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上一章

 

    “此事可行,听你们一说,我道门确实凋零了下来,让妖孽杀上我昆仑圣地,降血雨污我洞天,还掳我掌门元神,这种事情,数千年都没有发生过,实在是可恨,这帮妖孽也着实强大,以我一人之力也难得应付,招集各大门派也在情理之中,依你所说,现在茅山,蜀山,天师功力最高的也不过是返虚初期的样子,但是很有些强大的法宝,人数也多,只要拖住妖孽,我就可以一一击杀!”

    元元真人对凌若水的主意很是同意,思量了一番,立马吩咐:“诸位师侄,现在恢复我昆仑洞天乃是紧要之事,你们各自去联络门派。”

    “师祖,期于的门派都好请,惟独现在蜀山得了他们前辈留夏的诸多法宝秘籍,丹药,实力大进,对我们昆仑多放挑衅,只怕师叔们有些难处。”凌飞连忙道。

    “妖孽当道,蜀山难道还想独善其身不成,尤其是那轩辕法王,当年可是他们蜀山的死对头,此事我要镇守玉虚宫,却不好亲自去一趟,蜀山灵虚还是我的晚辈,当年他师傅在世的时候都要对我行弟子之礼,他也是明白人,知道其中厉害之出,应该没有什么大阻碍,等天下道门齐聚,我们齐上大自在宫借宝,想那大自在宫主也是道门一脉,也知晓斩妖除魔之大义所在!”

    元元真人既然开了杀戒,破了清规,做事立马雷厉风行起来,心中也有算计,要是就这么贸然上大自在宫借宝,如果对方借故推脱,再开口就不好意思了,毕竟师门重宝,怎可轻易借人,要是哪人来借杏黄旗,元元真人当然打死都不会干,而此事关系到昆仑洞填的存亡,重大无比,当然要准备妥当,马虎不得。

    “贫尼也出一份力气吧,蜀山既然和贵派有些芥蒂,恐怕要生出一些事端,不会尽心尽力,贫尼带门下弟子和诸位道友走一遭,和个和事佬,事情却宝万无一失,斩杀了这群海外妖孽,诸派还可以在海外开辟洞天,两全其美之事,尤其是那海上物产丰富,灵药甚多,海底之下更有无数水仙所留的洞府奇珍皆未开光,正是道门发扬广大的最好时机,诸位道友还须把这道理与各大门派分说。”

    无真老尼喧了佛号,也出了几个主意,众人大喜,有利益的驱使,那事情就好办多了,中土几大门派何尝不想在海外开辟洞天,事情一说,只怕是连没有洞天的一些门派都要来凑上一脚,人越多,对付妖孽越有把握,就算是蜀山桀骜不训,有无真老尼和几个返虚的弟子压阵,还怕它翻天不成。

    当下数十个老道听了元元的号令,各自三五个一伙,去各大门派请人,无真老尼带着十几个老道,几个门人朝蜀山而去,十几个化神中后期的高手,五个返虚期的尼姑,加上一个返虚后期的无真老尼,实力强大,只怕中土道门还找不出这样的组合来,因此一干老道都信心十足,有本钱说动蜀山,甚至让其屈服,毕竟,还有一个元元真人做后盾。

    昆仑毕竟是昆仑,上古阐教的道统,数千年的积威,几十代,上百代的积蓄,终究不是一哪一个门派所比得了的,就算是蜀山,也是不行。凌若水和凌飞两兄妹对望了一眼,很是得意,跟着元元真人进了玉虚宫中。

    元元真人对凌若水本身就有几分喜爱,有见她聪明伶俐,便想在这几天传她们一些道法,用昆仑秘制仙丹帮两人淬炼元神,好应付一些突发事件,现在昆仑低辈弟子最出sè的就是这两人,一干事情也要小辈出面,总不可能一出了事情,一干老道上前,尤其是乾机老道已经身死,昆仑掌门不定,元元真人估摸着乘这次除魔,让两兄妹露一露,确立一下威信,也便传下掌门之位,老一辈,潜心修行,积蓄实力才是正途。

    昆仑掌门却是男女不限,历代就有几位女掌门,还飞升上了天界,元元真人不是笨蛋,也有一番打算。

    “本来我昆仑还有一件法器,乃是掌门信物,叫打神鞭,都在历代掌门手里,也是一件威力巨大的法器,但是你们的师傅被妖孽所害,想必打神鞭也落到了妖孽手中,此法器一定要夺回,你们可记住了!”元元真人盘膝在红玉蒲团之上,吩咐面前的两人。

