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上一章

 

    轩辕法王见多识广,自然认得那元元真人祭出的葫芦是什么法宝,对方有杏黄旗护身,已经立于不败之地,轩辕法王拷问了乾机老道的元神,知道昆仑没有厉害的攻击法器,又得到了昆仑护山大阵开启的方法,这才才硬碰硬,为了保险,还布置了血河大阵,心想有极yīn老道,大力熊王,六眼蟾蜍,温蓝新,这些高手帮忙,肯定可以一举剿灭昆仑,这几个高手放到中土道门,哪一个都是无敌的霸主,就连功力最为弱小的温蓝新都是如此,这些人联手,就是天上神仙下来,都要一举击杀,还怕什么昆仑隐藏高手,哪里知道乾机老道虽然知道自己有位神秘的师伯,但是杏黄旗,斩仙飞刀这两样法宝却是不知。

    这也是昆仑的规矩,要元元真人得道飞升之时才能将法宝传下,一代一代都是如此。

    扑哧一声!随着元元真人焚香下拜,又道一声:“请宝贝转身!”被轩辕法王拉过来,施展借身代形的一头血魔被斩了头颅,现出原形,化为一蓬污血洒下,溶入了下面的血海波涛之中。

    这三头血魔本来是轩辕法王用冥合污血加地底死煞之气祭炼出来的分身,又叫三尸元神,本来是在千年前用来对付蜀山派的,哪里知道还没有祭炼成功,轩辕法王就被蜀山的紫青双剑剿灭了肉身,这三头血魔本来就快成型,在轩辕法王千多年恢复功力的rì子里,渐渐的吸收冥魔之气,产生了意识,变成妖怪一样的东西,不同于法器法宝一类,实在是出轩辕法王的意料,不过这三头血魔毕竟是轩辕法王一收制造,融合了自己的心血元神,也相当于轩辕法王的分身,只是有了自己的意识,轩辕法王知道厉害,立马用自己的分身代替才逃过一劫。

    要不然,就算是强于轩辕法王,也要落个神行俱灭的下场。

    只要被葫芦白光罩住,元神变被定住,神智昏迷,不能变化,也不能逃脱,任是神仙,也难逃一死,从来不留活口,实在是凶恶至极,一击必杀的法宝,不见鲜血,决不收回,没有一点道家的出尘和慈悲,反而有些魔道法器的影子。

    为此,昆仑历代高人才立下这个规矩,尽量不动用此宝,以免多造杀孽,增加自身业力,杏黄旗没有传下来,却是元元真人一时动了私心,自己闭关修炼昆仑至高秘法,座生死玄关,为防心魔侵入,yīn神壮大,要用杏黄旗守护,要不然,乾机老道根本不会败在周青手上,说不定把周青擒上昆仑了。

    可见一啄一饮,仿佛有些定数。

    “好凶恶的法宝!”

    周青看见白气斩了那头血魔,暗暗感叹:“相比之下,我那徒弟手上的那个赝品就要逊sè许多了,要是小狐狸拿那赝品来定极yīn老道的元神,非要被打死不可,也定不住啊,真品和赝品之间,仿佛少了什么东西,管他呢,连云中子都琢磨不透,我琢磨个什么呢?还是要想个对策的好啊,玄yīn幡不能便宜轩辕老妖了,昆仑实在是太强大了,又和无真老尼搅和在一起,如虎添翼,还又凌若水那贱人挑拨,看来本真人的好rì子也到头了啊,要来就来点狠的,一劳永逸!就赌上这一把了!”周青暗暗下了决心。

    周青其实躲进西海仙府之中,凭着强大的禁制,昆仑再强大,也不敢上门,但是大自在宫是云霞的娘家,周青不能不管,看看无真老尼的胸襟,也不是什么善良之辈,异常偏激,定要勾结昆仑压制大自在宫,周青当然不能容忍,瞬间定下了恶毒的计谋。

    看见轩辕大喊“风紧,扯呼!”之类的言语,六眼蟾蜍,大力熊王,温蓝新看见极yīn老道瞬间身死,又斩了一头血魔,都是大大惊讶法宝凶恶,各自架起一股妖风,吹起扑天盖地的血水,朝元元真人,无真老泥席卷过去,拖延一下时间,好逃离昆仑洞天,对方法宝,一功一守,天衣无缝,道行也非常高深,暂时是没有办法对付,还损失了一位强大的盟友,不如另想对策,反正血污了昆仑,要恢复元气,恐怕是不可能了,昆仑洞天再也不能居住修道之人了,一个没有洞天的门派,就算是毁了。

