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上一章

 

    “哎,这枯骨神君真是穷啊!都快要成仙的人了,厉害法宝都没有一件,还做人家的挡煎牌,被我锤死了活该啊!要是有稍微强大的护身法宝,也不至于被我秒杀啊,哎!看来法宝不是万能的,但是没有法宝是万万不能的,看人家元元老道,多么厉害,法力道行不怎么样,靠两件上古封神法器,把轩辕法王他们赶得鸡飞狗跳,才让我占了便宜啊。”

    周青随手翻了翻收刮来的丹药和法器,发现就是几根骷髅杖支撑着几杆妖幡,还没有修炼完成,就算是修炼成功了,威力也不是很大,比玄yīn聚兽幡,幽魂白骨幡差了不是一个等级,一些丹药倒是还可以,功效颇为强大,是疗伤补益元气的圣品,不过周青却是用不着,周青边翻边嘀咕,心里大骂这枯骨神君。

    其实枯骨神君只是一介邪门散修而已,并没有门派的传承,全凭自己的修炼,这地仙界中,灵药材料都不缺少,灵气也充沛得很,要修行,比人间界要容易许多,自己本身收集材料,确实也炼制了几件得意的法宝,但是九大天劫一渡过,全部都毁得一干二净,这一段时间又要将元神炼化成婴儿,又要炼制丹药辅助,哪里有时间炼制法宝,本待得成天仙位,道行大增以后,再炼制防身攻击法宝,哪里知道在这节骨眼上,煞星就上了门,确实是流年不利。

    “这些材料,要布置下都天大阵的法器,可是可以,但是威力就小了,要炼化这么强大元神里面的神识,只怕还是不够,需要找一出地yīn汇聚的气脉,聚集地yīn煞气,才能引动都天魔火,罢了罢了,小心的找一找就是了,这可是一界,还怕找不出地yīn气脉浓厚的地方?”

    周青想定,腾起身来,飞到半空,运起天眼查看,这一看可就是不得了,只见群山连绵,任是天眼都一望不到头,苍莽高耸,怪石山峰,参天古木,无穷无尽,有仙境灵台,有穷山恶水,荆棘丛生,山与山相连之间,还有那不计其数的深潭幽谷,有的一座大山,就是方圆百里,山腰之间还有巨大的湖泊,湖水碧绿幽深,水波纹丝不动,静得可怕,也不知道湖泊水底隐藏了什么凶猛水怪。

    周青隐藏身形,在高空飞行了几个时辰,居然才飞刚刚看到了这片群山的尾端,居然是一片汪洋大海,看不到尽头,周青全力运起神念,收缩上万里,都感觉不到边际,只见几座大山连成一条直线,深入海中,海cháo大响,铺天盖地的雪白巨浪,冲击在山峰之上,rìrì夜夜的洗刷,把几座大山的临海悬崖峭壁洗成了光秃秃一片。

    “好大的山脉,只怕有十万多里都不止,这片大海更是宽广,那人间界,只怕东西南北四海,加上四大洋,所有的水域,都不及这大海的一般宽广!这一界,还真是修道圣地啊,就是这片群山的资源,只怕就是人间界所有的修士,都住不满,实在是太变态了一些吧,等我修得了神通,一定要把仙府移居到这里来。”

    周青一路飞行,暗暗感应到了不少强大的气息,往往山中有那仙境灵台,都隐隐有宝光瑞气散动,显然是有人修行,布置下的禁止,甚至在那穷山恶水,深谷沼泽之中,都有强横的妖魔邪道之气隐而不发,有几股悠远深长,还在周青之上,要不是不周青机jǐng,还险险被发现。

    “好强大的气息,只怕有不少天仙级数的人物在这里潜修,太危险了,还是回到人间界稳妥,可惜啊可惜,要不要先找个修士来问一问?看这地仙界到底是什么势力分布,也要心中有数啊。”

    周青停在空中,看着这片巨大的山脉,在也压制不住心中的惊讶,落到深入海中的一座山峰之上,观察下地形,发现远处又是无穷不尽的群山和条宽大的河流,地域实在是太过宽广,实在是摸不清东南西北,本来山脉中修士多多,却又怕暴露行迹,这里可不比人间,强大的存在多不胜数,周青又和两个来头看来不小的妖女结仇,却是不想多惹是非。

