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上一章

 

    四只大腿宛如房屋大柱一般的粗长,匍匐在地上,也有两丈来高,四只腿下的蹼爪都有笆斗般大小,伸出脑袋,上面长了六只海碗大小的眼珠,三只一排,张开血盆大口,呱哇一声大叫,宛如平地打了个炸雷。

    碧绿的舌头从口中伸出,宛如一条长蛇蛟龙,竟然越过后脑,朝周青卷来,却是蛤蟆身体被周青压住,不得动弹,浑身的法力真元也不敢冲出,怕沾染上业力,只好身出长舌来卷。

    轰隆又是一声巨响,被顶开的山峰远远的砸到黄沙之上,生生把一座高大的沙丘砸塌,六眼蟾蜍现在哪里还有心思顾忌自己的法宝,运起全身力气挣扎。

    周青用八般兵器压在蛤蟆身上,不敢放松,蛤蟆剧烈的挣扎,坚硬光滑的躯体和兵器碰撞,隐隐发出了金铁交鸣之声,不似肉质,周青知道这六眼蟾蜍肉身经过数次天劫的淬炼,已经快要到完满的境界,要不是自己凝练了法身,又经过多次锻炼,更在大自在宫中用业火炼了一次,要降伏这头蛤蟆,还真有点难度。

    “来得好!”周青见长舌越过脑后卷来,浑然不俱,停在空中的七宝妙树彩光一卷,沾住了碧绿长舌,自上而下,朝六眼蟾蜍的脑袋转了一圈,那条长舌也往脖子上绕了一圈,套将起来,很是滑稽,现在的蛤蟆,不能动也不能叫。

    “道友,你辛苦修炼千年,眼看就要得成大道,何必如此执着,修为尽丧,神行俱灭,那是何苦,何况贫道有业力护体,你要弄巧成拙,伤我不成,反而自己魂魄永堕轮回,生生世世挣扎在红尘之中,岂不更是痛苦,我那玉柱仙府之中,灵药无数,法宝异常,你只要净心养xìng,贫道不会难为如你,贫道的手段,你想必已经知晓,要是不知好歹,贫道的那十二杆都天冥王旗上,还缺少无数元神生魂。”

    周青见蛤蟆六只本是碧绿的眼睛,变得通红,齐齐顶着自己,透漏出无边的煞气,身体内被镇压的元神狂暴的转动,竟然不甘受辱,要自爆元神,亏得周青竭力镇压,就是如此,也有几分吃力,周青摄不得这蛤蟆的手段,也不想杀它,收服了却是一大助力,连忙半软半硬的引诱。

    “小子!要杀就杀,我看你能够镇压几时,只要你稍微放松法力,我就和你同归于尽!”六眼蟾蜍最不能言,只有用神念传达意思。

    “哼!不知道好歹的东西!还以为贫道真拿你没有办法,本来贫道舍不得你那点修行千年的经验意识,既然你不肯归顺,贫道就用都天大阵将你的神识和元神分离,留下你的元神和肉身,再把你的意识封印于法宝之中,rìrì用那魔火煅烧,叫你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周青见蛤蟆不肯降服,顿时大怒,“贫道有的是手段和时间,有了你那无意识的元神和肉身,贫道随便抓头魂魄打入其中,修炼十数年,神通也不输于你,还要听话的多,和贫道讲狠,你还没有那个资格,贫道只是不愿意多费时间,又见你修为不易,兼之上天有好生之德,才好心规劝与你,既然你不知道好歹,贫道就叫你知道后果!”

    “想死!落到贫道手里,只怕你没有那么如意!”周青见六眼蟾蜍还是不服,还在苦苦挣扎,集聚体类的一点一滴的真元想引爆元神,和自己同归于尽,顿时也失了收服的兴趣,一声大吼,全力一压,只听得扑通一声,蛤蟆扁扁的趴在地上,四肢撑开,毫无力气,险些被压成薄饼。

    周青运用法身使了全力,就算是天上仙人下来,都讨不了好处,蛤蟆哪里能够抵挡,刚刚拼命反抗聚集的一点真元被瞬间打散。周青也不管他,喃喃念动咒语,取出一张金sè符篆贴在蛤蟆脑袋之上,七宝妙树更是漂浮在头顶,shè出彩光,定住六眼蟾蜍的泥宫丸,不能让它元神有丝毫的变化。