    “老祖我也有收获啊!虽然损失了极yīn老道,却也得了九九八十一杆玄yīn幡,更毁掉了昆仑的根基,哈哈,还是老祖我无敌啊,有分身吸引那斩仙飞刀的气息,可惜啊,可惜,只有两头血魔了,用分身代替本体,也只有老祖我三尸元神可以,哎!只是杏黄旗难破,要不然就凭那一刹那,我和四弟联手,加上大力熊王的幽魂白骨幡,足可以击杀元元小道士了。”

    轩辕法王架起血光,一瞬间就出了昆仑洞天,飞出老远,看见元元老道并没有追上来,松了一口气,降满了一下速度,才看见后面几道妖风,黑气,绿光飞来,正是六眼蟾蜍,大力熊王等人。

    “糟糕,那天玄血魔和另一头血魔还没有跑出来,要是被杀,我下次就没有分身可以抵挡那斩仙飞刀了,再碰见元元小道士,那不死定了,不行不行!”轩辕法王急了,又想遁回昆仑洞天,这才看见几道妖风后面跟了两条血影,这才松了一口气。

    “好凶恶的法宝,又有杏黄旗护体,我们只有挨打的份,法王,你说现在怎么办,极**友又以经身死,我们失了一个强大的帮手,虽然血河大阵污了昆仑,但是却没有杀死昆仑一个人,相比起来,还是我们损失最大。下次遇到那元元道士,我可没有你有分身代替,危险得很,九成九是必杀之局,我看我们还是回东海,从长计议,没有办法破开杏黄旗之前,我们万万不能和昆仑对上。”

    大力熊王十分恼火,温蓝新不言不语,六眼蟾蜍突然道:“大哥,其实也不是没有办法!”

    “哦!什么办法?”轩辕法王来了兴趣,天玄血魔和另一头血魔也飞了过来,化为血光盘旋在四周,时聚时散,轩辕法王没问他们,他们也不敢说话,只是同伴被斩杀,心里害怕,又不能反抗轩辕法王,聚拢时身体便有些瑟瑟发抖,显然是害怕,怕轩辕法王又对上元元老道,把自己当成炮灰。

    几人落将下来,隐藏在连绵万里的昆仑山脉之中,找了个隐蔽之所,谈论商量对策。

    “大哥,其实血河大阵虽然厉害,但要破开杏黄旗还有些难度,能破开炼化元元小道士的杏黄旗的阵法,现在应该有两种,一是熊道友所说的北海眼之下的诛仙剑阵,虽然根据熊道友的师门记载,里面只有阵图,并无宝剑,不过得了阵图,以我们的法力自炼四把宝剑,依阵图布下剑阵,破开杏黄旗也是十拿九稳。”六眼蟾蜍仔细分析。

    “不妥不妥,那海眼下不去,除非通过仙府的阵法,但是那天道宗周青只怕比元元还要难对付一些,还是说说第二种吧!”轩辕法王细细思量了一阵子,连连摇头。

    大力熊王也点头道:“道兄说得不错,天道宗宗主周青法力高深莫测,法宝又神奇无比,为人又yīn狠毒辣,诡计多端,我们只怕稍不留神,就要中了yīn谋,确实还难得对付一些,本来我们的本意就是剿灭中土道门,发展实力,再来逼迫周青交出仙府,救出师门前辈,拿到诛仙阵图,现在那不是舍本逐末,这法子行不通。”

    六眼蟾蜍听闻,苦笑道:“偏偏我这第二法子也与那周青有关,破开杏黄旗,除了诛仙阵,还有都天神煞大阵,大哥说了,也是那小子的拿手阵法,反正我们要行事端,必定要和那小子打交道不可。”

    几人一听,确实为难起来,轩辕法王恨恨道:“可惜,我先前被那小子所骗,又顾忌他那柄化血刀,迟迟没有动手,想不到那小子也有些福分,在长平地底不但没有身死,反而功力大进,练了一身古怪的功夫,要不然,老祖我拼了毁去原身,也要击杀那小子,夺了化血刀,也不用如今这般为难!”

