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上一章

 

    随手把自己的肉身封印起来,扔进了自己的介子空间之中,现在是脱出劫数,返本还原,肉身不管怎么修炼都是柔弱之体,比不得那业力凝聚的金身,周青一时之间也想不出什么好办法强化肉身只有暂时搁置,免得遇到强敌,不但发挥不出自己的势力,还要分心照顾,却是一大拖累。

    神念穿过大自在宫整个洞天,又传到了外面的沙漠之中,昆仑山脉,乃至整个中土大地,凭着周青现在的修为,方圆万里之内的任何事物的一举一动莫不在握之中,那蓝神和小狐狸两姐妹,凭着自身强大的实力,已经把周青交代的事情完成了就成,剩下的就是帮崆峒巩固一下地位威严。

    大自在宫主一身轻松,现在还在闭关祭炼清净琉璃宝瓶,看来就在这一rì两rì之间就要完工了,十二大弟子都守护在宫主周围,一来是护法,二来是观看祖师的法宝,学习一下祭炼的手段和法诀。

    现在万事俱备,就等蓝神把事情一一办妥当了,周青暂时清闲了下来,蓝神本身的功力就快接近天仙之位,又有周青所赐的都天冥王旗,就算是真正的神仙下来,都一定不是对手,何况小狐狸和周晨自身也不弱,又有蛤蟆和大力熊王这另个超级妖王护架,三人联合,只要不碰到白起那中变态,横扫天下是轻而易举的事情。

    此次周青不亲自动手,主要是想锻炼一下两狐狸姐妹的手段,开开眼界,只有实力,没有丰富的经验和yīn毒的手段,一样要吃大亏,在这一点上,周青可是十分不放心两女,尤其是小狐狸,不懂得人心险恶,去了地仙一界,恐怕有些麻烦。

    闲来无事,周青正好祭炼一下抢夺过来的法宝,分出种类,好赐与门下弟子增强实力,周青这次剿灭各派长老的大手笔还有一个最主要的意思,那就是选出各门各派中间根骨好的弟子,做为自己的徒子徒孙,自己的天道宗,在人间那是无限风光,但是九成九是自己撑门面,门下弟子也是没有几个,一个门派要壮大,门下的弟子当然是不能少的,而且要越多越好,好汉再厉害,也抗不过人多。

    打神鞭和杏黄旗和葫芦先不去管它,这两样东西和玄武老道的八景灯是一个概念,其中杏黄旗和打神鞭更是原始天尊赐给姜子牙的法宝,那葫芦是封神一战中神秘仙人陆压的法宝,连云中子都不知道其来历,靠仿制模拟出的赝品远远没有真品一层的威力,少了灵xìng,就算是周青现在的修为,要破开这三样法宝,也没有可能,只有放在都天神煞大阵,借助十二位上古祖巫的力量,慢慢祭炼,一层层的破去禁制,用剥茧抽丝的手段和水滴石穿的耐心才能够办到,不过周青不急,他有的是时间。

    紫青双剑,龙虎宝印,天师剑,紫符天录,九天元阳尺,子午宙光盘,这几样法宝,都是一个等级的法器,虽然比不上封神时期流传下来的太古重宝,但也是前辈仙人采集天地之间的灵物,花费了无数的时间和心血炼制,乃是炼魔防身,辅助修行的上品,弟子一多,法宝也要多些。

    次一级的法宝多不胜数,抢夺牛头yīn神的,那玉柱洞府中留下的,杀死的各大门派长老所留,总共加起来,怕不下三千余件,可谓是富有之极,周青在大荒山看过那枯骨神君,一个童儿徒弟都是返虚高手,但是法宝却没有几件好的,可见地仙界也不是很完美,只要不是大门大派,那些散修除了道行高一点,就没有别的了,周青要抢上一两座山头,也不是难事。

    紫青两把宝剑,一分一合,一把紫光闪烁不定,吞吐之间剑芒有如灵蛇吐信,闪烁不停,最长时光芒竟达三丈以上。青剑也是如此。双剑一柄头作龙形,一柄上盘青蛇,周青分别拿在手上把玩,挥手之间,冷气森森,剑柄之上还有朱文篆字,各种镇魔符文。

    “想当年,我也是靠抢夺赝品紫青剑起家,直到今天,真品都落到了我手中!”

