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上一章

 

    周青这番话说来声音唏嘘感慨,透漏出一种看破世情的旷达胸襟,不知道怎么的,自从法相金身被业火淬炼之后,周青的真元法力提升到了一个顶点,也可以说是瓶颈,再往上一步,就是那无劫无量的天仙大道,渐渐的一些世俗的情感也比以前淡化了许多,不像以前那样斤斤计较。

    这温蓝新和乾机老道之间的干系,周青出奇的不想问个究竟,无非也脱离不了一些儿女缠绵,父母子女亲情之类,没有多大兴趣。现在周青唯一心中挂记的就是蓝神所说去yīn曹地府购销生死薄的事情。

    地府yīn神的强大,周青也是见识过,还有十殿阎罗,诸多判官无常,就连强于周青,也没有丝毫把握,至于昆仑派,虽然元元有斩仙飞刀,玉虚杏黄旗这等强大的封神法器在手,周青也没有怎么放在心上,毕竟周青早有准备,在这沙漠之中布置下了天火大阵,都天神煞大阵,任他来多少,也回去不得。

    何况刚才又收服了六眼蟾蜍和大力熊王,温蓝新也成了自己的弟子,加上蓝神,和自己,还有大自在宫主,云霞,要灭掉一个门派都是易如反掌之事,只是周青不想把事情闹得一发不可收拾,也并没有存了心灭掉一个门派,谁知道,人间道门和天界一些势力有着千丝万缕的关系,像上次在海底仙府的两个妖女,实力强大,也只怕不是人间能够有的,周青不得不留一手,积蓄实力,隐藏自己,暗中伤人,才是最安全,也是最有效的手段。

    大力熊王和六眼蟾蜍虽然暂时收服,但反叛的心思只怕还占了大半,周青心中如明镜一般,当然知道,也准备了手段。

    温蓝新听见周青的话语,点了点头,依旧把天鬼乾机抱在怀里,那天鬼对温蓝新也好象有一钟特殊的感觉,在开始哭闹了几声,两只白嫩胖乎的小手在温蓝新身上乱抓乱摸,温蓝新就真个如带孩子一般,哄了一阵子,这天鬼就不再哭闹,沉沉睡去,少时片刻,还传来了细微的酣声。

    “师尊准备对他们怎么办?”温蓝新哄睡了天鬼,看着面前巨大的六眼蟾蜍和沙丘之下被符篆定住一动不动的大力熊王,觉得有些滑稽好笑,连忙朝周青问道,期于几个崆峒老道对望一眼,沉默不语,就连大自在宫主也看周青如何施为。

    无论是大力熊王,还是六眼蟾蜍,都是强横无匹的妖怪,虽然被周青打回了原形,但是一身真元法力还在,丝毫不减,刚才虽然说是皈依,但以后难免没有反叛心理,只要一个不好,发起凶xìng来,难免要伤人,放也不是,不放也不是,一般都是将对方斩杀,炼化元神,正道中人用来炼制丹药法宝,魔道中人直接吞噬。

    “璨璨,晨晨,你们两个过来!”周青思付了一阵,也不回答温蓝新的问话,把小狐狸和周晨叫了过来。

    对于温蓝新这个弟子,周青却是比六眼蟾蜍和大力熊王要放心许多,不然周青也不会收她做弟子。

    “你们两的法力最弱,虽然有法衣法宝,但是碰见了返虚高手,恐怕还是要吃亏,道术法宝拼斗,xìng命在旦夕之间,为师不想你们有任何的损伤,你大师姐道行高深,又有第二元神护体,虽然可以照顾你们,但是一人之力,终是有限。”

    周青彩光一卷,把沙丘之下的大力熊王卷起,收了符篆,牵起水火丝绦交给周晨,对大力熊王道:“熊王道友,你既然皈依于我,贫道就交你个差事,你法力高深,又有魔宝护身,足可以保护我这位弟子,你可愿意?待你孽缘一满,贫道自会解开束缚,还你zìyóu之身。”

    大力熊王两只碗大,通红如宝石的眼睛转了一圈,神态有些jiān猾,四肢着地,连连把一颗大脑袋点了几点,身上雪白柔软的长毛足足有几尺来长,要不是体积大了一点,就有几分可爱。

