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上一章

 

    “乖乖,好生猛的妖怪!”周青马上就感觉到了那高大不似人类的男子身上强横的妖力,远远在六眼蟾蜍之上,只是背对周青,看不清楚面目,对方实力强大,周青也不敢放出神念,不知道是什么妖怪,但那高达一丈有二,全身黑毛的身躯,肯定不是人类。

    “我可记得这几头妖怪手上很有几件强大的法器啊,糟糕,定风珠在云霞手上,芭蕉扇的神风我还真难得对付!”周青脑海之中一下对比出了双方的实力。

    两个妖女比现在的自己要弱一点,但绝对还在六眼蟾蜍之上,手上的法宝的威力也要高出蛤蟆一截,那高大的男妖怪,连周青都看不透的深浅,只隐隐感觉一股极其庞大的气息隐藏在体内,手上拿的那柄锯齿兵器,煞气滔天,晃动之见就有千条黑光闪烁,凶恶非常,以周青对宝物的看法,这兵器和化血刀还是有断距离,单论法宝来讲,一人一个单挑,周青倒还是不惧怕,但是三个一齐上来,周青只怕就要落荒而逃。

    对付蛤蟆,轩辕法王,大力熊王三妖的围攻之时,周青就已经都些吃力,这两女一男的实力,却是远远在三妖之上,要周青硬拼,恐怕不死也要吐血三升。

    而崆峒四老,对付这三人,简直就是摆设,不与考虑,恐怕人家拿出破了天火大阵的芭蕉扇,只一扇,就把这四个返虚初期的老道吹得人都看不到。

    “如今的世道开始变了啊,妖怪当道起来了!”周青瞬间对比实力,心里有些后悔,自己当时就没有想到,早知道这样,就把十二杆都天冥王旗带来了,步下都天神煞大阵,任这三妖如何厉害,自保那是绰绰有余。

    又听得轰隆巨响之声,整个方圆百里的崆峒洞天就巨烈的震动起来,和虚空边缘的交接处都荡漾起了阵阵的空气波纹,原来那两个妖女脚踏妖云,飞将起来,各自都把法宝祭在空中,一串串的雷光电火,地火水风交织成大片大片的光辉,自上而下,轰击在另外一座更大的巨山之上,那座巨山显然是整个崆峒洞天的主峰,比周围的所有山峰都要高大许多,宛如鹤立鸡群,一支独秀。

    无数法术朝那山轰击,那巨山外围就显现出一层层薄薄的金光,挡住雷光电火,双方交接,才发出爆鸣,别看那护山的金光是薄薄一层,却是异常坚韧绵密,任是两女如何施为,都只是稍微消散了一点,只要法术一停,就慢慢聚集恢复,一时之尖,倒也奈何不得。

    “你这头该死的狼jīng,看我们姐妹在此出力,你也不援手,小心我回去了在娘娘面前告你一状,叫你吃不了兜着走!”那个被蓝神毁了肉身而夺舍的女子突然对那高大的男子喝道。

    山顶之上还有许多具尸体,有男有女,每具尸体都是缺胳膊少腿,身首分离,头颅乱滚,实在是有些凄惨,而死去的女子更加是不堪入目,全身**,上身皮肤干瘪,有如一具干尸,下身却是血肉模糊,看不出一块好肉,显然是被用魔道手段jiān杀,又被吸去全身真yīn和jīng血,连魂魄都被吞噬,神形俱灭。

    “无量天尊!好凶残的妖怪,对比起来,轩辕法王一伙都算上一哇哇吃nǎi的小孩子啊!”周青看见崆峒的惨状,心里大惊。

    喀嚓!随手抓起一具无头尸体,那狼jīng把一只胳膊扭了下来,放到嘴里嚼吃起来,咯甭!咯甭作响,听得周青有些毛骨悚然。

    “好了,不要乱叫,别拿娘娘吓唬我,再罗嗦,我连你们两个都吃了,啧啧,好久没有吃到活人的血食了,我马上就帮忙轰开禁制,抓了吃了够,嘿嘿嘿嘿!!”