    先探明情况,再做定计,莽撞行事,可不是周青的作风,不然早就死了不知道多少次了,哪里有现在的成就。

    “噫!好地方,就是这里了,先炼化这三个元神,提升实力再说!”周青天眼扫shè,突然发现这山峰相连的地方,中间有一山谷,yīn寒cháo湿,冷气深深,中间白雾缭绕,深不见底,一股腥臭煞气透过白雾,隐隐传来,让人头晕脑胀,正是周青要早的地yīn煞气浓厚之地。

    周青先用神念小心的探明了一下,发现没有什么修士的气息,才稍稍的放下了心思,用七宝妙树的彩光护住全身,冲进白雾之中,足足下了半刻钟,才落到谷地,看清楚了情况,发现谷地并不大,方圆一亩左右,山石地面,漆黑一片,伸手不见五指,还有东西咕嘟咕嘟直响,宛如泉水冒泡泡一般。

    周青用神念探的分明,这谷地全部被地yīn煞气所笼罩,中间有一碗口大小的泉眼,咕嘟咕嘟直直喷出一股股yīn气,永不停歇,不由得都打了一个寒颤。

    天地初分,鸿蒙开辟,清气上深为天,浊气下沉为地,这地yīn煞气,正是地肺之中存留的至yīn至秽之气,歹毒非常,消融肉身元神,乃是炼制魔道法器的极好材料,但很是难得,煞气本来是无形之气,要压缩凝聚,才微微成了褐黑sè,但要凝聚成这么漆黑,浓密黏稠,有如实质一般,那起码要数万年以上的聚集。

    尤其是这泉眼,乃是出口,按这情况,地yīn煞气冲出,方圆千里的生灵全部都要全部死绝,但是不知道什么原因,被白雾阻挡,沉淀在谷地,久而久之,就浓缩凝聚,成了这般情况。

    “恩,当rì在长平地底,那黑煞魔雾我以为够厉害了,想不到和这一比,简直就是蚂蚁和大象一般,要不是我有七宝妙树护身,只怕下来就要死翘翘。”

    周青不说话,把数杆骷髅幡一绞,喷出一口真火,抹去上面的阵法,炼成了都天冥王旗一般的法器,不过因为是草草制作,效果太差了一些。

    扬手把刚刚制作好的魔幡插在泉眼周围,布置成一个小型的都天大阵,周青连打印决,十二杆魔幡犹如贪食的恶鬼,长鲸吸水,只见无数被压缩成漆黑黏稠的地yīn煞气投入幡中,魔幡抖动不以,喀喀直响,最后竟然爆出一道道暗红的魔火,分外显眼。

    没有众多了yīn魂和元神,却是不能够凝聚成都天魔神分身,只能凭着浓厚的地yīn煞气,激发出都天魔火。

    “足够了!”周青将水晶瓶打来,就是一抖,解了禁法,把狼jīng的元神丢进大阵之中,魔火引而不发。

    “啊!大仙饶命!大仙饶命啊!”狼jīng元神一出来,却是一头黑狼,见到这种情况,哪里还不明白对方要做什么,吓得魂不附体,口吐人言,连连求饶。

    这头黑狼,jiān杀崆峒女弟子,吸干对方真yīn,吞噬魂魄,这种手段,就算是周青都有些不耻,不过现在却有利用价值。

    “你这邪魔歪道,怎么如此穷凶极恶,是哪里来的妖怪,速速说来,不然叫你求生不得,求死不能!”周青不想和它废话,伸手一指,都天魔火缠绕上来,烧得狼jīng元神痛哭流涕,在阵中翻滚。

    “大仙停手,我说,我说。”到了这份上,除非傻子才会讲狠话,狼jīng被周青几乎一个照面就杀死,心里有了深不可测的感觉。

    逼供这种手段,周青是得心应手,蓝神,蛤蟆就是最好的例子。稍稍停了魔火,也不说话,狼jīng会意,连忙说道:“小妖乃是地仙界来的。”狼jīng还以为这是人间。

    “果然是地仙界!”周青心中思付,大声喝道:“你竟敢说废话,本真人当然知道这是地仙界,和你一起的两个妖女,仗着一件法宝,穿越三界缝隙,以为就可以甩拖我,却是不知道本真人自有破开虚空的神通,赶到当场,两妖女被本真人弹指之间,就神形俱灭,连找来的帮手什么枯骨神君也一起被格杀。”