    凌若水和凌飞都点点头,当时乾机老道和周青交战,凌若水却是一见面就被周青打晕,以至后来的事情都不知道,乾机老道夺了一云子的肉身,当然也不会开口说出真相,凌若水只知道一云子是周青所杀,当然把周青恨之入骨。

    “凌飞!你所修习的剑道之术乃是我昆仑秘法中的旁门,不是正宗,也是你自己选择,怪不得别人,要再修习正宗心法,虽然可以,但是要费些周折,不可取,我这里有一葫芦五金jīng气,乃是我当年云游八方采集,你去闭关,把他溶入自身真元之中,这里还有一颗丹药,一齐吞服!淬炼元神剑气。”

    元元真人双眼清逛闪动,观察两人的根骨,心中定下了主意,凌飞当年为求速成,修习剑道,到如今,进步便有个限度,而凌若水却是由乾机老道亲传的上清子府仙诀,又经过一干昆仑老道打通筋骨,根基浑厚,发展潜力巨大,元元真人自然要好生培养。

    凌飞心里也明白,不过自己妹妹得了好处,也是跟自己得好处一样,他也不妒忌,拿了葫芦和丹药闭关去了。

    元元真人见凌飞出去,便道:“你有仙根,又修习了我昆仑秘传上清紫府仙诀,还到了第二重,进入化神初期,是我昆仑弟子中的佼佼,而今的形势你比师祖我还清楚,师祖就索xìng成全你把,用我昆仑秘法,移星换斗之术,结合仙丹用这玉虚宫中的灵气帮你把紫府仙诀突破到第四重,让你达到返虚之境界。”

    “返虚境界!师祖,这是真的,有这么容易吗?听说就连师傅也修行了两百多年,才刚刚进入了返虚,我才刚刚二十几岁,怎么可能!”凌若水听了大惊,连忙发问。

    “话是不错,但非常之时,行非常之事,本来这事情是万万做不得的,逆反天道,业力深重,只怕是天劫马上就要降临,但我昆仑岂比其他的门派,这玉虚宫乃是当年原始天尊祖师的行宫,天劫不敢降下,何况这是祖师我的业力,与你无妨,祖师我当年积累了不少功德,这点业力也引动不了天劫,我昆仑刚好还有一颗当年的九转金丹,正好可以使你脱胎换骨,斩除了妖孽,我们老一辈要继续潜修,没有时间打理门派中的事物,你又聪明伶俐,正是掌门的最好人选,没有修为怎么行?我昆仑也可以修养生息一段时间。”

    元元真人直说了话语,凌若水更加是目瞪口呆,想不到自己被师祖看上,就要当上昆仑掌门,这世事变化,也太无常了一些吧,凌若水想都没有想过。

    “怎么!你不愿意?”元元真人眉头一皱。

    “全凭祖师的意思!我身为昆仑弟子,当然要为昆仑出力!”凌若水只是一时吃惊,马上又反应过来,这样的好事,哪里还有不愿意的道理。

    “哦,事不宜迟!想必各派的掌门几天以后就会来到,你把这丹药吞了,默运紫府仙诀化开药力,我助你行功!”元元也不说废话,手里多了一粒丹药,大如龙眼,光晕流转,如五sè琉璃,香气四飘。

    且不说元元帮凌若水提升功力,轩辕法王和六眼蟾蜍,大力熊王,温蓝新四人架起妖光血云,轩辕法王一冲上前,用神识感探天玄血魔的动向,半个时辰的时间四人就从白雪垲垲的昆仑山脉飞到了沙漠之中,天上却是烈rì高照,黄沙如金,宛如火海金山。

    “噫!?”轩辕法王惊讶了一声,四人落下地面,踩定松软的黄沙,其余三人定睛一看,不远的沙丘之上正正站立五个道人,五个女子,其中有一个还是仈jiǔ岁的女童,这女童旁边又有两女,一个身穿五sè霞衣,一个身穿八卦紫袍,另外两女,一个十仈jiǔ岁,手持柳枝,一个身穿白衣长裙,手持一口青钢剑,寒光逼人,冷气深深,在烈rì之下都丝毫不减。

    这十人中几位,灵力强横绵密,有如高山大渊,无穷无尽,尤其是几位女子,更是绝sè风采,美如天仙,各头特sè,两头血魔被穿着八卦衣和五sè霞衣的女子提在手里,一动不动,仿佛死了一般,不过轩辕法王,温蓝新,六眼蟾蜍,大力熊王却都不在意,而是几只眼睛死死的盯住为首的一年轻男道人。

