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上一章

 

    周青现在神念强横无匹,无孔不入,又对阵法的理解和认识达到了宗师的境界,任是玉虚宫外围禁制重重,不下千道万道,周青也可以调动神念深入其中,查探到里面灵气的波动情况,猛然敢到数股灵气一冲而来发,其中有强大修士的气息,有法宝的气息,正朝这边飞驰而来,眨眼之间就到了门口,周青不敢再用神念试探,竭力收敛元气,把全身jīng气神全部隐藏,和山石草木融为一体,单凭天眼观察动静。

    “乖乖,这法宝好熟悉啊,好厉害,好强大,恐怕和我这七宝妙树都相差不远,我现在和两方都有仇怨,却是不能够被发现,人多势众啊,老子全身是铁,又能打几口钢钉?还是躲起来拣便宜的好,唔!那大自在宫主还真有几分本事,无真老尼果然和昆仑派搅和在一起,这场乐子就大了!我也是运气好啊,怎么就碰巧遇到这场拼斗了呢。不用再提心吊胆了,有芥蒂的人都在这里,两败俱伤,便宜啊便宜。”

    周青突然看见玉虚宫大门一开,朵朵祥云结成莲花而出,莲花之上站立十数人,有道士,有尼姑,为首的一道一尼,尼姑正是南海的无真,手托白玉净瓶,满脸喜sè,身后站立的几个尼姑弟子都是返虚高手,实力在中土来说可谓是算强大了。

    为首的道士却是一年轻道人,面如观玉,无胡须,十分俊朗,看样子只有二十一二岁的样子的样子,身穿大红白鹤绛绡衣,左手挽一紫竹编制的花篮,右手拿着一面三角杏黄小旗,后面跟着的是乾真,乾元,乾广,乾悟,等几个道行相对高一些的老道,都对这年轻道人必恭必敬,大气都不敢出一口。

    “啊!昆仑居然还有这件法宝,难怪难怪,不愧是中土第一修道门派,上古阐教的嫡传,难怪可以独领风sāo数千年之久,地位无人敢动摇,原来一直是韬光养晦!”周青猛然憋见了那年轻道人手里拿的那面三角杏黄小旗,心里猛的一震荡,翻起滔天巨浪,这正是当年原始天尊传给姜子牙封神而用的玉虚杏黄旗,又名天地zhōngyāng戊已之旗,以周青现在的眼光,当然知道这旗竟然是正宗货sè,绝非赝品。

    玉虚杏黄旗乃是仙家至宝,用来护体,万邪不侵,任何厉害法宝都不能近身,实在是一等一一的防御至宝,云中子在玉柱仙府中留下的诸多仿制的封神法器里面也有,但却好象缺少什么,最多只能相当于一件极品的护身法宝,离真品的效果还相差极远,周青自然用不着,也没有带出来。

    其实云中子的大部分仿制货还不能用,这次在海底仙府,周青花了大力气,才勉强找出几件能够动用的法宝,给了小狐狸和周晨,其余的要周青找齐了材料,或者得之的真品的jīng华秘密,重新炼制,才可以动用,不过这件事情,连当年的云中子都没有能够办到,周青当然不与考虑。

    别看周青得了仙府,又得了许多法宝,但能够用上的却没有一件,自己有七宝妙树,冥王旗,铁背蜈蚣等法宝,但是几个徒弟却是清洁溜溜,用的都是仿制品,另周青实在是心里不爽快。

    “那紫竹花篮里面是什么东西啊,蕴涵的气息如此恐怖,还有些狠辣,看样子也不在杏黄旗之下,只怕是一件攻击xìng法宝,怎么如此熟悉,好象见过一般,古怪古怪!”周青看完了杏黄旗,又看了一眼那紫竹花篮,这花篮倒是普通平常,只是里面好象装了什么厉害法宝,周青又不敢发出神念查探。

    “这年轻道士道行也还可以,只怕不在那只蛤蟆之下,只是法宝就厉害了许多啊!”

