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上一章

 

    “定要看个究竟,只是此地乃是昆仑根本之所在,经营数千年,禁制阵法非同小可,还是小心为上,莫让yīn沟里翻了宝船。”

    周青见那白雾仙云中有血光闪动,又有微微的天地元气波动传来,显然是有人争斗,连忙用七宝妙树当空一刷,划开一道空间裂痕,钻了进去,捏动几个法咒制造了一个极小的介子空间,把自己的身形完全隐藏起来,又发出强大的神念透过空间观察外围的情况,悄悄向前遁去。

    此时周青经过业火锻炼,功力道行以达天人之境,只要再苦修个十来年,积攒足够的能量,就可以破开虚空,成就天仙大道,达到那炼虚合道的至高境界,加上手里的七宝妙树,等诸多威力奇大的封神法器,就算是天上仙人下凡,也要掂量掂量,比过才知道谁雄谁雌。

    这一手破开空间的法术虽然不如那蓝神的天鬼之身那么好用,可以随意传动,来去无踪,但也是隐藏身形的极好手段,加上周青用符咒禁制了自己全部气息,不一丁点都不外露,想要发现他,那还真有些不可能,起码到现在为止,周青所碰到的所有人中,只有白起才有这份手段。就算是六眼蟾蜍,和来抢夺仙府的两个道行奇高的神秘女子,包括被周青打杀的牛头yīn神,都没有这份能耐可以看破周青的行踪。

    周青催动真元,一瞬间就来到了白雾仙云缭绕之处,用神念察觉的分明,波动的天地元气平静了下来,先前的动静仿佛是有人向平静的湖面丢了一颗石子,水波涟漪像四周扩散,现在没有人继续丢石子,那水波涟漪就慢慢平静下来。

    “古怪啊古怪,三十三重上清禁制,九十九道紫府禁制居然被无声无息破去,要不是熟悉阵法的人,就是那人是神仙,不会不会,就算是神仙,也不可能在没有动静的情况之下破开禁制,莫非是……”

    周青本来是想来昆仑探一翻虚实,却遇到了这挡子事情,刚刚进入那仙云白雾之中,却发现守护昆仑山门的禁制大开,没有一点防御力量,让他不费吹灰之力就进了昆仑洞天。

    “哈哈,哈哈,昆仑洞天果然是名不虚传,和这一比,老祖我见过的蜀山洞天就如茅房厕所一般,也是,长眉老儿也就是一介普通仙人,得了几件法宝,拉拢一批散仙,怎么能够跟上古阐教,原始天尊这等人物相比。”周青刚进洞天就听见一声刺耳的尖笑,听声音不是轩辕法王那厮有是谁。

    周青大惊,旋及又心里通亮,轩辕法王收了乾机老道的元神,以这千年老妖的手段,魔功层出不穷,几道酷刑下来,只怕乾机老道什么东西都要吐出来,乾机老道是昆仑掌门,外面的阵法禁制当然了如指掌,难怪轩辕法王可以无声息就破开外围护山的上清紫府禁制。

    这三十三重上清禁制,九十九道紫府禁制,威力还在周青的天火大阵之上,就算是蜀山的生死幻灭,两仪微尘大阵,在没有混元一气太清神符的压制下,也远远不及。

    周青悄悄的在一块山石后面现出身形来,用五行遁法和山石融为一体,悄悄的注意着整个昆仑洞天的情况,本来隐藏在空间之中,乃是最安全的方法,但是不好出手偷袭,除非像蓝神那样的天鬼,这次轩辕法王攻打昆仑,周青一瞬间就动了心思,想拣些便宜,收些元神魂魄回去,要知道,一个化神后期修道人的元神,比普通人的魂魄可要强大百倍千倍。

    “轩辕法王,你是成名千年的妖族前辈,怎么做事不分恩怨,千年前的大战,是蜀山的长眉真人毁了你的元体,我们昆仑并没有插手,你这次复出,要报仇也要找上蜀山剑派才是,怎么上我昆仑来捣乱。”

    巨大广阔的白玉宫殿于虚宫处在高空,很大一部分都隐藏在虚空之中,沉浮翻滚,瑞气纷飞,霞光四shè,轩辕法王,大力熊王,极yīn老道,温蓝新,身穿绿袍的六眼蟾蜍,都脚踏白云,飞在高空。

    几十个老道各自手拿令旗宝剑,幡幢铜镜等法宝,把这五人围在中间,这群老道后面各自停了一大群年轻弟子,都架起飞剑,手里拿些玉符等法宝,大部分脸上都现出好奇的神sè。

    “乖乖,难怪海外都散修,中土才称得上门派,看看,这些老道后面的年轻弟子,起码都有三百来个,一起发动法术,威力不知道有多大,今天可以看看了,不过对付这帮凶神是远远不够啊,要是昆仑没有隐藏高手出来,那今天就要灭门了,噫!还有熟人在里头……”

    周青仔细观察着天空中漂浮的昆仑弟子,发现这些弟子都是二十几岁的年轻人,有男有女,都是引气后期的人物,领头的一男一女道行最高,女的隐隐已经踏入了化神期,男的却是快要到达化神中期了,这一对男女都是周青的熟人,正是凌飞和凌若水两兄妹。

    “废话少说,你们这些小道士,勾结南海无真老贼尼,来搅乱我海外修道界,老祖我当然要来找你们麻烦,说,无真老贼尼是不是在这里,让老祖我们搜搜,要是没有,留你们一条活路,要是有,那就别怪老祖我不客气!”

