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上一章

 

    “贫道还有一事要拜托诸位道友帮忙啊!”

    周青和幻神,幻空,幻灵,幻真,幻虚五个老道说了半天,气氛逐渐融洽起来,周青突然开始了他的计划,把话题引上了正途。

    “哦!以真人的功力道行还有麻烦,那可不是小事啊!”

    幻神老道一听,却不答应,而是先用语言试探,天下没有白来的好处,幻神身为崆峒掌教,虽然久不出世,但也并不代表他没有脑子。

    “吗的,果然是越老越成jīng,比地灵这个小屁孩要难得对付许多,恩这事情还是要小心的好,要是地灵子的事情暴露了马脚,那就只有杀人灭口了。”周青眼里闪过了一丝凶光,不过面sè却是极其祥和,笑容可掬,丝毫没有让五个老道看出任何端倪。

    “无他,只是大自在宫和贫道有些渊源,而南海一就无真散修尼姑又和大自在宫有些旧怨,贫道在海外之时,就和贫道有过多次冲突,不过拿贫道没有办法,贫道也念及对方修行不易,屡次放了那无真尼姑,可惜这尼姑还是不死心,竟然勾结了昆仑掌教乾机和三十几个化神后期的高手,来和贫道为难,不知怎么的,又碰到了海外另一帮厉害妖族,结果昆仑掌教肉身被那帮妖族修士毁去,连元神都被对方收走,现在生死不知。”

    周青顿了一顿,看了几个老道的脸sè,故意抛出了一记重锤,把乾机老道的事情一说,发现这些老道一脸释然,又有些喜sè,知道乾机老道的事情透露了风声。

    不等这些老道开口,周青又道:“无真尼姑也被那一帮妖族赶离了南海,现在已经到了昆仑,要来与大自宫为难,贫道这事情却是不能不管,有怕昆仑人多势众,贫道就两个徒弟,双拳难敌四手,要是双方冲突,大自在宫中低辈女修士必要有所死伤,贫道于心不忍,才想请诸位道兄施个援手,劝说一二,万事以和为贵,崆峒在中土道门有赫赫威名,想必昆仑也会卖几分面子,不像贫道久在海外,除了有几分修为,一无事处,要是几位道友能够化干戈为玉帛,避免争斗和死伤,也是一场天大的功德啊!”

    周青这一番话说得那真是悲天悯人,又细细把大自在宫和无真老尼的关系说了一片。

    “哦,昆仑掌教的事情道友可是亲眼所见?”幻空老道还想证实一下,忍不住问道。

    “当然,正是贫道亲眼所见,现在海外那帮妖族已经联合在一起,连贫道都不是对手,只怕不rì就会来到中土来搅风搅雨,它们可是个个都渡过了四重小天劫的大高手,尤其是其中一位,渡过了六大天劫,只差一步之遥就要肉身成圣,飞身天界,连贫道应付都有些吃力。”

    周青又甩出了一记重磅炸弹,听得这些老道都是一脸惊骇,他们自然知道,渡过了四重小天劫的人物是什么概念,尤其是其中有渡过了六大天劫的妖怪。

    “六大天劫啊,渡过了六大天劫,天下居然还有这样厉害的妖怪!”幻空喃喃念叨,突然想起周青刚才所说,应付有些吃力,那岂不是代表周青还要厉害,这……这还是人吗?

    看着一干老道无话可说,脑袋短了路,这些崆峒老道久不出世,脑袋虽然不糊涂,但遇到这一顿冲击,也想不出什么办法。

    “我天道宗,大自在宫,崆峒,说来祖师都是同出一门,贫道在蜀山待了一些rì子,听说昆仑自持道家发源之地,统帅天下道门几千年之久,到了现在,很是自大,不把各大门派放在眼里,起初贫道还有几分不相信,哪里知道,这昆仑居然连海外都要插上一脚,围攻贫道,实在是有些过份。现在妖族就要横行,我们单了门派势力单薄,正是联手的时候,不易内斗呢。”