    周青心里分析对策,转了几分念头,单论修为道行,周青可是这里众多高手最厉害的一位,法宝也稳稳排在第一,只是势力单薄了点,孤家寡人一个。

    极yīn老道口喷黑血,自损百年道行,强行催动不完全的《玄yīn聚兽幡》布置成《玄yīn炼魄大阵》,要活生生的炼化这三百多个昆仑弟子,几十个昆仑乾字辈老道,玄yīn魔火夹杂着一团团笆斗大小的雷球猛烈的砸下,轰隆之声大做,砸得围困在阵内的三百多人叫苦连连,联手发出的法宝,结成的宝光剧烈的颤抖,时不时有几个功力弱小的弟子法宝被魔火炼成废渣,人也吐血受伤,要不是有几十个化神后期的老道苦苦支撑,这邦子人早就被炼化成玄yīn聚兽幡上的生魂了。

    “哥,怎么办,师祖还不出来,我快支持不住了!”

    凌若水全身香汗淋漓,气喘忽忽,双手吃力的挽动法诀,指挥自己的一根紫晶玉尺法宝,和玄yīn魔火交接,凌飞也施展了浑身解数,又一个昆仑弟子惨叫一声,法宝被魔火熔成了废铁,掉落下来,三百人结成的保护光罩又露出了破绽,无孔不入的玄yīn魔火宛如一条条狰狞的火蛇烧了下来。

    凌飞顾不得凌若水的问话,连忙又祭出一件法宝补好了漏洞,切断了玄yīn魔火,光罩之内的弟子法术一顿乱轰,把魔火轰散,暂时解了一次危难,不过大多数的弟子都是神sè委靡,脸sè苍白,全身湿透,真元已经到了油尽灯枯的地步,再能够支持一刻那都是奇迹。

    而光罩之外的雷球魔火却越来越猛烈,极yīn老道好象是不要xìng命似的,大口大口喷出黑血撒到玄yīn幡上,漆黑的血液从嘴角流到衣襟上,又配合狰狞的面孔,疯狂的吼叫,活脱脱就是地狱中的魔头恶鬼爬了上来。

    “人一拼命,连神仙都得让他三分啊!”轩辕法王,大力熊王,六眼蟾蜍看见极yīn老道拼命,满脸笑容,温蓝新又变的面无表情起来,不知道她心里想的是什么东西。

    “等极**友炼化了这些昆仑弟子,我们就占了玉虚宫,当年原始天尊居住的地方,现在要成为我们妖族的山门,岂不是天大的一件快事!”

    轩辕法王哈哈大笑起来,全身血云不停的飘飞,八只天鬼在虚空中时隐时现,沉沉浮浮,浑身骨骼发出了炒蚕豆时的声音。

    “我还以为昆仑派有多大的本事,原来都是一群蝼蚁一般的东西,蝼蚁再多,也没有用啊!”大力熊王也笑道。

    “哼,昆仑吗,早个一千年两千年的,我还真不敢来上门来,可惜如今却是衰败了,连掌门都被老祖我像捏蚂蚁一样的捏死,何况这些小辈。”

    轩辕法王丝毫不顾温蓝新变得十分难看的眼神,嘿嘿怪笑,声音刺耳,竟然传进了玄yīn炼魄大阵中一干昆仑老道耳朵里面。

    几个昆仑老道听见掌门身死,心神大乱,几件法宝被连续而来的雷球轰成了原型,其余一干弟子左支右绌,联手制造的法宝光罩爆响连连,危在旦夕。

    “好妖孽,修得伤我门人!”

    年轻道人一出,看见形式危机,顾不得说多话,把右手拿的杏黄旗脱手而出,化为一道黄光shè进了玄yīn大阵,大阵中的黑烟,雷球,魔火,丝毫不能阻挡黄光,如入无人之境,就好象泾渭分明,互不侵犯,杏黄旗所化的黄光也没有对黑烟,魔火,雷球造成丝毫的影响。

    杏黄旗shè入阵中,一瞬间就加持在三百弟子的防护光罩之上,顿时清音大做,涌起千万朵黄sè莲花,五sè祥云瑞气,把三百多弟子从头到脚全部包裹住,身形都看不见丁点,玄yīn魔火雷球砸到黄sè莲化,五sè祥云之上,宛如打在了棉花包上,丝毫不着力道,也不反弹回来,就在那里徘徊一阵字,就本能的消失,起不到一点作用。

    “气死我也!昆仑居然还留下了杏黄旗,该死的姜子牙!”

