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上一章

 

    这几个修道士,有老有少,身穿青布道袍,显得十分朴素,都是驾驶遁光而来,速度极快,却没有破空之声,显然是道行到了极高的境界,其中有个背后背负一把长剑的老道,行动飘忽,不紧不慢,却又飞行在最前头,数千里的路程,几个呼吸就到了,单凭这份遁光速度,恐怕就不若于被周青斩杀的枯骨神君,其中道行最低的两个年轻男子,都是返虚中期的修为。

    不过这群修道人远远的看见龙女,竟然不敢靠近,只在远处作躬行礼,显得十分恭敬。

    原来这龙女是南海龙王的四女儿,名叫敖鸾,南海龙王统领南海水族,千万水兵,势力庞大,东西南北四海龙王乃是四兄弟,海域互通,连成一片,相互照应,只要是水族,莫不在其统治之下。

    在这地仙界中,四海相连,无边无际,远远不是人间界的四海能够比拟,不知多少亿万公里,在那海的尽头,更有那海外仙山无数,无数地仙天仙,神佛菩萨都居住在其中,四海龙王却是管辖不到。

    南部瞻洲地界乃是南海,东胜神洲地界乃是东海,四海龙王受上天册封,被封为龙神,分管四大洲部的兴云降雨,滋养万物,功德无量,实力远在一般的仙人之上,就是那法力特别高深的上古仙人,看见四海龙王,都要相互行礼,不分高下。

    四海龙王不但是水族的统帅,更是结交广泛,不知道于多少仙人交情深厚,又受天界册封,势力非比寻常,就算是天界诸位仙人,正神,菩萨,都要卖上几分面子。

    南海龙王有三个儿子,一个女儿,三个儿子都是神通广大之辈,也受了天界的册封,只有这个女儿敖鸾,年龄小,开始并没有被册封,就这么一个女儿,南海龙王敖钦自从敖鸾出生之时,就十分疼爱,含在口里怕化了,捧在手里怕跌了,真是娇声惯养的千金小姐。

    不过这四公主敖鸾却没有一点大小姐的脾气,xìng情温和,就是酷爱道法修行,龙族乃是万妖之尊,只要不被人杀死,寿元等于是无穷无尽,并且一出生就有强横的力量,不输与返虚中期的高手,敖鸾公主得天独厚,那龙宫之中又有灵药奇珍无数,修炼的法诀也是十分高深,居然在短短的数百年时间就脱去本体,修chéngrén形。

    龙族肉身强横,要炼化躯体,化为人行比一般妖怪要难上千万倍,一但成功,神通也比一般妖怪不是一个等级。

    敖鸾不知道怎么的,在海外仙山被一上古仙人看中,拜在门下,修习百多年,突飞猛进,渡过了九大天劫,元神化婴,升到天仙之位,道行进入深不可测之境界,甚至有超过他父亲的势头,道成以后,就连水族第一高手,东海龙王敖广都对自己这位侄女奈何不得,除了西方极乐的那位八部天龙广力菩萨之外,这敖鸾公主当是现在水族第一高手。

    天界也闻得这位公主的威名,曾多次降下旨意,册封为龙神,奈何这位公主清净洒脱,不喜欢有官职在身,坚持不受,天界也没有办法,那四海龙王虽然名义上是天界重臣,但是居住在地仙界中,等于是一方诸侯,更加另天界顾忌的就是,敖鸾公主的那位师傅,后来还是东海龙王劝说这位侄女,勉强受了册封,不过只是虚衔,并没有什么任务,也不用值班点卯,敖鸾也就算了。

    “大家都是道友,你们不必多礼。”敖鸾公主道,这群修道之人,连仙人位都没有达到,和敖鸾不是一个等级,但敖鸾并不高傲,对他们也是客客气气。

    法诀一指,牌坊上的金光爆出了层层真火,将一片海域的海水混合地yīn煞气全部炼化,收了牌坊,那出一道青sè灵符,把那地yīn煞气的泉眼镇压住,黑气不再外冒,敖鸾公主这才松了一口气。

    “诸位道友,你们可知道这是怎么回事,有氤氲白雾的封锁,这地yīn煞气在此千万年都没有一丝一毫的外泻,今天怎么就突然甭裂了呢?”

    “小道不知,我等也是听到响动,才赶了过来,想不道公主出手就解决了危难,消弭了一场浩劫,是在功德无边啊!”那老道仍然恭敬的道。

    敖鸾摇了摇头道:“大荒真人过奖了,对了,最近大荒山中有什么事情发生没有?”

    那道行最为高深的老道,也就是敖鸾口中称呼的大荒真人道:“有公主坐镇南海,哪里会发生什么事情,只是我过来的时候路过枯骨洞,发现枯骨神君不知去向,连洞府都被真火烧得一干二净,枯骨神君在这大荒山中修行千年,几十年前就渡了九大天劫,现在正是采集jīng气,炼成婴儿的关键时候,怎么就无故失踪了呢?”

