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上一章

 

    白气旋,头颅落,小狐狸也呆了一呆,她原本见周晨气宝妙树的宝光被雌雄剑剑光压制,才祭出捆仙索,哪里知道幻灵老道放飞剑来挡,一时心急,才放出那葫芦,对葫芦的用处,她却是一点都不知道,只凭着周青告诉她的咒语和真诀,本意却没有杀人,这葫芦一经祭起,就不能收,飞要见血不可,却是一件凶恶的法宝。

    奇怪的却是,那地灵子头颅落下,掉落在下面的黄沙之中,翻滚了几圈,却是一点鲜血都没有流出,下截身体被捆仙索捆住,颈项之上,刀痕不见,切口平滑,也是没有一点鲜血,尤其是这地灵子身首两分,肉身被毁,元神也并未遁出,丝毫没有一点动静,就好像小狐狸祭出白光不是斩杀了一个人,而是斩杀了一块木头一般。

    不过小狐狸一时失神,心慌意乱,却是没有注意到这些,只是一颗芳心乱如丝麻:“怎么办?我杀了人了,师傅只要我把这人擒来,没有叫我杀啊,怎么这宝贝这么厉害。闯祸了,闯祸了,我该怎么办才好?”

    周晨被七宝妙树的宝光包裹其中,看似处于下风,却是丝毫没有损伤,只有一点点压力,这七宝妙树实在是神奇,功力越高,发挥的攻击力就越大,认你如何厉害的法宝,一刷之下,也要乖乖粉碎,但是论防御,却是不需要过多的功力道行,拿起此宝,就是和道行比你高上许多的修士对敌,对方也奈何你不得,只是没有办法伤人罢了,全身而退却是没有多大的问题。

    这也是周青把七宝妙树给周晨的原因,这真是:任那天数乱纷纷,都在真人算计中!

    地灵子一死,那在空中飞舞绞杀的雌雄剑失去了真元的支撑,立马光华黯淡,只是在空中盘算,周晨看得分明,七宝妙树一扬一卷,琉璃彩光把两件卷了过来,收到手里,这才发现,原来是两口一尺来长,二指宽的短剑,一红一黄,剑柄剑身连接为一体,通体笼罩了一层青气,冷光缭绕,廖人毛发,刃口无比锋利,剑身上印了无数细小古篆,实在是两口极品飞剑,周晨心里大喜,收入仙衣之内,收了宝光,再付看场中的情况,发现地灵子身首异处,小狐狸呆立当场,心里明白了是什么事情,也是芳心砰砰乱跳。

    小狐狸两姐妹从小就没有见过什么大场面,又是妖族,对那些大的名门正派的修道之士天生就有畏惧的感觉,这次要不是地灵子实在是欺人太甚,连番辱骂,小狐狸受了委屈,找周青哭诉,周青大怒,赐下法宝,来叫两女拿人,两姐妹心里还真有些坠坠的念头,只想教训一下那地灵子,杀人的心思却是没有,哪里知道小狐狸一时失手,斩了地灵子,都知道闯了大祸,两派从此以后不便是不共戴天,结下了血海深仇。

    小狐狸一楞之间,捆仙索自动飞回,地灵子的无头身体也掉落黄沙之中,溅起大蓬大蓬灰尘,丝毫没有半点动静,由于身体头颅和黄沙混合,众人只知道地灵子被杀,却是没有发现一些不寻常之处,只有蓝神心里有些惊讶。

    “地灵师侄!”幻灵老道放出飞剑抵挡捆仙索,却被蓝神凭一只肉手就抓住,实在是匪夷所思,真是接二连三的惊讶,先是惊讶捆仙索居然在天道宗手上,又看见小狐狸放出的葫芦斩了地灵子,一瞬间发生了这么多变化,饶是他修为高深,也有如在梦中一般,直到地灵子尸身跌落黄沙,砰的一声才把他惊醒,才明白了什么事情。