    “师傅,师伯,前辈说得不错,可惜我们崆峒只怕说不动昆仑呢,这次弟子随幻灵师叔下山,碰见蜀山和昆仑两方弟子冲突,弟子就说了两句公道话,那昆仑凌飞就动起手来,要不是有师门至宝雌雄剑,弟子险些就重伤在昆仑众多法宝手里,昆仑如此盛气凌人,确实是不好和解。”地灵子随着周青在他元神之内埋下的一丝种子,说出了这么一番话,暗暗挑拨了一下矛盾。

    “地灵!你心xìng收敛了许多啊!”幻神老道看见地灵子神sè之间再无半点骄横之sè,说话也不卑不亢,非常得体,心里又惊又喜。

    “这全是周前辈所赐,让弟子知道知道了天外有天,人外有人,弟子转回崆峒,一定苦心修行,让我崆峒发扬光大。”地灵子说得信心十足,另几个老道大喜,大叹崆峒后继有人。

    “既然昆仑如此自大,在妖孽来临之时还要挑起内战,那我们崆峒也不能独善其身,妖孽强大,以一派之力根本无法抵挡,就是侥幸取胜也要元气大伤,我看诸位师长不如留在此地,昆仑来,我们先劝说,要是实在昆仑自持大派,要损耗我们中土道门的势力,那就稍微给他们一个教训,我们三派联合,莫非还真怕了昆仑不成,一来可以仰我崆峒的威名,二来三派相互有联系照应,就算那妖孽再强大,也不敢来犯。”地灵子连忙道,说得合情合理。

    “恩,掌门师兄,地灵师侄说得不错,反正我们崆峒和昆仑早就结下了仇怨,这次说不定能够借助大自在宫和天道宗之里一举损耗昆仑实力,甚至我们挑拨一二,让昆仑杀几个大自在宫弟子,这天道宗主必然大怒,以他的修为必定要闹个昆仑天翻地覆,我们说不定可以乘机摸进那玉虚宫,抢得一些,尤其,掌教师兄别忘了,那打神鞭可也在玉虚宫中。昆仑和海外散修无真尼姑联手,实力大增,要是让昆仑再扩充实力,那我们崆峒还有出头之rì?”

    幻灵老道头脑最为灵活,镇定下来后,悄悄传音给幻神老道。

    幻神老道听见传音,脸sè一变,随即有恢复正常,几个老道对望一眼,又看了看地灵子,幻神老道当下就定下计来:“幻灵,你回山门,将禁制全部开启,严禁弟子外出,我们几个就留下,看看他昆仑如何嚣张。”

    周青心里长嘘了一口气,终于搞定几个老道了,那大自在宫主卜卦说,事情不rì就会发生,周青也不知道准不准,但是一石二鸟之计却是定下了,让这几个老道死在昆仑手里,那地灵子要当上崆峒掌门可就容易多了,尤其是还可以借机会打击,甚至灭掉昆仑,周青正好收集元神魂魄,凝炼都天魔神,准备地府一行,要是修道界不起大战,还真没有那么多元神魂魄。

    “恩,这四个老道,五真老尼,昆仑三十几个化神后期的高手,这几个元神,恐怕是勉强能够够凝练一头魔神出来了,不知道昆仑还有没有隐藏高手啊,有那就更好,修道界有修道界的规矩,只要不惹到普通人,那帮巫门的小朋友也不好插手啊,就算要插手,也没有那个实力,怕就怕轩辕法王那一伙子人躲在暗处浑水摸鱼,那就不好了,此事还要想盘算盘算,免得出差错,正好借这次机会将我的敌人一网打尽,也好放心去地府。”周青暗暗计算。

    当下几人谈妥,大自在宫主也出来和崆峒几个老道见面,双方谈说了一阵,幻灵老道回崆峒去了,几个老道就要随宫主进入大自在宫洞天之中,地灵子却道:“师傅,师伯,洞天之中都是女修士,弟子却是不进去了,虽说修道无男女,但毕竟有些不妥,弟子正好在这沙漠之中磨炼一下真元,巩固一下元神,到时候看看昆仑年轻一辈弟子到底有什么高手。”