    收一扬,一杆冥王旗从地地冲出,周青用手一指,漆黑粘稠的魔火从旗上爆出,分化几道,钻入六眼蟾蜍的大嘴,眼睛之中,深入紫府,找到了被压住的元神,狠狠的炙炼起来,魔火炼神,这种痛苦比**还要重上千倍万倍,一会又麻痒无比,一会又如万针刺痛,尤其是直接作用到元神之上,也不能昏迷过去,真是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蛤蟆痛苦万分,面目狰狞,七宝妙树镇压元神,长舌却是收了回去,但是此时的蛤蟆又不能动弹,只是身体一时变的血红,一时又变成青sè,颜sè交替不断,仿佛变sè龙一般,周青知道那是蛤蟆忍受不住魔火,全身又不能动弹,气血真元翻滚而造成的情况。

    看到大局以定,周青收了法身,看见那动弹不得蛤蟆,狰狞痛苦的神态,叹了一口气,带着悲天悯人的口吻,大声喝道:“六眼蟾蜍道友,天数如此,你虽然渡过了六大天劫,修得神通,但是业力孽缘未脱,那九天雷劫奈何不了你,上天便假借贫道之手来渡化如你,奈何你却被业力蒙了心智,不随贫道成了正果,反而自己往那无边的阿鼻地狱中沉沦,实在是可悲啊!这也冤不得别人,乃是你命中该有此劫。”

    六眼蟾蜍被魔火炼神,感到那魔火一点一滴的侵蚀自己的元神,把自己的意识和元神剥离开来,正运起全部jīng神抵挡,哪里可分出jīng神来听周青说话,但是周青用玄功硬生生的把话语逼了进去,听得蛤蟆差点一口鲜血喷了出来,神智大乱,瞬间就被魔火侵蚀了一小半意识。

    周青又抓出一条铁背蜈蚣,神念一动,缩小成一点微尘般,紫光闪过,钻进了蛤蟆的大嘴之中,瞬间也窜进了紫府灵台,在元神周围盘旋徘徊,只等魔火把意识剥离,就占了元神和肉身。

    知道周青的意图和手段,六眼蟾蜍这才慌了手脚,六只眼睛露出惊恐的神sè,周青见状,连忙又道:“道友还不皈依,更待何时,等魔火全部发动,蜈蚣吞了元神,那就悔之晚矣,贫道一再退让,等道友醒悟,道友修行不易,千万不要意气用事,念极上天有好生之德,不到万不得以,不会灭人元神,贫道代天行罚,替天行道,也不希望道友落个凄惨下场,还望道友深思!修行千年,一遭尽丧,道友难道觉得不可惜?”

    周青反复语言轰炸,大讲天数道理,轮回因果,又有魔火炼炙,蜈蚣吞神,六眼蟾蜍被折磨得死去活来,偏偏又不能一死了知,无奈的闭上了眼睛。

    周青见蛤蟆屈服,心中大喜,连忙熄了魔火,收了蜈蚣,却不放开七宝妙树和符篆,只是连连催动法诀,在蛤蟆元神之内下了禁制,又取出一个金光闪闪的项圈,上面系了个铃铛,迎风一晃,套在蛤蟆颈项脖子之上,紧紧和皮肉连接,没有一点缝隙,又在项圈之上系了一条水火丝绦,霞光艳艳,拉在手上。

    “你业力深重,贫道为防止你再度被蒙了心志,一时冲动,干出罪孽之事,往那无边的阿鼻地狱中沉沦,特别在你元神上下了禁制,你也知道贫道的修为,只要你随贫道修行,积累功果,消了孽障,当贫道破开虚空,飞升天界之时,定会解开你的禁制,让你随贫道一起去天界逍遥,要是你孽障不除,禁制却是难消,次乃天数使然,你要牢记。”

    周青一手持宝树,一手拉水火丝绦,满脸严肃,道貌岸然,话语之中暗藏了条件,给了蛤蟆一线希望:“这禁制并不影响你施展法力和法宝,那项圈也只是不能使你变化人身,等你随贫道消了孽障,一样帮你解去,须知道,积累功果越多,你就越快脱身,得享那极乐大道,在天界逍遥,不比那红尘中打滚快活?”