    那头狼jīng吃完胳膊,随手把尸体丢下山崖,稍稍转了身体,周青才看得分明,头大如斗,满脸也是黑毛,凶煞之气滚滚,獠牙甭出,和一般的狼头还真有几分相似,尤其是嘴角鲜血流到**的身上,黑红相间,张开血盆大口,厉剑深深的獠牙上面也是被鲜血染成了通红,这般形象,只有那地地狱中的修罗恶鬼才有的一拼。

    “哎呀!你这头该死的看门畜生,有几分本领就不把我们姐妹放在眼里了!”那夺舍的女子正祭起花篮朝互山的禁制胡乱轰炸,听见狼jīng的言语,勃然大怒:“姐姐,给他一芭蕉扇,要它知道厉害。”

    另外一个女子一听,也是恼怒,又从舌头上取下芭蕉扇,朝狼jīng猛的一扇,顿时卷起飚风,一道龙卷把狼jīng卷起,狠狠的砸到了几里开外的另一块山石之上,把山都砸塌了半边。

    “饶命,两位小姐饶命!属下一时得意忘形,饶命,饶命!”狼jīng又飞了回来,全身皮毛都脱落不少,露出红肉,疼得他直叫唤,神智都清醒了不少。

    “你这畜生,要不看在你大哥的面子,我就这一扇要了你的命,哼!都是你这畜生坏了事情,逼得我们开了杀戒,崆峒是一个活口都不能留了,要是万一以后有弟子飞升,到他们祖师面前述说,娘娘那里还有些麻烦,你知道不,到时候,娘娘的手段可不比我们,抽了你的筋,扒了你的皮,都是小事情!”

    “好好好!属下马上就动手,两位小姐看在我大哥的面子上,千万不要计较!”

    狼jīng催动jīng血,破了的皮肉也渐渐合拢,连脱了的黑毛都长了出来。

    “哼,你识相就好,要不是你大哥祭炼修罗魔宝,脱不了身,怎么会要你这头成事不足,败事有余的畜生来,真是想不同,神圣智狼大哥修为玄通,一般的地仙都不是对手,怎么会出来你这个没有用处的兄弟。”那女子又是好生一顿暴骂。

    狼jīng不敢做声,拿起手里的锯齿刀,祭到空中,锯齿刀迎风一晃,幻化成百丈大小,猛的朝护山金光劈去,与此同时,两女一个祭起芭蕉扇,一个祭起九齿钉耙,各出全力,朝那禁制连连轰击,禁制终究是死物,经过了几千年的消磨,对付这就个上古法器,绝代凶人,又经过了长时间的攻打,哪里还能坚持多久,金光渐渐的更加稀薄,眼看要不了多久,就会被攻破。

    周青甚至可以看到,稀薄的金光后面,有百多位崆峒弟子惊恐的神sè,其中地灵子搀扶着幻灵老道,幻灵老道一只手臂齐胳膊折断,面sè惨白,元气大伤。

    这三个妖怪还是有几分狡猾,攻打禁制的时候把自己的护身法宝也祭在头顶,五彩豪光大放光明,把自己待的一座山峰都围了起来。

    “嘛呢嘛呢轰!八部天龙速来!”

    “法相金身!”

    周青摸到势头,大叫起来:“崆峒道友,听我号令,诛杀妖孽!”

    把七宝妙树抛上高空,周青念动真言,虚空裂开,天花乱坠,缤纷而下,八部天龙又现出身形来,这次比上次召唤出来的清晰了许多,八种天龙部众活灵活现,各自嘶吼,只一下就把三妖的护身宝光打破,水火花篮,玉石琵琶,纷纷掉落,周青也不去管,现出金身,化为一道金sè长虹刹那之间就到了狼jīng面前。

    这狼jīng太过凶残暴戾,就连周青也看不下去,首先就瞄上了他,这次周青可是全力以赴,一丁点手段都没有保留,势必要瞬间击杀一个,不然搞不好要栽在这里。

    “妖孽,老道和你拼了!”