    轩辕法王还是身穿金sè太极法衣,只不过全身有血云围绕,一股股妖气向外扩散,顿时腥风大做,吹得四周的几十个老道道袍快要脱体而去,就算是这三十几个老道挡住了妖风,后面的一些弟子也被吹得呼吸不畅,有几个根基浅薄的,差点跌下飞剑去。

    其余的几个,如大力熊王,极yīn老道,看着面前这一群昆仑弟子,满脸讥讽,温蓝新面无表情,不知道想些什么,仿佛有些心不在焉,而六眼蟾蜍却是神sè有些凝重,脸上又露出高深莫测的模样。

    “小心!”几个老道一声惊呼,连忙接成阵势,一凭空冒出一股股青sè的仙气,结成碗口大小的青sè莲花挡住了妖风。

    “妹妹,不要冲动,这次来的妖怪不比一些小妖,只怕几大掌门宗师加起来都不是他的对手。反正师祖已经出关,一切等无真师太和师祖来了再做主,你不激怒他,免得这妖怪突然下杀手。”凌飞赶紧拉住了要说话是凌若水,这次可不能让自己这个不知道好歹厉害的刁蛮妹妹再发做了。

    “哥,我知道,只是师叔说了,师傅这次去北海,连元神都被这个妖怪收去了,现在还不知道死活,哼!都是那个周青,想不到居然是海外散修,道行那么高深,连师傅都受了伤,一云子师兄也被他杀了,要不是师傅受了伤,怎么会在北海出事,这次师祖出关,我正好求师祖和无真师太出手,拿了周青,把他千刀万剐,才算帮师傅和一云子师兄报仇。”凌若水躲在凌飞后面,两人说起话来,神态沉稳,好象成熟了许多。

    “我也不知道那周青和你有过节,当时第一次见到他,好象他并没有那么厉害,只是化神初期的样子,想不到这人心怀鬼胎,隐藏了巨大的实力,还和蜀山那帮污秽搅和在一起,当了蜀山的长老,专门和我们昆仑作对,确实要除掉。”凌飞说起话来面目有些yīn沉。

    “法王,和他们这些蝼蚁般的东西废话什么,趁早动手,杀了他们,夺了玉虚宫,再杀上蜀山,帮法王报仇,剿灭天下道门!”

    极yīn老道有些不耐烦起来,见这几十个老道和几百个弟子把自己围得水泄不通,还布置下了阵法,怕久等情况有变,率先出手,扬手就把九九八十一杆玄yīn幡祭在空中,黑气yīn煞翻翻滚滚,亿万道密密麻麻的腥臭漆黑丝线铺天盖地的向死周乱涌,宛如一条条极细的毒虫,和周围的青sè莲花交结,相互拼斗起来。

    极yīn老道的几杆魔幡被周青用七宝妙树打回原型,虽然又重新练制了一番,但效果远远不如从前,布置不出玄yīn大阵,威力大减,这些青sè莲花乃是几十个化神后期的老道联手布置下的阵法,极yīn老道以一人之力,抗衡几十个人,也是有些吃力,一时之间也冲不破青莲。

    凌若水和凌飞看得吃惊,想不到这高瘦漆黑的老道居然也是顶尖高手,以一人之力,对抗几十个化神后期的高手,中土道门只怕还找不出一个来。

    “难怪师傅告诉我,海外散修虽然人数少,但个个都是厉害至极的人物,妹妹,暗中通知各位师弟,师妹,我们一齐出手,毁了这老道,待会师祖出来也可以减轻不少压力。”凌飞突然一动,将手中一块青sè的玉符抛起。

    见自己师兄出手,三百多个昆仑弟子也纷纷把手中的玉符祭起,在上空形成了方圆一亩大小的青sè太极图案,凌飞口喝一声:“疾!”太极图案抖动了一下,shè出一根紫sè雷柱,无声无息的朝困在阵法中的极yīn老道当头轰击了下去,最后,连玉符都混合在这雷柱之中,一起落下。

    “不好!”极yīn老道见识极快,顾不得催动运真元催动玄yīn幡,法诀一收,黑气聚拢,八十一杆玄yīn幡全部护住周身上下,硬接三百多昆仑弟子联手发出的紫sè雷柱。

    轰隆一声爆响,黑气被紫雷击散,连玄yīn幡都缩进了极yīn老道的体内,这些昆仑弟子虽然都是引气后期的水平,和极yīn老道一个天上一个地下,但毕竟有三百多人,又是在仓促之间下手,极yīn老道虽然低消了九成九的力道,还是有一到粗如儿臂的紫雷轰击在他的头顶。

    “啊!”极yīn老道一声惨叫,面目焦黑,头发全部被雷活烧化,变成了一个光头,幸好身上的黑sè道袍是一件法器,身体又经过天地元气的淬炼,不然这一雷就要他肉身崩溃,元神遁出,三百弟子联手,但拼真元,恐怕就不输于一个返虚中期的高手,极yīn老道用肉身抵抗法术,哪里有不吃亏的道理,何况这帮弟子还是用的昆仑秘法,威力比一般的引雷之术要大上数倍。

    “好妖道,居然在我们这么多师兄弟的联手法术之下,还只受了轻伤,乘现在那妖道的法宝被破,没有抵抗能力,我们出手!”

