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上一章

 

    “可惜!可惜!”无真老尼和几个返虚尼姑的舍利虽然现在对于周青来说,是不算什么,但是炼化以后,也算是小小的补了一下。

    元元老道修炼是正宗昆仑法诀,元神比同一级数的修士要jīng炼得多,周青自然有一套手段,抹去对方的神识,再和别人的元神融合,无论是小狐狸,还是云霞仙子,还是几个徒弟,哪一个融合了元神,就会得到元元的全部修为,周青要去地仙界,手下的弟子没有两把刷子可是不行,自己浑身是铁,也打不了几口铁钉。

    不过几人被都天魔神嚼吃,也是不吃亏,都天魔神,都是纵横太古洪荒的绝世强者,虽然现在召唤出来的只是分身,也是强横无边,只要慢慢吸收足够的元神魂魄,总有一天力量会不输于本尊。

    化血刀是开启都天大阵的一把钥匙,只要吸收了化血刀,都天神魔才能脱去冥王旗的束缚,现出身形来,不然,就是吸收再多的魂魄元神也是枉然。

    周青碰巧开启了真正的都天大阵,参悟了秘密,就在都天魔神现形的一刹那,无数来自太古洪荒的信息传进了周青的神识之内,不知道到沉睡了多少亿万年的太古魔神元灵,传来一**残存不全的信息,在周青的脑海里面重新显现了洪荒初开的情景。

    一场场惨烈的战斗,把洪荒打裂成无数块的战斗,也断断续续的传了过来,周青紧守神识,心中通明,也不急于消化,这信息极为庞大,周青以后有的时间参悟,其中蕴涵的信息对于理解大道造化,运体天道有莫大的好处,结合金身玄功,道门魔门的典籍,太古洪荒魔神的体悟,此时的周青,终于走上了自己独有的修行之路,不再依附于前人的脚步。

    黑白两颗一旋,捆住葫芦,元元一死,失去了cāo控,葫芦自然就不再挣扎,被周青一把抓在手里,哈哈大笑起来。

    无真老尼一死,那清净琉璃宝瓶也被温蓝新收了起来,在周青的示意之下,送给了大自在宫主,大自在宫主接过宝瓶,念了几句咒语,把杨柳枝插进瓶中,再也掩饰不住兴奋的神sè,连连口喧道号,喃喃感叹:“有了此宝,吾道成亦,有了此宝,吾道成矣!”

    看见自己的师傅兴奋失态,大自在宫的弟子也是异常高兴,尤其是云霞。

    嗡!嗡!嗡!轰隆,隆隆,冥王旗吸收了无数黑云,终于急剧变化起来,漆黑发亮,剧烈颤抖,无数雷电劈在旗上,没有受到丝毫伤害,也被拉扯进了旗面之内,每张旗面,都仿佛一个无底的黑洞,连通着一个广阔无涯的世界。

    十二头身高百丈的太古巨魔团团围住数百修道之人,看见那个蟒头人身的魔神抓吃了几个道人,都无比兴奋,一个个伸出魔爪,都像圈中的修士抓去。

    周青见状,连忙把法诀一指,让魔神停了下来,既然元凶已经清除,威慑的目的也就达到了,周青最终的意思却不是剿灭天下道门,而是让崆峒代替昆仑,主宰天下道门,成为自己手中的一粒棋子。

    在凌若水心中像天人一般高大的元元老道就这么一声不响被吃掉了,无论过去有多么辉煌,多么大的神通手段,都像粮食一样被吃掉了,这个巨大的反差让中土所有道门的高手目瞪口呆,一个个都忘记了指挥手里的法宝,周青的门人弟子,大自在宫弟子也是一样,双方停止了争斗,暂时出现了冷场,知道周青哈哈大笑,众人才惊醒过来。

    凌若水突然抱住凌飞大哭起来,个个修士彻底明白了自己的处境,看见包围在四周的几大凶煞魔神,抓住元元老道和无真老尼那等高手就像是小鸡一般,都知道厉害,几个修为强行提上来的年轻弟子都浑身打着哆嗦,有几个竟然也哭了起来,凌飞抱着凌若水,一脸惨白,无论多么厉害的yīn谋,还是在世俗中多么庞大的势力,在绝对的力量面前,都是那么的苍白无力。

    “周真人!周真人!弟子愿意脱离蜀山,皈依真人门下,还望真人放我一条生路!”蜀山的向辉和周青有些交情,连滚带爬的跑了出来,望着停在高空的周青,连连磕头,涕泪交加。

    “你!你!你这畜生!气杀我也!”