    “哦,还有这等事情?”敖鸾公主思索了一下,突然发生异变,用来镇压地yīn煞气泉眼的青sè灵符突然爆开,一股漆黑的煞气又冲了出来,这煞气比先前那股浓郁粘稠了十倍,聚而不散,竟然在高空凝聚成了一模糊的人形,有手有脚,身高百丈,面目还是一团漆黑,眼睛鼻子都没有幻化出来,却是发出了咕啦!咕啦的怪响,有如搅和稀泥一般,另人十分恶心。

    又是几声咕啦!咕啦!这人形发现大荒真人和几个修道之士,顿时兴奋起来,一扑而下,瞬息之间就到了面前。

    “啊!”几个年轻修士大声惊呼,有些慌乱,幸好大荒真人把一片玉符祭起,一层足足有三尺来厚的紫光把几人都罩住,同时玉符之上宝出千万道雷火,齐齐轰击过去,把那人形轰得支离破碎。

    咕啦!咕啦!地yīn煞气组成的人形不管怎么轰击,破碎成千块万块,一刹那间又会凝聚成型,大荒真人雷电,真火,齐出,硬是伤不了这家伙的分毫。

    “诸位道友还请后退,这乃是地yīn煞气已经通灵,生出了神识,乃是无形之体,不俱法术法宝,比刚才的煞气还要歹毒百倍!”敖鸾公主又把牌坊祭起,悬在高空,金光把这怪物罩定,包裹在其中,那怪物左冲右突,就是出不了包围圈,又是咕啦咕啦大叫,发起凶残的xìng子来,喷出黑烟,想要污秽金光。

    敖鸾又发出真火,想慢慢炼化这怪物。

    “这凶物禀天地煞气所生,只会一味杀戮和毁灭,却是留他不得,现在虽然没有多少神通,但过几年之后,吸收了全部煞气,就会化成魔头,神通和仙人一般,加上体制奇特,不俱法宝道术,不知道要残害多少生灵,幸亏公主在此,要不然就让它走脱了。”

    “恩,此物只能用真火慢慢炼化,我也要三个时辰的时间。”

    “公主在此,那小道就不打搅了,小道告退了!”大荒真人正是采集jīng气,元神化婴的时候,急于修行,和几位修士打了招呼,又向敖鸾公主躬了一身,架起遁光回去了。

    另外几个修士见确实没有事情,也纷纷向敖鸾公主行礼,各自回去修行不提,地仙界中妖怪和修士并存,既有对头,也有朋友,一点都不能懒散,各自刻苦修行,不放过一点时间,实力强大,才是安全的保证,确实不是人间界所能比拟的。

    敖鸾公主不再说话,只是闲散的催动真火,一丝丝把怪物的护身黑烟炼化,那怪物也好象知道自己大祸临头,胡乱吼叫,猛发凶xìng,但却是无济于事,炼了半个时辰,怪物放弃了冲破金光的企图,把护身黑烟收拢,称得一时是一时,公主也不在意,反正三个时辰的时间,足够炼化了。

    “四妹,四妹,父王叫你回去!”远处的海面之上又来一人,却是轻年男子,十分英俊,身穿金sè铠甲,手拿一柄长枪,头带一紫金冠,威风凛凛。

    “哦!二哥,什么事情?”敖鸾一看来人,嘴角露了一丝笑意,如chūn风拂面,出尘中又透出无比的温柔。

    来人正是南海龙王的二儿子敖峰,乃是天界册封的龙神,也是神仙中人,现在统帅南海百万水兵。

    “四妹,长庚星君来了,父王要你赶快回去!”敖峰神sè好象有些焦急。

    “长庚星君?他不是天界重臣吗?到我们南海来来做什么?”敖鸾有些奇怪。

    “哎!说来和妹妹有关,妹妹可记得,我们上次去天界受册封,斗牛宫中的那个泼皮!原来那厮是玉帝的小儿子,十分受王母的宠爱,王母这次命长庚星君来向父王提亲的。”

    “什么!来提亲!岂有此理!那泼皮还在斗牛宫中调戏与我,现在还敢来提亲,早知道,就一剑杀了!”敖鸾公主听见此言,脸sè突然一变,冷气深深,杀气逼人,冲天而起。

    “乖乖,我这妹妹果然还是这样,这次麻烦了!”敖峰暗暗心惊,对与这个妹妹,发起怒来,就是龙王都有些顾忌,敖峰可不想触个霉头。

    原来敖鸾上次去天界册封,在斗牛宫中,也不知道是哪里来的纨绔子弟以为她是仙女,就动手动脚,想占便宜,调戏于她,敖鸾哪里受得了,当然把那厮狠狠的揍了一顿,打昏过去,哪里知道这纨绔子弟来头甚大,却是天宫统帅,位居zhōngyāng的玉皇大帝的小儿子,当时就回去找王母苦诉,王母当然护短,但是也不好出面和龙族翻脸,于是一商量,计上心来,便要人来上门求亲,一来是示好,二来是拉拢。

