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上一章

 

    “昆仑洞天被毁,说来也是一件惊天动地的大事情,这几个海外妖王,还真是厉害啊,要是先上我崆峒,那非要被灭门不可,真是强中自有强中手,一山还有一山高,任这些妖王如何强横,还是被这位天道宗主收为坐骑!幸好我们事先傍上了这棵大树,他天道在海外开宗立派,我崆峒却在中土,势力不相干系,昆仑一衰落,却是正好便宜我们啊!”

    幻神幻空几个老道相互看了一眼,又看了看被小狐狸和周晨骑着的六眼蟾蜍和大力熊王,先是浑身打了个哆嗦,随后满心欢喜,正考虑如何从这些事情中得到利益。

    周青跟大自在宫主道:“发生了这事情,看来贫道还是要在这里盘踞几rì,等那昆仑到来,万一发生口角,也好做个帮手,我看那元元老道还是懂是非之人,只有那无真老尼,个xìng偏激,又想图谋宫主手上着清净杨柳枝,要是刻意挑拨,事情就不好办,还要麻烦几位道长也多留一段时间,这次昆仑道友和海外几位道友起了冲突,不过是一桩小事,贫道当竭力化解。”

    “这个自然,反正我那崆峒乃清净之地,没有什么俗事困绕,和世俗接触也不是很多,加上我那地灵徒儿回去打理一切,又有幻灵师弟坐镇,乐得我们一干老家伙清净修炼咯!”

    掌门幻神老道小咪咪的道:“大自在宫毕竟也是我中土的道门,那无真老尼却是佛门一脉,又何资格来借道门之宝,就算是昆仑上门来讨要,也须把那无真老尼的清净琉璃瓶交到宫主之手,让宫主施为神通,洗刷昆仑圣地,才显我道门手段。”

    周青一听,暗暗赞叹,不愧是人越老,越成jīng,这些老道,别看他们在山中修炼,不闻世事,有时候要犯糊涂,但说起原则上的大道理来,还是一套一套,这样一来,却是有借口了,每样法宝,都有独特的法诀配合,那无真老尼要是把清净琉璃瓶交给大自在宫主,非要再交出祭炼的法诀不可,同样道理,大自在宫主也是如此,这样一来,却是谁都不愿意了,而昆仑洞天急急需要恢复,那就看哪方面道理大,当然超强的实力做为后盾才是最主要的。

    蛤蟆四腿一蹬,张开大口,打了哈欠,伸了个懒腰,宽大的脚蹼之下生出几股绿sè的妖云,一腾而上,冲起几十丈高,随后就在天空之上盘旋起来,小狐狸手牵着系于蛤蟆脖子上的水火丝绦,兴奋的大声叫喊,玩了不亦乐乎,周晨也要大力熊王架起妖云上了九天,两姐妹的坐骑一白一绿,加上两只狐狸的容貌,和霞光闪闪的仙衣,就有如仙女临凡。

    美中不足的是,两只坐骑都是绝代妖王,变化人身了还好,能够使妖气变化为正宗的道家玄功,飞腾变化也是道家的遁光架云,没有丝毫的妖气,现在成了原型,体内的妖力变不能转化,飞动之间变是妖气滚滚激荡,绿云缭绕,和两狐狸的仙女姿态配合,有些不伦不类。

    大小两只狐狸,刻苦修炼周青传她们的神识锤炼之术,结合自身狐族的修炼之法,早就把体内妖气浓缩在尼宫丸中的一颗舍利中,深藏于元神之类,不过这样也有好处,自身的妖力,不经过转化,却是更加巨大磅礴,对敌起来可以用进全力,所以每当妖怪拼命争斗之时,都要现出原形,就是这个道理。

    “师傅,有了这样位的保护,两位小师妹的实力要远远超过我了。”

    温蓝新有些羡慕的道,不过她却是知道,自己刚刚入门,以前又是有名的魔头,周青只怕对她有些戒心。

    “恩,这两个丫头身世可怜,修为也低,经验也不足,既然投入我门下,我当竭力护得她们周全,你还有一位师弟,也在我那海外仙府修炼,现在功力恐怕已经不输于你。”

    周青看了温蓝新一眼,两眼金光闪动,突然传音过去:“我和你缘分不浅,你当rì修为还在我之上,索xìng是我先走一步,闻道有先后,达者为师,你也不必介怀,你入我门,我自然要给你好处,法宝我这里多是多,但是威力强大,又适合你的,却是一件都没有,你修的玄牝**已经圆满,用玄牝珠凝练第二元神,也是锻炼神识,和本门功法乃是一途,我这么飞速猛进,也是亏了这套功法的神妙。”

    周青把玄功第一重的神识锤炼之法也通过意念传给了温蓝新,温蓝新不愧是曾经的魔道宗师,虽然一时间没有理解其中的意念天心,但是也感觉到这功法是夺天地之造化,侵rì月之玄机,心领神会之间,全部烙在元神之类,细细体会。