    看见门下弟子死状的凄惨,四个老道泪流满面,要不是周青把他们压住,他们可能早就上前拼命了,见周青打破了三妖的护身宝光,四个老道一声厉吼,人剑合一,同时朝天空中拿芭蕉扇的女子绞杀过去。

    “不好!”狼jīng不愧是高手,在八部天龙现,把宝光打破的一瞬间,就已经察觉到危险,一个转身,就见金sè长虹破空卷来,连忙举起锯齿刀望空一劈。

    “七宝妙树!”周青暴喝,八步天龙消失,七宝妙树还原,飞到上空,对准劈下的锯齿刀就是一刷,只听得咣当一声巨响,锯齿刀被刷了粉碎,化为齑粉,周青人也到了狼jīng面前。

    七宝妙树全力出手,岂是儿戏,狼jīng兵器被毁,全身一个巨震,倒飞了十丈,也不管三七二十一,就扬起拳头,怒吼连连,朝面前的金光打去,拳头之上电光闪耀,黑雷轰鸣,这乃是狼jīng的肉搏法术,近身搏斗,无比厉害,破坏力不压于一些厉害法宝,尤其是比法宝灵活许多,更加可怕。

    哪里知道,对方金光还未道,眼前就出现一片密密麻麻漆黑的小虫子从金光中飞了出来,铺天盖地一般,却是周青将打死牛头yīn神后的得到了地狱螟虫祭炼一番,这地狱螟虫,无孔不入,有巨毒,专门吞噬真元,但是稍微厉害一点的护身法宝宝光都可以抵挡住,本来周青是想放出铁背蜈蚣的,但是怕狼jīng厉害,把蜈蚣弄死,才投石问路。

    “这是什么?”狼jīng一运气,双拳舞动,全身鼓荡起三尺来高绿油油的火焰,冲过来的地狱螟虫滋滋作响,烧死了九成九,但是还有几只透过了妖火,在狼jīng身上咬了一口,又痒又痛,钻心一般,咬得狼jīng连忙后退,往身上乱抓,皮毛纷飞,血肉模糊,可是哪里抓得到,这几只地狱螟虫早就钻进了肉内。

    这些螟虫吞噬真元,任你多强横的肉身都抵挡不住,狼jīng一时不慎,让几个螟虫入了体,这样乐子可就大了。

    周青速度更快,几只大手一下就牢牢抓住了狼jīng的肉身,使他不得动弹,另外一只大手抓住狼jīng的脑袋,狠狠一捏,把一颗坚硬的头颅捏成了粉碎,脑浆迸裂,狼jīng的元神刚要飞遁而出,也被周青一把抓在手中,禁锢起来,收进了一个水晶瓶中。

    眨眼之间,周青就解决了开始无比凶猛的狼jīng,几乎是同时,山中的禁制之内,地灵子首先出手,雌雄剑冲出禁制,朝两女划来,百多个崆峒弟子也一齐出手,数百口飞剑会聚成一股十丈来粗的巨大剑气光柱,也冲出了禁制,后发先至,和雌雄剑会合,在周青先前的暴喝,都知道了来了强援,jīng神大震,崆峒四道,一百多弟子,前后夹击,气势宏大,也不可小视。

    狼jīng被周青瞬间击杀,两个要女也恰巧看见,大惊失sè,知道周青厉害,那妖女把芭蕉扇就是一扇,狂风把百多崆峒弟子的飞剑尽数吹翻,绞成粉末,只有地灵子的雌雄剑倒飞了回去。

    另外一个妖女九齿钉耙一转,把崆峒四道的飞剑挡住,就是一转,四老道口喷鲜血,飞剑尽毁,人望下方落去,双方的实力和法宝都不是一个档次,当然不是对手,要是崆峒有点稍微象样的法宝,也不至于一个照面就落个重伤的下场。

    那妖女又举起九齿钉耙,shè出四线毫光,真要赶尽杀绝,下毒手,周青刚好得这时间,缓了一缓,七宝妙树shè出彩光,挡住妖女的杀手,这四个老道暂时不能死,和昆仑讲讲大道理,拼气势,摆场面,还真要靠他们呢。

    拿芭蕉扇的妖女看见周青的金身,更是大惊失sè,叫喊起来:“你是花果山的人?”