    “那泼皮不是好东西,可是妹妹,那毕竟是王母的旨意,我们都是册封的正神,妹妹还是回去一下,想个托词,慢慢拖延就是了,千万不要使xìng子,我们龙宫虽然说是一方诸侯,但也顾忌很大,放眼地仙界,除了花果山,万寿山能和天宫分庭抗礼以外,就算是强于无当山圣母,积雷山大力牛王都不敢胡来,哎!”敖峰叹了一口气道。

    “哼!也罢,我出山之时,师傅就料到我有麻烦,特地赐我一口宝剑,今rì也是开光的时候了,不显手段,他不晓得我的厉害。”敖鸾冷笑道。

    “妹妹,你干什么,可不胡来,天宫实力之大,远远不是我们龙族能抗衡的,到时候大帝震怒,派出三坛海会大神前来,那就没有长庚星君那般好说话了,那天你把那厮揍了一顿,父王就知道不好,妹妹还是不要冲动,慢慢拖延,我们再想办法。”

    敖峰一听,慌了手脚,自己这位妹妹偏偏是神通广大,又是外柔内刚的人物,要是一时冲动,杀上天宫,那就麻烦大了。

    “大不了我去找舅哥,舅哥在西方极乐统帅八部龙众,上次去看他,他说了有麻烦就去找他的,再说了,我还有师傅护着呢,那三坛海会大神,我早就久仰大名了,正好见识一番!”

    敖鸾不再说话,伸手从虚空中抓出一把宝剑,双手捧起,望海外拜了一拜,随即把宝剑祭起,悬在空中,念了咒语。

    “这是什么宝剑,很平常啊,没有什么希奇的地方。”敖峰看了悬在空中的宝剑,就是长三尺一条青锋,没有法力波动,也没有符咒在上。

    敖鸾咒语一完,宝剑青光闪动起来,一声凌厉的剑啸响彻万里,庞大的剑气冲天而起,把天都捅了窟窿,方圆万里的海域,群山都摇动起来,仿佛发生了地震,那些散修都知道南海公主在使神通,感觉到滔天的剑气,一个个好象大难临头,心里jǐng兆连连,也不出来,各自紧闭了山门。

    宝剑剑身上闪现出两个古朴的篆文:《绝仙》!

    敖峰连连后退了百余里,饶是他晋身天仙位,也是禁受不住这么庞大的剑气压迫,运起全身玄功抵挡,脸上现骇然的神sè:“我四妹到底是拜了什么人为师?怎么有如此强大的宝剑,看这气势,要是来斩我,我只怕一个照面就支持不了。”

    敖鸾公主掌中电光缭绕,发雷一震,绝仙剑上shè出一道剑气,穿过牌坊的金光,往那怪物身上一绞,只听得一声惨叫,那怪物被剑气绞了个烟消云散,连真火都没有炼,就消失成虚无,看得远处的敖峰直砸舌。

    怪物除掉,收了牌坊,念了收字咒语,绝仙剑又变成了普通的样子,公主也收了回去,身形一闪,就到了敖峰面前道:“二哥,我有此宝剑,就是那三坛海会大神亲来,也不是对手,师傅说了,持上这口宝剑,就是杀上灵宵宝殿,都没有问题。”

    “四妹啊,你总说在海外拜了师傅,却又不告诉我们那位仙人是谁,怎么样,悄悄的告诉二哥,好让二哥长长见识。”

    “二哥,不是我不告诉你,是师傅他老人家也没有告诉我,我只知道师傅所居住的那座海外仙山叫金庭山。好了,我刚才那一击,长庚星君想必已经察觉到了,我们回去,要他回复王母,就说我们高攀不起。”敖鸾语气冰冷,和敖峰进了海里。

    周青此时却是不知道自己走了以后惹出这么多的麻烦,进入三界缝隙以后,他急速飞行,在地仙界总共逗留了两rì之久,三界时间却是没有差别,两rì的时间,周青相信昆仑还没有那么快就到大自在宫去,周青地仙界一行,眼界大开,不但实力大增,思想也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

    “无量天尊!幸好,幸好!”周青飞行之时,却是迷了路,来时有两妖女的指引,现在要回去,不知道从哪里下手破开虚空,幸好把都天冥王旗留在了人间界,此旗是混合周青的jīng血元神祭炼,与周青有微妙的联系,当然可以凭借此旗定位。

    上古洪荒数次战争,人间界被打裂成无数块,化为rì月星辰,要是没有特殊的感应,仙人要从另外两界回到人间,肯定要迷失在无穷无尽的星空之中,而那星空之中,却没有一丝一毫的灵气,要找到地球,除非是大罗金仙,万劫不磨之体,方能办到,这也是仙人为什么不回人间的原因之一。

