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上一章

 

    “东海海眼我还没有去过,你师傅不见与我何干,再说,你师傅与我无怨无仇,我杀他做什么?真是莫名其妙。”

    周青缓过了一口大气,用力一刷,七宝妙树荡开了杀神剑,后退了数百丈,远远的指着白起喝道。

    三界缝隙之中,灵气全无,只能靠自身积蓄的真元和法宝打斗,而到了周青和白起这个层次,一般的法宝根本就是儿戏一般,就是强如紫青双剑之流,弹指之间也可化成齑粉,除非封神法器那般厉害的法宝,实打实打在身上,其余都是直接无视,到了这种层次,反而是肉搏拼斗为主,法宝拼斗为辅了。

    白起战斗经验丰富,体力强横,气息悠长,简直无穷无尽,加上肉搏招势又jīng妙无比,那口杀神剑的威力也不是不亚于封神法器,就算是周青得成无劫无量之金身,也不敢让白起用杀神剑在身上全力劈上一记。

    说起肉搏,周青也不是没有经验,不过和白起这种身经百战的人物比起来,还是要逊sè许多,幸好手上的七宝妙树即是兵器又是法宝,比杀神剑还要jīng妙一些,每当两口兵器交接之时,七宝妙树就自然生出彩光,荡开杀神剑,使白起的剑势缓了许多,饶是如此,也被白起杀得没有还手之力,心理暗暗叫苦。

    “这个变态,怎么就说不清楚,当时在山河社稷图中,好象很是jiān诈狡猾的样子,怎么一脱困出来,就像是疯子一般,全然不讲道理,不过,好象我自从实力提升之后,也没有讲什么道理啊!”

    “哼!你这一身修为是哪里来的,当时见你,你不过是有几分手段,但在我眼里也不过是草木蝼蚁般的东西,事才相隔一年半载,你就提升了千百来倍,居然能和我分庭抗礼,你又不是我巫门中人,自己苦修得来的,一年苦修就可以成仙作祖,怕是天上的神仙早就住不下了吧,快点交出打神鞭,我们之间的恩怨便一笔购销,我也不难为你,怎么样?你既然得了打神鞭,也知道这法器不过是徒有虚名,威力一般,再说了,你现在的修为,就算上一威力强大的法器,也没有什么用处。”

    白起见周青退后,也停了下来,不再动手,只是声sè俱厉,好象要拼个你死我活一般,哪里知道后几句又话锋一转,居然提起条件来,周青看得分明,这家伙一脸jīng明,哪里有刚才那般卤莽的样子。

    “这家伙原来在试探我的实力,现在看难得奈何不了我,就放话语宽心,莫上了这家伙的当了。”周青不知道白起要打神鞭到底要干什么,不过现在有实力和他抗衡,也不服软,好歹自己现在也是一派宗主,以前实力不够,些微服软那是无所谓,现在却是失了面子,尤其是周青心神敏感,隐隐察觉到白起对自己起了杀机。

    果然,当周青稍微考虑,分了一下神,白起身形一震,消失不见,下一刹那,出现在了周青背后,拳剑交加,杀神剑无声无息的朝周青泥宫丸捅下,另一拳的力量凝而不发,直逼周青后心。

    白起用言语使周青分神,然后猛下杀手偷袭,已经用上了全部实力,显然是要一击必杀之。

    奈何周青早就有防备,自己原来就是专打闷棍偷袭的人物,如何能够中计?不过白起来得凶猛,不敢怠慢,对方用了全力,自己也不在私藏,立马把身形一晃,现出八臂法身,八手各拿兵器,敌住白起,就是一阵撕杀,比先前又猛烈了许多。

    白起行动飘忽,下手狠辣,专攻一点,周青稳如泰山,四面环顾八方,八臂挥舞,猛砸猛打,力大无穷,两人刹那之间,兵器相交,已经拼斗了千百来记,所带起震荡,也不知道波及了几千几万余里,幸好这里是三界缝隙,没有事物存在,不然还不知道要被破坏成什么样子。

    白起其实早就有了杀机,他是大巫,和仙道势不两立,周青又是仙道中人无疑,先前是能力弱小,不放在眼里,又要利用周青脱困,才放了他,现在如此强大,又深知自己的底细,要是传了出去,任是白起如何强大,遭受仙道追杀,在三界之中,也没有可以容身之处。

    周青自然也明白这个道理,当下两人心知肚明,不再说些废话,就是一场好杀,白起久困于山河社稷图中,没有与人动手,初始还有些不顺畅,后来竟然越战越猛,而周青现出法相,有业力加持,两颗舍利在泥宫丸内旋转,生生不息,体力无穷无尽,真是棋逢对手,白起杀气滔天,围绕周青旋转,周青巍然不动,沉稳如山。

    当下的景象就是,一条白影带着冷深深的青光,围绕着一个高大非常,四面八臂的金人攻打,撞击之声直如开天辟地一般,两人也不知道打了多久,还是不分胜负。

    周青心里也不着急,人间界的事情已经是万无一失,正好和白起这家伙练练手,和白起一样,周青开始之时因为白起生猛,善于战斗,处于下风,现在打斗了许久,又想起凝炼都天魔神时候上古洪荒的战斗场面,一些摸棱两可之处,在和白起的争斗当中越来越清晰,也越打越畅快,两人时而近身肉搏,时而其中搀杂法术。