    感慨万千,两手握住剑柄,爆出了金sè火焰,只听的噼里啪啦一阵轻微的爆裂之声,两把宝剑上面的禁制被破了干干净净,周青现在是金身凝聚成实体,随时随地都可以动用全部能力,就算是蜀山开派真人长眉老祖亲自下凡,在七宝妙树之下,恐怕都要饮恨当场,何况是留下的两把宝剑,在原来的基础之上,又加上了几道禁制和阵法,两口宝剑的材料十分特殊,无论怎么炼制,都是紫青两种颜sè。

    周青听狼jīng说,那地仙界中的苍莽山,就有蜀山那个门派的存在。

    “只怕是飞升了蜀山前人所创立,还破有些势力,不知道具体怎么样?”周青心中转了几个念头。

    祭炼好双剑,周青手不停歇,又用了两天的时间,才把抢夺来的法宝全部重新祭炼了一番,真真正正成了天道宗的法宝,并且在每件法宝之上,都刻下了天道宗主周青的字样。

    砰!一声巨响,周晨骑着大力熊王,和蓝神来到了蜀山洞天之外,后面跟了向辉和数百个蜀山弟子,有两仪大阵的守护,小狐狸,蓝神三人也有些麻烦。

    在昆仑山脉之中,将近停留了万名各门各派的修道弟子,一开始,听见掌门身亡,都是大喊大叫,有的还指认蓝神地灵子和妖孽勾结,结果蓝神用铁血手段,放出的都天魔神,把不听话的弟子都嚼吃了一千多个,吃得这些魔神大呼过瘾,要不是有周青传下的控制之法,这些魔神只怕连蓝神一起吃了。

    蓝神这等凶悍,那些弟子都是年轻一辈,平时仗着师门和自己家在世俗的权利,作威作福,欺软怕硬,现在遇到更狠的,早就吓得魂飞魄散,当然不敢违抗命令。

    十天以来,三人成功的把天下道门都安派好,地灵子派出崆峒弟子,一一接管了洞天茅山,龙虎等洞天福地,里面留守的长老被蓝神杀了干净,现在只剩下蜀山和昆仑了,昆仑是被血污秽,住不得人,那玉虚宫出来的时候被元元开启了全部禁制,也进不去,周青交代了,那玉虚宫要自己亲自上门一探究竟,那些残留的昆仑弟子都拜在了崆峒门下。

    至此,流传了数千年之久,一直是中土道门领袖的昆仑就彻底消失,不复存在了。

    “向辉,你是蜀山弟子,应该通晓蜀山的阵法,快快开禁制,让我们进去,击杀了留守的长老,你就是蜀山掌门,以后成仙作祖,多大的荣光,岂不比以前做弟子来的快活?”

    蓝神变化成天鬼形体,面目狰狞,说起话来yīn深恐怖,又想起他的铁血手段,蜀山弟子都是战战兢兢,只有向辉和其余几个死党心里有喜又怕。

    “老祖,掌门出来的时候,怕妖怪上门开启了全部禁制,只有几个长老和掌门知道怎么进去,我们低辈的弟子哪里能够知道。”向辉满脸媚笑。

    “蓝神,不浪费时间了,师傅在哪里等着我们呢,只有蜀山这一个洞天没有解决了,我们一起下手,轰破大阵,早早回去,免得师傅久等。”小狐狸和周晨都想早点把事情办好,去周青所说的地仙界,连蛤蟆和大力熊王都是心急如火。

    周晨祭起番天印幻化成山峰狠狠的砸在峨眉山顶的云海之中,只见那云海一阵翻滚,无数白云幻化成利剑朝众人shè来。

    “这是外围的万剑阵,反击手段也不怎么样啊。”周晨收回大印,挡在面前,只听得叮当乱响,亿万道白云幻化的剑气冲到印上,被符录反击成碎片。

    大力熊王怕周晨有个闪失,挨打的可就是他自己,连忙吐出幽魂白骨幡,万道寒烟往下一冲,把云海冲了个支离破碎,万剑阵一击而溃,云海散去,五颜六sè光彩闪现明灭,正是生死幻灭两仪微尘大阵。

