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上一章

 

    见幻灵老道走了,小狐狸和周晨呆呆的看着恢复原样的地灵子,不知道说什么,蓝神有些发呆,七宝妙树光华一卷,把地灵子的尸身卷起,化为一道长虹shè入天际,消失不见,小狐狸身上的捆仙索也化为一道金光跟在后面,显然是周青和云霞仙子收了回去。

    此时已经是天sè大明,长庚落,金乌起,天边一片通红,红光却并不刺目,很是柔和,让人眼睛可以直视,红光照在无垠的黄沙之上,一片金黄,很是绚丽,人仿佛处于梦幻之中,小狐狸和周晨都被这景sè吸引,一时间之觉得身心有些疲惫,连蓝神都心有感叹,三人默然不语,各自回忆一些事情。

    周青收了法宝之后,也不出声,任由三人呆立在沙漠之中,过了好一会,rì头高了起来,天气也渐渐炎热,蓝神猛的惊醒,看见小狐狸和周晨都在发呆,连忙道:“两位小姐,此事以了,宗主这样处理自有他的道理,两位小姐不必多虑,以宗主对璨璨小姐的宠爱,也不会过分责怪两位小姐。”蓝神见周青收了小狐狸那个葫芦法宝,以为周青心里对两女不满意,便上前解说安慰。

    小狐狸猛的惊醒,听见蓝神的话语,突然嫣然一笑,其容如水,其貌如花,百媚俱生,连蓝神这等修为心神都不由一荡,旋即又清醒过来暗道:“好厉害的媚功!”

    复观周晨,却是一脸圣洁,不可逼视,身上扫霞仙衣光彩艳艳,另人看了心里起不了半点亵渎之意,高洁孤傲,就如那大雪压的青松一般。

    “恭喜两位小姐道行大进。”蓝神心里一片通明,对周青的手段彻底佩服不已。

    “你们来见我!”周青的声音悠然响起,蓝神连忙带着两女遁进了虚空中,不出一个呼吸又出现在大自在宫洞天之中,来到凉亭外面,却看见周青,云霞仙子都座在其中,地灵子的尸身就摆放在正中,身上贴满了金sè的符篆,不过依旧是面如白纸,嘴唇乌青,全身僵硬,看不出半点生机。

    “你们两个可明白了!”周青见两女进来了,也不解说,劈头盖脸就是一句莫名其妙的话语。

    小狐狸突然笑了起来:“明白了,师傅。”周晨也笑这回答,两女风情万种,一笑之间倾国倾城,和先前大不相同。

    “恩,那我就放心了,你们妖族智慧不比人类,虽然狐族得天独厚,但你们修行年纪还不够,人类修行数十年就可以上体天心,运转天道,而你们妖族却非要数百年的苦功不可,既然你们已经明白,那我也不多说。”

    周青又拿出原来那个葫芦,念了个咒语,符篆一闪而逝,又道:“既然如此,这法宝就重新给你,刚才我在上面下了封印,所以威力还发挥不出来,现在却是无碍,只要被此宝盯住,不管是什么人都是在劫难逃,连元神肉身一齐斩杀,你那去重新祭练吧,你们狐族自有一套功法,配合我那神识锤炼之术,必然进步神速。”

    周青又拿出一尊三寸见方的印章,翠绿盈盈,底部刻有两个篆文,正是番天二字:“这翻天印虽然不是珍品,也是云中子采集上古神山首阳山的峰头炼制,威力和珍品只有一线之隔,威力极大,晨晨,你拿出祭练,另外,我把这五毒幡也给你。”

    周青拿过了冥王旗一抖,五毒幡掉了出来,周青一把金光撒了过去,只听得爆响连连,五毒幡上面的禁制被破了干干净净,周青眨眼之间又重新凝练了一番:“此幡聚集五毒之气,歹毒异常,那幻灵老道根本还没有入门,五毒之气,炼到最高境界,却是无sè无味,杀人于无形之间,哪里像他那样出手就是彩烟滚滚。”

    “恩,师傅,我知道了,打人不过先下手,这东西最适合了。”此时五毒幡被周青凝炼成三寸长短,很是jīng巧,被周晨接了过去,周青又重新传了祭炼之术,把周晨手里的雌雄剑取了过来。

    周晨小狐狸两姐妹找地方祭炼去了,这次她们两个可不敢再出去了,就找了个僻静的山凹。

    “夫君真是用心良苦,有了这次的教训,加上这些法宝,却是不会再吃亏了,对了夫君,这地灵子怎么办,被斩了头颅,莫非还真能活过来不成。”云霞仙子见周青胸有成竹,变问道。

    “怎么不行,璨璨那斩仙飞刀我起先下了封印,不能斩杀元神,只是不能使他遁出,困在紫府之内,后又被我符录护住,就算是肉身全部被毁,也不至于消散。”周青冷笑起来:“嘿嘿!别说斩了头颅,就算是死了,我都有办法重六道轮回中将他拖出来,这人是崆峒掌教的得意弟子,未来的崆峒掌教,对我还大有用处,崆峒吗,很有些利用的地方啊!又不能灭了他们,谁知道那广成子知道以后以后会不会找我麻烦。”

    云霞仙子一听问道:“难道夫君要收服他,这人脾气极坏,只怕徒生事端!”