    周青放出了枯骨神君师徒的元神,也不解开禁法,就直接用都天魔火祭炼,有无穷无尽的地yīn煞气支撑,都天魔火呼啸而上,三个呼吸,就把白云童子的元神炼化成一颗鸽蛋大小,洁白无暇的原球,被周青张开大嘴,一吸进了肚子里面。

    枯骨神君的元神强大,一时半会也炼不化,周青乐得让狼jīng心惊肉跳。

    “啊!这里是地仙界了?真是枯骨神君啊,大仙饶命,大仙饶命啊,我不知道大仙有如此神通,大仙饶命!”狼jīng认出了枯骨神君,更加惊慌,又看到了周青吞噬白云童子元神jīng华时候狰狞的面孔,哪里还有什么别的念头。

    “你是何方妖孽门下?说说地仙界的情况,便饶你xìng命!”周青大喝,又把狼jīng吓得魂飞魄散。

    “小妖是圣母座下的三圣娘娘骷髅山白骨洞石矶娘娘座下的守山大神,不,不,是守山小妖。那两妖女是石矶娘娘的弟子。”

    “三圣娘娘是那三个?除了石矶娘娘以外,还有哪两个,圣母是谁?”周青思索,沉声问道。

    “另外两个娘娘是积雷山摩云洞玉面娘娘,还有一个九泉山盘丝洞盘丝娘娘,圣母神通广大,住在无当山之中,小的却是不知道,娘娘都称做为无当圣母,地仙界无穷无尽,小妖也不知道如何划分,只知道大概分为南部瞻洲,东胜神州,北芦具洲,西牛贺洲,又分东西南北四海,也是无穷无尽,连成一片,那天界册封的四海龙神就居住在其中。”

    “人间界本来也是这般无穷无尽,但是自从上古仙道和巫门大战,十二大巫身损,把人间界打列成无数块,再也不能合拢,全部失去了灵气,只有小小一块地方能够修炼,也就是大仙所居住的地球。”狼jīng连忙把一些东西都说了出来。

    后面一段话,周青却是知道,云中子的典籍里面有稍微的记载,那人间界上古时期又称做洪荒,无边无际,经过水火,逐鹿,封神等数次大战,被打裂成无数块,也就是现在所看到的无数星辰都是洪荒之中分化出的土地,只有现在的地球,因为各种原因,保存了灵气,才得以保存下来,后来因为地球实在是太过狭小,神通者纷纷破开虚空,寻找新的世界,找到地仙界最早的仙人就是镇元子。

    “这里是南部瞻洲地界的大荒山,有十万八千余里,里面修士多不甚数,枯骨神君是两个妖女认识的,在大荒山中修行千年,就下山收了一白云童子。”

    “下山?莫非这里还有世俗中人不成?”周青问道。

    “大仙说得不错,这大荒山往东走就是苍莽山,苍莽山有三十六万余里,再过去就九十余万里的积雷山,苍莽山,大荒山之中,相隔有八万里,中间有许多国家,人数众多,比大仙居住的地球差不多,这大荒山,苍莽山,积雷山还只是南部瞻洲的一小块地方,连百分之一都不到。尤其是民风淳朴,远远没有地球那般污秽。这样的国家,在四大洲,多如蚂蚁呢,这次,要不是两个妖女硬要拉我去人间界,我还真是不想。”

    周青听后,也稍微惊讶了一下,但是并不奇怪,上古的人间界,和这差不多,上古神山,昆仑就有九万里之高,现在的昆仑一比,不过是蚂蚁一般。”

    “难怪现在仙人绝迹了,都死命要飞升,飞了以后还不回来,这等于就是出了蚂蚁蜗,看见了大千世界,谁还会回去,怕是那些大仙,连自己的门派都不记得了吧,人间界洪荒时候是够大的,现在却是不行了,好出处,我完了事情,就把仙府搬来地仙界,随便占一山头,不比地球来得快活,地球实在是太窄了,就如一个小房子。”