    温蓝新所修的玄牝**,凝结成玄牝珠,本来就似舍利一样的东西,都是一途,加上她修炼经验丰富,领悟起来,居然比周青都要快上几分。

    此次打斗虽然对手强大,但是周青计算周密,引其入彀,一一把这群凶猛的妖王折服,也没有出现什么凶险之处,天道宗实力大增,正式的成型,人丁也慢慢兴旺起来,有了大门大派的气势和威风,周青的努力,终于渐渐有了成果。

    当下无事,一干人等谈论了片刻,俱都散去,几个崆峒老道和周青留在沙漠之中,小狐狸,周晨也带着蛤蟆和大力熊王随大自在宫主进了洞天玩耍去了。

    温蓝新跟着云霞仙子也进入洞天,都各自修炼不提。

    “周真人,云中子先圣的天火大阵果然神奇,这次昆仑如果蛮横不讲道理,想借此机会欺压大自在宫道友,树立威信,非要让他灰头土脸回去不可!”

    幻空老道见周青法诀一指,地上冒出一跟高达几丈,腰围来粗细的金sè火柱,周青用真诀将太阳真火聚集起来,煅去杂质,使通天神火柱更能发挥威力,反正现在一时无事,只等对方上门,周青乐得清闲,驱除了心头的隐患,心情十分愉快,一点点的太阳真火被周青用法力积聚压缩,变成了犹如黄金熔化了的液体,一点点灌注到由黄沙之中采集五金之英炼制的通天神火大柱之中,再被封印起来。

    周青一笑,并不答话,这话回起来尴尬,天火大阵确实厉害,但周青也不好自吹自擂,谦虚嘛,更不好,说什么雕虫小技之类,觉得真是辱没了云中子的赫赫威名。

    幻空老道见状,知道自己说得有点唐突,连忙干笑两声,突然,极高的天际闪过一到道血光,一条如灵蛇般的晶光朝几人袭来,只听得哧啦一阵声响,凌厉的破空之声传也同时传来,众人都抬头一看,却是一柄透明如水晶的飞剑,长有一尺,宽有一指,又短又细,没有剑柄,不知道施展了什么法术,那通体透明的剑身之上偶尔有丝丝的血光,却没有半点邪气。

    “啊!出了什么事情,这是本们的血剑传书,没有灭派之祸,不会轻易发出,怎么回事情,莫非门中有变故!”看见那短细飞剑,四个老道大惊失sè,连掌门幻神老道都大声叫喊起来,手一扬,把那飞剑用大袖卷起,落到掌中,飞剑里面的血光飞出,化为一张血书。

    几个老道也不避闲,竟然当着周青就看了起来,看样子都是心急如焚,什么都顾不得了。

    “哦,到底是怎么回事?莫非昆仑找上了崆峒?说什么灭派之祸才用这血剑传书,也太危言耸听了吧,就算是你崆峒和昆仑有冤系,也没有到灭派的地步啊?莫非是轩辕法王?不会不会,这厮被我打怕了,暂时应该不会出现,更何况以一人之力,只怕箜峒外面的阵法就够他喝一壶的了。”周青心里很是疑惑。

    “天将大乱,太平了千年,终于纷乱起来了,想不到竟然是我崆峒先遭毒手!我那可怜的徒弟啊!”其中一个老道突然哭嚎起来,“掌门师兄,我们速速回山,和那妖孽拼个死活!”

    幻空老道也是爆怒,一张脸气得通红,瘦小的身体不住的抖动:“岂有此理,好妖孽,老道我不击杀于你,誓不为人!”

    倒是掌门幻神老道神sè异常冷静,终于显示出了一派掌门的风度,大声喝骂起来:“怎么如此失态!此事并没有到不可挽回的地步,幸好我那地灵徒儿随机应变,拖住妖人,我们速速回去,免得门下弟子又遭毒手,再拖延时间,恐怕我崆峒派就遭灭门之祸。”

    “如今天下,怎么妖孽丛生,刚刚被周真人收服了一批,又来更凶恶的,难道这些年我正道昌盛都是假相不成!”另外又一个老道转来转去,急得像热锅的蚂蚁。

    “诸位道友,到底出了什么事情?”看见这一个个得道高人竟然如此模样,周青越发疑惑起来,摸不着头脑。

    听见周青问话,这些老道突然惊醒过来,幻神朝周青纳头就拜,慌得周青连忙托起阻止:“道友,到底出了什么事情?”

