一件八卦法衣,上面隐隐有无数符咒闪现明灭,这些符咒又按八卦方位排列在周身上下,而周身身上却是一件五彩霞衣,隐隐有万道彩霞扫来扫去,但是定睛一看,却又看不出端倪,实在是神妙非常。

    “这扫霞衣和八卦紫绶仙衣也是阐教金仙炼制,而且不用祭炼,就能够防身护体,发挥一大半功效。”

    周青突然闭眼,默运元神,神念穿过空间而发,扫shè在沙漠里面,过了一盏茶功夫,才冷笑道:“那两个崆峒道人居然还没有走,看来真是不把我天道宗放在眼里了,也罢,你们两个现在就去把那地灵子拿来。”

    “雌雄双剑不过是广成子那厮自己炼制的法宝,威力远远不敌番天印,落魂钟,你们拿我法宝去,自然可以对付!”周青把手里的七宝妙树给了周晨:“你拿此宝,我传你用法咒语,只要那地灵子祭起飞剑,你就将宝树刷动,自然奈何不了你。七宝妙树经过本座的法身元神锻炼,也不怕人抢夺,大可放心。”

    周青又抓出一个葫芦,给了小狐狸:“璨璨,你却是受了委屈,师傅不帮你出气,也不为人师,此宝极其厉害,要是那地灵子还辱骂你,你就将此宝祭出,定叫他自食其果,小小一个崆峒就来欺辱我门人,还真是反了天了。”

    看见那葫芦,蓝神脸sè一变,连忙道:“宗主,这法宝只怕不妥,小姐只是教训一下那地灵子,这法宝虽然不是真品,也是云中子先圣亲手炼制,威力比真品相差不了多少。只怕以小姐的xìng子,当场就会结下深仇!”

    “哼!我就是要好好教训那嘴巴不干净的家伙!”小狐狸眼睛一鼓,朝蓝神瞪了一眼,蓝神知道小狐狸极受周青的宠爱,自然不敢得罪,连忙退到一边,不敢多言。

    “无妨,正要立威,不过璨璨,这法宝是你防身之物,不到紧要关头,不要使出,你拿了你师娘的捆仙索,和你姐姐把那地灵子拿来就是。”

    周青又拿出一杆冥王旗,对蓝神道:“那幻灵老道的五毒神幡聚集了五毒之气,异常歹毒,你那化血刀不易暴露,拿我旗去,如果那老道不顾身份,对晨晨和璨璨动手,你就拿旗一摇,收了那老道的五毒幡,叫他崆峒掌教亲自来取!”

    周青像父母不放心孩子一般,把该交代的事情一一交代,直到确信没有纰漏以后,才捏了印诀,手指一挑,把一干法器的修炼之法传给了两女,又拍了一股真元念力过去,不到一盏茶时间就使两女掌握了法宝的使用之法。

    “蓝神,你隐藏起来,好生照顾晨晨和璨璨,乘那两个崆峒道士还未走,去吧!”周青交代了半天,把大袖一拂,小狐狸和周晨拜谢了云霞和周青,拿了诸多法宝,被蓝神带进了虚空,消失不见。

    “咯咯!咯咯!夫君这才有了点宗主的气势呢,那等崆峒弟子,夫君见他们,反而是降了身份,要璨璨和晨晨去正好,有了夫君的七宝妙树,就算那地灵子有天大的手段,也要吃亏不可。”云霞仙子对周青笑道。

    “恩恩,这些事情还是你行,我出手,难免要落人口实,落个护短的恶名,璨璨和晨晨拿下了那地灵子,正是符合身份,就算是那地灵子有什么损伤,也是技不如人,崆峒没有什么话说,乖乖去我西海领人,那我天道宗名声却是大震,以后门下弟子出门行走,自然有几分面子,没有很多麻烦。”

    周青见云霞仙子处理事情很是得体,心里也很高兴,自己这个门派,洞府,法宝,功法,灵药现在都不缺少,真正是一个堂堂门派了。

    “看来自己以后要多跟云霞学着点,什么事情都要自己出手,哪里还是一派宗主,想当年阐截二教决战,都是弟子吃亏了,师傅再赐下法宝自行去报仇,恩恩,今时不同往rì,现在我羽翼丰满,自然要高高立上牌坊,这才是正道,要是事事亲自出手,那还叫什么掌门,不如叫打手还好听一些。”

    到此为止,周青终于从修道界一个小人物,正式成为了一代宗主,不但是实力上的变化,也是心里上也变化。

    幻灵老道祭起五毒幡,哈哈大笑,无数毒虫被彩烟卷进了幡里,彩烟越来越浓,越来越密,鲜艳异常,看上去有一种滑腻的感觉,尤其是隐隐散发出来一种香气,毒虫一闻,就全身溃烂,根本不需要彩烟笼罩,如此剧毒,简直是匪夷所思。

    “师叔,我们一路之上,恐怕已经绞杀炼化了上百万条剧毒虫豸了,师叔的五毒神幡不愧是邪道有数的法宝,现在的威力,只怕于那号称邪道第一魔幡的玄yīn聚兽幡也相差不多了吧,那可是能够抵挡四九天劫的超级邪兵啊!”地灵子摇动落魂钟,很是得意。