    掌门青虚老道看见自己门下弟子第一个出丑,气得七窍生烟,三尸神暴跳,跳将出来,扬手就是一钺形法宝,在空中幻化成五朵酒杯大小的星光,朝向辉后脑飞去。

    “改邪归正乃是上体天道之事,就连佛门也有放下屠刀,立地成佛一说,我看你们蜀山才是入了邪路。”

    周青一指,又是一位魔神伸出大手,直接抓住青虚老道和那钺形法宝,连人带宝一起放在嘴里嚼得咯嘣咯蹦做响,吞了下去,又张开血盆大口,猩红有如匹练似的舌头上面锋锐倒勾林立,委实是太过恐怖了一些,不过没有在周青的允许之下,这头神魔却不能再动手吃人,周青祭炼冥王旗的时候搀杂了自己的元神心血,这些都天魔神无论多么强大,都不能反抗周青的命令。

    无奈之下,这些魔神只有挣大了眼睛,不怀好意的看着场中众人。

    “妖孽,贫道也和你拼了!”蜀山灵虚老道和身后十几个虚字辈的蜀山长老看见掌门被吃掉,满腔悲愤,灵虚老道一摇,紫青双剑合壁,光芒大盛,人剑合一,冲了过来。其余的老道都使出了浑身解数来拼命,想冲到周青面前,自爆元神和法宝,说什么都要拖周青下水。

    奈何现在的周青已经修成了丈六金身,神通无边,别说不会让他们碰到,就是在身边自爆,也伤不了他分毫。

    “你们都被蒙了心智,魔障以深,贫道就大发慈悲,索xìng成全你们!”

    周青把七宝妙树一刷,铺天盖地的彩光交织成一条宽大的鱼网,把这些老道缠得死死的,不能动弹,数十件法宝都被周青大袖一卷,收进了囊中,十二头都天魔神得到周青的意思,连忙伸出魔爪抢进彩光之中,各自抓出一两个老道,嚼吃起来。

    虚剑空后退一步,躲进蜀山弟子群中,泪流满面,牙齿咬得咯咯作响,他却是知道,自己不能动手,一但动手,就死定了,自己一定要保留一条xìng命,慢慢想办法报仇,就算是忍辱负重,投靠仇人都一定要活下去。

    奈何他碰的到是周青,不给自己留丝毫隐患的一个人,彩光又卷了进来,把虚剑空卷起,收了子午宙光盘,一样给魔神吃了。

    看见周青这等凶煞,连连吃了几十个人,再也没有修士敢出头,一个个惊恐绝望的望着天空。

    “罢了!罢了!妖孽横行,道高一尺,魔高一丈,该我等有此浩劫!”哀牢山尘空老道一声大吼,扬起飞剑,朝自己的紫府捅去,竟然要兵解元神,周围有许多道友,他也不能自爆,只好用这个方法,周青当然不能让他如意,一头魔神长舌一卷,把飞剑和人一起包住,也吃到嘴里。

    哈哈大笑一声,只见魔神伸手连抓,又吐出长舌头,瞬间就把场中一些老一辈的修士卷起,那极品法宝都落到了周青手里,差一点的法宝飞剑,周青也就没有兴趣,都让都天魔神连人一起吃了。

    吞吃了这么多老道,所有的都天魔神一阵嚎叫嘶吼,身体又膨胀了许多,现在场中都留下了低一辈的年轻弟子,都抱成一团,哭哭啼啼。

    “这些魔神,还真是猛啊,恐怕单打独斗,连我都奈何不得。”周青心里连连感叹,欢喜异常,不过表面神sè平常。

    “恩,好,很好,地灵子,你过来,向辉,你既然投靠我,那你就拜在崆峒门下吧,等魔劫一除,本真人就不再管红尘中的事情,这也是天数,崆峒当兴,昆仑当灭,本真人不过是上体天道罢了。”

    地灵子把向辉收在门下,蜀山年轻弟子见能够活得xìng命,哪里还有不纷纷效仿的道理,一时间,各大门派的弟子都拜在了崆峒门下,在周青的授意之下,地灵子又叫他们交出了自己得意的法宝,在身上下了禁制,先观察一断时间,等彻底归依了,再行商量。

    场中就剩下了凌若水和凌飞,周青把冥王旗一摇,十二头魔神飞进了旗面之内,和平时大不相同,此时的魔神不在显现在旗面之上,旗面就是一团漆黑,黑得深幽,里面仿佛有了另外一个世界。周青知道,化血刀的全部jīng华都被魔神和冥王旗吸收,又引来天地变动,雷电淬炼,这都天冥王旗终于完全凝练成功,剩下的事情就是帮神魔进补,使其恢复本尊的实力,到时候周青就可以开辟混沌,重新朔造六道轮回,创造洪荒世界。要走的路,还十分漫长。

    “你想干什么?”看见周青走了过来,凌飞和凌若水连连后退,两人虽然提升了功力道行,凌若水更是进入了返虚初期,但元元老道都在一个照面之内被杀,两人在周青眼里就有如蚂蚁一般,哪里还能够反抗。

    “本真人与你两人都有缘分,你们也知道本真人的一些底细,若水姑娘,此次事情都是因你而起,就是你师傅身亡,也多半是你刁蛮任xìng所至,你可记得,我们第一次见面,与你说的话,就是那天大的神通也不敌因果轮回的业力,都是你咎由自取。”

    “周真人,你就放过我们两个吧,师尊死了,师祖也死了,你神通广大,妹妹又对你造不成丝毫威胁,要不,你费了我们的道行,让我们做个普通人。”凌飞连连磕头求饶,凌若水一脸痴呆,好象傻了一般。

    “也好,今rì杀劫以到,贫道就让你们做个普通人吧,大道与你们确实没有缘分!”