    凌飞见一些师弟师妹都楞在当场,连忙吼道,把自己的飞剑放出,朝极yīn老道划了过去,这些弟子立马反应过来,之间无数道光华,五颜六sè,飞剑法宝,虽然一个个灵气波动很是弱小,但汇聚起来,生势也是极其浩大,宛如一道粗如水桶的十sè长虹。

    那几十个老道也见击得紧,紧密配合这些弟子的行动,各自咬破舌尖,喷出一口鲜血,青莲大放毫光,坚韧绵密,挡在轩辕法王周围,让轩辕法王等人不能出手救援极yīn老道。

    这青莲护身的法术,乃是昆仑至高秘传,只守不功,防御能力极强,练到最高境界万邪不侵,任何法器都不能近身,实在是一等一的防御法术,这些老道又是全力而发,耗费自身jīng血催动,就算强如轩辕法王,一时间也不能冲开。

    轩辕法王,大力熊王,六眼蟾蜍,都没有料到昆仑弟子居然这般配合整齐,连一干老一辈的老道也是一样,只有温蓝新脸上变得似笑非笑,像是很熟悉一般。

    大力熊王也顾不得许多,把幽魂白骨幡祭起,卷来狂暴yīn风,万道寒烟,轩辕法王身体一动,血云涌出,八只天鬼现身,结成阵势,帮极yīn老道挡住了众多法宝的轰击。

    六眼蟾蜍见轩辕法王动手,也不说多话,祭起山峰,朝周围的青莲猛砸。

    只听得又是暴响连连,天空之上,法宝带起的彩光,轩辕法王的血云,yīn风,青sè莲花,黑寒烟云,亩余大小的翠绿山峰,来回激荡,天地元气狂暴的波动,似乎连高高在上的玉虚宫都颤抖起来,看得周青大呼过瘾,这么多人一起斗法,周青还真没有见过。

    轩辕法王一伙还是实力强大许多,大力熊王的幽魂白骨幡更是封神法器,威力巨大,六眼蟾蜍的山峰更不是凡品,一顿猛砸之下,这群老道连连吐血,青sè护身莲花被全部砸散。

    轩辕法王的八只天鬼更是厉害,居然硬生生的挡住了三百多件法宝飞剑的轰击,那巨大狰狞,白骨深深的鬼身吓得一干昆仑弟子胆颤心惊,尤其是几个天鬼,张开血喷大口,青面獠牙,瞪起牛眼般大的血红眼睛朝凌若水嘿嘿怪笑。

    “哥,那是什么鬼怪!”凌若水吓得花容失sè,躲进了凌飞的背后。

    “杀!这帮蝼蚁一般的东西居然敢伤了本真人,我要收了你们的魂魄,杀啊!!”

    极yīn老道险些丧命,好歹终于恢复过来,生手一摸,发现头发全部都不见,一颗光头黑糊糊,还有血水滴下,收回手一看,手上居然有几块焦黑的头皮,头上火辣辣的疼痛另他直抽牙齿,眼泪都差点流了出来。

    想起刚才的情况,极yīn老道气得三尸神暴跳,心里一股毒火冲起,张口喷出一大块漆黑的鲜血,全力祭起玄yīn幡,只听得鬼语如cháo,凄厉之声大做,大片的黑烟笼罩了整个昆仑洞天,把轩辕法王的血云,大力熊王的寒烟,甚至六眼蟾蜍的山峰都盖了下去。

    “这老道……要拼命啊!”轩辕法王有些吃惊,看见天空中漂浮的九九八十一杆玄yīn幡,遮天蔽rì,排成了一个yīn深的阵法,极yīn老道口喷黑血,强行催动玄yīn炼魄大阵,要把几十个老道,三百弟子全部炼化。

    “罢了!既然这老道自损百年道行,强行催动大阵,那我也乐得节省力气,免得天鬼被炼化了!”

    轩辕法王连忙收了天鬼,和六眼蟾蜍,大力熊王等人对望一眼,都收了法宝,看极yīn老道拼命,大蓬大蓬的魔火从幡中砸下,阵中三百弟子,几十个老道各自祭起法宝抵挡,真元贯通一气,积聚这么多人的真元,居然还有抵挡不住玄yīn魔火的趋势。

    “啧啧,玄yīn炼魄大阵果然厉害,只是,极yīn老道,你的xìng命微在旦夕啊!”周青躲在山石之间,远望高空的拼斗,心神突然一动,感到玉虚宫内一股强大的波动。

下一章          上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