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上一章

 

    “妖孽修走!”

    周青大吼一声,脚下腾起一朵金莲,把七宝妙树祭在面前开路,飞快的向两妖女的白光疾驰过去,这片空间之中,虽然是繁星点点,但俱都是虚幻,一忘无垠,无穷无尽,又好象万物不生,没有一丝一毫的天地灵气运转,真就是个名副其实的虚空。

    运用道法发出法术,也不能调动任何的五行元力,只能靠自身积蓄的真元和法宝飞行打斗,周青现在身上除了七宝妙树,九只有自身的八般兵器和十二条铁背蜈蚣,对方芭蕉扇太过厉害,加上在这空间之内,法宝也有些运转不灵,只有近身搏斗,才能够发挥出最大威力,周青金身有八臂四面,环顾八方,面面俱到,兵器又凶猛无比,近身搏斗两妖女当然不是对手。

    “这位道友到底是何人,我们之间并不仇怨,为什么一定要穷追不舍!”见周青速度齐快,转眼之间就追了上来,包裹在白光中的一位女子大声叫喊起来,她们两个自然知道周青的厉害,转眼之间就把那头厉害的狼jīng击杀,要不是有芭蕉扇这宗宝贝,恐怕自己也难逃厄运。

    在海底仙府之时,周青练制渡厄金丹,并没有出来打斗,两女当然不认识他,周青也不会蠢蠢的说明。

    “好妖孽,你们罪孽滔天,无故残杀崆峒那么多无辜弟子,贫道身为修道之人,斩妖除魔,替天行道乃是贫道的责任,现在直接元凶已经伏法,你们身为帮凶,也难逃天诛,快快束手就擒,贫道或许还能留你元神不灭!”周青当然是满口大义凛然。

    “臭道士,你做梦吧!你赶跟来,管叫你来得去不得!咯咯!咯咯!斩妖除魔的口号,我们可是好多年都没有听过了。”两女一听周青的话语,又好笑又好气,不过也不根周青计较,两女就是全力御使白光,猛的加速,划出一条白虹,想摆脱周青的追击。

    周青不yù做口舌之争,不再说话,也全力追赶,那件发出白光的法宝,实在是神奇,周青总就不能超越,差上那么一点。

    “两个妖女,今天老子就是敢到天涯海角也要把你们轰杀成渣,永绝后患,你们不死,我一天都不安心!”

    周青有些恼怒,三人一追一逃,也不知道飞驰了几千万里,突然那两女御使的白光一停,随后就大方光明,刺目异常,一成不变,无穷无尽的虚空突然在白光前面裂开了一道巨大的门户,宛如一个黑洞。

    白光一停,周青便迎头追了上去,两者显显相撞,幸好两女的白光钻了进去,周青心中通明,知道这是另一界的入口,也没有多想,跟了进去。

    “管你是天界还是地狱,凭我现在手段和七宝妙树这等法宝,要自保也不是难事,反正事以至此,回头也不是办法,这三界的夹缝之中,灵气全无,我也不可能永远待在这里,等到灵气充沛的地方,再慢慢聚集灵气能量,运法破开虚空也不难事!”

    被两女带进了陌生的地方,周青心中并不慌乱,他最近研究云中子留下的诸多信息,又从蓝神口里得之了一些密闻,知道这大千世界的一些划分情况。

    周青所居住的世界,rì月星辰,山川河流,都是人间界,除此之外,鸿蒙开辟以来,便有无穷无尽的世界产生,大多数是一片混沌,并未开辟,上古之时,有那大神通者,不堪人间的纷扰,破开虚空,或是寻找能够居住的世界,或是自己开辟鸿蒙,创造世界。

    神通越大,开辟鸿蒙,创造的世界就越完美,越浩大,如周青见过的困住白起的山河社稷图,还有那传说中的西方极乐世界。神通小的,就创造小世界,比如洞天之类,连自己的介子空间也算是一个小小的世界。

    到现在为止,天生便成的共有三界,那便是天界,地仙界,和人间界,这三界,无边无际,没有尽头,西方极乐世界和山河社稷图中世界,虽然比一些洞天仙府要大上亿万倍,但终究还有个限度,比不得这三界,另外那总管任何生灵的六道轮回却是一例外。