    “蜗牛出了壳,爬上山顶,看了世界,谁还会又留念自己的那个小小的壳呢?”周青心中感叹。

    “那这大荒山中有什么厉害人物没有?”周青又问,两者一问一答,狼jīng也失去了戒心:“这个小人却是不知道,两个妖女也是偶然认识了枯骨神君的徒弟白云童子,不过那苍莽山中有一大门派,乃是剑修一脉,叫蜀山,势力很是强大,广开仙府,霸占了数万里的山头,见妖就杀,最后惹到了积雷山玉面娘娘座下的门徒,被娘娘的夫君大力牛王拿了芭蕉扇,找上门去,一扇把蜀山剑派的山门都扇到了大海里面,还砸坏了南海龙宫。连龙王都不敢多说。”

    狼jīng越说越起劲,“这次出来,还是石矶娘娘奉无当圣母的意思,亲自上门,把芭蕉扇借了来,大力牛王又从东胜神州的花果山借来了九齿钉耙,说是去人间界救一个熟人,很是重视,但又怕天界知晓,才偷偷的派了两个修为低的弟子去。”

    周青听得神乎其神,也摸不到头脑,只是隐隐有些端倪,见再也问不出什么东西,便道:“也罢,也罢,你罪孽深重,贫道也渡化你不得,贫道本想救你一救,奈何天意难为,贫道也不敢逆天行事。”

    说着,把手一合,凶猛的都天神火就彻底笼罩了狼jīng的整个元神,周青全力打动印决,狼jīng那里会知道周青突然下手。

    “啊!哎呀!你个妖道,你违背诺言,你不得好死!哎呀!饶命啊!大仙饶命啊!”知道自己必死无疑,狼jīng破口大骂起来,声音凄惨,随后又求饶起来。

    “怪不得贫道啊,天意难为啊!贫道饶了你,那被你jiān杀的崆峒弟子又有谁来饶呢?一报还一报,早些超脱吧!”

    “无量天尊!”

    周青满脸慈悲,口喧道号,自然不管狼jīng如何挣扎,只是一位催动都天魔火,狼jīng不过一时半会,就无声无息,和枯骨神君同时被炼成了本源晶球。被都天魔火炼化,神形俱灭,哪里还能够超脱。

    看着一颗鹅胆大小,一颗鸡蛋大小的舍利一般晶体,周青满心欢喜,张口就吞了进去,白云童子也就罢了,这狼jīng和枯骨神君都是接近到天仙的修为,被都天魔火淬炼出来的jīng神本源何止比先前的四**王强横上百倍,尤其是枯骨神君,元神经过九大天劫,就要炼化成婴儿,更是了不得。

    “仈jiǔ运转,千变万化!”

    周青金身现出,七宝妙树守护在头顶,把地yīn煞气全部隔开,被硬生生的逼入魔幡之中,只听得那魔幡咔嚓咔嚓响动,竟然不堪重负,又了破裂的趋势。

    本来这魔幡的材料就不怎么样,哪里能够经得起千万来聚集的浓厚地yīn煞气的灌输,周青放出十二条铁背蜈蚣,附着在魔幡之上,大口大口的帮忙吸食这地灵煞气,身上紫sè符录流转,一股股黏稠的煞气气经过都天魔火的淬炼,那最为歹毒污秽的一点jīng华一点一滴的储存在牙齿,指爪,身体的毒腺之中,原本就强横无比的身体,有被都天魔火淬炼,变得更加凝练,有几条身体黑光和紫光交接,面目狰狞,诡异非常,不过都是实力大增。

    这地仙界全部都是厉害妖怪和修士,还有天仙人物在齐体内,不比得人间那个小小的地球,刚才听狼jīng一讲,自己得罪的都是天仙一级的高手,不提升实力,那是找死,周青有许多上古法宝,只是修为低了一些,本来要去地府勾销生死薄再提伸道行的,现在却是赶鸭子上架,迫不得已了。

    “我周青到不管到哪里,都不甘居人下,管他天仙地仙,大罗金仙,都是一样,现在如此,将来还是如此!”