    “无妨,我在他元神之类下一道禁制,只要他违抗我意思,管叫他立马生死,神魂贬在九幽之地,永不超生。”蓝神站在旁边,听见周青的话语,突然打了个寒颤,见周青无事,便告了一声,也躲进虚空中修炼去了。

    “这小子惨了,都不知道宗主用什么方法整治于他,反正不是什么好事,我还是不看的好。”蓝神嘀咕了一声。

    “周真人,发生什么事情了!”一绝sè少女手持柳条,踏云而来,正是大自在宫主,云霞仙子连忙叫了声师傅,拉着宫主的手,把情况说了一遍。

    “此事……!只怕有些麻烦,崆峒乃是大派,他们祖师广成同我们祖师慈航道人同出一门,门下很有些法力,不过以周真人的实力当然不惧,真人自有主张,我只是问问,顺便看看真人的手段。”宫主思付了片刻,突然笑道,显然她也不怎么放在心上,反而对周青后面的手段很是好奇,却是正对周青的胃口。

    “既然宫主感兴趣,我自然不敢私藏手段,这地灵子的头颅虽然被我用法力续接,但却不完善,要耗费点灵丹手段,宫主来的正好,宫主手上清静杨柳枝刷出的甘露乃是疗伤续肢体的圣药,要是宫主帮手,要减少不少时间呢。”周青突然想了自在宫主手上的柳枝的来历。

    “那是自然,本宫算出,不rì就有一场麻烦,还要真人援手,这次能够帮真人的忙,却是先还上了人情了。”大自在宫主突然说出了这么一番话,周青虽然修为高深,却是并没有学卜算之数,也不屑于学,就算是真有天命,周青也要改上一改,再说这卜卦算计之术,却也说不准,只有一些模糊的信息,其中不免有误导。

    “师傅,你有什么麻烦,我们大自在宫好像没有仇人啊!”云霞仙子很是疑惑。

    “这个,具体的我也不知道,只是一个时辰之前,祭炼纯阳法宝完工,突然心血来cháo,算了一卦,卦相模糊,天机难测啊!”自在宫主也说不出具体的情况来,便不再言语,柳枝一刷,香风雨露遍布了整个凉亭,一滴滴晶莹的露珠在空中划成了道道水痕,最后围绕在地灵子颈项之间,渐渐的渗透了进去,地灵子的身躯慢慢软话了下来,脸sè也有些红晕,终于有了些生气,不像是死人了。

    “宫主的手段果然匪夷所思,贫道见过了!”周青朝大自在宫主打了躬,宫主柳枝又是一刷,雨露全收,那地灵子微弱的呼吸之声隐隐可闻。

    “接下来就要看真人的手段了!”还了一礼,宫主拉着云霞仙子的手走出了凉亭,远远的观看。

    周青也不继续说话,连续打了三个手诀,喷了一口真气,这真气颜sè金黄,在地灵子面前一分为七,宛如七条细小的金蛇,蜿蜒扭动,刹那之间就钻进了地灵子的七窍之内,地灵子脸上隐隐透漏出了淡金的颜sè,全身也笼罩了一层薄薄的金光,随着周青的手诀,金光越来越浓密,最后简直形成了一个金sè的大茧子,把地灵子包裹在其中,完全开不见动静,宛如蚕蛹一般。

    周青随手一丢,把雌雄剑插在地上,不知道使了什么手段,雌雄剑上光芒大盛,随即又消失,长鸣了一声,直接冲进了金光之中,周青连连挽动手诀,很是缓慢,好像挽着千斤重物,面sè也凝重起来,时不时还踹息几下,额头之上也微微有汗冒出。

    “云霞!这真是你的三世夫君吗?好歹毒的手段,居然用七窍锁魄**,这地灵子以后可就真是一傀儡了,永生永世都要受人支配,连转世投胎,也是不可能,连生死都不能自己控制。”自在宫主看着周青在那里挽真诀,也是全身发冷,不由自主的问道。

    云霞仙子突然皱了皱眉头:“夫君只有主张,我们只要在一起,哪管得了那么多。”

    宫主诧异的看了云霞仙子一眼:“云霞,你变了很多啊!”