    想想,一个蜗牛壳丢在污秽不堪的深水潭中,进去还有风险,谁会吃饱了,没有事情朝里面乱窜。

    “开吧!”飞行了大约一个时辰之久,周青终于找对了地方,凝聚力量,当空破开了一孔洞,钻进人间界,眼前却是一片熟悉的景象,烈rì高悬,没有一丝清风,脚下黄沙金黄一片,正是大自在宫洞天外的沙漠之中,周青身处于都天神煞大阵的阵眼之内,拿出肉身,附在上面,恢复了原来的模样,这才呼唤了一下蓝神。

    “宗主,你回来了?”蓝神听见周青的召唤,从虚空中出来。

    周青也不告诉蓝神自己的遭遇,禁直问到:“这两天出了什么事情没有,昆仑有没有什么动作?”

    “哦,这个弟子也不知道,弟子一直在修炼,看守都天大阵,昆仑却是没有来,至于动静,要问大自在宫主和主母,她们有弟子在外面行走,也有些消息,对了,崆峒那边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怎么宗主一去就是两天,连音训都没有一个,主母担心得不得了,要不是要和弟子主持都天大阵,怕昆仑上门,早就去寻找宗主了。”

    周青传了蓝神都天大阵的一些秘诀,蓝神rì夜琢磨,他是yīn神出生,不肯放过任何提升实力的机会。

    进了大自在宫,云霞和大自在宫主都座在凉亭之中,连七彩仙子,云霓仙子等一干姐妹都在其中,周青眼睛一扫,连云霞不多不少,正好十二个,看来大自在宫主座下的弟子都到齐了,远处,小狐狸正骑着蛤蟆满山满岭的转悠,采采野花,在清泉小溪里面抓鱼,玩的不亦乐乎,蛤蟆好象也不是很介意,和小狐狸相处融洽。

    而大力熊王没jīng打采的驮着周晨满满行走,周晨和一些闲暇的大自在宫女弟子聊天说话,看见周青来了,小狐狸和周晨都把坐骑一拍,眨眼之间就到了面前。

    和两个徒弟说了几句话,又叮嘱了几句好生练功之类的语言,才对小狐狸问道:“你大师姐呢?”

    “大师姐在闭关修炼元神,自从那天师傅传了道法以后,大师姐就没有出来过。”小狐狸道。

    “恩,温蓝新是魔道宗师,深通功法奥妙,必有成就,不去管他,反正我已经修得神通,得成天仙之位,地府之事也已经了结,一身轻松,没有什么事情可以阻挡于我!”周青思付片刻,坐到云霞身边,云霞问道:“你怎么一去崆峒就是两天,莫非那边有什么事情?崆峒也没有来人,我可是着急了。”语气中有几分责怪。

    “恩,事情之大,不是你我能够想象,我发现一个绝好去处!”周青也不隐瞒,就当着众人的面把崆峒的事情说了一遍,自己如何追赶到地仙界,又如何修成天仙之位,破开虚空回来。当然,一些关键的地方就含糊过去,比如黑白两无常。

    这一番话实在是匪夷所思,听得亭子中人都张大了嘴巴,连栓在亭外的大力熊王和蛤蟆都目瞪口呆。

    “恭喜真人得证道果,从此以后无劫无量,逍遥自在,想不到居然有地仙一界,还如此广大,要是我等有真人的神通,何苦还在这污秽的人间停留,依照真人所说,那等去处,确实是修道圣地。”

    大自在宫主一声感叹,把众人惊醒,连蛤蟆和大力熊王都表现向往的神sè,周青看在眼里,心中冷笑,自己说出的目的,就是让两妖听清楚,只有自己这般实力,才能来去自如,想要脱离人间,由不得不皈依。

    “此事还要细细斟酌,做全盘的考虑,等贫道巩固法力,再施展道法,破开虚空,把洞府安置到地仙界中,安定下来以后,只要宫主有心,贫道当然竭力成全。”周青表明了意思,自在宫主听得满心欢喜,云霞的一干姐妹也议论纷纷,那蛤蟆一听,恨不得马上就去地仙界,心中十分痒痒。