    “师傅,这么大一头熊,要我怎么办?”周晨接过水火丝绦,看着面前比自高上三倍的大熊,四肢都有自己的身体粗,实在不知道该怎么办。

    “咯咯,傻师妹,还不谢谢师傅,这是你天大的仙缘呢,师傅将熊道友与你做为坐骑,如幻空道长的仙鹤一般,可以用来代步,此举对熊道友也是善缘,熊道友法力高深,腾云架雾,比御剑飞行要得多呢。”温蓝新见周晨傻傻的样子,咯咯娇笑道。

    “熊道友,你业力深重,为防止你被孽缘蒙了心智,又起凶残之心,贫道也就大发慈悲,帮你一帮!”周青念了咒语,把七宝妙树往高大的身躯上刷了几刷。

    大力熊王身躯急速缩小,变为水牛般大小,背上绒毛柔软,其白如雪,周晨骑上了,很是舒服。

    周青又取两道金sè的符篆,一道用真火炼化,打如了大力熊王元神之内,另一道交给了周晨,要她佩带在胸口。

    “熊王道友,却是贫道怕你被蒙了心智,要是突然加害我徒儿,只怕那伏魔项圈也制你不得,这两道子母金符息息相关,奥妙无穷,要是我徒儿遭受打击,这母金符就会转嫁到你的元神之上,让你自食苦果,你可明白,以你的法力,也可保得我徒儿的安全,不怕她受伤害。”

    这字母金符乃是云中子的留下了几种符术之一,jīng妙无比,乃是上古仙人招收那强横妖怪为坐骑的最好手段,两道金符,一子一母,子金符运真火炼化,可以附着于坐骑的元神之上,母金符佩带在主人胸口,要是主人遭受打击,就会尽数转嫁到坐骑身上,不怕坐骑反叛,更何况,主人对敌之时,坐骑也要拼死抵抗,不然先倒霉就是坐骑。

    周青正是有了这一招,才特意不杀六眼蟾蜍和大力熊王,让自己两个道行最低的弟子得了两个超级保镖。

    大力熊王听见周青言语,全身一抖,像是泻了气的皮球,险些瘫软在地,和周青玩手段,他确实不是对手。周青心里冷冷一笑,把幽魂白骨幡丢进大力熊王嘴里,虽然被伏魔金圈制住肉身,不能变化chéngrén,却是丝毫不防碍施展法宝和修炼,只是一些需要手诀的法术使不出来而已,对实力影响不大。

    小狐狸见姐姐得了好处,知道周青要把六眼蟾蜍给她做坐骑,也是满心欢喜,六眼蟾蜍犹如水晶一般,只是面向凶恶了一些,小狐狸好不在意,她出生妖族,讲的就是实力,丝毫不在意是蟾蜍,小狐狸也知道六眼蟾蜍的实力要高过大力熊王,知道周青对她更加溺爱一些。

    “六眼道友,祸在福中藏,你不必如此,你渡了六大天劫,飞升指rì可待,何苦一时意气,还看不破这等虚幻之事,贫道有仙丹,有法宝,就算你第七次天劫降临,也不在贫道眼里,何况贫道还可以神通开启六道轮回,帮你消了业力,使你永无天劫困绕!”

    周青见六眼蟾蜍匍匐在地,紧闭双眼,不发一言,知道他却是不屑当坐骑,又奈何周青不得,生死也不在它的掌握之中,一时间心如死灰,听见周青传音给他,带有无边的诱惑之力,心中一动,身体哆嗦了一下,又不动弹,有如一大块水晶,没有生气。

    周青慧眼无漏,看得分明,知道他心神被撼动,连忙趁热打铁道:“你和轩辕道友终有相见之rì,贫道也是仁至义尽,轩辕道友身上还有九九八十一杆玄yīn幡,只要尽数炼化,又有天鬼帮忙,天下任他去得,何况,轩辕道友为人机jǐng,只要不碰到昆仑元元老道,就无大碍,贫道也就再做一件善事,给你个承诺,只要你护得我徒弟周全,轩辕道友如果有难,贫道可以出手帮他一次,如何?”