    周青是正宗道家玄功,而白起的法术却是诡异莫测,有些和魔道相似,但论起歹毒来,还要超出魔道许多。现在就是白起想停手,周青也恐怕不愿意了。幸好这里是三界缝隙,要是在人间界的地球之上,恐怕早就已经被打成了废墟一般。

    两人都有顾忌,不敢下杀手拼命,尤其是百起虽然对周青起了杀心,但是对方的手段和自己不相上下,要杀敌人,恐怕连自己的命都要陪上,周青八般兵器来去如电,呈暗金之sè,完全是搀杂业力凝聚而成,白起当然不敢让兵器击打一下,周青也不敢被杀神剑捅上一个窟窿。

    三界缝隙之中,没有rì月交替,也琢磨不到时间的存在,就是那永恒虚无的星空,没有实体,白起周青两人都是极其变态的人物,都没有丝毫的疲劳,两人越打越过瘾,越打越激烈,刀来剑去,拳脚交加,白光,青光,金光,三sè神光转来转去,十分耀眼。

    “这家伙,实在是猛啊!”周青架住寻了个破绽,架住杀神剑,跳出圈子,飞遁而跑,白起随即追了上来,两人又缠斗起来,周青边打边逃,露出了有点不支的样子,两人又不知道打了多久,周青终于觅得一丝机会,身体一窜,遁出百里开外,望空一划,破开口子,进入了其中,白起也同时追了进去。

    不是招架不住,而是周青突然估摸估摸了一下时间,两人在三界缝隙之中只怕已经争斗了一个多月,这样打下去,就是十年百年都分不胜负,周青开始还打得过瘾,久而九之就有些不耐烦了,而白起又死死的咬住不放,极其有耐心,想磨死周青。

    “不和这疯子玩了,这疯子以前是经常打架的!”

    周青心里骂骂咧咧。还不走开,非要被缠死不可,自己可是有门派的人,还要回去发展势力,比不得白起无牵无挂,可没有时间再玩,那地仙地域宽广无边,在里面争斗,引出厉害人物,再透漏出白起的身份,也好让人帮忙,轰杀这疯子。

    白起平时jīng明,但是打斗久了,就呈疯狂的状态,其实上古大巫,莫不如此,一个都有毁天灭地的能力,但是凶狠暴戾,动不动就起争斗,天生就有狂暴的战斗本能,打斗久了,就会红眼,不顾一切,能力越大,越没有理智,破坏一切,所以才被万物所不容。

    打斗了这么久,白起身体之内的暴戾之xìng也渐渐发作出来,哪里还能让周青逃走。

    一股浓厚清新的灵气扑面而来,周青深吸了一口,十分的舒服爽快,向四周一望,看清楚了情况,连忙收了法身,把七宝妙树祭起,千条彩光,万条瑞气,在空中凝聚成一把大斧当头朝追赶过来的白起劈下。

    白起双眼通红,看见当头而来的巨斧,也不用兵器招架,就是一拳轰去,同时把杀神剑朝周青一丢,一道疾电般的青光朝周青泥宫丸奔来。

    周青吓了一跳,没有料到白起居然这般的凶悍,连忙把身体向后一仰,避过剑光,杀神剑余势不衰,直接把周青身后一座高达三十来丈的城墙轰成了齑粉,惹得一阵男女老少惊恐的大叫,随后哭嚎之声络绎不绝。

    原来周青离开地仙界的时候,并没有布下法术感应位置,被白起追赶,仓促就进来,才发现了情况,原来自己处于一个高大的城池外面,方圆丈余大小的青石砌成的厚厚城墙,一些男男女女,老老少少,或上一挑担而行,或是推车,或是骑马,或是步行,叫卖之声不绝,有一高大的城门,朱漆红壤的大门之下,站了一对铠甲鲜明的士兵,都是腰带配刀,手那红缨长枪,和古代的士兵没有什么两样。

    进去城中的人群服饰也是古风盎然,和人间界的汉唐时代有些相仿。

    周青一出来,就浮在城墙之外的虚空,八臂四面,大放光明,所有人都议论纷纷,没有多少惊奇之sè,仿佛这种事情看到过一样,那城门口几个士兵大步跑了出来,嘴里吆喝,周青听见这些人的语言,都是正宗的汉语,并且字正腔圆。

    听那狼jīng说过,地仙界多是大山连绵,动则就是几十万里,有的甚至有几百上千万里,山与山之间的间隔多有平地,地势宽广,多有国家,有的国家甚至比人间整的地球的面积还要宽广,那些土生土长的世俗中人都居生活在其中。