    关于这些情况,周青也是一知半解,不知道具体的情况,但是心里有个大楷的轮廓,人间物质发达,但是对于修行之士却是污秽不堪,灵气稀薄,不是修行的好场所,所以自上古时期,一些修得大神通的人,或者是妖怪,纷纷破开虚空,飞升到另外一个世界。

    破开虚空容易,自创一界却是困难,没有那大神通者,就在天生的地仙界,或者天界居住,继续修行,根据周青自己的分析,不论是天界,还是地仙界,都是修行的绝好场所,比人间要好上百倍,周青当然有些兴趣。

    本来周青在人间的修为,就达到了顶端,离破开虚空飞升也只是积攒庞大能量的事情,现在被两妖女的法宝带进了三界夹缝之中,穿越到另外一界,也不是什么希奇的事情,到达另一界,只要周青修行一断时间,一样可以聚集庞大的能量,运用法宝回到人间,只是周青一直顾忌蓝神所说的六道轮回,yīn曹地府之事,怕真有什么麻烦,才等消了生死薄,再行飞升。

    天地一阵变幻,等周青出来之时,却是另外一个世界,浓厚的天地灵气,五行元力扑面而来,灵气中甚至没有一丝一毫的杂质,不用用本身真火淬炼,就能直接熔入真元之中,真是个修行的绝好场所。

    “这是什么地方?是天界还是地仙界,还是极乐世界?”周青猛然感觉到异常,心中有些不解,刚要观察周围的情况,却心神一紧,只听得一声娇喝:“臭道士,看打!”

    一阵狂风吹来,周青连忙催动七宝妙树,稳住身形,才发现自己身处高空的白云之上,脚下山川河流,都如蝼蚁一般,不过周青却是来不及细细观看,对面不远处那两个妖女已经拿起芭蕉扇,一扇过来,狂风呼啸,天上的白云都被吹得支离破碎,有大蓬大蓬的白云被狂风激荡而起,化为千万刀锋利的小剑,划破空气,没头没脑的朝周青划拉过来。

    周青无法,只有扬起七宝妙树挡在前面,这芭蕉扇实在是可恶,周青心里大大后悔没有带定风珠过来,除了芭蕉扇以外,两女的全部法宝都被周青打落在崆峒洞天之中,现在另一个女子,却是两手空空,只有能够用芭蕉扇偷袭。

    两女见阻挡了周青一下,也不恋战,架起白光呼啸而下,朝下放急速落去,周青当然要赶尽杀绝,追赶不已,三人一个呼吸就落到了地面,周青这才发现,这世界群山连绵,山上古木参天,悬崖峭壁无数,更有无数瀑布哗啦大响,山涧之间多有幽泉溪流,奇珍异果,灵兽灵禽,五光十sè,闻所位闻,见所未见,周青立马就肯定,这不是人间界。

    尤其是群山都异常高大,一般都和人间的昆仑山脉差不了多少,方圆百里,高达千丈的山头多不胜数,尤其是不知道几千万里,隐隐有高大的山峰直插天际,仿佛和天地贯通,犹如上古之时的擎天大柱。

    这样的情景,让周青仿佛来到了太古洪荒的原始森林之中,尤其是山与山之间连接,其中有无数的洞窟,石台,有的洞窟旁边老松虬结盘绕,清翠碧绿,修竹点点,兰草开放,实在是天生的神仙福地,比周青见过的人间一些洞天都不多让,论灵气的充沛,还要远远胜之。

    “在这些地方,随便就可以找一个地方设置禁制,就成了洞天,完全可以修炼,真是福地啊,不那人间,要好上千百来倍,难怪一个个的上古神仙都要飞升。”周青心中感叹,“恩,想必这就是地仙界了,不知道这里面的修士有些什么神通,应该不会都是仙人境界的吧?不会,不会这几个小妖,都离仙人位要差了不少,这一界灵气如此浓厚,和上古时期的人间没有两样,应该有土生土长的妖怪灵物之内。”

    周青心中的念头刹那之间闪过,那两妖女就不见了影宗,连忙腾身而起,运起天眼,看得远处群山中白光闪过,周青连忙追了过去,瞬间就追上了白光,发现正是两个妖女,落下一座高峰半山腰的平台之上。

    这平台异常宽广,有方圆数亩,几棵老松抓在平台下面的峭壁之上,平台后面是一个高达数丈的山洞,竟然有有两扇厚厚的石门,动口之上隐隐有几个大字,绿光闪烁,光晕流转,看不清楚,竟然是有厉害的禁制守护。

    周青也落在平台之上,看着就在洞门外徘徊的两个妖女,心中疑惑不定,这山洞,分明是有修士居住,看洞门之上的禁制,竟然有几分厉害,初来另外一个世界,周青实在是摸不到深浅。

    “妖孽,今rì看你往哪里逃!”