    这年轻男道人手拿一株树枝,面带笑意,身穿镏金**袍,上绣有九只火红的三足神鸟,震翅yù飞,活灵活现,头发挽起一个道稽,用一根金sè发簪插上,仙风道气飘逸,让人看了浑身清爽,如卧于松下石板之上,静听幽泉流动,俗念全消,心中一片通明。

    “原来如此,小子,想不到是你,居然设下了圈套,等着老祖我钻呢!”轩辕法王立刻就认出了周青,又看见血魔落到对方手上,哪里还有不明白的道理。

    这五个道人,五个女子却是周青和崆垌四老,大自在宫主,云霞仙子,小狐狸,周晨,还有蓝神,周青一个人怕对付不了这四大妖魔,才把生力军全部喊了出来,而都天神煞大阵一经发动,天地变sè,魔气磅礴,远在几千力之外的昆仑都会察觉知晓,周青不到万不得以,却是不会全部发动,只是用来拦截四大妖魔,怕轩辕法王逃走。

    小狐狸和周晨听见擒住了天玄血魔,执意要出来,周青也默许她们,这两个狐狸,功力现在大有进步,在周青仙丹的帮助之下,又有大自在宫主,云霞仙子的护法,已经隐隐跨入了化神后期,又有周青赐的法宝,还有蓝神的照顾,不会出事,还可以帮忙偷袭偷袭,这样比拼的场面,周青也有意让她两人见识一番,好长点经验。

    轩辕法王又看了蓝神一眼,恨恨的道:“好好好!原来你还是把蓝神收服了,还给他换了我那头天鬼之身,怎么样,蓝神,给人当奴才的滋味好受吧?”

    天鬼是轩辕法王亲手练制,虽然被周青渡化,但是身体面貌,轩辕法王知道的清清楚楚,一看就了然在心,他把蓝神的元神丢入天火大阵之中,被周青收服,也是在情理之中。

    “大胆,宗主道行参及天人造化,破开虚空飞升都轻而易举的事情,我看你们这几位,整天都是蝇营狗苟,在昆仑讨了灰头土脸,连极yīn小道士都被斩杀,落了个神形俱灭的凄惨下场,还不跟我一样,拜在宗主门下,定然有好处,百年之后,得成大道,各自飞升成仙,岂不逍遥,何苦在人间和一群蝼蚁挣扎抢食!”

    蓝神大声喝道,对轩辕法王的挑拨之语丝毫不在意,他可知道周青的手段,万万没有什么反抗的念头。

    “蓝神,我且不与你这等草木之辈,无耻之人说话,周小子,你今天想怎么样,你们今天这么多人,算计我等兄弟,莫非就以为我们是砧板上的鱼肉不成,这里除了你一人,又谁是我们兄弟的对手!”

    六眼蟾蜍冷笑连连,大声喝道,身上的庞大的妖气爆发,恶风刮起,吹得黄沙滚滚,地上沙丘涌动,铺天盖地一般,璇极又祭起山峰,悬在高空,把烈rì都遮住了。

    “好厉害的妖怪,想不到这人间真有如此厉害的妖怪!”幻神,幻空几个老道对望一眼,满脸骇然,虽然周青早就跟他们讲过,但是闻名不如见面,今rì一见那六眼蟾蜍的气息妖力,果然比说的还要厉害。

    幻神,幻空等四人各出法宝,结成一个阵势,四人真元贯通,圆满不息,只求自保,拖住其中一个妖怪,好让周青等人腾出手来。云霞仙子,大自在宫主,蓝神三人护住小狐狸和周晨,那也是天衣无缝,足足可以应付了。

    “法王何必如此心急!”周青叹道,扬起七宝妙树,当空一刷,一个狰狞的天鬼被彩光卷住,从虚空中被拖了出来,不得动弹,变回了小女孩的模样,被周青下了降魔咒印,随手一丢,丢进了自己的介子空间。

    却是轩辕法王驱使天鬼暗中偷袭,被周青发现,先发制人,抓了一头,其余几头见势不好,不敢上来了。

    “气死我了,小子,老祖当时怎么没有杀了你,留下隐患,今rì定要你难逃劫数,我们一齐上,看他有多大道行。”