    “万剑阵一破,怕是惊动了神虚,洞虚,无虚那三个老家伙,亲自主持大阵,直接轰击,便有地火水风的反扑。”向辉咬了咬牙道。

    “何放妖孽,竟然强攻我蜀山山门!”三个洪亮的声音从彩光之中传了出来,无数雷火电光,狂风冰雹,庚金之气所化的金刀金剑,一齐打来,宛如天崩地裂一般。

    蜀山全体外出,把护山的禁制全部开启,怕妖孽上门,留下的三个长老只要稍微有点动静,就会开启阵法反击,蜀山千年的基业,一点都不能马虎。

    “来得好!”蓝神不想罗嗦,要是几人出手,要攻破这两仪大阵也要半个时辰的工夫,还要遭受反击,说不定对方见支撑不了,来个玉石俱焚,伤到两位小姐,周青肯定不悦。

    把一杆冥王旗抛出,念动咒语真言,高达千丈的魔神出来,却是一头全身长满锋锐骨刺的巨兽,最尽吃了不少人,进补了一下,都天魔神涨大了不少,张开血盆大口,猛的一吸,那无数打过来的地火水风投进这魔神嘴里,魔神一声咆哮,震得整个峨眉山抖了几抖,山石纷纷碎裂,哗啦啦掉了下来,有许多游人被突如其来的一声惊破胆子,晕了过去,幸好众人在高空云海之上,没有人看得清楚,要不然不知道会有多种传闻。

    魔神把地火水风,庚金之气吞进了嘴里,又吐了出来,凝聚成一个十丈方圆的混沌圆球,猛的砸在下面的两仪大阵之上,又是一连串的爆响,两仪大阵被砸了个稀烂,露出一大片空地,正是蜀山洞天。

    这太古洪荒都天魔神,天生就有吞噬万物,重归混沌的手段,现在就算是分身,力量恐怕也不输于天仙,破坏力更要甚之,两仪大阵没有混元一气太清神符做为阵眼,就好象没有融合化血刀的都天神煞大阵一样,威力连千分之一都不到,如何能够抵挡都天魔神。

    阵势一破,就看见三个老道站在遁光之上,目瞪口呆,蓝神收了都天魔神,一跃而起,下一刻就出现在三个老道身边,伸出鬼爪,扑扑两声,把两个老道的头颅抓成了烂西瓜,连元神也被禁锢起来,收进了介子空间之中,准备献给周青,还有一个老道才醒悟过来,连忙发出剑光,也被蓝神一巴掌打碎了飞剑,用法术镇了泥宫丸,只能说话,不能动弹。

    “小道士,你快说,你们蜀山有多少藏宝贝和典籍的地方,一一说出来,饶你不死,否则,刚才两个老道就是你的下场!”蓝神嘿嘿直笑。

    “妖孽,你乘虚而入,不算手段,你这等无耻妖孽,却不知道大祸临头,天下道门齐聚昆仑,你们猖狂不了多久了!要杀就杀,想逼问我蜀山珍藏,那是妄想!”这老道破口大骂。

    “无虚师叔,你就说了吧,我记得我们蜀山凝碧崖内有很多山洞,要蓝神老祖一个个查找,那多么费时间,不如就说了吧,师侄我帮你向老祖求情,说不定能饶师叔一命。”向辉等一干弟子飞了过来。

    “啊?!你……你们……你们怎么和妖孽在一起,掌门呢?灵虚师兄呢?”无虚老道看见向辉和数百弟子,大惊失sè。

    “天下道门所有掌门长老被我家宗主斩杀在大自在宫的沙漠之中,那昆仑首领元元小道士和无真老贼尼神形俱灭,昆仑不复存在,小道士,你还是老实一点,免得让我多费时间查找,否则立马收了你的元神,祭炼成法宝,叫你求生不得,求死不能,rìrì受那魔火的煎熬。”蓝神狞笑道。

    噗!无虚老道听了这话,有看了看蜀山数百弟子,一口鲜血喷了出来,溅到蓝神身上:“宁为玉碎,不为瓦全,妖孽,你就杀了老道罢,你们这些无耻之辈,投靠妖孽,祸害自己师门,定然不得好死。”

    “嘿嘿,师叔,你可不能这么说,蓝神老祖可不是妖孽,也是我道门中人,现在天下道门是一家,昆仑自大,早就该灭门了,这是天大的好事,我等弟子替天行事,你怎么如此食古不化。”后面向辉的死党,谢晓宏对蓝神大拍马屁。