    蛤蟆无话可说,也不想耗费神念传达意思,只是把大脑袋点了一下,张开大嘴一吸,远处巨大的山峰迅速缩小,投进了嘴里,还温顺的低声鸣叫了两声。

    周青心喜,这才观察其余几场打斗的情况。

    温蓝新有第二元神,神魔相助阵,加上功力道行本来就高如崆峒四道,她的魔功层出不穷,砸出大片大片的魔火绿云,崆峒四老接成一体,就是见招拆招,也不反功,守得天衣无缝,温蓝新稍有纰漏,就用飞剑反击,暂时是旗鼓相当之势。

    轩辕法王却是尖叫连连,不时怒吼咆哮,被大自在宫主的金圈,周晨的番天印,小狐狸的葫芦赶得上窜下跳,没有一丝还手的余地,想冲到面前肉搏,大自在宫主的杨柳枝就一刷,腾起甘露云雾挡住,天鬼也被捆得不能动弹,现了原形。

    而大力熊王也被蓝神一口化血刀搞得左支右拙,化血刀的血光和幽魂白骨幡的寒烟绞缠,本来蓝神功力就高于他,加上云霞仙子的捆仙索,被擒是迟早的事情。

    周青心理放松了一下,准备上前助阵,突然听得蓝神喀嚓一响,变化成高大的天鬼,仰天咆哮,化血刀血光大盛,一劈一绞,幽魂白骨幡的寒烟黑气被尽数绞散,现出大力熊王那惊恐的神sè,云霞仙子见机会来了,法诀一指,捆仙索钻了进去,把大力熊王捆了结实,大力熊王丢了幽魂白骨幡,使劲挣扎,云霞仙子念动咒语,捆仙索猛的缩紧,捆得大里熊王痛苦万分,在地上翻滚,现了原形,却是一头浑身雪白长毛的北极大熊,高有两丈,长有三丈,比一般的牛都要大上几倍。

    “蓝神!住手!”见蓝神又运起化血刀向翻滚下沙丘的大力熊王砍去,周青连忙喝住。

    蓝神一听,不敢违背,朝周青看来,突然大惊:“宗主小心!”

    “小子,你去死吧!”一股浩大的神念传了过来,蛤蟆多长了心眼,看见周青分神,知道是个好机会,大嘴一张,一道绿光喷出,正是蛤蟆喷出了山峰,朝周青脑后全力打来。

    “好孽障!”周青心中通明,哪里不知道蛤蟆口服心不服,故意将计就计,开始并没有下狠手,一再折磨于他,好让蛤蟆失去心xìng,知道蛤蟆定要动手,早就防备。把七宝妙树往脑后一刷,挡开了山峰,自己身形也被震退了一步,心里暗暗心惊:“这头蛤蟆手段果然厉害,不枉我多费一段心思!”

    蛤蟆见偷袭无果,把心一横,又祭起山峰砸来,周青用七宝妙树结成祥云,山峰只在上面翻滚,却落不下来。

    念动真言,牵起连接蛤蟆颈上项圈的水火丝绦一抖,那项圈猛的箍紧,而蛤蟆的元神又被周青禁住,不能遁出,也不能反抗,只眼睁睁的见得项圈勒住脖子,气都出不得,碧绿的舌头身出老长一截,在地上连连翻滚,黄沙被搅起,一波一波,犹如海cháo般涌动。

    “好孽障,我诚心待你,你反而用yīn谋暗算于我,看来你还是业力深重,不知进退,要如今还执迷不悟,可惜可惜,贫道依旧还有慈悲心肠,不忍伤你,只叫你吃些苦头,还要寻个人管制你。”

    周青这下有了借口,不停的催动咒语,又把蛤蟆弄了生不如死,这样反复折磨,磨掉了蛤蟆心xìng中的锋锐棱角,就会乖乖听话。

    “本来是让你跟随贫道修行的,你这般凶顽,不听教导,不服管教,贫道也无办法。”周青看见痛苦万分的蛤蟆,停了咒语,扬空撒下四到符篆,把蛤蟆定在地上,不能言语,也不能动弹,不再管他,朝场中飞去。

    “云霞,你去帮你师傅助阵,不要下杀手,轩辕法王那老妖的手段多多,不要让他反击。蓝神,你去把温蓝新擒下,不要伤了她!”周青吩咐,又掏出一个和蛤蟆一般无二的项圈,套在大力熊王的脖子之上,也用水火丝绦系住,禁制了元神,云霞仙子点了点头,收了捆仙索,和宫主,小狐狸,周晨一起追赶轩辕法王。