    周青在紧要关头,哪里还有时间分神说话,解决了狼jīng,情况依然不够乐观,两女联手,和周青还有一长好斗,再说,这些妖怪行事残忍毒辣,功力高强,而且背后还有庞大的势力来头,周青绝对不能放过她们,一举击杀才是正途,要让两女又逃跑,那真是如耿在喉,寝食难安,周青可不想两女又找来帮手,攻打自己的海底仙府,崆峒的例子就摆在这里,周青现在是铁了心,一定要解决这个麻烦。

    对方实力看来远远要大如昆仑,周青可不想在节骨眼上出事情,虽然昆仑并不放在周青眼睛里面。

    一声长啸,周青冲到拿钉耙的妖女面前,手上八般兵器朝妖女乱砸,那妖女也是厉害,就是祭起九尺耙架挡,双方近身搏斗,另外一个妖女却是不敢用芭蕉扇,手一招,掉落在山谷之下的玉石琵琶飞起,朝周青后背打来。

    奈何周青四张脸面,环顾八方,后背和前胸并没有分别,看得分明,运功一催,肉身拿起七宝妙树飞来,望空一刷,又把玉石琵琶打落地面,得这一缓,被周青八样兵器团团围住的妖女竟然抽身后退,周青一磕,也把九齿耙磕下地面,看这势头,实在是勇猛无比,犹如战神一般。

    但是这一刹那间,也让两个妖女走到了一起,看见对方扬起了芭蕉扇,周青猛叫一声不好,连忙收了法身,把七宝妙树守护在面前。

    果然,芭蕉扇当头一扇,狂风滚滚,飞沙走石,只听得喀嚓,轰隆之声,周围的山头树木全部被狂风折断,磨盘大小的山石夹风中,断了的大树,吹起来的山石,夹带这狂风朝半空中的周青劈面打来。

    “妹妹!我们走,这人厉害,下次要娘娘多派几个姐妹过来!”

    七宝妙树的神妙不是吹出来的,对付狂风,虽然不如定风珠那般,祭起以后,风势立止,但是周青包裹在彩光之中,无论是狂风还是石头树木,都动不了他分毫,猛然见那女子抛出一件法宝,白光闪闪,化为一座白玉长桥,长桥顶端有一椭圆形的拱门,内中星光闪动,悠远深长,不知通向何方。

    “妖孽修走!”周青一听两妖女要走,还要叫人过来,顿时大急,那可真是后患无穷,顿时催动全身功力,一冲而上,两女已经上了拱桥,周青也冲上拱桥,把七宝妙树朝两妖女脑后刷去。

    那妖女见周青刷来,又是一扇,把周青阻挡了下,两女跃进桥头椭圆形的拱门之中,长桥突然一缩,一股大力带起周青也进了拱门之内,随即消失一空,看不见任何的痕迹,就留得整个崆峒洞天之内,尸体横陈,一片狼籍。

    “这下糟糕,这拱桥法宝分明是破开一界虚空所用,我却不知不觉跟了进来,要回去,却是一件麻烦事情呢!”

    周青被拉进了拱门之中,突然环境一变,周围繁星点点,好象身处太空之中,周身一紧,又有如在千丈水底遭受的压力一般。

    不过周青有七宝妙树护体,这点压力却是算不了什么,前面一道白光急速飞行,朝远处飞奔,周青知道那是两妖女,干脆把心一横,一不做,二不修,先赶上去击杀再说。

下一章          上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