    “道长,我们又没有深仇,你何苦这么卖力追赶,从人间追到这地仙界来,常言道,赶人不上百步,道长就单凭一个斩妖除魔,就要赶尽杀绝,未免太过霸道一些了吧,道长有穿越一界的神通,想必是仙人一流,怕是你不知道我们的来历,我们姐妹奉劝你一句,莫伤和气,速速退去,免得到时候吃亏!”

    那拿芭蕉扇的女子也不动手,有恃无恐的笑道。

    周青对这一界的情况都不熟悉,当然不说多话,免得让人看出端倪,又见两女神sè镇定,心中不解,也不能僵持在这里,心神一转,扬手就是一雷劈了过去。

    这雷乃是云中子的秘传,周青以前苦炼一段时间,现在功力大进,使来更加得心应手。

    两女却不动,眼睁睁的看着粗大的雷电劈了下来,脸上还有笑意,仿佛这雷不是劈自己一般。

    “何方道友在我这枯骨洞施展法术!”

    那石洞紧闭的石门突然敞开,内中shè出两到黑sè光华,结成网状,挡住了雷光,银蛇乱串,电光滋滋做响。

    “咦,山洞果然有高手,这一手法术,有些看头!”那山洞之上的几个大字也出现开来,却是枯骨洞三个古朴的篆文。

    洞门一开,出来一人,却是一白衣道袍的童子,十一二岁,手拿一柄拂尘,生得星眉郎目,白齿红唇,虽然年龄还小,但是还透露出几分英俊。

    那童子出来,见道两妖女,眼睛一亮,连忙叫道:“木姐姐,绿姐姐,你们可是好久没有来看我了,今天怎么这么有空?”

    拿芭蕉扇的正是姓木的妖女,看见这童子道:“白云童子,你师傅怎么没有出来?姐姐被这道士追赶,还要斩妖除魔呢?”

    “我师傅正在炼丹,分不出神来,感觉到外面有人施展法术,叫我出来看看。”白云童子这才注意到站在远处的周青,又听见妖女说有道士追赶,心中顿时明白了,拿着拂尘指着周青叫道:“你是什么人,欺负我姐姐,还在我枯骨洞门前动手,却是无理,快快向我两姐姐磕头道歉,不然等我师傅出来,定叫你死无全尸!”

    “乖乖,这一界果然是修道的好场所,连一个看门的童子都快有返虚中期的修为,不知道渡了小天劫没有?”周青见出来的白云童子,一眼就看穿了修为。

    这白云童子口气甚大,语气高傲狂妄,周青听见这两妖女的对话,知道她们是熟人,又听见还有一个厉害的老家伙在里面炼丹,心神一动,把七宝妙树一刷,匹练似的彩光朝两女卷去。

    与此同时,头顶上出现一只金sè大手,狠狠朝白云童子当头压下:“小畜生,看来你也和妖孽是一伙,留你不得!”

    “你这道士,自己要找死,怪不得我!姐姐,你们速速进洞!”白云童子见周青来的凶猛,知道对方是高手,不敢托大,抛出一面令牌,有巴掌大小,迎风一晃,涨大三尺,是一块骨板,上面飘荡有黑气,结成一片光云,死死顶住了压将下来的金sè大手,同时洞口的禁制开启,绿云妖火从石门之上爆出,挡住了七宝妙树的彩光。

    砰的一声,绿云妖火被彩光打了粉碎,但是两妖女也得以跃进洞中,周青见状,又是一刷,彩光朝白云童子卷来,白云童子知道自己抵挡不住,把身体一跃,也进了山洞,紧闭了石门,连法宝都不要了。

    周青手一收,把骨板令牌抓来,也不细看,丢进袖子里面,念了一咒语,把七宝妙树祭起,彩光大盛,琉璃光华幻化成一把五彩阔剑,有如实体,一剑把洞门连同禁制都劈了粉碎。

    巨大的轰鸣之声,震得整个山都抖了一下,山涧的飞鸟灵禽,奇珍异兽都是惊慌乱逃,七宝妙树全力一击,这洞府禁制怎么挡得住?