    轩辕法王被周青收了两头天鬼,心里如刀割一般,他却是没有料到周青神念那般强大,居然连天鬼都能够发觉,以前在沧浪水宫之时,周青却是一点办法都没有,完全是被动挨打。

    大力熊王和周青早有芥蒂,还打了一场,险险脱逃,对周青也是恨之入骨,一声不想的祭起幽魂白骨幡,万道寒烟朝周青卷了过去,地上的黄沙被冻得噼里啪啦作想,又被黑气侵蚀,迅速融成了液体一般的东西。

    轩辕法王扬手放出数百口黑冰剑,也朝周青划拉过去,又掏出一杆小血幡,念了个咒语,朝周青脚下一指,地下便无缘无故的喷出一口血泉,污秽异常,正是幽冥血河中的污血,轩辕法王连连指出,崆峒四道,云霞仙子,等人的脚下也开了几道血泉喷洒而出,数十道污血交织成大网,把一干人的退路全部封死。

    温蓝新见轩辕法王出了污血,也不动身强攻,就把万魔幡一摇,那头神魔一跃而下,扬起巨大的镰刀,在四周漂浮,准备打打闷棍,温蓝新更把第二元神放出,守护在周围,暗暗后退了几步,准备见势不对,就跑路,她的功力最为弱小,却是不好直接打斗。

    六眼蟾蜍催动山峰,在高空旋转,带起了呜呜的狂风,变化成几亩方圆,夹着雷霆万钧之势,直接朝周青这边所有人压下。

    周青也不动容,把七宝妙树扬空画了个圆圈,数百口飞shè过来的黑冰剑尽数被打落地面,同时身体腾起,脚下生出一朵方圆三丈的金sè莲花,挡住了喷出的污血。

    “好厉害!这三人一起出法宝围攻,我还真是抵挡不住!”

    周青把七宝妙树一扬,一道彩光冲上天空,结成了祥云,顶起蛤蟆将要落下的山峰,大力熊王那边的寒烟黑气又铺天盖地的涌来,周青无法,十二条蜈蚣从袖中飞出,结成生死幻灭,两仪大阵,吸住寒烟,一拉一扯,让其转了个方向,冲到一边的沙丘,把一座高十几丈,方圆几亩的沙丘溶成了黑sè的液体。

    而那边,崆峒四老结成了阵法,幻化出清光,挡住了血泉,大自在宫主柳枝一刷,数道清水也从地下冲出,和血泉相拼,双双落回地面,失了动力,渗透进沙漠之中。

    看见周青一人独斗三大高手,处于下风,云霞仙子一声娇喝,祭起青霓剑,在半空平平飞shè,爆裂开来,形成万道青sè钢针朝大力熊王shè了过去,同时祭起捆仙索,也朝大力熊王捆去。

    大力熊王的幽魂白骨幡实在是凶恶,刚才一击之下,居然把一座沙丘炼化,要是打在人身上,那还得了,云霞仙子便第一个找上了他,蓝神老祖要照顾周晨和小狐狸,不敢动身,又怕云霞仙子出事,连忙祭起化血刀,血光一撩,也朝大力熊王劈来。

    大力熊王见来得凶猛,忙把幽魂白骨幡一摇,寒烟黑气狂涌,又用鼻子里喷出两条惨白腥臭的白线,分别党住捆仙索,化血刀,和青霓剑。

    而崆峒四老稳守阵势,不求无功,但求无过,温蓝新催动魔神相,身体和第二元神四出游走,放出大蓬大蓬的魔火绿云,和幻空,幻神等人的飞剑拼斗。

    蛤蟆见山峰落不下来,大力熊王又被云霞仙子的捆仙索和青霓剑缠住,蓝神的化血刀更是来去如电,大力熊王左支右挡,十分狼狈,要不是这头熊经验丰富,又有封神法器在手,而蓝神要分心照顾小狐狸,周晨,没有用全力,要不然,大力熊王早就被擒了。

    一声狂吼,六眼蟾蜍身体一晃,化为数十道绿影,朝周青疾冲过来,连一点风声都没有带起,每道人影都张开大口,吐出一颗斗大碧绿的雷球,周青又趋势蜈蚣挡住雷球,突然拳风交加,腿影连连,数十道人影抢在雷球前面,冲到周青面前,蛤蟆竟然用上了肉搏战。