    “多谢真人,多谢真人!”凌飞抱着痴呆的凌若水连连磕头。

    周青头顶出现黑sè舍利,两道黑光分别shè在凌飞和凌若水的泥宫丸上,只听得凌飞一声惨叫:“啊!你好狠毒!”

    随即两人就瘫软下来,成了两具尸体,没有了生气。

    “轮回百世草木动物,消除了业力,再做普通人吧,贫道确实没有失言,在你们千百世的轮回之中,总有机会投得人胎的。无量天尊!”

    周青喧了一句道号,收回舍利,蛤蟆和大力熊王看得浑身直打哆嗦,心里冰凉。

    “地灵子!你带这些弟子去昆仑山,要他们告诉那些剩余的弟子,就说各大门派的掌门路上被妖孽袭击,和妖孽同归于尽。蓝神,你也跟去,我将冥王旗给你,要是谁有反抗,格杀勿论,西域密宗的和尚,把他们的舍利给我取来就是了,璨璨,晨晨,你们两个跟着去。把各派弟子收拢以后,就立这些弟子做掌门,另外,有些山门也就长老守护,不用留下,全部祭旗吧。把他们山门的典籍也全部给我带来。”

    “天下道门,尽归崆峒,这是天数,蓝神,只要你这次事情办得好,本宗把你提升天仙之境界!”周青甩出了糖衣炮弹。

    “宗主英明,弟子一定不会让宗主失望。”

    蓝神躬身,接过十二杆冥王旗,满心欢喜。失去化血刀受的内伤,在运功三周天,立马就痊愈,周青收了那么多法宝,肯定会赐他几件强大的法宝,再说,收刮各派山门的时候,还可以捞上一笔,这却是肥厚的差使,到现在为止,蓝神见了周青的手段,心里哪里还有一丝一毫的反叛念头。

    “托真人洪福,本宫终于收回了祖师遗物,不过本宫闭关几天,参悟祭炼。”大自在宫主对周青道。

    “这是自然,昆仑洞天是圣地,还要洗刷一番,才能居住修行。等蓝神把事情办妥当,修道界安定下来,贫道还要上玉虚宫瞻仰一二。”那玉虚宫的规模比周青的仙府还要巨大,周青自然不能放过。

    大袖一甩,一行十多人进入了大自在宫洞天中,宫主要祭炼清净琉璃瓶,周青收了这么多法宝,自然要划分一下,分出类别,破开里面的禁制,重新祭炼,除了杏黄旗,葫芦,两样法宝以外,以周青现在的实力,要重新祭炼,也不是难事。

    小狐狸和周晨分别骑着蛤蟆和大力熊王跟着蓝神往昆仑去了,地灵子也带起一帮弟子去了。有超级法宝,超级高手压阵,周青放心的很。

    “杏黄旗,葫芦这两样法宝确实强大,不过借助都天大阵的神煞之力,应该可以破开重新祭炼,等蓝神回来以后再说吧,都天神魔元灵给我传来的洪荒大战时候的信息,我该好好的参悟一下了。”

    周青座在大自在宫的一座宫殿的静室之内,盘算着现在的情况,让崆峒暗中控制天下道门,万一有哪个门派的前辈仙人下来,也只会把崆峒当作靶子,去找广成子的麻烦,算不到周青头上,再说了把一些有用的东西全部收刮来,积累庞大的资源,去地仙一界这才稳妥一些。

    地仙界强横的存在多如蚂蚁,天仙,地仙,散仙,神佛,菩萨,魔头,妖王,都不是周青门下所能对付的,要在那里安身立命,打下基业,不得不万分小心,所以,不顾一切的提升实力,才是最根本,最主要的,地仙界不比人间,在人间一开始,周青在实力不强大之时还可以借助世俗周旋,而到了地仙界,周青又有众多的门徒,根本不可能隐藏,动则就是灭门灭派。

    想好了后续发展,周青闭上眼睛,重新回忆起来,一**太古洪荒的景象出现在神识之内,其中不缺乏战斗场景,都是上古都天魔神的手段,举手投足,就是天崩地裂,擎天大柱被生生撞断,周清细细体悟着一切,沉浸其中,从自己体悟出的道理,运转参悟玄功,变化金身,忘记了时间,忘记了一切,进入玄妙之极的境界。

    直到十天之后,周青终于出关,金身随意变化,相貌和肉身一般无二,随时可以发挥出全部的实力,在这十多天的闭关之中,周青发现,自己修炼金身的功法竟然不全,只能变化到丈六高下,那四面八臂的法相也有纰漏,幸好周青自己根据太古洪荒魔神元灵传过来的信息,把不全的部分,按照自己的理解,一一补全,走上了自己独有的道路。

下一章          上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