    周青正犹豫要不要入内,一个尖锐的声音从洞里传来:“岂有此理,哪个妖道如此胆大妄为,欺上门来,还打破我洞门!”

    一道黑光贯通出来,出现两人,一个正是白云童子,另一个却是一高瘦的中年男子,手拿一柄骷髅杖,鬼火湫湫,“我乃大荒山枯骨洞枯骨神君,你是何方道人?”

    “嘛呢嘛呢轰!八部天龙速来!”

    “法相金身!”

    这枯骨神君刚刚出来,看见周青,话还没有落音,就得到了回答。

    金光一闪,暴响连连,周青金身出来,化为一道金光冲了过来。

    枯骨神君也不是等闲之辈,心中jǐng觉,一下就反映过来,把骷髅杖一抛,绿烟妖火把自己和白云童子罩住。

    奈何八部天龙一现,把护身妖光打了粉碎,骷髅杖也经受不住,炸裂开来,周青的金身同时冲到身边,巨剑,尖枪,权杖等巨大兵器没头没脑的砸下。

    只听得砰砰两声,白云童子和枯骨神君肉身哪里经得住这些蕴涵恐怖业力兵器的击打,刹那间就成了两堆肉饼,这还是周青把业力凝而不发,不然两人的连元神都立马堕入轮回。

    两人连惨叫都来不及,肉身便以尽毁,两道元神刚要飞出,就被周青卷入七宝妙树之中,禁锢起来,和那狼jīng的元神一齐收进了水晶瓶中。

    “打人不过先下手,真是至理名言,这什么狗屁枯骨神君还真有几分强悍,居然是渡过了九大天劫的修士,元神都要凝练成婴儿了。这可是要进入炼虚合道的天仙位才有的手段,现在和我也差不多,幸好没有法宝,不然加上那两个女子,我还不要乖乖逃走?”周青还没有见面就出全力下狠手,照面之间就毁了和自己差不多修为的修士。

    不过这一方面是对方没有防备,一方面是周青的法身太过强大,动用七宝妙树遭来的八部天龙太过变态,才将对方瞬间秒杀。

    道门中人修到了仙位,最显著的变化就是元神炼化成婴儿,瞬息之间遨游千里,则可以完全抛弃肉身,就如周青的法身一般,再往上修,就是婴儿运玄九转,调yīn阳坎离,交会龙虎,结成金丹,就是那无劫无量的大罗金仙之位。而周青的金身进化到天仙位,却是可以随意变化,不用老是顶这这一副奇怪的面孔了,也可抛弃肉身。

    枯骨神君在这大荒山中修炼千年岁月,终于渡过了九大天劫,正是将元神炼化成婴儿的时期,只要婴儿一成,上天如地,往来三界,自在自往,哪里却碰到周青这个煞星,还不知道怎么回事,就落了个凄惨的下场。

    周青抢进枯骨洞中,里面自有天地,颇为宽广,周青收寻了一番,没有发现两女的踪迹,显然是乘机跑掉,周青恨得牙根发痒,把洞里的一些枯骨神君的灵药,法宝,全部收刮一空,又放了一把真火,烧得一干二净。

    “两女跑掉,我该如何是好,这里不安全,还是早点回去,随便碰到一人都是超级高手,奈何奈何,我现在却是没有那种法宝可以破开一界,来去自如,这里倒是修道圣地,适合修行,我收了三个元神,除了那白云童子,狼jīng和枯骨都是超级高手,要是把都天法旗带来就好了,这三个元神,一定可以凝练出一头都天魔神,我再做法,引都天神煞之力,打穿这一一界的通道,也不是难事!”

    周青犯了愁:“看来只有用愚蠢的办法了,找一地方,强行修炼,将法身突破到天仙位。可是这样一来,根据蓝神一说,那看管六道轮回中的yīn曹地府就会发觉,却也是两头遭灾,不管了,yīn曹地府之事,只是蓝神和我的猜测,也不一定就找上我。”

    周青念及自己一手创建的天道宗,这一界周青不熟,又得罪了妖女,恐怕是危险连连,腾起身来,周青准备找个安全的地方修炼玄功,这一界是修炼圣地,想必用不了多少时间,周青决定又摆都天大阵,炼化这三个元神,溶入自己的舍利之中,只是没有都天冥王旗,大阵发挥不了多少威力,要彻底炼化元神中的神识,还要费些手段。

下一章          上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