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上一章

 

    水晶宫正殿之上,金碧辉煌,轻雾幔帐,纱烟彩云,笙歌萧萧,十几位着宫装,穿轻纱的水族美女在中间舞蹈,两旁摆了几是张晶玉大案,美酒佳肴,奇珍异果陈列其上,香气扑鼻而来,另人食指大动,美人好酒,佳肴灵果,真是一神仙才能享受到的rì子。

    大殿之外,有一队队威武的水族士兵守护,戒备深严,严禁闲杂人等出入,这些水族士兵都雄壮威武,气宇喧昂,完全没有妖怪的形状,无论是身材相貌都是和常人无异,或是手持长戟,或是大斧,或是长枪,均是光霞艳艳,瑞气流动,竟然都是神兵利器一流,放到人间界,非要被修道之人强破脑袋不可。

    尤其是这门口几个侍卫和那一队队士兵的头领,铠甲之上符篆流转,眼里jīng芒四shè,竟然都是渡了几大天劫的水族妖怪,水晶宫正殿之内气氛愉悦,欢笑连连,而外面却是气氛紧张,没有一个闲人,只有那一个个的水族美女,身带识别身份的令牌,穿梭其间,莺莺燕燕,香风阵阵,但是注意个士兵都是目不斜视,其中最差修为的士兵,都有化神后期的实力,几个明显是将领的人物,单论道行,比那周青收服的六眼蟾蜍都不相上下。

    这水晶宫处于万丈海底,连绵千里的宫殿,其中这样的水族士兵来回巡逻,不计其数,起码都有万余位,远处的水底是一片广阔的平地,其中好象搭建了无数军营,密密麻麻,也不知道驻扎了多少水兵。

    “诸位道友,今天请大家来,不过是聚一聚,图过开心,大家吃好喝好,免得说我老龙小家子气!哈哈!哈哈!”

    宴会正上芳座了一神sè威严的中年男子大笑起来,举起金樽,将杯内的琼浆玉液一饮而尽。

    这威严的中年男子身穿皇袍,头带紫金冠,富丽华贵,好象世俗之中皇帝一样,但与其不同的是,只要是修道高手,就能够隐隐感觉到这中年男子身上一**强大的真元气流在身体周围三丈之地,微微旋转,分成了无数个细小的旋涡,只要有人攻击,这些旋涡就会急速旋转,把来袭的法宝绞碎,霸道非常。

    此人正是四海龙王中的大哥,统领东海近千万水兵的东海龙王敖广,自身实力强大,早在数千年前就是仙位高手,上天亲自册封为雨部龙神。

    下方都是今天这位东海龙王宴请来的贵客,有十来位,大多数是穿道服,不过道服的式样却是繁多,有带道冠的,有没有带道冠而挽个道稽的,惟独是左边首席之上座一个妖怪,一身金毛,一张猿猴嘴脸,又高又大,坐在紫玉大椅之上都有丈五六高下,身穿黑铁紧身铠甲,带银光护心镜,后面十几丈开外的水晶大柱之旁,战立了两个身高两丈巨猿,也是一身金毛,一个手捧披风挂件,一个驻着一根碗口来粗,金光闪闪的大棒。

    这猿猴妖怪看来是东海龙王最为尊贵的客人,座了首席,并且下方一干道人都没有显现出不愉快的神sè,好象是理所当然一般。

    另外和猿猴平座的乃是一个身穿紫金八卦发袍的道士,仙风道骨,飘洒出尘,不过眼皮时而眨动一下,就会发现这道人的眼皮竟然是淡金的颜sè,有些诡异,和猿猴一样,这道人后面也站了两个皓齿明目,俊秀非凡的道童,一个手捧拂尘,一个拿一长一尺,于圭形状的器物,不过就是普通的白玉圭,不是法宝,仿佛大臣上朝时候手里拿的玉笙。

    这道士和这金毛猿猴一比,一个好象是征战的大将,一个好象是世外高人,既然座了首席,看来都是身份不凡。

    下席几个道士也是仙气盎然,后面跟有弟子,帮忙捧披风,道冠,花篮等物,每一位都是讲足了排场。

    “呵呵,敖兄多礼了,暗道理说来,大家都是妖族一脉,乃是一家人呢,惟独敖兄水龙一族,得天独厚,上天亲自册封为鱼部龙神,位高权重,我等很是羡慕呢。”那首席道士也喝半杯美酒,咋了咋嘴巴,又叹道:“还是龙宫的酒水味道十足啊!”

