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上一章

 

    “哈哈,果然是崆峒的高徒,还是明白事理的,你师傅就在这几天就会过来,贫道虽然帮你消了这一劫,但终究是逆天行事,只怕你以后还会有些麻烦,这样,贫道就再给你些好处,这大自在宫全是女修士,也不适合你修炼,你就到外面的沙漠中磨练一下自己的心xìng,以后也有些崆峒弟子的样子,免得给你广成祖师丢脸。”

    周青见自己的七窍锁魄**成功,心里大喜,这地灵子已经完全屈服,只要巩固一下意识元神,那就万无一失,只要周青在某个时候突然发动,那地灵子就完全成了傀儡,现在却是不急,让地灵子保留自己的意识,免得让崆峒一帮老家伙看出端倪来,让地灵子在沙漠中修炼却是怕地灵子在碰到周晨小狐狸两女,勾起怒火,影响元神,也有些不妥。

    再说,崆峒掌教看见地灵子不但没有事情,反而功力道行大增,周青又有如此强大的实力,哪里还会兴师问罪,只怕是巴结都来不及,而周青正是要利用崆峒打出自己门派的省委,何况有云中子这个便宜人物做挡箭牌,两派祖师都是同出一门,由不得崆峒不相信。

    地灵子受了七窍锁魄**的影响,虽然神智清楚,心xìng却变了许多,没有一点骄狂之气,反而是躬谦卑jǐng,有些正派弟子的味道了,听见周青的话语,连连点头道谢,又见周青还要给他好处,却是满心欢喜。

    “唔,这天道宗主真是高深莫测,比师傅师伯要厉害多了,真乃个得道高人,出手也大方,我这一身道行,不知道吃了多少灵药,幼年更是受师傅用真元打通经脉,锻炼筋骨,才在二十几年勉强修到道化神中期,现在居然就要突破到后期了,只要再苦修一断时间,凝练元神,就可以稳稳进入化神后期,这可是一些门派老一辈高手的修为啊,得了这场好处,以后掌门的位子那不更加稳固了,还要给我好处,莫非要赐我几见法宝?那可就发达了,看天道门下,法宝可是厉害得紧。”

    地灵子自己丝毫没有感觉到落入了周青的圈套,心里还浮想联翩。

    周青站起身来,踏罡斗,捏印诀,手里的七宝妙树凌空画了一个符录,只听得吱嘎吱嘎几声,檀木凉亭都抖动了几下,整的大自在宫充沛的灵气,和千百年来聚集的rì月jīng华蜂拥而至,只见无数道金sè光线,银sè光线,青sè光线,铺天盖地而来,都聚集到凌空漂浮的彩sè符录之上,这符录越来越鲜艳,本来柔和的彩光也变的刺目起来,另人不可逼视。

    地灵子看得目瞪口呆,一般聚集天地灵气,rì月jīng华,都要大型的阵法,哪里像这样,只划个符录就强行收来如此庞大的灵气,实在不知道周青要干什么,地灵子也不敢多问,只见周青停了法诀,所有的rì月jīng华,天地灵气被符录压缩成海碗大小的一颗珠子,金,银,青三sè光华在珠子上闪动,周青一口真火喷,把这三sè宝珠凝炼了一番,缩小成了鸡蛋大小。

    “你将此珠拿去,用自身真火炼化,溶入真元元神之中,不出三天,就会激发你体内储存还未炼化的药力,稳稳进入化神后期,法宝飞剑只是微末之技,自身修为才是根本,雌雄剑乃是广成先圣当年的炼魔至宝,你运用自如了,也足可以独挡一面了。”周青身上每一件法宝都是大有用处一物,怎么会给地灵子,当然,冠冕堂皇的话语还是要说的。

    周青也不再多说话,把地灵子丢到外面的沙漠中,地灵子也沾沾自喜的修炼起来,其实给地灵子提升道行,周青并没有耗费什么,地灵子自幼服食了无数的灵丹妙药,很大一部分药力储存在体内,周青只是用玄功真火帮他炼化而已。

    “周真人,你这手段真是厉害,让我大开眼界啊。”自在公主笑道,崆峒的事于她无关,对大自在宫也没有什么损失,何况有周青这个盟友,任外面闹腾得如何厉害,也不怕有什么麻烦。

    “宫主过奖了,现在情况复杂,连几个厉害的海外修士都到了中土,修道界眼看就要发生大事情,崆峒正好是一个最好的挡箭牌,我天道宗虽然不怕任何门派,但门下弟子就那么几个,修为也不够,总不能事事都要贫道出手,那不落了个以大欺小的恶名,对以后发展不利,为了宗派发扬光大,贫道做一回恶人也无妨,何况贫道从来也不是善良之辈,这回崆峒撞到了贫道的头上,不叫它吃些恶果,便不见得贫道的手段。”周青冷冷道。

    宫主听见此言,无话可说,不再说这个话题:“周真人可否跟本宫说说海外的情况,真人刚才说海外修士都来了中土又是怎么一回事情?”自在宫主一听海外,神sè有几分古怪。

    周青却没有发觉,自在宫主是女子,样子比云霞仙子还要年轻许多,周青当然不会时刻注意宫主的神sè,听见宫主发问,也不隐瞒,就把一些事情能说的都说了一片,当说道无真老尼和昆仑派搅和在一起的时候,自在宫主脸sè突然一变,很不自然,云霞在旁边注意的清楚,连忙问道:“师傅,你怎么了,莫非那无真老尼要对我们不利不成?”

