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上一章

 

    “这是?……这是山河社稷图!”

    还未等周青叫出声来,大自在宫主看着眼前的世界,先是疑惑,随后想起了自己门派流传下来的古老传闻,这名震三界的上古法宝。

    “怎么可能,这东西在封神一战就消失了,怎么会出现在玉虚宫周围,莫非这玉虚宫中还有厉害人物不成。”

    大自在宫主心中居然有些慌乱,这山河社稷图乃是封神时期,最为奇妙的一件法宝,不象别的法宝,或是攻击,或是防御,或是功守兼备,这山河社稷图就是一个广大的世界,只要人入其中,任是大罗金仙,也要乖乖的让图的主人蹂躏,没有反抗的余地,不过这图却是不能主动把人卷入其中,只能设置陷阱,引诱人入内,把图展开,祭在空中,图就会完全消失不见,无声无息之中布下禁制。

    幸好周青心中生出jǐng兆,又用了业力所化的黑sè舍利发现了藏于虚空中的山河社稷图,否则,大家都要被卷进图中,做那图主人的奴隶,七彩仙子吓出了一身冷汗。

    山河社稷图一现,玉虚宫被图掩盖,不知道在何方何地,连周青都不敢上前,也没有什么办法可以破开这图,一时之间,不由得如何是好。心中刹那之间转了无数的念头。

    “怎么回事情?山河社稷图出来了,白起那厮肯定也出来,这图本来就是他们巫门的法宝,当时那真武荡魔大帝困住他的时候,还变成术士徐福,接近这厮,又建造阿房宫聚集灵气,来掩盖此图的蛛丝马迹,才把这厮骗到了图中,封印起来,怎么就让他出来了。不妥,不妥,这家伙把用图掩盖住玉虚宫,只怕是自己进了宫中,有些什么图谋。我该如何是好。”

    周青心里也有几分不爽快,自己刚刚清除了人间的障碍,想把人间发展成自己天道宗的仓库,这样一来,人才弟子源源不绝,到了地仙界,绝对可以独树一帜,不看任何人的脸sè,称仙做祖.

    地仙界那么多的山头,就算是那大荒山都有八万余里,要是作为洞府根基,起码能够居住上万的弟子,上万的弟子,就算都是返虚期,一齐出手,也算是强横至极的势力了.

    现在的人间界,什么都缺,就是不缺少人,哪里知道,似乎是老天故意和他过不去,一有起sè,就摸出来一个杀神,那些异能组的成员都是白起的后裔族人,现在已经过了几个时辰,以蓝神的速度,恐怕早就把事情办妥当了,白起和周青虽然有一面之缘,也算得有点交情,但是周青却私自扣下了避水珠,没有帮忙到东海万丈海眼之下找人,还杀了他的族人,又炼了他们族人的大巫出来,这样一来,就是交情再好,也要变成仇人了。

    想想那东海海眼之下,还有一人,很可能是白起同样级数的大巫,周青就头皮发麻,尤其是山河社稷图被白起拿到了手里,可谓是立于不败之地,只要有危险,往图中一钻,比乌龟壳还管用。

    “白起来玉虚宫做什么?莫非不是白起,还是真武荡魔大帝不成?”周青胡思乱想起来。

    “周真人,现在我们怎么办?”碰到这匪夷所思的情况,大自在宫主也没有了主意,自然问道行最高的周青。

    周青思量了片刻,突然道:“此地不易久留,我们还是快走,回去我再向宫主细细解释。”这地方确实不能再待了,谁也不知道是什么人到玉虚宫,但是能够动用山河社稷图的,不是白起就是真武荡魔大帝,哪一个都要让现在的周青难得对付。

    “莫非真人曾经见过这山河社稷图?”大自在宫主听出了周青话中的弦外之音。

    周青不说话,把七宝妙树祭起,彩光罩住众人,就要飞遁而走。

    就在此时,突然天空中那广阔的世界突然变幻起来,烟云缭绕,模糊不清楚,又有片片白云聚拢过来,那世界消失不见,巨大的玉虚宫又显现出来,来是原来的样子,让人以为做了一场梦境。不过天空中漂浮这一个青光闪闪,长一尺的图画卷轴,周青认得,正是山河社稷图的原型。心里顿时巨震,脱了彩光,身形一闪,五指如勾,朝那山河社稷图抓去,这图如果到手,周青等于自己掌握了一界,还要去什么地仙界,不过周青怕有散失,不敢用法宝去卷,才合身扑上,也好随机应变。

    轰隆!一声巨响从玉虚宫内部传来,原本紧闭的两扇巨型白玉后门轰然打开,冲出一条白sè人影,一拳向周青轰击过来。

    周青就要抓到山河社稷图之时,眼前突然一黑,一个拳头急速扩大,刹那间变充塞了整个天地:“果然!真是白起这厮!”