    “那不同,我这五毒神幡是在云游之时,在那云贵十万大山的一个古洞之中发现,当时师叔我可是很下了一翻功夫,用了七天七夜,才用真火炼化守护禁制,得了一本五毒经和这神幡,五毒幡是聚集毒虫的剧毒jīng气,那玄yīn聚兽幡则是残杀人兽生魂,歹毒无比,聚集地yīn煞气,布置成玄yīn大阵,所以才能抵挡天劫,我崆峒有广成祖师留下的专门渡劫的阵法,哪里还需要那等麻烦,可惜啊可惜,进几百年来,我崆峒无一能够修到返虚中期,感应那四重小劫,不过你师傅现在却是快了。”

    毒虫被残杀一空,认是地灵子如何摇动落魂钟,也只有三三两两的蜈蚣蝎子爬来,幻灵老道收了五毒幡,叹息起来。

    地灵子一听,连忙问道:“师叔说得不错,但是幻空师伯这次下山,却是发现蜀山,昆仑,龙虎茅山,这些门派比我们还要不如呢,除了那四大宗师以外,没有一个是返虚高手,这样一来,却是我崆峒一支独大了。为什么我们还要隐藏实力,闭关不出呢,莫非还有什么情况不成?”

    幻灵摇了摇头道:“我们崆峒自从广成祖师开派以来,只留下了洞天的渡劫的阵法,一干名震三界的法宝,番天印,落魂钟,都没有留下,不像昆仑,蜀山,他们前辈留下了无数法宝,要是我们门下弟子和他们弟子起了争斗,没有法宝,那可是要吃大亏,我们几个老家伙也不能出手对付小辈,才暗暗积蓄实力,嘿嘿!那些修道门派被世俗红尘污染,业力深重,道行修为哪里涨得上来。”

    “这次时机以到,所以你幻空师伯才下山看看情况,蜀山和昆仑的矛盾一触即发,两相必有死伤,我们崆峒正好可以夺得一批法宝,你看看,除了你以外,你的一干师兄师弟,除了一口飞剑之外,还有几件像样的法宝?你又看看蜀山门下,一个个弟子法宝飞剑强大,你要不是有雌雄剑,还不一定能够战胜那虚剑空的子午宙光盘呢。”

    幻灵老道乘机说教了地灵子一番,想磨磨他的心xìng,哪里知道却引起了反感,表面上地灵子当然不敢反驳,心里却是有些不舒服,不过他也知道这是事实,要是崆峒门下缺少法宝,早就有弟子外出行走了,不再讨论这个问题,地灵子当即把话题叉开。

    “哼,那天道宗宗主周青也是个软脚sè,想必是怕了我们崆峒的威名,不敢来滋事,幸好他不来,要是来了,定当他面把那两个贱婢拿下,还要治他一个管教不严之罪。”地灵子冷哼了一声,刚把话说玩,幻灵老道却是突然打了寒战。

    “这是怎么回事?好像有人在暗中窥视我一般?”幻灵老道心里一惊,全力运起元神细查方圆几百里,没有发现任何情况,心里一半疑惑,一半是以为自己的错觉。

    其实刚才是周青在大自在宫洞天之中发出神念,穿过空间,扫shè怎个沙漠,在两人身上停留了一下,地灵子感觉不出,幻灵老道毕竟是返虚高手,六识灵敏,隐隐感觉到了什么,但他的修为和周青相比,简直是天壤云泥一般,哪里抓得住一些端倪。

    “此地虫豸已经被师叔尽数炼化入幡中,我们再到别处去!”地灵子看着幻灵老道把木案,令牌,钵盂,朱砂木剑收入介子空间之中,连忙道。

    “此地离昆仑很尽,我们现在不要和他们见面,免得惹出麻烦,等蜀山和他争斗。”幻灵老道感觉中隐隐有些不妙,又说不出什么名堂,收拾东西就要离开。

    地灵子没趣,也不违背师叔的意思,只好停了落魂钟,架起剑光,两人正准备离开。

    “就这么想走不成!”小狐狸和周晨架起飞剑远远而来,速度极快,刹那之间就停在两人不远处,全身宝光闪动,金光云霞围绕,很有一番气势。

    蓝神隐藏在虚空之中,冷眼旁观着幻灵老道的动静。

    小狐狸这时候有人撑腰,和开始的情况大不相同,开口就道:“崆峒地灵子,你毁了我师傅赐给我们的法宝,已经是大罪,今天定要拿你回去,让崆峒掌门来领人。”小狐狸把刚才地灵子说的话还了回去。

    “该死的贱婢,以为找那什么狗屁师傅天道宗拿了几件法宝,就来耀武扬威,真是不知死活,本来看你们是女子,存心放你们一马,现在看来还是不用了。”