    听地灵子这么一说,几个老道神sè便有几分不自然,幻神老道连忙对宫主道:“贫道也不进去了。”

    宫主暗笑,赞叹周青的手段,周青连忙道:“既然如此,我就陪道友在这沙漠之中等候昆仑大驾,让宫主好生准备。”突然传音给宫主道:“宫主的卜卦之术可是确定,可不要让我们白忙活,要知道,连我也不确定,无真老尼还在不在南海呢,就算无真老尼和昆仑搅和在一起,只怕也没有这么快动手吧。”

    “真人就放心了,本宫修为虽然不及真人,但是这卜卦之术可是祖师传下来的绝技,但但没有出错的道理,少则三天,多则五天,就会有一场麻烦,隐隐有凶险在其中,只是再要往深处推算,卦相便混乱起来,想来是本宫功力道行不够的缘故,还要多亏真人,前几天说了无真老尼和昆仑的事情,我才结合卦相算出了一些端倪,要不然,却是迷迷糊糊,真相笼罩在烟云之中。”宫主暗暗传音给周青。

    原来这几天,大自在宫主尽心推算,发现了事情迫在眉睫,周青却是有点怀疑,不过反正话已经说出去了,要是昆仑和无真老尼不来,周青却是丢大人了。

    “要不是看在云霞的面子上,本真人才不做这没有把握的事情呢!”周青心里恨恨道,看着几个老道用真火把沙丘之间的黄沙炼化,开辟一个个的山洞一般的住所,布下了禁制,各自坐了进去,在里面炼气,采集太阳真火jīng华,淬炼元神,不放过一丝一毫的时间,心里暗暗有几分佩服。

    “你们打坐炼气最好,我还是趁机做些手脚,免得真的到时候yīn沟翻船,昆仑倒没有什么,轩辕法王那一批才是我真正担心的啊,干脆一不做二不修,在这方圆几百里布下天火大阵,再在外围布下都天神煞,真的要有什么事情,把这些人全部炼化。”周青突然打了一个寒颤,觉得自己实在是太歹毒一了些。

    周青说干就干,只是天火大阵的八根通天神火柱还在海底的玉柱仙府之内,周青只好采集黄沙中的五金之jīng,粗糙的炼制了八根,暗暗埋在地下,围住了方圆几十里的地方,不过这天火大阵如果发动,威力远远不如原阵,就是八根火柱也不能坚持多久,受不了天火的威力,一个时辰就会自行溶化,不过周青也不在意,天火大阵并不是主要,只是为了保险而已。

    当周青把十二杆都天冥王旗打入地下之后,这一片沙地才真正成了绝杀之地。

    “一劳永逸,就看这次了,昆仑,无真老尼,轩辕法王,你们可不要让我失望!”

    周青在这里布置阵法,也同时分出神念注意到大自在宫也是一副如临大敌的模样,“看来这大自在宫对自己的卜卦之术非常有信心啊,不过就算是无真老尼来了,有什么好怕的,怕门下弟子出问题吧,也罢,我还是悄悄去昆仑看看,这样保险,万一这宫主算卦失灵,那我不成了空口说白话的人了,不好,不好,女人信不过。”

    周青也不管四个崆峒老道,架起遁光朝昆仑山飞了过去。

    大自在宫离昆仑同在西域,相隔也不是很远,一周青现在的速度,也就是半个时辰的功夫,看着面前一片连绵的雪山,以及远处那烟云白雾蒙胧的所在,周青知道那就是昆仑的山门禁制。

    “这禁制厉害啊!”周青张开天眼仔细看着烟云里面的情况,突然烟云白雾里面血光一闪即逝,隐隐有天地元气波动传来。

    “怎么回事?还有人打斗?”

下一章          上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