    修道之人,妖怪jīng灵都在大山之中,一些颇有势力的修道门派经常下山招收弟子。

    另外,一些凶恶的妖怪也经常下山抓来人吃。

    这城很是高大,威武壮阔,城墙连绵上千里,比地球之上任何一座城市都要大上一些,城内房屋林立,颇具规格,整个城的zhōngyāng建造有一巨型宫殿。

    “难道这是都城,里面还有皇宫皇帝不成?”终究是地球上来的现代的人,对古代的一切当然有些好奇,这地仙界中活脱脱就是一个人间界的古代。

    “好哇,好大的国家,我现在是不是可以混个国师当一当啊!”周青心里涌起了古怪的念头。

    周青知道自己闯入了世俗的凡人世界,以他的能力,这些凡人都是蝼蚁一般,自然不值得一提,但是和白起再一争斗,这满城大小的人都要死光不可,要屠杀这么多无关普通人,周青还是有些不愿意,白起实在是凶悍,还是把他引到大山里面再打就是。

    白起一拳轰在七宝妙树彩光所化的斧头之上,身体被斧头劈飞了数百来丈,狠狠的砸在城外一条道路之上,把那条用青石扑成,宽十几丈的官道砸了一个大窟窿。待冲出来的时候,白起带起了一片黄泥污水。

    “乖乖!这一下砸出水来了!”周青好笑,往空中一个转折,在天空中划出一道火红的光芒,朝东方走了,白起收了杀神剑,紧紧赶上,两人在那万丈高空又打斗起来,地下众人只远远的看得一团红光,那是周青的九rì金乌法衣,一团白青相杂的光芒,那是白起和杀神剑,巨裂的爆响震得下面城墙又有崩塌的趋势。

    看见城里城外之人,惊慌失措,竞相奔走,这些守城的士兵连忙救治城墙崩塌压伤的百姓。

    有几个士兵,骑了快马,直奔皇宫报信。

    就在周青和白起又在天上打得不可开交,地面震动,城池摇晃,一城的人都以为发生了地震,皇宫里面也自然知晓事情,此时皇帝正在和几个大臣商量国家事务,突然天崩地裂,巨响连连,宛如炸雷,连忙大声呼唤侍卫,这时城门口的消息已经传了过来。皇帝大惊。

    “速速请国师前来!看是哪里来的妖怪,居然敢扰乱我大胜国都城!”

    金銮殿上玉瓦纷纷往下掉,砸得群臣抱头鼠窜,皇帝暴跳如雷。

    少时片刻,有侍卫来报:“国师徒弟说今rì去赴东海龙王的宴会,并不在家中。”

    皇帝惊慌失措,不知道如何是好,又是一阵地动山摇,那金銮殿上的大柱也倾斜起来,皇帝连忙出了大殿,在众侍卫的保护下,观看那极高的空中三sè光芒争斗。一些妃子侍女也慌忙出逃,怕宫殿崩塌。

    “陛下,我师傅今rì不在,我可上去劝阻住两人,师弟架云去东海告之师傅!”一旁闪出两个年轻道士,水云合服,道履丝带,朝皇帝叩首道。

    “那还不赶快行事,少则片刻,不但连皇宫不保,就是都城都要崩塌!”皇帝急忙催促,两个道士点了点头,架起两道遁光,一个朝天上冲去,一个朝东放飞去,看这速度,两道士恐怕都有了返虚后期的能力,至少都渡过了三四次大天劫的样子。

    “两位道兄住手,下面是大胜国都城,有千万人口,贫道是硭荡山苍鹰真人座下弟子,两位道兄,还请卖我一个面子,暂且停止争斗如何,待家师回来再行帮两位剖析恩怨,不要伤及无辜。”

    这年轻道人因为两人打斗的气劲,靠近不了千丈方圆,暗暗心惊,连忙拿出一根长三尺,犹如令剑一般的黑sè羽毛法宝,扬空祭起,乌光护住全身,又靠近了一百来丈。硬是前进不了一步。

    “这两人,只怕是神仙一流,恐怕和我师傅都不相上下啊!”这年轻道人没有办法,只有运足功力,大声叫喊起来。

    “这厮呱噪!”

    白起正好被周青一宝树刷开,听见下面有人叫唤,心中不爽,他哪里知道什么苍鹰真人是什么东西,又看见下面一团乌光,也不罗嗦,就是隔空一拳轰去。

    那年轻道人听得恶风袭来,还没有明白是什么事情,就被拳风震碎了护身乌光,那羽毛法宝也承受不了压力,突然爆开,年轻道人一声惨叫,肉身被残余的拳风扫到,那经过几次天劫淬炼的肉身竟然被当胸打成两截。

    元神从身体里面遁出,又在一片白sè的羽毛保护下,向东方飞去,眨眼就不见了。

    那皇帝和一帮大臣正战战兢兢,突然血雨飞洒,天上掉落两截尸体下来,都认得是刚才那道士,一帮人顿时吓得魂不附体。

    远在几万里的茫茫东海之下的万丈水底,一片仙乐交鸣,大片大片的水晶宫殿,虾兵蟹将来回穿梭,一个个的水族美女端着果盘,菜肴,行走于宫殿之间,海水在宫殿外面涌荡,水晶宫内却是一点水迹都没有。

    这正是东胜神州地界东海龙王居住的水晶宫,此时东海龙王正在宴请东胜神州的一些法力强横又颇有势力的妖怪。

下一章          上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