    有机会成仙,没有一个修道之人会放弃,地仙界中物产丰富,灵气充盈,清净自然,没有sāo扰,比小小的地球要好上千倍万倍,这些弟子立马就起了移民的心思。

    “咯咯,那我就代替姐妹多谢夫君了!”云霞娇笑连连,也是欣喜异常。

    “先不说此事,眼前还有事情要办,那昆仑在外有什么动静?”周青牵主云霞仙子的玉手,柔软无骨,通香扑鼻,云霞仙子脸微微一红,随即恢复如常。

    “我夫妇二人注定是神仙娟侣,连一干姐妹都有仙缘,此乃天数,我怎么敢违背。”周青又笑道。

    “既然真人修得天仙之位,那事情就好办许多了,这两天时间,修道界风起云涌,昆仑元元老道辈分超然,发出了昆仑令,召集天下道门,听说就连一直和昆仑不和的蜀山,都在无真老尼的劝解之下,消了恩怨,共同对付妖魔,龙虎山,茅山,哀牢山,纯阳宗,五行宗,遁甲宗,大大小小的门派都齐齐往昆仑山汇聚,怕妖魔偷袭,都是倾巢而出,更门各派就留下了几位长老,紧闭了山门,那没有山门的,都是全部出动,一个不留,昆仑都把帖子送到了我们外面,要我们大自在宫也去昆仑山商量事情,共除妖魔呢。”七彩仙子多次在外面行走,消息有些灵通。

    “这两天,昆仑山中陆陆续续聚集了上万修士,声势浩大,在数百年都是罕见,而西域的佛门几**王突然失踪,以为是妖怪所为,也到了昆仑山中,那无真老尼和元元隐隐成了佛道两门的领袖,看来我大自在宫也难得享受清净了。”

    宫主微笑,神sè没有半点紧张,有周青在此,她要担心,也是担心昆仑。

    “蜀山那个门派一向是欺软怕硬,虽然得了前人留下的法宝,但毕竟根基浅薄,有元元老道和无真老尼这等超级高手的压制,也翻不出什么大浪来,几位妖族道兄都投入了贫道门下,得成正果,还斩什么妖,除什么魔,宫主此事不必担心,贫道有主张,管叫宫主没有后患。”周青身形一闪,又消失不见,虚空中话语传来:“贫道还要去崆峒一趟,少时片刻就回。”

    那九齿钉耙,水火花篮,玉石琵琶都落在崆峒,周青当然要拿回一两样,尤其是那九齿钉耙,也是一件神兵,周青这般出山入死,当然不能便宜了崆峒。

    也就是几个呼吸的工夫,周青就进了崆峒山,只有地灵子一人主持门派事物,连忙盘问,原来五个老道都受了重伤,坐死关疗伤了,只怕一年两年的没有时间出来。周青一听,更是大喜,对地灵子吩咐了一些情况,又叫他拿出了三样法宝,全部收入囊中。

    地灵字当然不会拒绝,听得满脸笑容,带了一群弟子,把山门禁制全部开启,跟着周青往大自在宫而来。

    周青得成了天仙大道,在地yīn煞气之中修成丈六金身,变化chéngrén,现在的神通无法想象,把大袖卷起,一阵狂风鼓动起白云,把地灵子所带的百多个弟子包裹其中,也就一盏时间,就到了大自在宫外。

    看见周青如此神通,一个个崆峒弟子有如看到鬼一般。

    地灵子就在沙漠之中吩咐弟子搭建帐篷居住,安顿好以后,周青又进了洞天来到云霞身边,一来一去,没有超过半个时辰。

    “真人,你把崆峒这么多弟子带来干什么?要拼斗的话,可帮不上什么忙啊!”大自在宫主很是疑惑。

    “无量天尊!此乃天数,一则是崆峒当兴,二则是昆仑换主,贫道不过是略尽人事,贫道得成天仙大道,冥冥之中洞察天机,宫主要问个究竟,贫道却是为难,天机不可泄露呢。”周青说的神神秘秘,一干人听得似懂非懂,只有大自在宫主脸上露出了骇然的神sè。

    “师傅说些什么呢?”小狐狸听得费解,见厅中商量,也没有兴趣凑上去,牵了蛤蟆,自己耍乐子去了。

    “狠!狠!真狠!小丫头,你当然不懂,这次昆仑要倒大霉了,恐怕还要被灭门,你师傅果然是做大事的人,我开始还不服,现在却是服了。大哥当年要是有你师傅一办的手段和实力,也不至于落得这般下场。”蛤蟆对小狐狸道。

    “管它呢,现在我和姐姐的大仇以报,没有了牵挂,浑身自在呢,师傅最疼我了,再狠也会对我好的,蛤蟆大哥,你说是不?”小狐狸也不多费脑筋,“这孩子,太天真了一些,终究是我辈妖族,不比人类,不晓得人心险恶啊!”蛤蟆心里叹了一口气,不再说话,就驮着小狐狸玩耍。

    周晨也骑着大力熊王赶了上来,两姐妹现在浑身轻松,有了依靠,相互说些话儿,叙说一下往事,在山间奔走,背影仿佛有几分欣喜,又有几分凄凉。

    周青通达天人之境,感受到了这种气氛,看这两姐妹说话的背影,也有几分感触:“两姐妹身世可怜,现在无依无靠,也罢,有师傅在,定当护得你们周全,不让任何人伤害到你们,谁叫是我徒弟呢。”