    本命舍利飞出,海碗大小,立在中间,把三颗元神本源吸纳住,周青八臂捏成一个奇怪的印决,本命舍利发出了柔和的白光,如蛛丝般的缠绕住三颗元神本源,一寸寸,一寸寸的强行融入了本身舍利之中,本命舍利猛的膨胀了一倍,竟然闪动起千道万道琉璃光华,瑞气纷纷,方圆亩余大小,漆黑的山谷被照得通明,纤毫毕现,周青庞大的金身竟然微微颤抖,落下了一滴滴金sè的汗珠,也一齐随着地yīn煞气被蜈蚣吸了进去,而周青是丝毫没有察觉。

    现在正是强行融合本命舍利的关键时间,周青有七宝妙树护体,不怕外围的sāo扰,何况地yīn煞气之中,没有强大的法宝,就是正真的仙人都难得进来。

    运转玄功,全部关闭了六识感官,金身突然间又被打散,镏金sè实质液体充满了整个山谷,在七宝妙树的宝光保护之下,两者相互绞缠,一会成为一体,一会又泾渭分明,光焰闪现明灭,生生把一座死气山谷变成了灵台仙境。

    周青神识全部沉浸于那闪烁着五彩光华的舍利之内,冥冥之中,也不知道过了多久,本命舍利终于融合了那庞大的本命jīng元,狼jīng,枯骨神君,数千年修为聚集起来的本命念力都被周青炼化,那篮球大小的舍利终于砰的一声轻响,裂成两半,幻化成两个海碗大小的舍利,相互碰撞,绞缠,在虚空中首位相连,画出了一圈一圈的太极图。

    就在这时,轰鸣一声巨响,舍利之中发出了周青的爆喝:“原来如此,原来如此,给我开!”

    六股大到无穷无尽的力道贯穿了虚空,在虚空中开了六个斗盆大小的孔洞,六股漆黑的光华从孔洞中shè出,灌注到其中一颗舍利之上,洁白无暇的舍利滴溜溜乱转,吸收中从那六道轮回穿过来的一**业力,渐渐的把这颗舍利染成了漆黑的颜sè,黑得发亮,黑得诡异。

    传来了业力太过庞大,舍利也吸收不了,停止了吸收,就在此时,山谷之内流动的金光突然扑了过来,包裹住业力,相互绞缠融合,金黄的液体渐渐成了暗金之sè,十分好看。

    六个空洞慢慢缩小,业力也被缩了回去,金光好像很满足似的,渐渐成型,又凝结成了周青那高大的金身,八臂拿的武器好像有了几分灵气,仿佛有了生命一般,暗金sè的皮肤慢慢变化,一刻钟之后,竟然变成了微黄的颜sè,和一般的皮肤差别不大,宛如肉质,和常人无异,再没有以前那种非人的感觉。

    “变!变!变!”

    黑白两颗舍利被金身吸入头顶之内,巨大的金身随着周青的声音,慢慢的变化,八臂缩了回去,四面也缩了回去,慢慢缩小,直到了一丈六才停了下来,变化chéngrén的形状,和周青肉身的面孔一模一样,只是身材高了一些,但是身体搭配,好不别扭,仿佛就是天成一般,无比的协调。

    “唔!可惜,可惜,这副样子,还是不妥,虽然像人了,但未免太高了一些,只有等继续修炼了!”周青手一招,把七宝妙树拿在了手中,随手把肉身剥下金乌法袍,穿在身上,又把**的肉身丢入了介子空间之中,这九rì金乌法衣,能大能小,穿在身上也十分合体,周青要要施展法术,破开虚空,进入三界缝隙,到达人间界,非要全力不可,现在可不比进来的时候,有两妖女的法宝。

    原来这玄功修到天仙位,必定要打开六道轮回,从中取得庞大的业力,凝练金身和法器,修成两颗舍利,才能够上天如地,变化成真人,就犹如妖怪化形,也变chéngrén一个原理,只是力量的差别,不可以道计算。

    这样一来,不让yīn曹地府不发现都难了,却是与生死薄无关,只要得成了天仙大道,自然跳出轮回,生死薄上的名字自然消失。

    “幸好,幸好,蓝神这厮误我,要是去了地府,不但是一场恶仗,生死都不可知,还做些无用之功,吸收业力之时,还不是一样要被地府发现,我得快点走,免得对方找上门来,蓝神说的那妖怪,恐怕是对方找上门来,不但不跑,还反而杀上门去,才捅出麻烦来吧,厉害啊,厉害啊,我却是先跑路。”周青心里通亮。

    眼看六道轮回慢慢关闭,突然又起了一阵波动,周青大惊:“怎么现在地府办事效率这么高?这么快就来人了!云霞那次还没有这么快啊!”