    “无耻!”无虚老道气得直翻白眼。

    砰!蓝神见这老道顽固,又喷了他一身鲜血,暴戾之气一冲上脑,蒲扇大小的鬼爪直接捏爆了无虚老道的头颅,收了元神,看得一干蜀山弟子浑身哆嗦,连向辉几人都后退了几步。

    小狐狸和周晨相互看了一眼,点了点头,不说话,对蓝神的行为也不表示看法,这两姐妹原来不通世事,身为妖族,当然受了不少正道人士的欺压,越是底层的人,越是善良,这些天看见蓝神杀戮,自己也沾了不少血腥,心xìng慢慢的变化起来,和以前大不相同。

    “向辉,你以后就是蜀山的掌门,你家在世俗中见的势力颇大,正好借机广收门徒,光大我道门一脉,和你家作对的凌家姐妹已经被我师傅施展绝**力打入了轮回,再也威胁不到你们。等我师傅收到天下典籍,创出最好的修炼功法,再传给你们,凡事以崆峒为尊,知道吗?”周晨高高在上,对向辉吩咐。

    向辉连忙躬身,满心欢喜。

    两只狐狸心里也很是受用,终于体验到了力量和权势带来的威严。

    “那你带我们去凝碧崖,各自搜寻山洞,如有禁制,就要蓝神来破开。”周晨又吩咐,一行人朝蜀山秘府凝碧崖涌去。

    切不说蓝神和两只狐狸在那里大势搜刮,周青出关不久,大自在宫主也在同一天出关,手托插了杨柳枝的清净琉璃瓶,满脸微笑,后面跟了十二大弟子。看见周青坐在凉亭之中,和大徒弟温蓝新在说着话儿,连忙上前打招呼。

    “宫主终于出关了,贫道正好见识一下瓶中甘露的起死回生之功效!”周青连忙站起来稽手。

    宫主不答话,只是把柳枝抽出,往洞天之内的群山刷了几刷,顿时下了阵清雨,清香四逸,花草奔放,满山翠绿,有些那干枯跌落的树枝,被甘露雨水一滋润,居然在地上扎根,发起芽来。

    “妙!妙!妙!果然是夺天地之造化,居然有这样神奇的法宝,贫道大开眼界!”周青见状,心中惊讶,要使枯木逢chūn的手段,单瓶自己的法力,虽然可以办到,但绝对没有这么快速,也不可能一下就覆盖到这么广大的地方,十二仙中慈航道人的法宝,果然别具一格。

    周青修成天仙位,又参照仈jiǔ玄功和上古洪荒大巫魔神流传下来的信息,修成无劫无量之金身,因为没有见识过真正的仙人,也不知道自己的实力怎么样,但是周青见过大巫白起,相比之下,恐怕还是要逊sè一些。

    “白起那个变态,以一人之力屠杀四十万天兵,连真武北斗荡魔大dìdū要接助山河社稷图才能困住这厮,我恐怕用上了都天冥王旗,才能和他保持周旋一二!不知道十二真仙的法力,和那真武大帝相比,谁高谁低?都是同一辈的人物,三清座下,不出手拼斗,还真说不好。”

    不知道怎么的,周青突然想起了白起拜托他的事情,要东海海眼去找一人,现在就是不要避水神珠,周青也能够下到万丈海眼,但是想想,觉得不妥,变打消了那个念头。

    “真人说得即是,这法宝确实是夺天地之造化,落到无真老尼手中,简直是暴殄天物,对了,真人计划的昆仑山一行,定在什么时候,本宫早就想瞻仰一下玉虚宫。”

    周青心神一动,笑道:“此事不急,天下道门我手,温蓝新,你出去迎接蓝神和你两个师妹,半个月不到,就办妥当了事情,这个蓝神,还真有几分本事!”

    宫主和温蓝新一听,连忙运起神念,透过洞天,扫shè了数百里,都没有发现人的影踪知道自己远远不如周青,温蓝新飞出洞天,脚踏遁光,悬在空中,等了一个多时辰,才发现三道光芒夹带着妖风过来,知道是蓝神和小狐狸周辰,心中暗暗惊讶:“以这个速度,一个时辰只怕都要飞行四五千里?师傅神念居然在四五千里就发现了三人?真是骇人听闻,难道这就是天仙的实力?”