    “嘿嘿,你这头老鹰,不好好在硭荡山中修炼,去那什么捞子大胜国当什么国师,想那世俗之中,最擅长酿酒之道,难道还比不过龙宫之酒?”那金毛猴子嘿嘿怪笑,蒲扇大小,金毛茸茸的大手端起一个青玉碗,一口喝了干净,旁边一个侍侯宴席的水族美女连忙上来,用金斗酒壶细细斟满。

    “呵呵,巴将军还是这般豪气直爽呢!想那凡俗之中的酒水,没有丝毫灵气,怎么比得上龙宫仙家的玉液。”这道人听见猴子此言,豪不为意,反而乐呵呵的对下面几个道人说话。

    下面几个道人一齐笑了起来,那叫芭将军的猴子也一同笑了起来,气氛一时间十分融洽。

    这道人乃是居住在离东海万里之遥的硭荡山中,本体乃是一头老鹰,不过还杂带上了上古猛禽金翅大鹏的血统,得道千年,逍遥自在,后来有了发扬道统的意思,就下山化为一道人,于得硭荡山下的大胜国中,稍微使了神通,被皇帝敬位天人,册封为国师,经历了三代皇帝,已经有了两百余年,在大胜国中发展了无数道观,门下弟子成千上万,颇有些势力,更加上这老鹰和它的先祖金翅大鹏雕又些渊源,称霸于四十万里的硭荡山中,号令山中群妖,无妖不服,就是山中修行的道人,也要听令于他。

    不过这老鹰自身的实力也是强大,早就修得天仙之位,不然那东海龙王也不会宴请于它。

    下面几个道人也是东胜神州的各大山脉的一方霸主,统帅山中群妖,能够得到龙王宴请的,实力自然不差。

    “敖兄,你今天请我们到底有什么事情,不要卖关子了,我家大王不在家里,二大王也出去了,马,流两元帅要cāo练山中七十二洞妖王,数百万妖兵,我和崩将军要管理傲来国中的大小事物,今天好不容易才抽出空挡来呢。”

    芭将军的金毛猴子嘿嘿大笑,连连饮酒。原来这花果山不但自立山头称王,还在周遍建立了妖怪国家,这傲来国的居民成员,全部都是妖怪。

    “哦!孙大圣无劫无量,逍遥自在,交游广阔,上至三十三天外,下至幽冥黄泉,远至西方极乐,朋友无处不在,这次是到哪里去访友了?”龙王呵呵笑道,也有些好奇。在座的道人也都竖起了耳朵,一脸的崇敬。连苍鹰真人都不例外。

    “这次不是访友,我家大王去了西贺牛洲万寿山五庄观大老爷那里,帮忙张罗人参果会!二大王去了积雷山,上次积雷山牛魔王去找二大王借了九齿钉耙,至今还没有奉还,二大王急了。”芭将军道。

    “人参果会!我等是没有资格参加了,不知道这一次镇元大仙是邀请的哪些菩萨,佛祖,大仙?”龙王问道。

    “这次大王说了,就是自家兄弟聚会,不再邀请菩萨佛祖了,西方极乐的那些家伙狡猾得很,吃了就拍拍屁股走路,以后见面还是不讲交情。”

    “大圣交好的兄弟不少啊,不知道哪几位特别要好?”苍鹰真人奇道。

    “嘿嘿,你家老祖大鹏明王算一个,还有我家大王的师兄孔雀明王。还有几位,我也不知道。”芭将军眼光闪烁,言辞有些含糊,还是透漏出了一点信息。”

    龙王知道自己问得唐突,连忙住了嘴巴,只是劝酒,其余道人也相互推杯换盏,心里只是惊讶,暗暗盘算。

    酒过三寻,也是下首一个道士感叹起来:“哎,我那鬼崎山中虽然有数万弟子,自立一方,奈何四周都有道门中人牵制,南有青竹门,北有至阳门,西有太极门,像苍鹰道友和芭将军这等逍遥,只怕是有些困难啊!”

    这道士乃是二十万里鬼崎山中的一个万年老鬼得道,法力通玄无边,鬼崎一派,在东胜神州边缘一带,很有威名,只是周围有几大道门牵制,虽然井水不犯河水,但是行事不能随意。

    “哎!那些仙人,在这一界传下道统,开支散叶,说白就是想监管牵制我们妖族一脉,贫道硭荡山周围也有几个门派,开始对贫道弟子大开杀戒,贫道稍微使些手段,灭了一个叫紫阳门的门派,听说还是四大天师张紫阳的道统,那张紫阳上告天庭,要拿我问罪,我才去西贺牛洲大雪山请我家老祖出面,才得以无事,如今天庭,在这一界的势力很大啊。想当年,勾陈大帝还在之时,还时常照顾我们妖族,奈何勾陈大帝在人间界和赢政大巫一战,双双身损,现在天庭的全部权利都归了玉皇,连真武,紫薇两大dìdū压了下去,天庭一凝聚,我们的rì子就更加难过了咯。”

    苍鹰真人叹了口气,又道:“贫道知道一些消息,敖兄只怕是自己家里也有些事情吧?”