    旁边的天玄血魔赶紧叫喊起来:“老祖,其实要对付那小子,还有一法,有很大的希望,老祖也知道,那小子的双修伴侣是大自在宫弟子,不如我们杀上大自在宫,掳走几个女子,再要她们通知那小子,叫那小子拿东西交换,只要不触动那小子的底线,想必会答应。”

    轩辕法王一听,顿时大喜道:“这法子不错,就算那小子为了自身利益不肯交换,也起码是削弱了那小子的实力,还种下了心魔,也算是狠狠打击了一下。事到如今,也只有这条计策,只是那大自在宫也绝非等闲,我们上去,只怕有些不妥。”

    “哈哈!哈哈!法王,我看你被昆仑一吓,胆子就变小了,天下哪里就有那么多厉害法宝,昆仑是上古阐教的发源之地,在我们的围杀之下,还不是连老底子都搬出来了,杏黄旗,天下没有第二杆吧,何况,我们此去,是掳走几个弟子,又不是剿灭对方,以我们几个联手的功力,难道这点事情都办不到?”大力熊王哈哈大笑,激将起来,说得也有几分道理。

    六眼蟾蜍也点了点头道:“此事不错,要对付那小子,也只有这个办法。”

    轩辕法王有仔细思付了一阵,觉得可行:“大自在宫洞天也在西域,只是不知道在哪里,我们要寻找,却是要费一番工夫,还是要隐蔽行事,免得漏了马脚,打草惊蛇。”众人都是点头。

    “本本人不打你们的主意,你们居然还打起我的主意来了,好哇,真是天助我也,天玄血魔,本真人答应过两个徒弟,让她们亲手报仇,这次你动了鬼心思,在劫难逃了!”

    原来周青惦记着九九八十一杆玄yīn幡,加上昆仑洞天已经失去了在待下去的价值,便悄悄的跟着轩辕法王一干人等,周青功力比他们高上一筹,加上他们又是仓皇逃窜,哪里发现得了,周青隐藏在远处,用微弱的神念悄悄打探几人的谈话,发现谈来谈去,竟然谈到了自己头上,连忙庆幸,这帮妖人,个个都是凶神恶杀,法力高深,要是杀上大自在宫,那以大自在宫主一人的实力,还真抵挡不住。

    “也罢,你们不知道大自在宫在哪里,本真人就帮你们一帮,再说,是你们自己找死,不要怪我心狠!”周青心中转了恶毒的念头:“你们想要我的都天大阵,就让你们看看吧!”

    天玄血魔听见轩辕法王答应了,高兴不已,要是威胁到了周青,自己却是免去了当炮灰的厄运,就算没有威胁到,也可以拖延时间,不早和昆仑对上,多活一断时间,也是好的,他身为轩辕法王的分身,虽然有了自己的意识,不但没有好处,反而是一件悲哀的事情。

    一道黑光疾弛而来,彩光中生出一只蓝汪汪的大手,把在周围盘旋守护的天玄血魔和另一头呆呆的血魔一把抓住,拖进了黑光之中,刮起一阵狂风,飞快的向西走了。

    周青为了避免轩辕法王发现,并没有动用真实本领,模拟出蓝神的大手,把七宝妙树收了起来,全身运牛头yīn神记载的一种诡异法术,黑光闪现,就像是魔道中人,不过威力很小,周青也只能发挥点皮毛而已,就是如此,两者实力相差太大,天玄血魔没有丝毫抵挡能力,轩辕法王几人也没有料到有人在旁边窥视,一时不慎,发现情况,周青早就跑了个不见影踪。

    “什么人!”轩辕法王和六眼蟾蜍,大力熊王都大惊,连温蓝新都微微动容。

    “今天是载到家了,居然还有人在太岁头上动土,刚要商量掳人,就被人在眼皮底下把法王的两头血魔掳走,真是有些天数因果,报应轮回!”看见轩辕法王吃惊,温蓝新冷冷道。

    “大哥,我看这人和蓝神老祖有点像,怕不是它,蓝神古怪得很,肉身毁了连元神还可以用使用法术!看来这家伙一直跟着我们,现在乘我们不在,拣了便宜!”六眼蟾蜍想了想道。

    “哼!来得正好,那两头不成气候的东西是老祖我的分身,就算是掳到哪里,老祖我也有感应。极**友身死,我们正好缺乏人手,要是他识得大体,正好和我们合作,不然,老祖我也是不客气,两头血魔是抵挡元元小道士飞刀的替身,万万不能丢,诸位跟我来!”轩辕法王听见温蓝新的冷笑,毫不在意,脸上还有几分喜sè,架起血光,朝西飞去,一头扎进了沙漠之中。

    一行四人,飞速向周青布置的都天神煞大阵靠拢。

    且不说周青把一人,三妖引入圈套,昆仑那边也有些事情。

    “冤孽,冤孽,我昆仑遭此大劫,还不知如何化解!无量天尊!”