    周青提起大力熊王,丢到了沙丘之下,和蛤蟆相处不远,又道:“大力熊王,你可肯皈依于我。”

    大力熊王现了原型,口不能言,只有用神念传话,他看见蛤蟆的样子,知道被周青整治了一番,现在反正落入人手,为免多吃苦头,也只好答应,周青见大力熊王识得时务,又不难为他,和蛤蟆一般,撒下符篆定住。

    蓝神身体在虚空中一隐一现,就到了温蓝新的面前,两人实力不是一档次,蓝神又是偷袭,还有崆峒四老牵制,蓝汪汪的大手一拉,把温蓝新直接抓入了虚空之中,复又收了第二元神和万魔幡,失了主人,那头魔神相散成黑烟,又回到幡上。

    “温道友,贫道与你也有几分交情,上次在长平地底,你暗算于我,我也不计较,今天你们来,也是要对贫道不利,贫道要对付你们,却是说得过去,都是天理轮回,有些定数,贫道不难为你,只要你皈依我天道宗,贫道收你为徒,在海中仙府享受极乐清净如何?”周清不像对待蛤蟆和大力熊王一般,好生言语,对着面前这位魔女道。

    温蓝新被蓝神制住,浑身不能动弹,口中能够说话,听见周青说话,又看了看蛤蟆和大力熊王,知道自己力量对于周青来说,那是十分弱小,不值得一提,思量了一阵,开口娇声道:“其实我们并无深仇,也谈不上怨系,只要周真人答应我一件事情,就拜在你天道门下,也未尝不可。”

    “哦,道友有什么事情?不妨说来。”温蓝新是个女人,周青也不好用手段折磨,免得云霞心里不舒服,先礼后兵,先好语相说,要是不识时务,再使手段不迟,再说双方确实也没有什么深仇大恨,就是打斗了几次,还是轩辕法王参合在其中。

    “昆仑掌教乾机的元神在轩辕法王手中,只要周真人拿来给我!”温蓝新言语有几分惆怅。

    “这事情好办!”周青听了,示意蓝神放开了禁制。温蓝新活动了一下玉手,接过万魔幡,收了第二元神,果然不在动手,有周青和蓝神两大高手,就是神仙也要吃亏,何况是她,再说温蓝新一身漂泊,自从魔道被灭以后,没有安稳过一天,确实有些心神疲惫了,本来就不想和轩辕法王搅在一起,周青实力强大,手段狠毒,在他的庇护之下,总比跟着轩辕法王要强。

    四个崆峒老道飞身过来,看见沙丘之下的大力熊王和六眼蟾蜍,又看了看周青,眼睛都差点掉了出来,崆峒以前一直不出世,温蓝新他们也不认得,打了半天,只知道这位女子魔功十分厉害,见周青要收服她,也不敢讲什么除恶勿尽,斩妖除魔的口号,毕竟周青一口一个上天有好生之德,他们没有理由反驳,何况天道宗实力也摆在哪里,四个崆峒老道只有恭喜,哪里还会不识时务的反对。

    “道友能拜在周真人的门下,却是一大福分,弃恶从善,由魔入道,道友以后的成就无量啊!”掌门幻神老道对温蓝新打了稽首,说实在话,他也佩服这女子的魔功。

    温蓝新还了一礼,也不说话,只是望着周青,周青会意,刚要说话,就听得云霞仙子一声:“疾!”四人联手,法宝又非常厉害,轩辕法王苦苦支撑了许久,还是露出了破绽,被捆仙索一绕缠住,捆了结实,如粽子一般,小狐狸见对方被擒住,也就收了葫芦,不再下杀手,毕竟上次的教训还在那里。

    周晨和大自在宫主也收了法宝,轩辕法王骂骂咧咧,大声叫喊:“小子,今天老祖我yīn沟里面翻了船,载在你手上,你待怎的,要老祖我投靠你,那是休想。”

    “法王何必如此,你也是千年前的大人物,让你投靠于我,我也消受不起,何况你用血污了昆仑,要是昆仑来找麻烦,也是一件麻烦事情。”周青当然不会收了轩辕法王,这老妖可不是一般角sè,还要用他来牵制昆仑呢。

    周青收了符录,用七宝妙树把六眼蟾蜍卷了上来,六眼蟾蜍看见轩辕法王被擒住,连忙运起神念,激荡奔涌,传进了周青的脑海之中:“周真人,只要你放了我大哥,我甘愿诚心皈依你,永不背叛!”