    “大胆!”一声厉喝,黑白两道光芒突然从六道轮回中冲了出来,周青心中一凛,把打神鞭悄悄祭起,只代对方一出来,就暴头一打,这声音传来的压力,竟然也隐隐有枯骨神君的实力,还要高出一些,但距离天仙位还要差上许多,练神返虚,炼虚合道,看起来只是一线之隔,相差却是天远地远,乃是本质区别,一个是人,一个是仙,所以周青并不放在心上,只是对方是一群,不得不小心。

    黑白两道光芒冲出,周青正待下手,却听得叫喊:“大仙且慢动手,小神不知道是大仙,死罪,死罪!”

    周青一楞,黑白两道光芒已经幻化成两个高瘦的人形,都有一丈来高,只比周青矮上一点,一个皮肤惨白,身穿白衣,一个皮肤漆黑,身穿黑衣,都是手持哭丧棒,身上散发出庞大的死气。

    “黑白无常?”周青见两人,随口问了一句,看见面前两人恭敬的神sè,实在是匪夷所思。

    “正是小神两人,不知道大仙在此练功,惊扰了大仙,实在是死罪,死罪,望大仙宽恕!”白无常看着眼前这人,身高丈六,皮肤微黄,手拿一株树枝,身穿金sè宽**袍,一身仙气,而旁边却是黑气缭绕,几杆骷髅魔幡在哪里招展,还有几条巨大狰狞的蜈蚣在上面张牙舞爪,两无常又看了看周青,顿时打了一哆嗦,恭恭敬敬的在旁边躬身回答,神sè卑微,向极了一个见到老师的小学生。

    “你们认识我吗?”周青心里实在是糊涂,搞不懂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情。

    “大仙的风采久仰啊,小神哪里能够得见,今闻得大仙驾凌六道轮回,才冒死出来一睹大仙的仙容,实在是三生有幸,三生有幸啊。”

    “是啊,是啊,小神今rì终于见到大仙的容颜,就是死也无憾了,死也无憾了啊!”

    黑无常更是不堪,周青见得他浑身剧烈的哆嗦,双腿碰撞梆梆作响,脸上连冷汗都冒出来了,偷偷擦一把脸上的冷汗,这才安定了一些。

    “我有这么可怕吗?且试探一下!”拳头不打笑面人,见对方那个样子,周青心里消了一些杀机,对方明显是在大拍马屁,信口胡说,周青都不认识他们,试探道:“今天怎是你们看管六道轮回,本仙记得都是yīn神牛头看管的?”

    “大仙说的哪一个牛头?大仙神通广大,也知道我们地府有很多牛头,这六道轮回是轮班看管,至于前一阵子,楚江王座下是不见了一牛头,也不到跑哪里去了,可能闭关修炼吧,小神两人是平等王座下的无常yīn神,也知道得不是很清楚。”白无常也擦了一把冷汗。

    “哦!”周青心念一转,思付了片刻,考虑到底要放不放过这两人,看见周青脸上yīn晴不定,黑白无常心里大急,吓得更是满身大汗,白无常勉强鼓起勇气,战战兢兢,牙齿格格直响道:“大仙如果没有什么事情,小神就告退了,小神还要值班点卯呢?”

    “哦,你们去吧,这里没有什么事情了,本仙不怪罪你们!”

    周青听见了上次打杀牛头yīn神的事情没有什么漏洞,心里也放松了不少,要是又将这两无常打杀,地府察觉的可能xìng就大了许多,虽然不知道这两个无常这么害怕自己,但是没有事情是最好的。

    “小神告退了!”白无常拉起黑无常,就要进入轮回之中。

    “等等!”周青突然又开口。

    “大仙饶命!,大仙饶命!,我们什么都没有看见,我们什么都没有看见啊!”黑白无常浑身一抖,连忙跪在地上磕头不止。

    “真的什么都没有看到?我是什么人?”周青冷笑了两声。

    “大仙饶命,饶命,其实我们并不认识大仙,今天的事情,我们两个什么都没有看到!”黑白无常头如捣蒜。

    “恩,如此最好,你们两个去吧!”周青又冷笑两声,黑白无常如赐大赦,两人拉扯进入了斗盆大小的孔洞之中,跑得比受惊的兔子还要快。

    “大哥,今天可吓死我了,话又说回来,这位大仙到底是什么人我还真不认识,又在地仙界,肯定是花果山的人!”黑无常还是有些心惊肉跳。

    “住嘴,今天的事情,我们两兄弟要守口如瓶,知道吗?要是泄露了一星半点,你我兄弟xìng命就交代出去了!”白无常连忙一把捂住黑无常的嘴巴,“今天我们两兄弟是运气好啊!逃了xìng命!”