    “大小姐有什么事情?”蓝神早就看见了空中的温蓝新,连忙停下遁光,躬身问到,随后小狐狸和周晨骑着蛤蟆和大力熊王也赶到了。

    “师傅叫我在这里接你们进去,要问你们的情况呢。”

    温蓝新啧啧感叹,当年自己统帅魔道的时候,都没有这种手段和气魄,先是收了海外霸主妖王为坐骑,接着又杀灭天下道门的掌门长老,把天下道门玩弄于鼓掌之间,就是数千年来,也就出了周青这一人,以无论多么厉害的魔头妖王,想要剿灭天下道门,都从来没有成功过,最后的下场也是无一例外的被正道剿灭,不是神行俱灭,就是被封印在旮旯里面永远出不来。

    几人进了洞天,见过周青。

    “事情办得怎么样了?”周青问蓝神。

    “宗主英明,依照宗主计划,现在天下所有的道门都皈依了崆峒,地灵子和一百多崆峒弟子正在收拾残局,我和两位小姐先前扶植了世俗中有些势力的弟子当上了各派的掌门,不会出什么纰漏。弟子总共收得各派典籍共有三万来卷,有道书,功法,符法,剑修,yīn阳,五行,奇门遁甲,连同密宗佛门,一共击杀三十二名各派残留的长老,取得舍利四十六颗,元神六十三条,其余全部用来祭了冥王旗。”

    蓝神恭敬的回答,交还了十二杆冥王旗和典籍舍利元神,周青接过来,收入囊中道:“做得很好,你现在的修为以经到了积攒能量,炼化元神成婴儿的时候,奈何这人间界的灵气实在是不足,要得天仙位,恐怕非要百年以上的苦工不可。我就赐你一粒仙丹。”

    周青扬手飞出一粒大如龙眼的仙丹,又打了一道金光进入蓝神的头顶:“这道金光乃是我的念力,配合仙丹里面的灵气,不出一年,你就可以得成天仙大道。”原来蓝神是yīn神,本来就相当于渡过了就大天劫的修士,虽然受了伤,道行大损,但是皈依周青以后,得了不少好处,功力也慢慢恢复了。

    各大门派的长老被蓝神和小狐狸,周晨杀的一干二净,那些食古不化的老家伙被杀之后,剩下的全部都是年轻一辈的弟子,蓝神从中选出了机变灵活,修为又不低的弟子拜在崆峒门下,更是用强力手段使这些弟子当上了自己门派的掌门,这样一来,天下道门都等于是崆峒的分支,那些密宗的和尚长老也被杀了干净,夺了舍利,修道界的巨大变动,奇怪的就是,轩辕法王那家伙一直没有出现,也不知道躲在哪的旮旯里面,不过周青现在是毫不担心这头老妖。

    地灵子现在得意洋洋,在修道界的地位崇高,崆峒一统了天下道门,名声大震,以前修道界门派割据,各有恩怨,一盘散沙,你算计我,我算计你,巴不得对方消耗对方的实力,现在那些老顽固都身死,虽然实力大损,但未尝不是一件好事,换了新鲜的血液,没有了门户之见,周青相信,只要在地灵子略微施展手段,一直经营下去,再过百多年,中土道门势必再会兴旺发达起来。

    “蓝神,上次袭击我大姐的那群上古巫门后裔,也就是世俗中的异能组有什么动静没有?”云霞仙子突然问道。上次周青把听到的事情都告诉了云霞,云霞很是担心,怕自己姐妹出去行走又被袭击。

    “回主母,弟子和两位小姐并没有碰到那些家伙。”蓝神得了天大的好处,心里十分快活。

    “罢了,那批小家伙是上古巫门的后裔,上次留他们是想他们牵制道门,现在道门都在我手中,却是留他们不得,蓝神,你再跑一趟,叫向辉带路,把那异能组的人都杀了,免得一群蚂蚁似的东西,也来搅扰,世俗的事情,自然有中土道门援手。”周青吩咐道,又取了祭炼好的子午宙光盘给了蓝神。

    “宙光盘上的子午神针杀人无形,正好适合你下手,你是一天鬼之身,来去无形,不要闹出动静来。”

    蓝神点头,身形一闪,就消失在空中。

    “我是不是大材小用了?以蓝神现在的实力,暗杀这群人,简直就是杀鸡一样。不过也好,杀了干净,世俗政权就只有依赖道门了,而那些新任的掌门的家族又与世俗政权密切,更加好大成一片,那群巫门小家伙,要召唤十二祖巫,要无数的魂魄,搞不好会对普通人下手,无量天尊,贫道这么做,却是一场功德啊!”