    极yīn老道眼看就要成功,耗费了百年道行,要是一举炼化这么多昆仑弟子,说不定就可以修补好玄yīn幡,那耗费百年道行也是值得的,哪里知道昆仑居然还有隐藏高手,半路杀出了程咬金。

    又连连催动玄yīn大阵,发现徒劳无功,连半根寒毛都没有捞到一个,极yīn老道心里愤怒,知道是出来的年轻道人搞鬼,又看见无真老尼,顿时心里明白了几分,收一指,分出九杆魔幡,朝那年轻道人shè出万道黑丝,再捏动法诀,收了玄yīn幡,准备彻去玄yīn大阵,有玉虚杏黄旗这等法宝守护,再花力气也是白费,极yīn老道虽然惊讶,却不担心反击,玉虚杏黄旗只是一件防御法宝,并无半点攻击能力。

    “大哥,正点子出来了!”看见年轻道人和无真老尼从玉虚宫中出来,六眼蟾蜍也不在意,只是当年轻道人祭出杏黄旗的时候,神sè才有些吃惊。

    “早就知道昆仑有隐藏高手,不过没有料到居然还有杏黄旗这等宝贝,难怪无真老贼尼要逃到昆仑来,当时我们要是下手早点就好了,也不会让无真老贼尼跑掉。”大力熊王后退了一步,准备施展手段。

    “杏黄旗虽然是至宝,但能守不能攻,昆仑的攻击法宝打神鞭已经落到天道宗周青那小子的手里,我们却是没有顾忌,我就不相信小小一杆旗子就能挡住我们这么多高手的攻击,我们联手布下血河大阵,炼他个七天七夜!反正他们没有什么法宝可以还手!我们占了上风,有的是时间!”

    轩辕法王,也后退一步,传音给极yīn老道:“极**友,不要意气用事,速速后退,依原计划行事!”

    那年轻道人看见铺天盖地而来的黑煞玄yīn丝,面带露了一丝微笑,挽着紫竹花篮,朝无真老尼道:“无真道友,看你的仙家至宝了。”

    无真老尼祭起清净琉璃瓶,念了个收字咒语,把shè来的黑煞玄yīn丝尽数收入瓶中:“元元真人过奖了,我这瓶儿哪里比得昆仑至宝,只是这极yīn妖道在北海作恶多端,杀生无数,罪孽滔天,你看那久久八十一杆玄yīn幡上聚集了多少人兽生魂,待会还望真人千万不要留手,生出慈悲心肠,除了这一帮妖孽,可是天大的功德。”

    极yīn老道听见轩辕法王的传音,收了魔幡,急速后退,轩辕法王又袖袍一抖,抖出三团血影,变chéngrén形,正是天玄血魔和另外两个血魔,出来以后,也不说话,给自拿了一杆小血幡分开,站成了方位。

    见轩辕法王动手,大力熊王,六眼蟾蜍,温蓝新,还有退过来的极yīn老道都各自掏出一杆一模一样的小血幡,迅速站成了一个古怪的方位。

    轩辕法王嘎嘎一笑,扬起一片粘稠的血云,把自己手中一面小血幡朝虚空一丢,随即又念念有词,双手合什,挽动印决,与此同时,大力熊王,六眼蟾蜍,温蓝新,极yīn老道四人也喷出jīng血洒到小血幡上,极yīn老道脸sè苍白,刚才伤了元气,又耗损了百年道行,现在又喷出jīng血,就算是铁打的人也经不起消耗,不过他牙根紧咬,面目狰狞,硬是凭一口怒气支撑住了。

    那三头血魔更是一把扯断了自己的手臂,用小血幡包裹起来,丢进了虚空,口里也是念念有词。

    在众人把修血幡丢入虚空的同时,轩辕法王叫了一声:“开!”

    整个昆仑洞天的虚空突然裂开了千万道密密麻麻的缝隙,缝隙里面一片暗红,隐隐有液体流动,仿佛那发臭了的污血。

    “不好,诸位门人快快退进玉虚宫中!”那被无真老尼称做元元真人的年轻道士看见此情景,大吃一惊,收了杏黄旗,一干弟子门人都显现出来,纷纷架起遁光飞剑,朝这边飞来。

    “弟子见过师祖!”凌飞和凌若水到了元元真人面前,纳头就败,凌若水悄悄的打量了自己这位师祖几眼,十分惊讶:“乖乖!师祖怎么这么年轻,比我还要小,长得还不错啊,比一些小白脸强多了!”也不知道想些什么念头,脸上突然荡起一丝红晕,心里也有几分慌乱。