    还未等宫主说话,周青突然笑了起来:“如果贫道没有猜错,无真老尼那手里的两极玄磁瓶和宫主手里的清静杨柳枝乃是一对法宝,两相配合,才能发挥出最大的威力,那两极玄磁瓶应该还有一个名词,叫清静琉璃瓶,只要将清静杨柳枝插入瓶中,柳枝得两极玄磁气得到滋养,而杨柳枝上凝聚的甘露落入瓶中,又能开启宝瓶的多种妙用,装海纳川都是小事情,莫非宫主与那无真老尼还是同门不成,只是那清静琉璃瓶是慈航道人的法器,宫主又是慈航道人的道统,怎么没有继承这件法宝,而得了这根杨柳枝呢?贫道记得这清静杨柳枝可是西方极乐的法宝,又怎么会落到宫主手里?”

    周青这个疑问,早就在心中酝酿了许久,乘这个机会说了出来,云中子的记载之中,最多是炼器和阵法,至于一些密闻,记载得不是很多,周青当然不清楚。

    “当年封神一战后,我派祖师慈航道人由道入释,又怕道统失传,便在入释之后,又传下了道门的道统,我这大自在宫便是道门的道统,那无真老尼在南海继承了我祖师释门的道统,清静琉璃瓶却留在了释门,祖师又怕道门道统没有法宝守护,便采来西方的清静杨柳枝,祭炼成法器,一分为二,现在无真老尼恐怕敌不过海外一帮妖族修士,只怕已经来到了中土,必定要来借取我这清静杨柳枝,恐怕有些麻烦。”宫主说出了心中担心之事。

    “宫主说得不错,昆仑派的掌门的元神落入轩辕法王那老妖手里,昆仑抗衡不了那老妖,必定也要帮无真老尼插上一手,来sāo扰宫主,宫主却是难得享受清静。难怪宫主算出有些麻烦,却是这一点手段,只是昆仑现在连掌门都已经身死,能有什么高手,无真老尼修为也在宫主之下,要来强行借取清静杨柳枝,只怕还没有那个能力,宫主这样担心却是多余。”

    周青知道无真老尼的实力,不知道自在宫主担心的什么。

    “单单是无真老尼我还不用担心,只是昆仑平常深藏不露,玉虚宫中只怕有些隐藏高手闭关,要是和无真老尼找上门来,我这法宝又是万万不能相借,这样本宫难得应付过来,门下弟子难免有些死伤。”

    “这个宫主还请放心,反正昆仑和贫道有些旧怨,就留在此地多待一断时间,也可以让云霞和姐妹好好团聚,只要昆仑和无真老尼敢来,贫道管叫他来得去不得。”周青心里又惊又喜,想不到无真老尼还真和大自在宫有些联系。

    “不过这样守株待兔也不是办法我倒是要想些手段,将这宫主的隐患彻底消除,无真老尼非要身死不可,这大自在宫可是云霞的娘家,要是出了什么事情,且不说云霞伤心,连我没有面子,就是死伤了姐妹都不好,反正剿灭昆仑也在我的计划中,正好拿他门下弟子的元神魂魄祭旗,也好准备我地府一行,西海的仙府有廖小进看守,又有玄武老道一干人守护,固若金汤,也没有什么事情,却是不急回去。”周青脸sèyīn晴不定,算计了片刻。

    当下无话,云霞仙子天天和一干姐妹说笑玩耍,周青则是半天指点小狐狸和周晨炼器练功,半天和自在宫主聊些上古秘闻,地灵子躲在沙漠之中炼化周青给他的那颗灵珠,也是安静得很,没有闹腾出什么动静,周青为了小狐狸和周晨两女,可是化了大力气,直接将一粒仙丹一分为二,给两女服食下去,饶是如此,两女不比廖小进体质,有周青竭力护法,两女也差点被药力撑爆,不过半天时间,两女却是功力道行大进,已经逼进化神后期,和那地灵子也不相上下,只要不遇到返虚的高手,两女配合法宝,尽可以应付。

    又过了一天,还没有到第三天,崆峒就来了四五个老道,气势汹汹,个个把法宝拿在手上,看样子只要地灵子一个不好,就开始厮杀,周青早就等在外面的沙丘之上,看着面前如临大敌的几个老道,心里好笑。

    “周宗主,不知道我那孽徒怎么样了,可否带过来一见。”说话的正是崆峒掌门幻神老道,手拿一柄拂尘,身穿八卦法衣,有几分高人的味道,只是和周青一比,就逊sè了许多,其余几个老道见周青不说话,脸上越发气恼。