    狂吼了一声,这幻灵老道把五杆五毒幡全部祭起,飘在高空,又连连喷了几口jīng血shè于幡面之上,刹那之间,五杆五毒幡涨大了百倍,掩盖了天空,五彩烟云毒雾大盛,翻翻滚滚,其中无数毒虫虚影扑天盖地而下,把蓝神,周晨,小狐狸全部盖在其中。

    这幻灵老道却是失了理智,拼了老命,地灵子是崆峒掌教的爱徒,深得几位幻字辈老道的喜爱,这次崆峒掌教要幻灵老道把他带出来磨练心xìng,哪里知道落了个身损的下场,连元神都没有逃脱,见地灵子元神并未遁出,幻灵老道认为小狐狸祭出的葫芦连地灵子的元神一起斩了。

    “连雌雄剑都失了,地灵子师侄又被杀,我回去怎么交代?”幻灵老道瞬间转了许多念头,“杀了这几人,那了这几人的元神,回山之后也有借口,再叫师兄来安报仇。天道宗,我们不死不修!”

    “哎!宗主明明知道这斩仙飞刀威力巨大,虽然不是原品,也是云中子炼制,就是我都有顾忌,何况是这位崆峒小辈,只怕已经神形俱灭了,小姐行事鲁莽,必要出事,崆峒毕竟是千年大派,现在结了大仇,不死不修,只怕会麻烦多多呢。”蓝神被周青时不时的洗脑,加震慑,知道自己没有反抗的余地,蓝神渐渐进入了角sè。

    跟着周青,有法宝,有灵丹,反抗周青,神形俱灭,不管是谁都知道选择,蓝神当然要强迫自己忠心,否则,以周青的jīng明和眼力,蓝神的一些心思哪里逃得过他的法眼。

    “不管怎样,两位小姐不能受伤害,这崆峒老道,你就给我去死吧,杀人灭口,那不什么事情都没有了,反正这事我以前又不是没有做过,宗主知道以后,说不定一高兴,赏我一粒云中子的仙丹,低得上百年苦修呢。”

    蓝神见幻灵老道五毒幡罩来,嘴里很是不屑,把周青的一杆都天冥王旗展开,一招一卷,也是一股滔天黑气自下向上,那旗上的一头都天魔神咆哮一声,就在旗面三寸之处,张开血盆大口,如利剑般的獠牙根根直立,和实物没有什么两样,就地一吸,只见那无数扑咬过来的毒虫虚影纷纷被吸入嘴里,没有一个可以逃掉。

    冥王旗上展开的黑气和五彩烟云毒雾相交,五彩烟云毒雾被黑气吞了干干净净,蓝神双手举起冥王旗连挥了五下,又是一收,黑气烟云毒雾俱都消散,天空明亮,此时天时却是玉兔坠,长庚起,天边隐隐有细微的红光闪烁,五杆五毒幡也被蓝神卷入了旗中。

    幻灵见蓝神出手就收了五毒幡,脸如死灰,他实在是想不同,这眼前这看似仈jiǔ岁的小女孩怎么会有如此能力,简直是恐怖,功力道行和那神仙都相差不了多少。

    “天下……还有这等高手。不……不可能……幻空师兄说了,那天道宗宗主也不过是返虚修为啊!”幻灵老道知道自己在厉害也不对手,又看见蓝神眼里隐隐有凶光,怕对方杀人灭口,那连个报信的都没有了,连忙架起遁光,就要遁走。

    蓝神哪里容得他跑掉,嘿嘿一狞笑,祭起了化血刀,血刀如疾电,带着无边的杀气,眨眼之间就到了幻灵老道的面前。

    幻灵老道见那道血光,也知道那是一件极其厉害的法器,哪里能够逃跑,匆忙之间,又喷出一口自己xìng命交修的飞剑,扑哧一声,飞剑被化血刀一撩,犹如豆腐一般,被斩成两截,蓝神也下了狠手,催动刀光拦腰斩去,想把那灵幻老道来个两截。