    元元真人收了杏黄旗,口喧道号,看着整个昆仑洞天几百座山峰平地,都是一片暗红,腥臭之气直直冲上,另凌若水捏起了鼻子,一干老道,和玉虚宫中出来的弟子,都是目瞪口呆,下面血海汪洋翻滚,淹没了山脚。拔起十几丈高,宛如深潭一般,幸好很多年修为浅薄的弟子事先就躲进了玉虚宫中,才没有人身亡。

    元元真人伸手一指,把昆仑洞天朝外界的缺口打开,污血流了出去,过了半个时辰,血水才全部退去,留下一片狼籍,药田全部被毁,一些灵药之上沾满了粘稠的污血,灵气全失,山洞也被血雨血水浸泡,腥秽异常,哪里还能住人。

    凌若水却是不管这些,看着元元真人的丰采,有些chūn心荡漾,飞身靠近了一些,找话说:“师祖,那现在怎么办,有什么方法可以把这些污血清除掉?难道这么多山峰,要一一用水冲洗不成?连药材都没有了。”

    元元真人摇了摇头道:“此事无法,这些污血乃是幽冥血河中的至yīn之物,有巨毒yīn煞,不能沾上一星半点,哪里可以用水冲洗,这次我昆仑遭此魔劫,想必是天数!”

    “真人不必如此,贫尼却有一法,能够洗刷污血,甚至连灵药都可以恢复,重新恢复昆仑圣地的风采!”无真老尼心里暗喜,转了几个念头。

    “哦,师太有什么办法?如果能让我昆仑恢复,我昆仑上上下下感激不尽!”元元真人急忙道。

    “元元真人客气了,斩妖除魔乃是贫尼的分类之事,想必真人也知道我手上净瓶的来历吧!”无真老尼脱起净瓶,让元元真人仔细观看。

    元元真人看了片刻,突然恍然大悟:“原来是这样,那还真可以帮我昆仑恢复元气,真是上天不绝,凡事都有一线生机,只是有了这清净琉璃凭,还需要西方极乐的清净杨柳枝,两者配合,才能生出甘露,洗刷污秽,我看师太并没有此物,莫非……”元元真人也是见识十足,当然认得这法宝。

    “无须费事,西域之地除了正道昆仑,还有一大自在宫,大自在宫的镇宫至宝就是那清净杨柳枝,这门派还和贫尼有些渊源!”

    元元真人听了大喜:“大自在宫贫道也知道,只是一直没有来往,没有交情,贫道也不知清净杨柳枝在那里,既然师太有些渊源,那正好麻烦师太去借来,帮我昆仑一帮!”

    无真老尼一听,连忙苦笑道:“贫尼所说的渊源,却不是善缘,乃是孽缘,有些怨系,不去还好,就是去了,那大自在宫主原本肯借,恐怕都要不借了。”

    “那该如何是好?也罢,本真人就亲自走一淌,希望那自在宫主能给我一个面子。”

    “道友不要急,大自在宫全部都是女子,脾气古怪,还是从长计议的好。”无真老尼连忙道。

    “大自在宫?好象周青那小子在蜀山盘踞了一段时间,身边也跟了一个女子,听说也是大自在宫的人。”凌飞在旁边听了半天,听出一些端倪。他有些消息来源,马上想起关联。

    “真的吗?这样啊!”凌若水眼珠一转,想了半天,眼睛突然一亮,拉了拉元元真人的袖子道:“祖师,我有一个办法,那大自在宫主不敢不借呢!”

    “哦,你有什么办法?”元元真人对这个丫头也有几分喜爱。

    “祖师出关,又有这么厉害的法宝,足够震慑所有的门派了,我们昆仑被妖魔袭击,祖师可以通知所有的道门和一些高手联合起来,斩妖除魔。再和那些门派的掌门一起去大自在宫借宝,大自在宫肯定不敢不答应。”凌若水连忙把自己的想法说出,心里更是起了恶毒的念头。

    “哼!周青你这小子,敢和我作对,我叫你不得安宁,大自在宫既然和你有联系,那我也不会放过,只要到时候我说两句重的语言……”凌若水盘算。

    “好聪明的丫头!”元元和无真眼睛一亮。

    “此举既可以扬我昆仑威名,又可以联合道门斩杀跑掉的妖魔,还可以以正当名义借到杨柳枝,一箭三雕啊!”凌飞看着自己这个妹妹,也不由得有几分佩服。

下一章          上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