    周青心里暗暗得意。

    根据这些的参悟,又听了异能组两个首领的谈话,周青知道十二祖巫也就是凝聚出来的十二都天魔神,远古之时,那十二祖巫有自相残杀,有被仙道围攻,皆都身损,意识彻底消散,只有那魂魄元灵散落于四方八殛,茫茫虚空,后来蚩尤大巫聚集所有族人之力,打造化血刀,又设立都天大阵,四处征战杀戮,想收集魂魄,重新招回十二魔神,奈何还没有成功就被仙道杀死,化血刀落到了截教弟子余元手上,又传给了他徒弟余化,在封神一战大放光彩。

    上古巫门与仙道是死对头,现在中土道门的后盾实力被周青杀光,异能组的存在,威胁到了道门的根本,周青当然要铲除,以绝后患,还可以通过中土道门控制世俗政权,收刮弟子,发展势力,这如意算盘,简直绝妙。

    看见周青做事滴水不露,手段狠毒,动则就灭人满门,大自在宫主却是不以为然,那异能组袭击她大自在宫的弟子,自己找死,要不是这一向昆仑逼得紧,连她自己都要杀上门去。

    “温蓝新,你有经验,去协助地灵子把道门的事情彻底抚平,再招收根骨好的弟子,我们仙府正好缺少采药的童子,还有那看丹炉煽火的童子,看坐骑的童子,都要一些,璨璨,晨晨,你们也跟着你大师姐去,学着点。”周青吩咐。

    温蓝新原来就是一派之主,对招收弟子很有经验,周青用对了人才,这也是周青当时要收温蓝新为徒弟的原因。

    温蓝新点点头,现在那头天鬼正在虚空中睡觉,温蓝新也没有抱在手里,招呼周晨和小狐狸走了,可怜了蛤蟆和大力熊王还没有揣口气,休息一下,又被拉做了苦力。

    “宫主!事情以了,正好去昆仑玉虚宫去瞻仰一下,顺便洗刷一下血污!大自在宫甚至以后可以发展成分支呢。”

    周青笑道,拉起云霞,宫主当然欣然前往,另外七彩仙子,等十一个姐妹,当然不肯放过这个机会,反正现在事情已经了结,大自在宫不需要人留守,当然去看观看,饱下眼福,昆仑毕竟是中土第一的道门,那玉虚宫更是原始天尊当年的行宫,天下的修道之人,莫不想一睹为快。

    十几人出得洞天,架起遁光,瞬间便到了昆仑洞天之中。

    一进昆仑洞天,就有一股腥臭之气荡漾,满目皆是血红,连绵的群山被染成了暗红sè,大块大块的污血凝结成了硬壳,犹如石头一般,树木花草全部死亡,陈腐的尸气另人作呕,就算是大自在宫诸女用法宝护住了身体,还是有些气息进了鼻子,几个道行低一点的女子立刻脸sè惨白,要强忍住了心中的烦闷,没有呕吐出来。

    “轩辕法王这一招果然无敌,血河大阵真是毁人洞天的绝好手段!要是这老妖能够为我所用,还真有许多好处,一些歹毒的手段,也只有这老妖才会,道门那些典籍哪里有这种手段。”周青心里感叹。

    大自在宫主连忙把柳枝一刷,雨露清新洒下,方圆十里之内的污血被甘露一冲,消失得无影无踪,甘露慢慢的渗进山石泥土里面,一些被污血覆盖,早就死亡的花草树木,也有了几分生机,慢慢的变绿起来,不过很是缓慢,肉眼几乎察觉不到,远远没有宫主在大自在宫洞天施展的时候那般迅速。

    “这幽冥血河中的污血果然是三界之中有数的污秽之物,照现在的情况,要洗刷整个崆峒洞天,起码要几个时辰不可!”