    地灵子回过神来,听见小狐狸的话语,顿时大怒,手下败将,又是女子,地灵子脾气高傲,怎么受得了,把落魂钟祭起,朝两女打来。

    “地灵子!住手!”幻灵老道连忙挥手就是一道剑光,把落魂钟拦住,他眼力比地灵子要高明许多,自然看出两女身上的法宝不是凡品,怕天道宗来历不浅,招惹更多的麻烦。

    “师叔,你为什么拦住我,没有听说那两个贱婢的话吗?我个人是小,丢了崆峒脸面是大!今天就是掌教师傅在此,我也要拿下这两个贱人。”地灵子见幻灵老道阻拦,知道幻灵老道顾忌什么,连忙用语言挤兑。

    听见地灵子一口一个贱人,一口一个贱婢,就是泥人也有火气,何况是小狐狸和周晨,小狐狸咬得牙根痒痒,暗暗拿出了周青给他的那个葫芦法宝,不过两女也很是jīng明,也不先出手,小狐狸冷冷道:“难道崆峒弟子就会逞口舌之利不成?废话不要多说,马上跟我们进去向宗主请罪,等你掌教来接人,否则莫要怪我们下重手。”

    看见两方言辞都不相让,一触即发,幻灵老道也是有些怒气,崆峒好歹是大派,小小一个天道宗的弟子,拿了几件法宝就这般嚣张:“地灵师侄,出手稍微惩戒她们一下就是了,最多废了他们的道行,不要弄出人命来,好歹给天道宗一个教训,要他们知道我们崆峒的手段就是了。”

    听见师叔点头,地灵子当下把祭在空中的落魂钟一转,复朝两女打来,身体同时一晃,放出两口雌雄剑,万道剑光,声势极其浩大,朝两女绞杀过去。

    此时地灵子却是全力出手,没有一点保留,完全不理会幻灵老道的叮嘱,幻灵老道脸sè微变,微微叹息了一下,也不再阻拦,就算是杀了两女,想那天道宗也番不起大浪来,一介海外散修,门下能有多少人?

    见落魂钟打来,凶猛无比,周晨浑然不惧,她虽然有些怀疑手里小小一根树枝,能够和这宛如泰山一般压将下来的铜钟抗衡,但是有蓝神在旁边,她又极其相信周青,念动咒语,举起七宝妙树一刷。

    七宝妙树shè出七sè光华,朵朵七彩莲花把落魂钟托在高空,只是不住的翻滚,哪里打得下来,周晨丝毫感觉不到压力。

    见七宝妙树果然有效果,周晨信心大增,架起剑光,一举冲到那变得有方圆一亩大小的铜钟之前,扬起七宝妙树,狠狠刷在落魂钟实体之上。

    咣当一声巨响,巨大的落魂钟碰到七宝妙树的击打,有如纸糊的一般,被打了个粉碎,化为细小的铜屑四出爆散。

    “啊!好厉害,师傅果然没有骗我,原来这法宝这般厉害!”周晨来不及细想,那雌雄剑已经绞杀了过来,反手又是一刷,彩光把剑光稳稳敌住,丝毫不费力气。

    连小狐狸都没有出手,周晨就打碎了落魂钟,敌住了雌雄剑,神态还是游刃有余,小狐狸大喜,心里对周青越发崇敬。

    见落魂钟被打碎,地灵子受了震荡,身形晃了一晃,大惊失sè,知道那周晨手里是一件厉害的法宝,只怕不在自己的雌雄剑之下,不敢托大,也不敢分神,咬破舌尖,连喷三口jīng血,混合在剑光之上,硬是把七宝妙树的光芒压了下去。

    但是七宝妙树何等法宝,当年准提道人在万仙阵内和通天教主拼斗,硬是一刷之下打碎了通天教主手里的宝剑,要不是周晨只能靠咒语真诀发挥基本的威力,早就连雌雄剑都打碎了。

    小狐狸却是不明白一些情况,见姐姐手上的宝光被剑光压制住,连忙上前帮忙,祭起捆仙索,朝地灵子卷了过去。

    “住手!”幻灵老道见捆仙索一出,马上认出了这法宝的来历,大惊失sè,赶忙放出自己的一口飞剑,他的功力比小狐狸不是一个等级,飞剑也不是凡品,硬是敌住了捆仙索。

    “啊!这是真正的捆仙索,这东西应该在显宗佛教手里,怎么会出现在天道宗手上!”灵幻老道一时短路。

    “蓝神!”小狐狸见幻灵老道果然出手,连忙呼唤一声,蓝神从虚空中出现,就凭一只手掌,硬生生把飞剑抓住,小狐狸怕姐姐出事,连那葫芦都祭在空中。

    捆仙索没有了阻拦,一下就把地灵子捆了个结实,而葫芦随着小狐狸的咒语,猛然从内冲出一道白气,这白气仿佛有翅有眼,瞬间死死盯住地灵子的泥宫穴,地灵子被捆仙索拿住,又被白气定住元神,连话都说不得。

    只见小狐狸念了个咒语,朝葫芦打了个恭,叫了一声:“请宝贝转身!”白气一旋,地灵子头颅就掉了下来。

下一章          上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