    “此话当真?!”六眼蟾蜍突然睁开两排眼睛,他可是见识过元元老道法宝的厉害,现在轩辕法王又是单身一人,中土道门实力强大,人数众多,各大门派都有镇山法宝,轩辕法王的处境实在是不怎么乐观,周青这个承诺,可是不小。

    “你的xìng命就在贫道手中,贫道还有必要欺骗你吗!”周青是给了一个台阶下,要是六眼蟾蜍还不识好歹,周青就下杀手。

    要不是这蛤蟆几千年的修行,战斗经验丰富无比,正是保护小狐狸的最佳人选,昆仑洞天被血污秽,无真老尼更加有借口叫元元来借大自在宫主手上的清净杨柳枝,到时候,就算没有恶战,手下弟子相互动手也是少不了的,周青才如此煞费苦心。

    门下弟子切磋,那是免不了的,虽然小狐狸和周晨现在的道行也远远超过中土道门的一般弟子,但是现在更加保险。有六眼蛤蟆和大力熊王护架“既然如此,我也就认了!”

    六眼蟾蜍也没有办法,毕竟自己在横也横不过周青,天知道这家伙还有多少歹毒的手段,要恼羞成怒,把自己的元神的肉身全部夺去,又追杀轩辕法王,那就真没有半点余地了。现在周青明显是给他台阶下来,六眼蟾蜍也是聪明人,知道好汉不吃眼前亏的道理,何况周青连施手段,把他的棱角锐气都消磨的一大半,那点小小的尊严也快被磨得一干二净,也不用周青动手,就把巨大的身体一斗,缩小成斗盆大小,刚好能够容纳一人。

    周青依旧把子母金符分开,子金符打入了蛤蟆的元神,母金符交给小狐狸佩带,小狐狸拉起水火丝绦,坐上了蛤蟆后背,一阵幽香随风扩散,进了蛤蟆的感官,蛤蟆转了转两排眼睛,心道:“这丫头好香!”

    “蛤蟆哥哥,我坐在你身上,你不要怪我哦,师傅说了,你要保护我的!”

    小狐狸座在蛤蟆后背之上扭来扭去,很是希奇,蛤蟆整个身体就像水晶雕琢,十分光滑,身体也坚硬犹如玉石,小狐狸这里摸摸,那里摸摸,又看着前面那头大脑袋上面的两排眼睛,更加喜欢,两手一伸,抱住了蛤蟆的脑袋轻声道,香气更加浓郁。

    小狐狸本来就是媚狐一族,现在道行大进,不知不觉之间就透漏出一股媚惑之术,蛤蟆元神被魔火煅烧,惨痛无比,还未恢复,加上周青又攻破了他的心神,磨掉了他的锐气,一时心神失守,竟然着了道儿,被小狐狸在心灵中种下一丝好感。

    “这丫头不错,比他师傅强多了!”蛤蟆心里无故涌起这一个念头。

    大力熊王一副丧气的模样,和蛤蟆截然不同,周晨手持水火丝绦,霞衣飘飘,光焰晕晕,神sè镇定,和小狐狸的活泼灵动有所不同,两姐妹各有特sè。

    “昆仑洞天被幽冥血河中的污血所秽?!”见周青施展手段,收了两头强横的妖怪作为坐骑,崆峒四个老道士很是羡慕,但是人家实力摆在那里,是理所当然的事情,见天道宗如此强大,四老道心里也又是欢喜,又是庆幸,傍上了这棵大树。

    四老道先前正在沙漠中修炼,周青飞来,只叫他们帮忙斩妖除魔,没有说明具体的情况,现在见周青把一干事情都布置妥当,这才问了心中的疑惑,周青也不隐瞒,一一说了情况,听得大自在宫主都变了脸sè,四老道一时心喜,一时心忧,喜的是昆仑洞天可以说是毁了,忧的是昆仑居然还有老一辈高手,尤其是那杏黄旗,斩仙飞刀,根本不是人力所能抵挡。

    放眼现在,恐怕只有周青才有那个实力一争长短,便越发对周青恭敬起来,依赖之心更加激烈,而周青要得就是这个效果。

下一章          上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