    当下周青和大自在宫主商量了一番,定下说法,便各自散去,只能昆仑和各大门派的人到来,就看周青的手段。

    第二天晚上,月上中天,温蓝新出关,泥宫穴中隐隐有白光流动,怀里还是抱着乾机老道所化的天鬼,这天鬼居然咿呀咿呀的说话,只是口齿有些不清,不过周青可以听出,这天鬼妈妈,妈妈的叫个不停,不禁哑然失笑,两人竟然成了母子,这天地造化,果然是弄人。

    “这孩子你帮起了名字没有?”周青对温蓝新笑道。

    “还没有,师尊正好赐个名字!”温蓝新拍拍天鬼,把它弄睡了过去,对周青道。

    “恩……”周青思付了一下,突然心神一动,“此事慢来,现在昆仑来了,就在千里之外,真是好气势啊,接近一千多修士啊,还有仈jiǔ千留在昆仑山中,这么多人一齐出手,轩辕法王再厉害,恐怕也要一个照面就轰杀成渣,不知道会不会被普通人看见,难怪要选在晚上来。”

    周青感觉到,又数百个道行都是化神期的修士朝这边飞来,恐怕都是每派元老级别的人物。

    把玉石琵琶,水火花篮给了温蓝新:“这两件法宝可是非同小可,为师已经破开里面的禁制,重新祭炼了一番,现在传给你做防身之用。”周青有传了用法,招呼大自在宫主,云霞,小狐狸,周晨,七彩等女,十几人出得洞天来。

    “宗主,一切都准备好了,就只等昆仑来了!”蓝神从虚空中探出头来,向周青说明情况。

    地灵子等百多了崆峒弟子也站好阵势,只等各大门派的修道大军前来。

    “昆仑元元,南海无真,拜见大自在宫主!”少时片刻,空中有各sè的遁光闪动,光华绚丽,把沙漠上方的天空照得通明,幸好这沙漠之中没有普通人,不然定会吓了半死。

    声音传了过来,大自在宫主听见笑道:“我们都在此等候多时了!”

    刷刷刷刷!刷刷刷刷!数道光芒突然落下,正是元元老道,身后跟着两人,正是凌飞和凌若水,凌飞拿杏黄旗,凌若水提花篮,周青目光一扫,发现自己的熟人差不多都到齐了。

    遁甲宗的长老旷军老道,龙虎山的掌门道一,茅山长老开阳,蜀山长老灵虚,掌门青虚,纯阳宗烈阳,还有几个老道周青也在蜀山开派大典中认识过,都是一派掌门。

    无真老尼和身后几个返虚的门人尼姑在另外一边,几人落下不久,身后又落下数百人,都是弟子门人,昆仑一派就占了三百多个,三十几个乾字辈高手。而蜀山有一百多位,茅山和龙虎山也有一百多位。

    蜀山虚剑空,向辉等门人,龙虎山黄天波,李蓉等人周青也有印象,其余几位掌门身后都有数十人,最少都是化神修士,男女都有,从少到老。

    “哦,贫道前rì送书,宫主想必是瞧见了,宫主久不回音训,我还以为宫主不肯助天下道友一臂之力,斩妖除魔,想不到宫主如此仗义,难怪门下弟子个个道行高深。”元元看了看前面的大自在宫诸女,目光扫shè了一下,最后停留在周青身上,小狐狸和周晨被挡在后面,大力熊王和蛤蟆收摄了气息,把身体埋在沙漠里面,元元并没有发现。

    “昆仑洞天遭受魔劫,本宫也略之一二,只是按真人所说,本宫很是为难,师门重宝,却是不能托付于人,尤其是无真师太乃是佛门中人,不是我道门一脉,于情理不合,此事不是本宫不帮忙,而是祖师留下来的规矩,万万破坏不得。”大自在宫主早就想好了托词。

    “宫主此言就有些食古不化了,斩妖除魔,哪里还分佛道,再说规矩是人定的,我们两派很有渊源,也算是一家,贫尼也不算是外人,按辈分来说,贫尼还是你的师姐呢,怎么就如此推脱,难道师妹就眼看着昆仑道友遭此劫难,见死不救不成?”无真老尼闪了一丝冷笑,随即正sè道。

    “无真师太,请你自重,我们佛道不同流派,本宫与你并不渊源,不要胡乱称呼。你既然有救苦救难的心肠,何不把瓶儿交给我手,让我施展甘露,洗刷昆仑洞天,你又不是不知,只要我这柳枝一插入瓶中,受了灵气,就不能分开来,否则三rì之后,柳枝枯萎,宝物就算毁了。”自在宫主听见无真老尼叫她师妹,心中有气,说话也不客气。

    “你……简直是不可理喻!”无真老尼气急,差点就要动手了。

    元元真人一听,两人气氛尴尬,心中急了,无真是自己人,自然不能要她交出琉璃瓶,连忙道:“宫主,你好歹帮我昆仑一个大忙,贫道也知道,柳枝是一件重宝,贫道我一定加倍赔偿!”