    眼看灵幻老道也要难逃厄运,周晨手里的七宝妙树脱手而出,彩光卷来,把化血刀缠住,拍了回去,天空之中传了周青的声音。

    “蓝神,本座怎么跟你讲的,还不收了刀!”四面八方都是周青的声音,蓝神这才记起周青来时不要放出化血刀,吓得浑身一抖,收了化血刀,老老实实站在一边。

    他知道这是周青在大自在洞天之中,用无上玄功突破空间传音,控制七宝妙树挡了自己一击,不过蓝神心里疑惑:“宗主也不是善良之辈,怎么会救这老道一命,难道宗主想借机挑起事端,灭了崆峒?崆峒好歹也是千年大派,要赶尽杀绝,只怕有些困难,尤其是以后去天上,那广成子知道以后,只怕还麻烦一些。”

    幻灵老道逃过一劫,吓得魂飞魄散,好不容易定下神来,见道此情况,也不敢发做,暗暗心惊:“发话的人就是天道宗主,这种实力……简直……太可怕了。我崆峒怎么会招惹上这样的人……”

    “这位就是天道宗主吧,贫道道号幻灵,乃是崆峒长老,这次事情也是我崆峒不对,地灵子师侄从来没有出过崆峒,掌教师兄又是非常宠爱,xìng格也是娇惯了一些,才将宗主两位弟子的法宝毁去,但也不是死罪吧,何况宗主两位弟子偷看贫道祭炼法器,也是修道界的大忌,宗主赐下那等厉害法宝,取我师侄xìng命,还望宗主给个交代。”

    幻灵老道一时间也不好说话,我狠话吧,又怕对方灭口,低声下气吧,又丢了自己门派的面子,实在是为难,不过他也豁去了,实在是没有办法,要不是刚才周青挡了一下,他早神形俱灭了。

    哧的一声响,小狐狸祭在空中的葫芦突然化为一道长虹飞入了天际,显然是周青收回去了。小狐狸吓的一脸惨白,以为周青要处罚她。

    她自己闯了大祸,周青要是为了息事宁人,把她姐妹逐出门墙,那两人非要被崆峒派扒了皮不可。

    “生死有命,富贵在天,你师侄被我徒弟误杀,却是天数,命中该有这一劫,也是他的因果业力,怨不得别人,只是上天假借我弟子之手,何来交代一说?”

    “你……”幻灵老道听见周青的话语,气得三尸神暴跳,这是什么话,杀人之罪一句天数就揭过去了,真是看过强词夺理的,没有看过这么强词夺理的。

    “好!好!好!想不到天道宗宗主居然是这般护短之人,那这么说,我崆峒弟子就白死了,贫道自知不是你们的对手,你就杀了贫道罢!”幻灵老道猛念动咒语,砰的一声,头上道髻炸开,披头散发,装若疯虎,朝小狐狸和周晨冲了过来,两眼血光闪动:“贫道就是死,也要你们两个贱人为贫道垫底!”

    庞大的气势爆发开来,连蓝神都是脸sè微变,这幻灵老道却是已经失了理智,开始引爆了自己的元神,一个返虚修道之人自爆元神,威力有大?只怕难以想像。

    蓝神身体一晃,就到了两女面前,抓起两女,一起遁进了虚空,幻灵老道大吼一声,也跟了进去,返虚高手,本来就有破开虚空的能力。

    七宝妙树在空中又是一刷,彩光把幻灵老道卷了起来,拖出了虚空,琉璃宝光罩定幻灵老道全身上下,犹如当头破了一瓢凉水,幻灵老道全身滚沸的真元纷纷平息,躁动的元神也安稳下来,怎个人也清醒了许多。