    “周真人,你法力通玄,还请帮我崆峒一帮!”幻神老道连忙道:“昨rì,我崆峒来了两个要孽,一男一女,竟然手持我崆峒失传以久的广成仙令,那两妖孽,神通广大,又有魔宝护体,还在周真人收服的两名妖怪之上,我们不是对手,请真人帮我崆峒解围!情况紧急,我也不好详细分说,请真人随我去崆峒,路上和真人解说。”

    幻神老道十分焦急,周青一听,看情况也不似做作,还真有几分好奇:“莫非天下真的还有凶猛妖怪?比六眼蟾蜍,大力熊王还生猛一些,恐怕有些夸张了吧,还是去看一看,这帮崆峒老道既然不顾面子,求到了我头上,我却是不好推脱。”

    “天道崆峒本一家,我自然会援手,蓝神,你回去告诉云霞,说我去崆峒了!少时就回!”周青这次去帮忙打架,却是花费不了多少时间,也不担心昆仑的问题,想了想,周青还是不放心,又暗暗传音给蓝神:“我传你都天大阵的开启方法,昆仑元元老道的几样法宝厉害得紧,也只有都天大阵可以克制,要是我不在,昆仑都来,肯定要起冲突,你传给云霞,两人商量,见机行事,必要之时,也姑不了那么多,炼化他们就是!”

    突遇变故,蓝神也有些不懂,听见周青传音语气凶狠,不由打了一个寒颤,连连点头,对于都天大阵,蓝神研究化血刀那么久,也有一些心得,周青传的开启方法,他却是一听就懂,身体一闪,进入了大自在宫洞天之中,周青和崆峒四老道架起遁光,风驰电掣一般,急急向崆峒山赶去。

    一路上,周青终于弄清楚了情况,原来地灵子修为大进,回去主持门派事务,幻灵老道也回山修炼坐镇,把洞天禁制全部关闭,也出不了什么纰漏,但是就是在昨天,崆峒洞天外来了一男一女拜山,本来是崆峒封山,不开禁制,但是这对男女手上竟然持有崆峒开派祖师广成子留下的广成仙令。

    这广成仙令其实也不是广成子亲手制造,乃是他门下的第三代弟子为了宣传祖师威严,结交善缘所留,送给一些散仙好友,拉拢关系,和蜀山送给周青那令牌是一个xìng质。

    后来第三代弟子飞升,新的掌门严守祖训,闭门不出,不和外界交流,苦修道术,这广成仙令也就失传,而接到这广成仙令的一些散仙也纷纷飞升的飞升,被天劫劈死的也有,也没有留下来,事到如今,这事情知识崆峒典籍中有记载,模模糊糊,不清不楚。

    地灵子不认得,幻灵老道却知道,也就开了守山阵法,让这男女进来,开始还好,这男女说是崆峒祖师结交的散仙后裔,说是要崆峒帮忙去海外查找一些事务,时值多事之秋,掌门又不在洞天之中,幻灵老道老jiān巨滑,对方又来历不明,不可能无缘无故就出力气,广成仙令这东西对他是很久的事情,也不放在心上,便竭力推脱。

    哪里知道,这一拒绝,那男子就立马翻了脸,双方闹僵起来,那男子发起凶来,一把扯断了灵虚一只臂膀,幸好地灵子早就见势头不妙,救起灵虚招呼一干弟子躲进了崆峒洞天中的圣地,桃源洞中,仗着广成子留下的禁制苦苦抵挡,还有一些来不及躲进去的弟子被那男子抓了起来,一个资质好的女弟子被那女妖人带的一个元神夺了躯舍,当场惨死,还有几个女弟子被那男妖人当场jiānyín,吸干真yīn,神形俱灭。

    幻灵老道耗费一半道行,用血剑突破封锁,才传达消息,用千力血境之术传达了一些场面,说妖人异常强大,还有几件厉害法器,几个时辰不停的连番攻打下来,广成子留下的禁制都快要抵挡不住,要幻神老道拉了帮手,速速去救援,迟则不急。

    “竟然还有这么一回事情?”周青大惊,刚解决了轩辕法王一伙,又出现了更强大的妖怪,莫非真是流年不利?

    几人也不多言,拼命的往前奔命,周青也来不及思索,一个时辰以后,终于悄悄的下降到了崆峒洞天。

    “妖人强大,周真要小心,见面就厮杀,不要多讲规矩,此乃我崆峒生死存亡的关头,你们全力出手!”幻神老道悄悄的开了禁制,和周青小心的遁入洞天之中。

    “哈哈,哈哈,你们这些蝼蚁般的东西,给脸不要脸,今天就要这小小的崆峒派除名,广成那老家伙厉害又怎么样,不过门下的徒子徒孙味道还不错,嘿嘿,嘿嘿!”一进洞天,一个尖锐yín笑就响彻起来,震得周青鼓膜都有点发痛。

    崆峒洞天和蜀山洞天有些相似,都是群山林立,不过比蜀山洞天要大上数十倍,周青看得清楚,一座高大的山峰之上站了几人。

    两女一男,男的异常高大,下身**,上身长满了黑毛,不似人类,一手拿一两面都是锋利锯齿的兵器,似刀非刀,似剑非剑。

    另外两个女子一个抱一玉石琵琶,一个提一花篮,周青心里一惊,原来其中一女正是在北海仙府出的,另一女子,虽然有点像崆峒女弟子,但是周青知道那是被蓝神毁了元神的女子夺舍。

下一章          上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