    轩辕法王见周青把蛤蟆打成原型,也是大惊失sè:“四弟,却是大哥害了你,小子,你想怎么样,你要不伤我四弟的xìng命,我也皈依于你!”

    “大哥,不要,你曾经统帅天下妖族,何等的威风,怎可受此等耻辱!”六眼蟾蜍的神念又和轩辕法王交流起来,旁人感觉不到,周青却知道的清楚。

    “好好!两位果然是真xìng情,兄弟情深,贫道也十分佩服,轩辕道友,此事乃是你先起歹心,要抓云霞的姐妹来威胁贫道,凭空引发了这一段孽缘,常言道:天作孽,有可为,自作孽,不可活,可见天道轮回,一啄一饮,皆有定数,今rì你兄弟受此劫难,也是天命。”

    这一番话,听得崆峒四位老道点头不已,周青又道:“六眼道友诚心皈依我门,贫道的大道也可以传给它,不比你在红尘中奔波来得快活?可见福在祸中藏。你不愿皈依我,我也不勉强,只要你以后不来sāo扰大自在宫的道友,说不定你们兄弟还有相间之rì,温道友也皈依我门,向你讨要乾机道长的元神,你交给她,贫道可以让你离去!”

    说罢,要云霞解了捆仙索,反正周围布下了都天大阵,也不怕逃走,何况六眼蟾蜍还在周青手上,也不怕他以后捣乱。

    “好好好!周真人,你的手段老祖我总算见识了,你不伤我四弟的xìng命,我以后不再在你面前出现就是,并且只要是你门下弟子,老祖我也不以为难,温小妞,这是要的元神,拿去罢。”轩辕法王扬手就是一道血光,里面包裹了一条淡淡的人影,周青把七宝妙树一扬,彩光把元神护住,才发现乾机老道的元神双目无神,有些痴呆,浑然不似原来的模样。

    “他被我用收魂**刮去了九成九的意识,就变成这样了,四弟,你要保重,总有一天,我们兄弟还有相见之rì!”轩辕法王说完,化为一道血光飞遁,前面却又出现了一杆冥王旗拦住了出路。

    “轩辕道友还请留步,你无法器防身,和昆仑结下了仇怨,也很是不好对付,你的天鬼我留下一只,其余六只还是交给你防身!”大自在宫主收了甘露,放开六头天鬼,周青把地面数百口飞剑卷起,也送还了轩辕法王。

    轩辕法王面无表情,收了法宝,掉头就走,这次周青再没有拦他,看着血光刹那之间远去,周青松了一口气,把元神给了温蓝新,看见乾机老道元神痴呆的样子,温蓝新也面无表情,周青看不懂她想的些什么。

    “拜见师傅!”温蓝新突然朝周青行了一礼,刚要下身磕头,却被周青用七宝妙树拦住道:“入我天道宗,没有那么多的规矩,你当我弟子,却是我沾了便宜,你以后就是她们的大师姐,好生护着她们就好。”周青把小狐狸和周晨叫了过来,要她们两个见过了温蓝新这位大师姐。

    “这元神消失了九成九的记忆,为师可以护这她的元神转世,你如果不想,为师也有安排,将这元神打入天鬼之中,慢慢的恢复神识,但是恢复原来的记忆,却是不可能了,要重新做人,还有可以的,你就把他当作孩子养起吧。”周青看出了一些端倪。

    温蓝新点了点头,周青用七宝妙树渡化了天鬼里面的魂魄,把乾机的元神打入里面,温蓝新一把抱起这仈jiǔ岁的天鬼女童,女童抓向温蓝新的胸部,象婴儿要吃nǎi一般,看得温蓝新有些心酸。

    “被收魂**炼过,神智便回到了婴孩时期,你放心,她的心智会慢慢成熟的,兼之天鬼之身,天生神通,以后成就不可限量,以前的记忆,就当做镜花水月,黄梁一梦吧!”周青叹道。

下一章          上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