    “周宗主,为何不说话,莫非我师侄有什么不测,周宗主可是答应了要救活地灵师侄,现在掌门师兄也来了,好歹真人要给我们一个交代才是!”幻灵老道看过周青的手段,不敢造次,说话有几分客气,但隐隐有焦急之sè。

    “哼,周真人,我们也在蜀山见过一面,想不到天道宗竟然是云中子先圣的道统,那还真和我们崆峒大有渊源,既然如此,你为什么好害我师侄,就算我那地灵师侄有些冒犯之处,也不该斩了他的头颅,你能有多大手段,斩了头颅还能接上不成,还用什么天数诓骗幻灵师弟,莫非真当我们崆峒好欺负不成。”

    幻空老道骑在仙鹤之上,见周青只是微笑,并不说话,很是气恼,他在蜀山见过周青的手段,对幻灵老道说的周青厉害并不相信,以为幻灵老道吃了亏,故意夸大而已。

    见自己厉声问话,周青还不答应,幻空老道真的气恼,当下一扬手,一道剑光朝周青劈去,他看不透周青的修为,没有出全力,只想似似周青到底到了什么境界,事隔还没有多久,就算进步再快,也到不了哪里去,更何况这次事情,崆峒丢了很大的脸面,要是不讨点便宜回来,传了出去,崆峒的声名可就丢大了。

    幻神老道也不说话,默许了他的行动,要是这周青实在如幻灵老道所说,那般厉害,自己徒弟有遭不测,那就几人一齐动手,想那周青再厉害,毕竟不是神仙,也对付不了五个返虚高手的围攻吧。

    见幻空老道的剑光刺来,周青只把七宝妙树一刷,咣当一声,那口来势汹汹的飞剑就被打落地面,跳动不已,犹如挣命的蛇儿一般。

    “幻空,你也一把年纪了,修道百多年,怎么如此不沉稳,还未等贫道说话,就拿飞剑来刺贫道,幸好贫道有几分手段,不然岂不中了你的暗算?你这样子,只怕将来的成就还不如你师侄呢?”周青笑道。

    幻空听见周青的嘲笑,顿时大怒:“你不过仗这法宝厉害,就敢小视我崆峒,杀我师侄,贫道定不于你甘休。”跳下仙鹤,法诀一指,地上跳动不已的飞剑复又飞起,虚划了一下,又道:“你可敢再接贫道一剑!”

    周青笑道:“也罢,贫道就显显手段,自大一番,你说贫道仗着法宝厉害,贫道就不用法宝接你一剑,再唤你师侄出来。”

    “什么,难道地灵真没有事情?”几个老道相互看了一眼,脸sè缓和了许多,点了点头,幻神传音给幻空道:“看来地灵应该没有事情,只是这人这么脱大,居然空手接剑,想必有些手段,不可小视,你看着办,最好能够就他吃个小亏就是,也好挽回我崆峒的一些颜面,这次事情,幸好没有传将出去。”

    幻空老道心领神会,收起心思,元神凝聚,宽大的道袍鼓起,法诀又是一指,飞剑晃了几晃,只听得刷刷几声,周青头顶全部都漂浮着密密麻麻的飞剑实体,分不出哪把是真是假,每把都蕴涵了锋利的庚金之气。

    周青暗暗点头,心里道:“崆峒确实不可小视,只是法宝欠缺了一些,广成子怎么那么小气,不给弟子留下一点好东西,也罢,今天就显示一下手段,震服一下崆峒,免得起什么心思,以后算计我一把。”

    幻空老道也不动作,无数剑光像下雨一样的落下,不过没有丝毫破空之声,周青看得分明,其中有几口时隐时现,居然在空间之中穿行,隐藏在众多的剑光之中,要不是周青小心注意,开了天眼,还真看不出来。

    “还好还好,要是换了雌雄剑,还真说不准谁胜谁负。”

    周青不敢托大,用了八成功力,金光冲出头顶,结成了一朵亩余大小的金sè莲花,把剑光托住,随即腾空而起,微笑道:“头上金莲能托剑,崆峒手段果不凡。”

    旋即脚下又生出一朵金莲,挡住了几把无声无息从脚下空间刺过来的飞剑:“足下金莲能托剑,道友修要施暗算。”金光把剑光吸住,动弹不得。

    幻空老道听见周青的话语,满脸通红,正要再施展厉害手段,突然沙漠中一声长啸,一个人影架起遁光飞驰而来,看见幻空和周青争斗,连忙大声叫道:“师傅,师伯,你们来了,幻空师伯,你怎么和周前辈动起收来了,快快住手!”

    “地灵子!?你怎么能驾遁光了,你居然到了化神后期?这是怎么回事?”幻空老道连忙停手,周青也让他收了飞剑。

    地灵子和几个老道见面,说了情况,由于周青七窍锁魄**的影响,把周青吹得天花乱坠,如何如何,一干老道听得满心欢喜,加上刚才周青显示手段,狠狠震慑了一下几个老道,几个老道连忙把手上的法宝收起,朝周青道歉打躬,周青也是顺水推舟,过了片刻,双方客气了一阵,竟然如好友一般。

下一章          上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