    蓝神从虚空中把两女带了出来,满脸冷笑,他是天鬼之身,刚才随便一跑,已经穿行了几十个空间,幻灵老道根本毛都一根不道,只是带着两女,行动稍微呆滞了一些,饶是如此,幻灵老道要想伤到他,也无疑是痴人说梦,只是蓝神不明白,周青为什么一再救他。

    小狐狸和周晨都是脸sè惨白,又听了周青的话,知道周青把这件事情抗下了,心里放心了不少,不过小狐狸却是明白了许多道理。

    “幻灵道长何必这么激动,等本座把话说完,再行断定不迟。”周青的声音又传来,七宝妙树大放光明,把一干人等全部罩定,彩光洒下,光明大方,隐隐有天花乱坠,飞天舞动,有如佛祖**一般,众人心头一片安宁,一些负面情绪都被压制。

    蓝神修为最为高深,不怎么受诱惑,见周青远远在大自在宫洞天之中,cāo控一件法宝,就能够耍得一个返虚高手团团转,饶是蓝神把周青估计到了一个极高的高度,看见这等手段,还是暗暗心惊。

    “本座以察天心,知道你那师侄又这一劫,特地令徒弟来解析业缘,就算你师侄不丧命我门下弟子之手,厄运也是不免,最多拖延一两rì,结果还是难逃公道。也难怪,你修为甚低,怎么知道本座的苦心,才会不明恩怨,你且看清楚了。”

    也不知道周青是怎么装神弄鬼,天际突然飘来两道金光闪闪的符篆,七宝妙树彩光一卷,本来掉落在黄沙中的地灵子的头颅和尸身被彩光卷起。

    两道金符篆分别贴在头颅颈项之上,地灵子头身相合,丝毫看不出任何痕迹,幻灵老道这才发现没有留一点血,心里感觉匪夷所思:“莫非人死了,你还能救活不成,莫非他说的天数是真的?恩……我这师侄的xìng格,确实要出事,这也不是虚言,还真有杀身大祸也未不可知,这天道宗宗主看来修为已经参及天人造化,冥冥之中,知道一些事情也不希奇。”

    周青这等高深莫测,却是另幻灵老道起了迷糊,周青这一手,还真是玩的漂亮,先说话把这幻灵老道反复刺激得暴走,jīng神恍惚,再用玄之又玄的天数来说明,由不得幻灵老道不返糊涂。

    地灵子依旧是脸sè惨白,双眼紧逼,全身僵硬,昏迷不醒,虽然头身相合,但怎么看还是一个死人,幻灵老道连忙朝天空拜了一拜道:“周前辈,既然如此,那我师侄为什么还没有醒来,气息全无,连元神好像也丧失,看不一点生机,莫非还有什么玄殊?”幻灵老道见得事情有转机,心里也不知道是悲是喜,摄于周青的威压神秘,连称呼都改了。

    “哼,既然是天数,哪里有那么容易就消解得了,要不是本座宗门先祖与你们崆峒祖师广成先圣有些渊源,才不会管这等闲事,耗费本座jīng神,可惜你们不识好歹,伤我弟子,毁我法宝,徒生出这么多事端,多吃点苦头,也是因果报应,尤其是你生为正道中人,竟然祭炼五毒幡这等歹毒的邪门兵器,天理不容,今rì本座收了你毒幡,想必你也无词!”

    “你且回去,三rì之后,叫你们掌教来领人,雌雄剑乃是凶器,也在本座这里存放,一切等本座于你们掌教分说。”周青不yù再纠缠,挑明的话语。

    幻灵老道无法,只好道:“前辈说得及是,不知道前辈的宗门于本派有什么渊源,也好让晚辈回去跟掌教分说。”

    七宝妙树又shè出了光华,在虚空中一阵虚画,不出三个呼吸,光影组成了八根光柱,按八卦方位,形成一个玄妙的阵法,阵内隐隐有火龙形状飞动,正是那云中子的天火大阵.

    幻灵老道一看,心中一凛,连忙又是一拜,架起遁光往东去了。

下一章          上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