    “拿什么陪?昆仑法宝多这个本宫知道,但是能够比得上我清净杨柳枝的,只怕只有杏黄旗了,你肯把杏黄旗拿来陪我,本宫自然没有话说。”大自在宫主连连冷笑。

    “这……”元元卡壳了,杏黄旗那是万万不能陪出去的:“此旗乃是祖师遗物,我昆仑睹物思人,这样,一件不行,贫道就拿十件陪给宫主!”

    “原来如此,你也知道祖师遗物,不能交出,那我这法宝就不是祖师遗物了。既然真人不肯答应,那就请回!”大自在宫主和周青商量,有恃无恐,语言毫不客气。

    “宫主,天下修道,莫不以昆仑为尊,现在昆仑有难,我们道门一脉,理应贡献一二,无真师太身为佛门中人都这般慷慨,反而是道友推三阻四,好不通情理!”那边哀牢山尘乙老道看不半天,忍不住说了一句。

    “什么!无真师太又出了什么力气了,只怕是她得利吧!”看见这老道,宫主莫名不爽。

    “你……”哀牢山尘乙老道还真没有话说了。元元脸上尴尬,也不知道说什么,当下场中议论纷纷。

    周青听得心里冷笑,大声道:“贫道乃是海外之人,天道宗周青,和大自在宫有些渊源,诸位道友要除魔,怎么不算上贫道一份,灵虚道友,我们可是老熟人了。怎么就不通知我?”

    在场的众人除了元元之外,一大半都认识周青,知道是一位返虚高手,不过现在返虚不值钱了,元元和无真的实力,各大门派都知道,两人联合,就算是强于蜀山,都要俯手称臣,何况是一个人丁凋零的小散修。

    凌若水听见周青的声音,牙齿咬得咯咯作响,恨不得马上就动手将他碎尸万段,上前两步,对元元道:“师祖,就是这人杀了我一云子师兄,又在海外害死师傅,千万不能放过!既然在此,我们就乘机利用,也好有借口让大自在宫这泼妇就范。”

    凌若水对元元耳语了一阵,元元点头道:“这是自然,此事我已经对蜀山说明了,除了这人客卿长老的名号,害我昆仑弟子,当然不能放过。”见元元点头,凌若水传音给了蜀山灵虚和青虚。

    听见周青的叫喊,灵虚不说话,掌门青虚却高深喝道:“本门一时不甚,结交谋害昆仑弟子和掌门的海外妖人,妖道,你还敢迷惑于我们,本门乘诸位道友在场宣布,天道宗妖人不再是我门中的客卿长老。”

    “啊!原来天道宗是妖孽!”“海外散修能有几个好人,不是妖孽,就是魔道中人!”“是啊!是啊!这下看这妖孽怎么个死法!”

    一些门派弟子听见此言,又议论起来,发出惊叹的声音。

    “原来害我师傅和师兄的妖孽就在此地,宫主,你怎么和妖孽搅和在一起,难怪你一再推脱,原来是勾结妖孽!”凌飞见群情激愤,指着大自在宫主大喝。

    “你们这帮正派,一点都没有改变,还是这般无耻!”温蓝新终于忍受不住,跳了出来。

    “啊!魔头!”

    “魔中之魔!”

    “真是魔中之魔温蓝新!”

    锵!锵!飞剑法宝都飞出,各大掌门都拿出了自己的震山法宝,灵气庞大冲人,这些老道都是参加围攻温蓝新的人,自然认得。

    “大自在宫果然是藏污纳垢之地,宫主,你还有什么话说!”凌若水也出来喝道,一双怨毒的眼睛死死盯住周青,还有几分得意,再他看来,周青这回上一死定了。

    “昆仑弟子听令,拿下天道妖人。”元元发了命令。

    “诸位道友还请帮忙,大自在宫乃是妖孽的根基,一定要彻底铲除,否则天下危矣!”无真老尼也趁火打劫。

    “无量天尊!你们一心求死!怨不得贫道!”

    周青见就要动手,拿出七宝妙树一刷,彩光涌起,一干人都消失得一干二尽,让击来的飞剑法宝都落了空。

    “蓝神!发动都天大阵,将这一干所谓的中土道门的修士都炼化了!”

    十二面都天冥王旗一冲而起,黑云血光封锁了整个方圆百里的沙漠,上到虚空,下到地面,无路可以逃,空间都封锁了,现在的都天大阵,由周青天仙级的修为超控,哪里还有人可以逃出去。

    一股股漆黑的魔火从旗上冒出,直冲入数百修士的人群之中,顿时惨叫之声连连,外围一些弟子被魔火当头罩下,烧成灰烬,全身jīng血魂魄元神都被都天魔神吞噬。

    一头头太古魔神兴奋的咆哮,要不是有冥王旗的束缚,早就下去饱餐一顿了。

    “啊!这是太古第一魔阵,我们中了妖孽的计了!”