    不管是老少道士皆都朝元元真人行礼,这元元真人辈分之高,在昆仑无人能出其左右,这些道士都是他的晚辈,当然不敢无礼。

    “先不要多说,凡是化神期以下的弟子都进玉虚宫,其余的弟子随我迎战妖孽!”元元真人大喝,催促起来。把杏黄旗一扬,卷起三百多低辈弟子送进了玉虚宫,凌若水和凌飞都进入了化神期,却是留了下来。

    “师祖,这些妖怪怎么那么厉害,这又是什么法术!”凌若水最得一帮师叔师伯的疼爱,第一看见自己这个年轻的祖师,又有几分好奇,还有几分敬畏和好感。

    “哦!这妖孽乃是千年前和蜀山剑派的开派祖师长眉真人大战的一头血妖,人称轩辕法王,乃是千年之前的妖族统帅,当然不比一些小妖怪。”看见凌若水问话,元元真人也丝毫不摆长辈的架子,和蔼的解说,手中的杏黄旗一抖,千朵黄sè莲花护住了众人:“你们都用法宝轰击妖孽,有玉虚杏黄旗守护,不怕妖孽的魔阵!”

    “元元小道士,今天就让你见识见识,看什么叫道高一尺,魔高一丈,炼你七天七夜,看你有多少真元法力支撑杏黄旗!”轩辕法王大笑两声,施了个号令,众人古怪的咒语已经念玩,那开裂的虚空缝隙突然流淌出大股大股暗红的污血,腥臭逼人,宛如千万道血sè的瀑布。

    “哈哈,哈哈,老祖我的血河大阵乃是破开虚空,连通幽冥血河,今天老祖要血淹昆仑,认你玉虚至宝也难逃杀劫,躲在乌龟壳里,我看你那杏黄旗泡在至yīn至的秽幽冥血海里面还能够支持多久!”轩辕法王得意的狂笑起来。

    传说那幽冥黄泉,yīn曹地府之中,有一条幽冥血河,无穷无尽,无边无际,之内全部都流淌着污血,轩辕法王这血河大阵正是用秘法和众人之力,破开虚空,和幽冥血河贯通,引来污血,把整个昆仑洞天变成一片汪洋血海。

    天上血雨纷纷,千道万道污血瀑布落下,整个昆仑洞天染成了暗红的颜sè,腥臭作呕,几座山峰之下栽种灵药的药田本来有仙家禁制守护,但在这污血面前却是没有半点用处,幽冥血河中的污血乃是三界六道中间最为污秽之物,哪里是一点点禁制就可以阻挡得了的,污血宛如山洪爆发一般,迅速淹没了药田,把一干珍稀灵药全部变成了毒草,污血渐渐的升高了几丈,淹没了山脚。

    “吗的,轩辕老妖,你好歹毒,连我都算计了进去!这么多灵药啊,糟蹋,糟蹋了啊!”

    周青隐藏在岩石之中,天上血雨瀑布洒下,地下血水又迅速上涨,眼看就要把周青所在的山石淹没,周青无法,只有悄悄溜出,催动七宝妙树,发出了一层薄薄的宝光,把血雨挡住,往高处移动了数十丈,到了一座山峰的半山腰,由于漫天血雨越下越大,也没有人发现他。

    凌若水听见元元真人要用法宝轰击对方,连忙把自己的紫晶玉尺祭起,穿过黄sè莲花,朝轩辕击去,哪里知道一道污血当头浇下,紫晶玉尺宛如断了线的风筝直往下掉,灵气全失,任凌若水如何催动,都没有丝毫动静。

    “想不到这妖孽居然如此歹毒!要毁我昆仑的根基!”

    元元真人和数十个昆仑老道看见山峰被血污秽,药田又被污血淹没,都心疼的如刀割一般,幸好玉虚宫发出一片祥云,挡住了血雨,污血没有沾到半点在上面,但是山脚下的污血还在往上涨,要是让污血全部覆盖了整个昆仑洞天,那昆仑派也就算玩了。

    此时整个昆仑洞天已经成了一片暗红的世界,所有的东西都只依稀可见,均笼罩在血雨之中,只听得轩辕法王得意的狂笑,雨虚杏黄旗果然是至宝,幻化的千朵万朵黄sè莲花,连血雨都进不来。

    一把拉住了又要发出法宝的凌若水,元元真人沉声道:“这是幽冥雪河的污血,法宝一沾上就被污秽,你不要在攻击了,连我都没有想到,这群妖孽居然如此歹毒,也有如此秘法,让我昆仑遭此大灾,也是天数!”