    “哎!本王家里确实有事,本王那南海的兄弟有一女儿名叫敖鸾,诸位道友可曾听闻?”敖广叹道。

    “敖鸾公主天纵奇材,乃是龙族第一高手,我家大王都听得名号,我们自然晓得。”芭将军道。

    “敖兄就不要卖关子了,说清楚,有什么事情,我们还可以帮得上忙。”又一个身穿青丝羽衣的道士道。

    敖广把敖鸾的事情说了一遍:“那王母托长庚星君来提亲,我家侄女不许,后来王母又招呼许天师来,我家侄女又拒绝了,王母震怒,派了三坛海会大神哪吒下界,名义上是说亲,其实是来威胁,那三坛海会大神我我们龙族早就有仇怨,本王的三儿子就死在他手里,虽然这恩怨过去几千年,但是只怕对方还是怀恨在心,果不其然,就在三天前,哪吒咄咄逼人,我家侄女气愤不过,双方定下战约,就在三天之后,在三界缝隙中赌斗,要是我侄女赢了,那哪吒就放手不管,还叫王母消了念头,要是我侄女输了,就得尊受旨意。”

    “简直是,欺人太甚!王母那老戾婆,一向以护短闻名,敖鸾公主天资不错,但终究是火候太浅,哪吒封神事情就肉身成圣,不论是法力,还是武力。还是法宝,就连我都可能不是对手,敖鸾公主如何是对手。”

    苍鹰真人听闻大怒,只有芭将军嘿嘿冷笑道:“哪吒小儿厉害是厉害,我花果山还不放在眼里,只是两方已经定了赌约,光明正大的赌斗,就是我家大王,也不好插手。”

    众道人都是点头,敖广叹道:“本王就是为此事烦恼,我家侄女乃是龙族的奇才,加以时rì,成就不可限量,怎么能够困在天宫之中,嫁给那个纨绔子弟,今天请诸位道友前来,是想个好主意,听芭将军这么一说,这事情还真是难办了。”

    众人道人连连叹息,无论是哪吒,还是龙女都是心搞气傲的主儿,肯定不屑于毁约,众人无论多大的神通,都插不上手。

    就在此时,苍鹰真人身体突然一震,碰掉了一白玉酒杯,咣当一声,掉在晶玉地面,摔成了粉末,苍鹰真人连忙恰指一算,失声叫道:“不好!”

    “老鹰,什么事情大惊小怪的!”芭将军连忙问道。

    “我成道之时,脱去本体,将全身羽毛全部炼化成法宝,变化无穷,和心神有微妙的联系,曾赐给几大得意弟子护身,刚才心神震动,贫道恰指一算,居然是被人毁去,想必我的徒弟出了大事情,我得赶快回去,诸位,贫道失礼了,就此告辞!”苍鹰真人十分焦急,连忙带着童子,拿了拂尘,龙王也不留客,对方显然是家里出了事。

    “老鹰家里固若金汤,怎么弟子还会出事?”一干众人都疑惑。

    就在苍鹰真人出得正殿之时,突然一声闷雷远远从海面上传到海底,这万丈海底都急速震荡起来,海水激荡,连整个水晶宫都颤抖起来,一些水族美女立足不稳,大殿之内噼里啪啦响个不停,一些玉盘被摔了个粉碎。

    原来周青和白起争斗,打得天崩地裂,rì月无光,周青现在肉搏渐渐纯熟,也不现出法身,就能和白起打个平手,白起一味猛攻,无修无止,周青八风不动,安稳如山,但是下面的普通人就遭了殃,周青忙把白起引开,两人越打越远,渐渐打到了东海之上,一路上也不知道惊动了多少妖怪,修之道人,但这两人的争斗实在是恐怖,场面也太大了一些,就连一些修道了天仙位的修士都不敢出来自找麻烦,都紧闭山门,各扫门前雪。

    “巡还夜叉,快去看看发生了什么事情了,谁敢在东海闹事!”水族兵营之中钻出一手提长枪的年轻人,白sè铠甲鲜明,正是东海龙王的大儿子敖成。

    这时龙王和一干道人也坐不住了,出得宫来,开启禁制,镇住了水晶宫,使其不再摇晃,芭将军提了大棍,穿了披挂,也跟着出来。

    一个夜叉分开海水,带着一个年轻道士,一个包裹在白光之中的元神。落道龙王面前。

    “这,这,到底是怎么回事,你怎么连肉身都毁了!”苍鹰真人大惊。收了羽毛,把那弟子的元神也收进袖子里面,还剩下的年轻道人连忙说了情况。

    “岂禀龙王,海面上从大胜国硭荡山那边来了两个厉害人物争斗,这两位道兄正是受了波及。”巡海夜叉跪在龙王面前道。

    “傲成,你领二十万jīng兵,上去擒拿住争斗的两人,正好苍鹰真人也不用回去了,我们继续饮酒,免得扫了xìng子,等小儿擒住闹事的两人,再来交给真人发落。”敖广哈哈大笑,吩咐重新开宴摆酒。

    不过他知道了情况,心里有些惊讶,能够在上面打斗惊动水晶宫的,起码都是仙人一流,不过二十万水兵,就算是那三坛海会大神哪吒都要手忙脚乱,龙王哪里会在意。

    苍鹰真人却是疑惑了一阵子,迟疑道:“敖兄,我们还是亲自上去的好,来的在上面争斗的两人,只怕哪一个都不在三坛海会大神哪吒之下,甚至有可能还要超过。”

下一章          上一章