    六眼蟾蜍修行几千年,肉身元神都经过六大天劫,四小天劫的淬炼,无比强横,他是存心一拼,全力催动山峰砸下,更是连肉身都扑了上来直接打击,乃是两败俱伤的打法。

    轩辕法王yīnyīn一笑,合身朝小狐狸,周晨扑了过去,其余七只天鬼在虚空沉浮不定,伸出鬼爪,一齐抓去,只要抓住了这两女,就可以叫周青投鼠忌器。

    大自在宫主柳枝一刷,腾起云雾,把两女护住,更是祭起一个金光闪闪的圈子,轩辕法王打去,七只天鬼被绵密的甘露云雾挡住,不能前进半分,复又朝宫主扑来,宫主也不慌忙,就是拿起柳枝刷挡,天鬼也不能近身。

    轩辕法王又一指,一道血光飞出,把那金光闪闪的圈子缠住拼斗,这圈子乃是宫主祭炼的纯阳法宝,血光乃是轩辕法王自身的法力,所以轩辕法王很是吃力,幸亏天鬼缠住了宫主。

    两人缠斗,周晨见状,叫了一声:“起!”祭起周青的赝品翻天印,悄悄的打去,正中轩辕法王的后背心,把轩辕法王扑的打翻在地,跌了嘴啃泥,满嘴尽是黄沙,真是yīn沟里面翻了船。

    这也该是轩辕法王倒霉,他本身就没有几件法宝,除了天鬼就是几百口黑冰剑和几个布置血河大阵的小血幡,黑冰剑刚才被周青用七宝妙树刷落,天鬼也被周青收了两只,布置不出九鬼啖魂大阵,大自在宫主的每样法宝都是极品,尤其是那杨柳枝,更是他的客星,轩辕法王的道行也和宫主相差不多,半斤八两,沾不到便宜,而周晨却是无声无息的发印,用了一点点力道,轩辕法王一时也没有料到这个道行弱弱的女子还敢对它动手。

    “该死!”轩辕法王听见脑后风声袭来,连忙一个翻滚,只听得砰的一声,火星四飞,粉末飞扬,黄沙地面被那金圈砸了一个三尺深,斗盆大小一个窟窿,爬将起来,浑身气血翻涌,后背隐隐做痛,却是被周晨一印打伤了筋骨,幸好他是血魔之体,周晨为了不使发现,又没有用很大的力道,要不然这一印非要把他身体打个窟窿不可。

    刚刚定神,一个葫芦冲出,冒出一线毫光,结成白气,有眉有眼,轩辕法王吓得哇哇大叫:“怎么还有一个这东西?”

    慌不择路之下,抓来一头天鬼挡在自己面前,同时化为一道血光冲出了十几丈开外。

    “请宝贝转身!”小狐狸一拜,白气一旋,一头天鬼笆斗大小的鬼头被斩了下来,浑身骨架砰然爆裂,化为齑粉,连里面的魂魄都被斩杀,可惜这宝贝不是真的,毕竟有些差距,要不然死的就是轩辕法王。

    自在宫主一声娇笑,柳枝连刷,把其余六只天鬼全部用甘露困住,催动金圈朝轩辕追赶着连打,周晨全力祭起番天印也朝轩辕法王化的血影追赶,小狐狸把葫芦祭在空中,只等轩辕停下,就发豪光,三人联手,硬是把轩辕法王这个老妖赶得满地跑,上下翻飞,又不敢停下,怕葫芦把他照定,可怜这头血妖,强横一世,一朝英名尽丧,也怪他自己穷,没有几件法宝,现在就是有,也来不及放出了。

    轩辕法王无法,尖叫一声,朝远处飞出,准备脱离战场,哪里知道,刚刚飞出一里开外,面前就突然升起一面大旗,旗面之上一头都天神魔狰狞无比,跃跃而出,轩辕法王这下连尖叫都发不出来了,刹住身形,险险撞到旗上,一个转折,后面的两样法宝又打来,轩辕法王只好息了逃跑的念头,做苍蝇满场乱撞,心里把周青骂到祖宗几百代。

    嗡!周青见蛤蟆合身扑来,连忙现出法身,八臂一挥,把雷球震散,金光一绕,把七宝妙树往上一抛,顶开山峰,八臂一伸一拿,周青把蛤蟆分身全部拿住,只剩一个本体,金身硬挨了蛤蟆几拳,两人扭在一起。

    哈哈大笑,周青手里蹦出八样兵器,权杖,法轮,令牌,大剑,莲花,等物都压在蛤蟆身上,强横的力量,和里面蕴涵的恐怖业力使蛤蟆动弹不得,周青喝道:“道友请现原形!”

    六眼蟾蜍抗不住压力,现出原形,成了方圆三丈大小的一只六眼蟾蜍,全身晶莹剔透,宛如水晶雕琢。

下一章          上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