    凌若水被元元真人一把抓住手,心里如小鹿般乱撞,脸上通红,只是对方是她的师祖,她不敢有什么想法。

    “喋喋,喋喋!法王就是法王,不愧统领天下妖族的人物。血淹昆仑,哈哈,血淹昆仑啊!”极yīn老道主持阵法,周围一滴血雨都没有,看见这情景,心里一口恶气出了一大半,jīng神大震,怪笑连连,异常兴奋。

    “元元真人,现在怎么办?法宝又不能攻击,难道我们只坐以待毙不成!”无真老尼也有些焦急。

    元元真人却不回答,径直往东方一拜:“祖师在上,今rì我昆仑遭此大劫,弟子有大罪,不该隐藏法宝,导致掌门师侄死于妖孽之手,昆仑圣地又被血雨污秽,今rì弟子要开了杀戒!”

    说完,又拜了三拜,从紫竹花篮中取出一物,却是一葫芦,和周青给小狐狸的那个一般模样,周青天眼看得分明,全身一震,差点叫出声来。

    元元真人双目清光闪动,念了咒语,祭起葫芦,葫芦里面shè出一线毫光,丝毫不怕血雨的污秽,瞬间就出现在狂笑不已的极yīn老道头顶,凝成一物,有眉有眼,反罩下来,盯住极yīn老道的泥宫穴,极yīn老道立马停住了狂笑,昏迷过去。

    元元真人点了一只香,朝那葫芦又下拜,道了一声:“请宝贝转身!”极yīn老道头颅掉了下来,连元神也被斩杀,尸体和头颅跌下云端,掉入下面翻滚的血水之中,不一会连衣服都化去,尸体也化成血水。

    砰的一声!极yīn老道的介子空间破裂,一些法宝丹药全部掉出,落到血水里面,沉了下去,一些普通的法宝被血水污染,没有了用处,只有九九八十一杆玄yīn聚兽幡乃是魔道至宝,不怕污秽,依旧漂浮在血水之上,一个照面不到,疯狂大笑,不可一世的极yīn老道竟然落了神形俱灭的下场。

    “弟子今rì不得已开了杀戒!”

    元元真人望东方叹道,此时凌若水就在元元真人身边,看得分明,那三百多弟子,十几个化神后期的老道都不是对手的极yīn老道在眨眼之间就死了,还是神形俱灭,凌若水又望了望元元真人,心里只有一个念头:“师祖好帅!”

    周青心里激动,也只有一个念头:“这东西是真品啊,不是赝品,是真品啊,居然在昆仑手里,有杏黄旗护体,有这东西攻击,这元元老道不是无敌了?连我都只怕奈何不得,乖乖,乖乖,有麻烦了,有麻烦了,那大自在宫主算得准啊!七宝妙树啊七宝妙树,你到底能不能够击败这两样法宝呢,真想似一似,可惜,本真人从来不做没有把握的事情,何况昆仑这么多人。”

    周青看了看漂浮在血水之上的九九八十一杆玄yīn幡,心里盘算,眼馋不已,又暗暗可惜:“极yīn老道的元神也被毁了,可惜啊可惜,要是拿来祭旗该多好!玄yīn幡失了主人,我怎么才能搞到手呢?”

    极yīn老道一死,血河大阵出现了漏洞,空间裂痕立马合拢,瓢泼血雨失去了源头,也停止下来,天空一片清明,只是整个昆仑洞天的群山依旧是暗红一片,山脚之下翻滚的血水也不见退去。

    “极yīn怎么死了!”轩辕法王见血河大阵停止,又见漂浮在血水上面的玄yīn幡,大惊失sè,元元真人见血雨停止,干脆一不做,二不修,又祭起葫芦,轩辕法王眼尖,看见千朵黄莲花中非出葫芦,顿时明白了什么事情,吓得一声尖叫,大吼一声:“借形代身!”一把把其中一个血魔抓在面前,而自己却又招呼了蛤蟆一声,架起一道血光,卷起玄yīn幡,朝洞天外飞遁而逃。

下一章          上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