    云霞仙子笑了一下,正好答话,却听见轻微的咔嚓咔嚓声,包裹着地灵子的金sè气茧突然破裂,那些金光全部吸入了地灵子的体内,雌雄剑也消失不见。

    周青调息了一下,这七窍锁魄**乃是来自牛头yīn神的魂魄cāo控之术里面的一种,和控制蓝神的方法有异曲同工之妙,不过更为歹毒,不但能够用随时控制人的生死,还能在不知不觉之中,用自己的神识影响对方的神识,让对方心甘情愿的受自己的控制,只是施术过程之中,对方不能有任何的反抗,不然就会功亏一篑,一周青现在的功力,在不现出金身的情况之下,也有些吃力。

    过了片刻,周青一指点出,正中地灵子的额头,地灵子睁开了眼睛,先是迷惑,接着又叫了起来:“这是哪里,我不是死了吗?”叫完又用手掐了自己一下,发现能够感觉到疼痛,立马狂笑起来:“哈哈,哈哈,我没有死!我怎么会死!”心神一动,一声剑气长鸣,雌雄剑从头顶冲出。

    “哈哈,哈哈,我居然因获得福,功力又进了一步,雌雄剑都运用自如了,哼!两个天道宗贱人,定叫你们不得好死!”地灵子突然记起事情来,心里发火,一剑朝凉亭的一根大柱劈去。

    周青正好在地灵子背后,见地灵子一清醒的情况,却是暗暗摇了摇头,“这人,神志恐怕有些不清醒了,莫非我刚才伤了他元神?没有理由啊,且试探试探?”手一指,凭空生出一朵金sè的莲花,后发先至,挡了地灵子一击。

    扑哧!地灵子的剑把金莲劈散,不过剑势也缓了一缓,地灵子心里一惊,连忙收了雌雄剑,清醒了过来,转过身,正好看见周青手持一根树枝,潇洒闲逸,一派高人的风范,地灵子也不是一味狂傲,刚才周青用法力幻化的金莲居然能够阻挡住雌雄剑一下,这种手段,只怕是自己师傅都做不到。

    “敢问前辈是何人,可是前辈救了我?”地灵子朝周青打了躬,神态还算是恭敬,他吃了亏,差点丢了脑袋,现在清醒过来,回想一下,却是吓出了一身冷汗,当然不敢造次,说话也有分寸起来。

    “贫道就是天道宗宗主,这里是大自在宫洞天,正是贫道救了你!”周青微笑道,也不隐瞒,说了实话,看看地灵子的反应。

    “天道宗宗主!”地灵子听见此语,心里顿时大怒,“就是你徒弟斩了我的头颅!好恶道,我们崆峒于你不共戴天。”地灵子怒火中烧,灵台的一点清明被怒火烧得一干二净,全力把雌雄剑放出,剑如疾电,眨眼之间就到了周青面前,吓得在远处悄悄观看的云霞仙子差点叫出声来。

    周青哪里不知道地灵子会来这一手,怎么会让他得逞,七宝妙树一刷,把雌雄剑刷到一边去了:“地灵子,你好没有道理,不谢贫道的救命之恩,反而要还贫道xìng命,难怪业力深重,难逃这一劫,却是心术不正之辈!”

    周青两眼和地灵子对视,双眼闪动着诡异的光芒,正是在施展七窍锁魄**,这法术在不知不觉中才能影响受术之人的心神,地灵子神智刚刚清醒,没有任何jǐng觉,周青又事先在他元神里面埋下了种子,地灵子哪里能够抵挡,手一软,雌雄剑停在空中不动。

    “对啊,道长救了我一命,应该先谢救命之命才是。”地灵子元神齑乱,脸sè疑惑不定,拿不定主意,周青也小心翼翼,不再多言,让他自己心里冲突,暗暗cāo控潜伏在地灵子元神深处那一点神念,生怕地灵子发现了端倪。

    本来周青可以把地灵子炼制成自己的分身,但是完全失去了自己的意识,这样一来,却是根本蛮不过崆峒一帮长老,这七窍锁魄**却是正好,潜移默化,在地灵子内心深处种下臣服自己的种子,任谁都察觉不出来,等到地灵子当了崆峒掌门,那崆峒派还不是周青的掌握之中,这一手可谓是歹毒至极,为此,周青还不惜耗费功力,帮地灵子道行进了一步。

    “狗屁,你是徒弟伤了我,我为什么要谢你?”地灵子甩了甩头,神志清醒了一些,看见周青似笑非笑,又是大怒,一剑刺了过去,周青见地灵子神sè渐渐迷糊,心里暗喜,七宝妙树彩光一卷,稳稳把雌雄剑托起,任是地灵子连连捏动法诀,都动弹不得。

    “手里宝树能托剑,地灵与我有大缘。”周青眼里光芒又闪:“你业力深重命中有一大劫,贫道正是为你解析孽缘而来,你师叔已经转回崆峒,三天以后,你师傅就会来接你回去。”

    “哦!你说的是真的?”见地灵子受了迷惑,周青收了彩光,雌雄剑被地灵子收回,也不继续发出。

    “贫道为何要骗你,还耗费真元帮你提升道行,你却是不知,青叶红花白莲藕,天道崆峒本一家,其中细节,我也不好和你说明,等你师傅来了,自会分晓!”周青眼睛丝毫不敢放松,死死盯住地灵子。

    “恩,也是,我道行好像已经隐隐突破的化神中期!”地灵子看着周青的双眼,元神又是一阵迷糊,过了片刻,终于收了雌雄剑,朝周青拜了一拜:“原来如此,地灵多谢前辈成全。”

下一章          上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