    这一拳要是被轰实了,恐怕就是金身都挨不住,周青上次在山河社稷图中,也一样的挨了一拳,差点把第二元神都打散,而那时候,白起用了百分之一的力道都没有,现在的白起,却是全力出击,凝而不露,周青自然感觉到恐怖的力量,比什么法宝都来得凶猛。

    要抓到山河社稷图,就要挨上一拳,在xìng命和法宝之间权衡,周青当然不可犹豫的选择了前者,身形一转,以拳对拳,硬接了一下。

    又是一声爆响,周青被巨大的冲击力道震飞了数十里开外,把一座高山生生撞断,哗啦隆隆之声不绝,半截山峰平平直直,齐腰撞断,飞了出去,又撞到另外一座山峰之上,双双都成了齑粉,差点被移为平地。

    “好厉害!”周青金身强横,又有九rì金乌法衣的守护,用山峰抵消了冲撞一力,瞬间就恢复了过来,只是这突如其来的一拳实在是凶猛,周青泥宫丸内的两颗舍利都仿佛跳动起来,头脑有些震荡。

    那边那条白影也不好受,周青全力反击的一拳,把他也打飞,撞在玉虚宫之上,玉虚宫自然比那山峰要坚固亿万倍,那白衣人只把玉虚宫撞得一阵摇晃,无数光华闪动,一些强大的禁制被这白衣人一撞,都纷纷碎裂,玉虚宫发出了沉闷的大响。

    两人都是绝世强者,这一拳的拼斗,连虚空都在两人拳头交接之处裂开,随即又迅速合拢,一圈圈巨大的空间波纹犹如水波一样扩散,只要山峰一挨到空间波纹,就被绞成粉末,整个昆仑洞天所有的群山几乎在这次拼斗之下毁去,两人一拳拼斗的余波,居然毁掉了方圆百里地方,周青终于相信,为什么上古之时的战斗,能把洪荒打裂成无数块了。

    大自在宫主以及云霞,七彩一干弟子,有七宝妙树的守护,那些空间波纹伤了不分毫,但是看见自己脚下一片粉末,原来的连绵群山变成了平地,都是呆立当场,要是没有七宝妙树护住她们,恐怕不死也要重伤,天仙级人物的拼斗,果然不是凡间修士所能想象。

    周青平复了气息,飞到诸女面前,发现那人一身羽衣星冠,把山河社稷图拿在手中,不是白起又是谁。

    “你们快出去,免得伤到你们,我没有事情,这是老熟人!”周青也不多说,就是把七宝妙树一刷,彩光把诸女卷起,直接送出了昆仑洞天之外。连大自在宫主都没有丝毫反抗的能力。

    出得洞天,大自在宫主心中明白,两个如此厉害的人物拼斗,自己帮不上一点忙,还是个拖累,尤其是门下弟子更弱,只怕没有周青的保护,连战斗余波都受不了。

    云霞虽然担心周青,却也是明白事理的人,一行数人立马回到大自在宫洞天之中,开启了全部禁制阵法,把洞天隐藏起来,切断了外界的联系,周青手段通天,比然不回出什么事情,在这一点上,任何人都毫不不怀疑。

    “白兄,恭喜你脱困而出,怎么见面就给贫道这一个大礼,要不是贫道有了几分手段,恐怕这一拳就见了阎王了!”周青看着远处,立在玉虚宫前的白起,脸上泛起了笑容,心中却急速的转动着念头。

    白起收了山河社稷图,原本是净白的面皮闪过了一丝cháo红,刚才那一击对拼,他是有备而发,而对方是仓促之间招架,已经占了上风,自己这一拳,就是天仙挨实了,也要被轰杀成渣,想不到对方还能够接下,虽然狼狈了一点,但自己也好不了哪里去,可谓是秋sè平分。

    眼睛爆起一团jīng芒,朝周青打量了一下,又听见周青说话,马上确定了眼前这人正是自己拜托事情的人,看了周青片刻,白起突然开口道:“原来是你,你实力怎么提升如此之快,难怪可以以一人之力灭了昆仑,横扫天下道门。”

    “啊!白兄怎么知道此事!”周青真是心中惊讶了。

    “这有何难,这山河社稷图,我在里面研究几千年,当然摸索出了奥妙,直到十几天前,我突然感觉到我们祖先的元灵觉醒,那万古不化的封印也有了一丝冲动,才拖困而出,这人间界正如你所说,变化如此之大,不过终究是一片废墟,我略一寻找,就感应到族人的气息,当然知晓了现在的情况。”白起似笑非笑的看着周青,慢慢的说道,听得周青的心渐渐的沉了下去。

    “我且问你,打神鞭是不是在里手上!”白起突然厉声喝道。

    “什么打神鞭?”周青装糊涂。

    “嘿嘿,嘿嘿!”白起笑了两声:“别以为我什么都不知道,我脱困以后,这十几天因为要祭炼山河社稷图,才没有时间出来寻你,我族人把这十几天的情况都告诉了我,你既然剿灭的昆仑,那昆仑的法宝肯定都落到了你手里。”

    “你是巫门中人,打神鞭是仙道法宝,你要来做什么,不错,打神鞭是落了贫道手里,白兄,你到底要怎么办?”周青听了白起的话语,终于知道,原来自己剿灭道门之后的十几天,那异能组为什么没有动静,原来是白起这厮找了上门。

    “十几天前脱的困?那就是我那都天魔神凝聚的时候啊,这白起也是巫门的大巫,有千丝万缕的联系倒在情理之中,现在都天旗已经祭炼成功,旗面上的魔神也缩了回去,没有任何能够感觉到我身上都天魔神的气息,我说怎么了,上次那巫门的小家伙都能够感觉到,这次换了个大巫来,还感觉不到了。”周青心中顿时通明。

    “噫!?你怎么知道我是巫门中人!”白起一楞,突然恍然大悟:“难怪你一身修为提升了千百来倍,却是仙道的jiān细,都怪我瞎了眼睛,急于脱困,才拜托于你,小子,拿命来吧!”