    大自在宫主叹了口气,飞上高空,手不停歇,蘸了瓶中聚集的甘露,连连刷动,整个昆仑洞天之中便淅淅沥沥的下了一场雨,渐渐的那浓厚的血块也被消融,有些山头露出了山石的颜sè,原来山头之上长满了参天古木,现在只剩一些褐sè的树桩,都被污血消融了,生气全无,连一些仙鹤灵禽,麋鹿黄羊,白兔等动物也全部化为了血水,难怪有浓厚的尸臭之气。

    周青也不闲着,他手上的七宝妙树却是破邪的最好法宝,只是但就洗刷污垢来讲,确实比不过大自在宫主手中的清净琉璃宝瓶和杨柳枝,飞上高空,扬起七宝妙树,也和宫主一样的刷动,彩光洒下,把一些巨大犹如山石一样凝结了的污血块块打成了粉末,又用彩光照shè,一一炼化,就是因为这些巨大的血块不好消融,往往一盏甘露,又化成血水,最不好除去。

    那巨大的玉虚宫漂浮在远处的天空之上,依旧是白云缭绕,沉浮不定,若隐若现,一大半都隐藏在虚空之中,竟然和云中子的仙府开光之时的情景有些相似,只是没有那么华丽霸道,千条瑞气,万道霞光,而是飘洒出尘,没有一丝三清道尊府邸的威严,相比之下,更加具有神仙气息。

    只是周围没有灵禽仙鹤的飞舞,整个昆仑洞天之类死气沉沉,加上安静的玉虚宫,居然险得有些诡异。

    原来那条从玉虚宫里直扑下来的白玉小道,现在也消失不见,显然是因为元元老道倾巢而出,才把玉虚宫关闭,昆仑洞天之中也不能住人,玉虚宫的禁制强大,更本不用人留守。就算是有人留守,也不过是乾子辈的弟子,周青一个照面就可以轰杀成渣,现在这群修士的力量对周青来说,就是蚂蚁一般,所以周青大势屠杀,把所有掌门都灭绝,也对他们演示什么,有谁见过捏死一只蚂蚁也要讲道理掩饰的,摆嘴脸,讲道理,那是阵对同一级数的人,比如周青去了地仙界,自然就要收敛,不能象现在这般为所yù为。

    所有的昆仑弟子残留的弟子都被蓝神用铁血手断强迫拜在了昆仑门下,现在昆仑洞天已经完全荒芜,云霞等十几个姐妹满目张望,唏嘘感慨,心中最多的还是欢喜。

    不知道怎么的,周青偶然看着那有些死寂的玉虚宫,心里居然升起了几分jǐng兆:“怎么会?我已经得成天仙大道,又蜕去本体,返本还原,修成无劫无量之金身,这人间界已经是无敌的象征,怎么还会有jǐng兆?莫非这玉虚宫中还有高手?就算是姜子牙住在里面,有都天冥王旗,都不见得能耐我何,莫非是原始天尊在里面?”

    周青最重神识修为,当年就凭着心中的jǐng兆,逃过了一些劫数,前几天更是参悟天体运行,鸿蒙开辟之道,虽然不能说是能知过去未来之事,但机动灵活,心中所想,也能模模糊糊的得出一个概念,心神一动,便可知晓yīn阳,会天时,趋吉避凶,心中既然生出jǐng兆,那多半是冥冥之中有些信息透漏,周青不敢大意。

    “到底是什么?”周青和大自在宫主两人联手,不出一个时辰,就把昆仑洞填的污血清除洗刷了干干净净,恢复了本来面目,只等这洞天再慢慢吸纳灵气,恢复生机,还是修道圣地。

    “真人可有办法打开这玉虚宫的禁制?”大自在宫主见已经完成,也看了看玉虚宫,心中感叹了几句,便对周青笑道。

    周青面sè凝重,也不答话,双眼神光闪动,云霞仙子见状,也飞了上来,七彩仙子觉得玉虚宫周围的云雾有些看不清楚,便想上前一些,刚刚飞起身来,靠近了一些,就听见周青大喝:“不要向前!”七宝妙树彩光一卷,捆住七彩仙子的芊腰,拉了回来。

    “夫君!你干什么?”对周青突然的举动,云霞有些不解,但是她知道周青不会无的放失。

    周青也不回答,头顶上升起了那颗碗口大小漆黑的舍利,一片黑光朝玉虚宫照shè过去。

    突然,黑光还没有照到玉虚宫,就在七彩仙子刚才的地方还前面一丈之地,突然显现出一副图画,有山有水,有大河,有湖海,内中还有连绵的宫殿,仿佛另外一世界。

    “山河社稷图!白起那厮出来了?!”

下一章          上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