    “什么,今天我们两兄弟一直在喝酒,没有出什么事情啊!”黑无常也聪明起来。

    “对!对!对!我们两兄弟一直在喝酒,还能够喝到酒,真是幸运啊!”声音渐渐远去。却不知道周青脸上露出了诡异的笑容,“好好好,这样我就放心了,想不到解决方法这么简单,却是出乎我的意料了,也好,等我解决了昆仑,就把洞府移到地仙界来,现在的我,应该有这份实力了吧!花果山啊花果山,到底是个什么地方呢?等一切安定下来,我就去见识一番才好啊!”

    周青松了一口大气,听见黑白无常的话语,等于去了一块心头大病,让周青浑身轻松。

    “原来在神仙眼中的人间界是这样,难怪,难怪。”周青叹息一声,收了蜈蚣魔幡,运起全力,大喝一声:“开!”

    七宝妙树当空一刷,虚空中开了一道门户,又露出了那片熟悉的星空,周青身形一闪,钻了进去,虚空砰的一声巨响,完全合拢,那巨大的爆发力道猛的炸裂开来。

    轰!轰!轰!周青一进三界缝隙,那座大山就炸裂,惊天动地,海水涌起一片巨cháo,巨浪扑天盖地,连绵万里的群山都剧烈的震动,飞鸟灵禽全部惊起,遮天蔽rì,非常壮观。

    那封锁地yīn煞气的白雾也随着那山迸裂而全部被冲散,黑烟滚滚而上,大片大片的海鸟被黑气一冲,有如雨点般落下,全身溃乱,顷刻之间就化成了漆黑的血水,把一片海域都染成了漆黑的颜sè,一些巨大的鱼虾,蛤蜊,虎鲨鲸鱼也是一样逃脱不了化为血水的命运。

    原来这开辟成型的一界,不比一些混沌虚空,想来就来,想走就走,要穿越三界,非要有极**力和专门的法宝才能够破开到达另一个成型的世界,那天鬼之身也就只能够在一界的诸多平行空间中往来,要是穿越三界,那也是一个笑话。周青刚才用七宝妙树打开通道,达到三界缝隙之时,凝聚了巨大的能量,而走后还有残留,通道打开之后,空间急速封闭,和这股残留能量一撞,把个山炸了粉碎。

    周青却是第一次开辟通道,没有经验,又急于走脱,才惹出了这场乱子。

    就在地yīn煞气急速扩散,海中生灵急速死亡,生灵涂炭之时,远处的海面突然翻滚起来,波涛大起,如山般的雪白巨浪涌起方圆数百里的海域,一声龙呤,金光闪动,一条金光闪闪的巨龙飞出了海面,腾身在千丈高空,有五爪,那长达数百丈的身体舒展了一下,又是几声龙呤,震慑万里。

    这五爪金龙看这地yīn煞气急速扩散,摇头摆尾,身体急速缩小,最后幻化成一的千百娇媚的少女,十仈jiǔ岁的样子,身穿一身雪白的宫装,又披了一层粉红sè的纱衣,清新淡雅,一看就是凌波仙子似的人物,面容圣洁,让人不敢直视,心里起不了亵渎的念头。

    这金龙所化的少女手拿一个金光闪闪的牌坊法宝,看了冒出的地yīn煞气,有看了看漆黑的海域,叹了口气,把牌坊祭起,金光大作,往下面的地yīn煞气源头压下。

    轰隆一声巨响,方圆十里,高达千丈的几座深入海中的山头被牌坊压成齑粉,地yīn煞气被牌坊镇压住,不再冒出,那龙女一指,牌坊金光四shè,把漆黑的海域笼罩起来。

    远处几点光晕飞了过来,却是几个修道士,猛的看见那龙女,身形一震,躬身大呼:“公主,小道有理了!”

下一章          上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