    白起突然又是一拳轰来,周青正听得莫名其妙。不知道他在讲什么,不过早有防备,也不慌忙,把七宝妙树一刷,彩光挡住了拳头,两人各自被震退了十几丈。

    一声剑啸冲天而起,白起手上多了一把三尺来长宝剑,青光闪闪,犹如一汪秋水:“此剑名为杀神,乃是我当年屠杀四十万天兵天将之物,小子,今rì我非要你死在剑下不可。”

    白起合身扑上,一剑劈来,周青用七宝妙树架住,两样兵器交接,强大的灵气直接撕裂了虚空,整个昆仑洞天都微微颤抖起来,竟然有破裂的趋势。

    “白兄,你到底说些什么,你要打斗,我奉陪到底,我也知道你的英明,也知道你的手段,但是就未必怕了你,我们两人打斗,这小小的人间界受不了,不如我们去另外一界,想必白兄也有撕裂虚空的本事。你要打神鞭,打赢了我,我自然没有话说。”

    周青实在是搞不懂,刚才几记拼斗和说话,周青已经明白,自己的实力和白起不相上下,要分出胜负,可能有点困难,自己有都天魔神,对方有山河社稷图,都奈何不了谁,白起虽然正常,但论jīng明远远比不过周青,这人间界已经成了周青的禁脔,自然不能让白起破坏,两人要是打斗个几个时辰,这昆仑山脉,连同中土大地,恐怕都要被打成废墟,不如去那广阔无边的地仙界,哪里基本上都是仙道中人,到时候随便爆露一下白起大巫的身份,肯定会像过街的老鼠。

    自从碎了化血刀,凝炼都天魔神,接收了远古洪荒的诸多信息,知道仙道和巫门的恩怨,周青就隐隐觉得,不到紧要关头,自己这都天魔神还是不要暴露的好。

    引开白起,正好可让蓝神尽快屠杀完巫门弟子,要是让白起赶回去,蓝神的小命只怕有些问题,现在蓝神可是周青的得力助手,当然不能出事。

    一举两得之计策,被周青瞬间就定了下来,也不等白起说话,七宝妙树狠狠一刷,把杀神剑荡开,周青破开虚空,进入了三界缝隙。

    白起自然也跟了进来,看见周青,又是一剑劈来,周青连忙用宝树架住,大声喝道:“你说我是什么仙道的jiān细,我却是听不懂,贫道这身修为,乃是自己苦修和奇遇所得,又干白兄什么事情?”

    周青确实不知道白起为什么自己一提巫门,就突然暴走。

    白起依然不停,越打越急,两人就在这三界缝隙之中争斗,你来我往,你杀我挡,翻翻滚滚,到了这个关头,谁都没有时间祭出法宝,就算祭祀出法宝,只怕也也伤不了对方。

    “哎,要是把斩仙飞刀早点祭炼就好了!”白起越杀越猛,杀神剑幻化成千百道剑光,道道剑光不离周青的头顶,周青用宝树左右遮挡,只有招架之功,没有还手之力。

    “你这无耻的小道士,我给你避水珠,叫你去东海万丈海眼之下找人的事情你去了没有?”

    白起舞动杀神剑,来回飘忽,招招不离周青的泥宫丸,力量凝聚成一点,任是什么护身法宝,都要一击破开,周青知道厉害,也不敢分散宝光护住全身,只有来回招架。

    “这……”周青一听,确实有几份心虚,当初他和白起交易,白起帮他脱困,他去东海传话,到现在,却是实言了。“我因为有事情,才拖延了一下,你既然已经出来,自己去找就是了,避水珠,贫道并不稀罕,还你就是,也不用这般凶恶,要杀贫道吧!”

    周青边战边退,好脱开身来,进入地仙界。

    白起一听,更是大怒:“小贼,你还敢骗我,我脱困出来,就去东海,发现海眼里面什么都没有,分明是你存心不良,把我师傅害死,不然,你怎么知道我是大巫。”

    “当年我师傅就剩下一缕残魂,我好不容易收集起来,封印到东海海眼借助灵气滋养,希望恢复,后来我被困在山河社稷图中,才叫你去寻我师傅,叫他想办法,你当时的道行,也不是我师傅残魂的对手,定然是哄骗他,勾结仙道之人,出手偷袭,才将他杀死。”

下一章          上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