    “道友块块聚集到一起,我用杏黄旗守护,全力用法宝轰击冥王旗,肯定可以破开阵法,击杀妖孽!”元元吼叫,拿过凌飞手中的杏黄旗,就是一扬,千朵金莲,万条瑞气挡住了魔火,把众人护在中间。

    蜀山祭起紫青剑,龙虎山祭起天师剑,龙虎宝印,茅山祭起紫符天录,各大门派的弟子也纷纷祭祀出法宝,都天大阵内剑光甭shè,法宝乱飞,庞大的灵力把魔火冲得七零八落,尤其是蜀山数百弟子手里的法宝,个个都是极品,威势浩大。

    周青身形一晃,出现在阵中,现出金身,把七宝妙树一刷,硬生生挡住了这么多飞剑法宝的轰击,都天冥王旗的本体毕竟还未完工,就算是仙器,也挡不住这么多法宝的攻击,并且里面有几样都不是无名之辈。

    紫青剑,天师剑,龙虎宝印,紫符天录,九天元阳尺,子午宙光盘这些法宝犹如一条条巨龙,最为显眼,连番轰击在彩光之上,周青以天仙金身的实力,催动七宝妙树,都有些吃力。

    “nǎinǎi的!好变态,老子是有万夫不挡之勇啊!”周青又不能要门人来帮忙,斩仙飞刀还没有出来,斩到谁都不好。

    一个葫芦一冲而出,周青心神一动,大叫:“来得好!”还位等白气冲出,头顶上就现出一黑一白两颗舍利,发出黑白两道光芒,死死的盯住葫芦口,不等白气冲出,下面的元元怒吼连连,全力打起手诀,葫芦猛烈颤动,把周青两颗舍利冲得转动起来。

    周青终于成功的引蛇出洞,动用了全部实力,再没有半点保留。

    一个白玉大瓶突然砸来,正是无真老尼瞄准了时机,祭起清净琉璃瓶,轰击在彩光之上,周青压力顿时大了十倍,眼看那葫芦口冲出的白气把自己舍利发出的白光一寸寸向上顶起。

    “蓝神!化血刀砍了那葫芦!”

    周青大叫,周晨,蓝神,温蓝新,云霞,小狐狸,大自在宫主和一干姐妹,百多位崆峒弟子全部出现在阵中,把手上的法宝全部祭起,敌住那数百人的攻击。

    蛤蟆吐出山峰,就是一砸,把十几件法宝砸成了碎片,大力熊王吐出幽魂白骨幡,黑气一卷,也收了十几件法宝,云霞捆仙索敌住数十件兵器,大自在宫主,十一个姐妹,地灵子,百多崆峒弟子纷纷也打落了无数法宝,温蓝新祭起玉石琵琶,水火花篮敌住无真的清净琉璃瓶,周青顿时压力大减,都天大阵的魔火又烧了过来,地上更是冒出了八根通天神火大柱,围绕住杏黄旗的猛烧,把一些飞剑熔成了铁汁。

    蓝神祭起化血刀,狠狠的砍在葫芦之上,那葫芦上篆文一闪,竟然纹丝不动,周青收回七宝妙树,当空一刷,狠狠的刷在葫芦之上,那葫芦竟然猛然一抖,白气被周青的奔命舍利顶了回去,一股巨大的力道从葫芦身上爆出,化成一道白光,和七宝妙树撞在一起,两者碰撞,竟然把蓝神还未收回的化血刀打了粉碎。

    化血刀毁了,化血刀居然毁掉了,蓝神手中一轻,一口鲜血喷出,受了内伤。

    化血刀一毁,无数血云爆了开来,突然被十二头都天魔神一口吸了干净。

    吼!巨大的咆哮从旗上传了下来,十二头都天魔吸了化血刀的血云,竟然挣脱了冥王旗的束缚,跳将下来。

    “原来如此,原来如此,化血刀只是一把钥匙啊!”周青心中顿时通明,手一指,十二头都天魔神同时扑上,刹那间把杏黄旗所化的金莲撕了粉碎。

    都天魔神一出,天地瞬间就变了颜sè,整个方圆千里的沙漠漆黑一片,本来是月朗星稀的天空,竟然电闪雷鸣,一股股黑云涌了过来,都注如到冥王旗中。

    巨大的咆哮!来自那远古洪荒魔神苏醒的咆哮!响彻了整个天地。

    周青彩光一卷,那杏黄旗就落入了手中。

    杏黄旗被破,所有的修士都失去了保护,面对着狰狞咆哮的都天魔神,一个个被吓破了胆子,元元老道目瞪口呆,那头人身蟒头,脚踏两龙的魔神伸出大手一抓。

    元元老道,无真老尼,几个尼姑被毫无反抗的抓起,送进了口中,嚼吃几下,吞了下去,连饱嗝都没有打一个。

下一章          上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